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四十三章煤气中毒
    闰月看着慌乱逃走的李强,抱着那坛猪油哭笑不得。

    想起上学的时候,哥嫂不给钱,自己拾了破烂,卖钱买墨水,买笔买本子。

    那时候破烂也不值钱,墨水经常有断的时候。

    李强就经常偷偷拿了自己的笔,灌饱墨水再给她送回来。

    这么多年,他的“毛病”还没改。

    好像默默关心自己成了他的习惯,一时改不过来。

    闰月对李强没感觉,他越对自己好,闰月越把他当成哥哥。

    比来宝还称职的哥哥。

    所以那几次媒人来的时候,闰月气的哭笑不得。

    她不能想象和哥哥结婚过日子那种感觉。

    现在抱着这坛猪油,闰月不知该怎么办。

    送回去?李强会不会觉得自己卷了他的面子?

    不送回去自己这算什么?

    不想和人家好,要别人的东西干什么!

    闰月重新划好大门,把那坛猪油送进灶间。

    李强还说什么?不让自己把猪油送人。

    闰月笑了,这李强还真是有意思。

    明天试试,把猪油给他送回去,若是他死活不要,那自己就把西红柿棚里的青菜给他摘些。

    也算是礼尚往来,互不相欠。

    闰月回屋,看了会儿书,关灯睡觉。

    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院子里有声音。

    或许是起了风,闰月想想门窗都被自己划得死死的,又放心睡过去。

    睡得正香,就听外面脚步声匆匆跑过,声音杂乱无序。

    好像还有人说话,说的什么听不清,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小的事情。

    大棚!

    闰月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自己的大棚出事了。

    上次大山捣乱,已经给闰月造成了心理阴影。

    她开灯,穿衣下地,拿起手电筒就往外走。

    打开大门,正好有人从门口路过。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闰月迫不及待的问。

    “蓝月,好像是煤气中毒了,村长找人要把她送镇医院。”

    闰月甚至没听出说话的是谁,就得到这么个消息。

    蓝月,可怜的孩子。

    闰月返身,锁好大门,以免有人趁乱顺手牵羊。

    然后直接跟在人后,朝蓝月家跑过去。

    还没到蓝月的破房子,就闻到一股浓浓的木炭味儿。

    蓝月家亮着灯。门窗大开着,一束束手电筒的光亮,集中在蓝月家的院子里。

    闰月走近了才看清,蓝月小脸煞白,眉头紧锁,就那么躺在冰凉的地上,小小的一团。

    她身上衣服单薄,不知哪个好心人还给她盖了一件军大衣。

    在她身边蹲着一只小小的黑狗,瘦骨嶙峋,正紧紧靠在小主人身边瑟瑟发抖。

    不知是被这么多人吓的,还是冻的。

    李强张罗着问谁家的四轮车可以启着,赶紧送蓝月去医院。

    敞开的门里冒出幽蓝色的烟,正是罪魁祸首。

    有人进去,从灶膛里拿出几根冒着烟的湿木头,快速跑出来,扔到雪堆里。

    雪堆便“滋啦”一声,蒸腾起一股雾气。

    闰月看着地上的一人一狗,忍不住差点落泪。

    她好像看到爹娘走后的自己……

    在哥嫂家吃不饱,也是瘦瘦小小的一团。

    “蓝月”闰月蹲下去,在蓝月耳边叫了一声。

    没动静。

    旁边那只小狗,许是怕闰月伤害小主人,弱弱的叫了一声。

    然后挪着两只前爪,又哆嗦着往蓝月身边靠了靠。

    可怜的小狗瘦的一层皮,肋骨清晰可见。

    是蓝月收养的一只流浪狗,也就刚刚会吃东西不久。

    它还不知道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小主人出了大事。

    闰月拉起蓝月的一只手,脑子里那个声音顿时响起“煤气中毒,慢性胃炎,手脚冻疮……很麻烦,是否修复?”

    “修复,全部修复!”闰月心里心里咬牙切齿吩咐。

    很快,躺在地上的蓝月有了反应。

    “活了,她活了!”旁边的人激动叫喊着。

    “动了,睁眼睛了,是不是没事了?”

    “村长,四轮车还启吗?

    冻天冻地的,用火烤还得一会儿才能启着。”

    “起,起着再说。”李强是真的急了。

    自己管辖的村子出了这种事,他也难辞其咎。

    特别像蓝月这种孤儿,本该送到孤儿院的。

    可是手续都办好了,送蓝月去三次,她跑回来三次。

    说什么也不在那呆着。

    说自己得守着老屋子,要不父母的魂魄回来,找不到家。

    李强怕蓝月偷跑出事,也就由着她,没再送过去。

    蓝月一会儿比一会儿精神,闰月干脆把她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给她取暖。

    手却一直和蓝月拉在一起。

    终于,蓝月嘴唇颤动着说了一句话“闰月姐,谢谢你。”

    是闰月救了她,她说不出来,但是能感应得到。

    闰月这时也帮蓝月修复完了。

    顺便用手在小黑狗的头上摸了一把。

    小黑狗顿时兴奋了,眼睛亮晶晶,还伸出软软的舌头,在闰月手上舔了一口,以示友好。

    “村长”闰月在外人面前,从来都叫李强村长“蓝月没事了,不用送医院,她呼吸到新鲜空气缓过来了,也是她命大。

    这屋子也没法住了,大冬天的。

    就让蓝月去我那吧,我房子大,我们俩正好还能作伴。”

    “行行,暂时也只能这样了了,快点谁搭把手,把蓝月背过去。”

    李强正在琢磨这事儿,打算劝蓝月去孤儿院。

    可是蓝月这年纪不大不小,送孤儿院还不像前几年那么合适。

    住在村子里谁家,又挺敏感。

    正愁着,闰月替他解决了。

    李强觉得这是闰月和自己心有灵犀,要不她怎么就提出这个。

    就有人蹲下身,背上蓝月,朝闰月家走。

    闰月还没忘抱上那只小黑狗,都是可怜的。

    到了闰月家,把蓝月放到热乎乎的炕上,闰月感觉屋子里好像有点不对劲儿。

    可是顾着蓝月的事儿,她也没多想。

    跟来的一行人又观察了一会儿,见蓝月确实没事了,这才陆续离开。

    等众人走了以后,闰月再划好门进屋,就听蓝月肚子里叽里咕噜响。

    “蓝月,是不是饿了?”闰月问了一句,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修复了她的胃病。

    蓝月红了脸点点头,窝在热炕头上,像个受气的小媳妇。

    闰月看看时间,已经下半夜四点多钟,再有两三个小时,天也该亮了。

    “你等着,我去给你煮面。”闰月穿鞋下地,想着蓝月平时也吃不着什么,正好李强送来一坛猪油,不如就用那油给蓝月做点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