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四十二章村长送礼
    闰月手里拎着秋儿,一路从大街上走过。

    几个经常被秋儿欺负的熊孩子,跟在后面一边起哄一边做鬼脸。

    闰月径直走到村口,把秋儿扔到他家鸡场附近,还不忘了往他屁股上使劲拍了几巴掌。

    警告道“要是再让我发现你去玩麻将不学好,我非告诉你爹打断你的腿!”

    秋儿倔倔的站在雪地上,喘着粗气,小胸脯一鼓一鼓。

    他侧脸对着闰月,眼珠子全都转在眼睛一侧,看着闰月。

    那小模样,若是能打得过闰月,他绝对会冲上去。

    但是这会儿不行,离自家鸡场太近了,要是闹起来,爹娘出来问起。

    他怕自己耍钱的事暴露。

    娘倒是没什么,爹掐人就很疼。

    看来以后再玩这种东西,不能在屯子里玩,得离自家人远点。

    闰月刚走出几步,就听身后一声大叫。

    秋儿冲出去,把两个刚才嘲笑自己的家伙压在身底下。

    几人直接骨碌到路旁的雪里。

    闰月知道,他这是发泄刚刚憋在心里的火气。

    小孩子没多大力气,摔摔打打就当锻炼了。

    要不他们满身的精气神朝哪里发泄?

    闰月转身离开,去了大棚。

    今天来的有点晚,闰月干活就很卖力。

    中途歇息的时候,闰月跟三婶子提了一嘴“三婶,从明天开始,我自己做着吃,你年岁也大了,同样干一天活,回去还要做饭,实在辛苦。”

    “闰月,是不是三婶子做的饭不合你胃口了?”

    “不是三婶,现在天冷,我那边要不也得烧炕。

    顺便就把饭做了,总去你们那里麻烦,我这心里也不得劲。

    再说给你们伙食费你们也不要。”

    “这傻孩子,说的什么话,不过是多加一把米,多加半瓢水的事儿。”诗婷在外面读书,经常不在家。

    三婶已经把闰月当成自己的孩子,每日在眼前晃惯了,要是哪天看不见,这心里还空落落的。

    还想再劝什么,三叔在一旁插话道“算了,丫头要自己做就自己做,这年轻人和咱们吃的东西不一样,软了硬了,凉了热了,也是不习惯。

    以后吃什么好东西,给丫头送去,这样她自己也方便。”

    闰月本想解释,说是实在不愿意再麻烦三婶伺候自己。

    可是见三婶听了三叔的话就同意了,也就没再解释。

    下午,她骑着三叔的自行车,去了一趟镇上,把碗筷,餐具什么的都买个齐全。

    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李强。

    李强披着一件大棉袄,脚步匆匆。

    突然看见闰月过来,他像是被施了定身法。

    他猛地站住,脸上一改严肃,笑的牙花子都露出来了“程闰月,这大冷的天儿,你不在棚子里忙活,干什么去了?”

    闰月从自行车上跳下来,把捂在嘴上的围巾拉下来,吐着凉气道“我要自己做饭吃,麻烦三婶子够多了,这不,去买了些做饭用的东西。”

    “哎哟,看不出来,老同学还会做饭。”李强没话找话道。

    “那是,等有时间我亲自下厨,请你吃饭。

    还有,大山赔塑料布那事儿也谢谢你,跟着没少忙活。”

    闰月冻得红红的脸蛋,像两个红苹果。

    长睫毛上上了一层霜,变成两把白刷子。

    一刷一刷,刷的李强那心里直痒痒。

    恨不得趴那苹果上咬一口。

    这么一想他就红了脸。

    为了掩饰自己的大红脸,李强搓了搓手,放到嘴上用热气哈了“闰月,你快走吧,这几天降温,天太冷了。

    咱们改天唠,对了,别忘了答应我的饭。”

    “放心吧,忘不了!”闰月痛快答应一句,骑上自行车走了。

    李强把棉袄往开散了散,怎的还有点热呢!

    闰月回到家,见天色也不早了,去大棚里也干不了多少活。

    她把买来的挂面拿出来一把。

    在锅里烧了两瓢开水,灶膛里架上三叔给拉来的劈好的木头。

    木头在锅底下噼啪作响,火苗舔舐着锅底,这屋里很快就有了过日子的烟火气。

    水很快就开了,闰月把半把挂面下到锅里。

    拿双长筷子搅两下,水沫浮上来两次。

    大笊篱捞出盛到海碗里,海碗里有提前放好的热汤。

    入好面,撒几片香菜,葱丝儿,带红根儿的嫩菠菜,满天星辣椒油花儿,红,绿,白。

    再熬半勺油泼上去“滋啦”一声,一大碗不伦不类的葱油泼面完成。

    香菜小葱和嫩菠菜,都是自己大棚里边边角角,见缝插针种出来的。

    因为和西红柿分享了改良药水的缘故。那味道不是一般的纯正浓郁。

    一大碗面,闰月连汤都喝了。

    喝完舔舔嘴唇,意犹未尽。

    这要是有骨汤就好了。

    慢慢来,面包会有的,骨汤也会有的。

    屋子里烧的热乎乎,闰月温了一大锅水,舒舒服服泡了脚,刚要上炕看会书。

    就听见大门被人敲响。

    声音不大,有些迟疑。

    闰月披件衣服,走出去问了句“谁呀?”

    “我,是李强,闰月你开门我有点事儿。”

    闰月想了想,隔着门说道“村长啊,有事明天说吧,今天太晚了,不方便。”

    “闰月,我就站门口说句话就走,不进去。”李强猜到闰月的担心,赶紧表态。

    他也不敢进去,孤男寡女,好说不好听。

    他可是村长,要颜面的。

    若是被长舌妇们知道,吐沫星子就能淹死人。

    做为青牛村职位最高的人,他必须得言行谨慎,给大家伙带个好头。

    闰月听他这么一说“哗啦”一下,把门闩拔开。

    然后站在李强对面,没有让路的意思,也没有让李强进去的意思。

    李强仍旧披着白天那件衣服,看闰月开了门,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坛子。

    看样子是装腐乳那种。

    把坛子往闰月面前一递“闰月,你自己做饭吃,肯定没准备这个。

    拿着,这是我特地给你熬的,千万别送人。”

    闰月不想接,可是两个人站在大门口,这姿势实在怕惹人误会。

    “这是什么?”闰月打开坛子盖,满满一坛新熬的猪油,散发着油脂的香味儿。

    “猪油,这么金贵的东西……”闰月想说我不能要,可是李强已经转身跑了。

    像个做了坏事怕被人逮到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