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四十章作证
    第二天,来宝从镇上买药回来,就见村部来来往往都是人。

    逮了个从村部出来的熟人,来宝问“村上是有啥事?”

    “有,还不是因为你三叔那大棚的事儿,这村长是真急眼了,昨天挨家挨户查。

    今天又在大喇叭里招呼村民开会。

    看样子不查出个结果来,不会罢休。”

    那人说完,抬脚离开。

    来宝想了想那晚的事,直接进了村部。

    屋里全是青牛村的熟人。

    村长李强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比比划划“咱们村上就程三叔这个大棚算是个致富项目,在乡里已经报了名了。

    现在有人搞破坏,这种行为往小了说是报私仇,是缺德。

    往大了说,就是破坏社会主义建设。

    昨天我已经挨家问过,你们都不承认。

    今天我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要是今天没有人来找我坦白,那我就要报警了。

    到时候别说我李强不讲情面。”

    看得出来,李强是真生气了。

    来宝突然感觉人群里射出一道目光,扎脸。

    他扭过头去,正好看见大山朝自己这边看。

    见来宝对上他的目光,大山扔给他个“少管闲事”的眼神,把目光挪走了。

    村长李强继续问“没有人承认是吧?

    那有没有人看到是谁?

    有的话举报,村上给他二十块钱奖励!”

    一听有奖励,人群骚动了一下。

    “那么大的雪,谁出去干嘛?怎么能看到?”

    “就是,这钱可不好挣,说了得罪人啊。”

    “得罪人怕啥?他怎么干的出来?可惜我不知道,要是知道我就举报。

    二十块钱哪,买点肉,打点酒喝不香吗?”

    说话的是村里的资深老光棍,侯三儿。

    侯三算是无赖,大的坏事不干,小坏事不断。

    他干的坏事都掐在犯法的边缘,想扣了他罪名又不够,警察都拿他没办法。

    他是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都沾点还不过分。

    青牛村的人对他是又恨又怕又没法。

    “侯三儿,早知道你那晚不睡觉,等着抓坏蛋好了。”说话的人以前也总是和侯三儿开玩笑。

    侯三儿大嘴一咧,露出一口黄牙,尖嘴猴腮的脸上露出一抹猥琐的笑“老子那晚不是钻你媳妇被窝去了么!”

    人群“哈哈哈”传出一声爆笑。

    来宝摸了摸兜里的鸡药,下了下决心,在一片哄笑声中严肃开口“我知道是谁干的!”

    哄笑声戛然而止,几十道目光不约而同的朝他看过来。

    来宝还从来没享受过被人注视的待遇,心里有点慌。

    他清了清嗓子,又说道“我看见了,那个人就是……”

    “来宝,说话可要讲证据,不能疯狗似的乱咬。”大山站起来,威胁着打断来宝的话。

    来宝有点害怕,把头低了,不敢看大山的眼睛。

    “来宝,你说是谁?我给你撑腰!”李强适时提醒来宝道。

    这话给了来宝勇气“这人就是大山!那晚我在鸡场里守着,听见狗叫出去看,手电筒照在大山的脸上。

    他从我三叔的大棚那边跑过来,腋下还夹着一把镰刀。”

    “哗!”人群沸腾了。

    “大山怎么能做这个事?看着挺好的人。”

    “就是,人家嫌便宜,柿子不卖给你,你就打击报复,这也太歹毒了吧!”

    “幸亏程老三发现的早,否则那一棚柿子都没了。得损失多少钱?”

    “太坏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表面看着挺好的人。”

    人们议论纷纷,让大山十分气愤“来宝,你个穷鬼,为了那二十块钱大义灭亲!”

    不打自招。

    大义灭亲不就是说明那事还是他干的么。

    来宝不理他,抬头看向村长“村长,我不要那二十块钱,我就是看不惯别人欺负我们老程家的人。”说完转身就走。

    “够爷们儿,来宝牛批了啊!”

    “他要是早和程老三闰月他们搞好关系,大山也不敢动手。”

    “平时闹得欢,你看真正有事了还得是一家人。

    谁不知道那塑料大棚是程老三和闰月合伙的。”

    “按说这大山也不应该啊,他和来宝是连襟,结果还去害连襟的本家,要是我也得说出来。

    一笔写不出来两个程啊。”

    “我呸!大山你就是个龟孙,别看我侯三儿输耍不成人,我还真就看不起你这样的!

    偷个鸡摸个狗,不至于让人家活不下去。

    就你这种心狠手辣的,动不动就断人家活路,合该下十八层地狱。”

    侯三儿说完,转身走了。

    大山气的七窍生烟,又无处发泄。

    被一个什么也不是的无赖看不起,他感觉自己以后在青牛村真没法呆下去了。

    “村,村长……我那晚也是一时糊涂,您去给说说,可千万不要报警。

    我愿意赔,我有钱,赔多少都行……”

    大山一看自己说漏了嘴,想耍赖也不行了,干脆求起了李强。

    “这事儿你还别跟我说,这得看程三叔的意见。

    好了没大家伙什么事了,都散了吧。”李强朝村民们喊了一声,众人呼呼啦啦往外走。

    李强让人叫来三叔,经过协商,大山赔了一栋棚子的塑料布钱。

    赔钱事儿小,关键是丢人。

    打那以后村子里的人见了大山两口子,更加躲得远远的。

    桂花知道大山的龌龊勾当漏了馅儿,还是自家爷们举报的。

    心知和姐姐家的关系是没法处了。

    闹了来宝一场,来宝这次竟意外的没有妥协。

    他态度强硬,眼珠子一瞪“怕举报他就别干!

    我又没冤枉他。

    闰月和三叔他们救了咱家鸡场,咱们不能不说句公道话。”

    一提到鸡场,桂花顿时没了脾气。

    鸡场就是自己家的命根子,和姐夫的名声比,还是鸡场重要。

    来宝给鸡场里的鸡喂了闰月说的药,果然很快就治好了。

    来宝两口子把注意力全都放在鸡场上,对儿子秋儿自然就没时间管束。

    除了吃饭回家,能见着秋儿,其余时间秋儿干什么他们根本不知道。

    这日闰月听别人说,秋儿总是在晓梅家看人耍麻将。

    才七岁的孩子,眼瞅着就要废了。

    村里计划生育管得严,只生一个好。

    老程家到来宝这辈儿是他和闰月哥俩,到了秋儿这一代就只有他一个。

    这么小的孩子学麻将,那还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