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三十九章劝和不劝分
    如今鸡场房子也建好了,鸡崽也孵出来了。

    不光占了老娘的棺材本,还贷了一千块钱的款。

    身上有公家的饥荒压着,声势也造出去了。

    这要是鸡崽全都死了……

    丢不起那份人!

    欠的账拿啥还呢。

    三叔和三婶进来的时候,他们两口子正互相埋怨“我就说冬天孵鸡不行,你非得着急,说什么撵出一季来,开春就能下蛋。

    这下可好,给咱来个全军覆灭,我看你的脸往哪儿搁!”是桂花在埋怨来宝。

    “我哪知道会出这种事儿,我还不是为了挣钱,你还说鸡吃了那柿子……”来宝话没说完,鸡场的门就被推开。

    一股子冷风钻进来,三叔三婶各抱着一个纸壳箱子走了进来。

    来宝和桂花都看直了,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不过……纸箱子里怎么好像有鸡崽的叫声?

    他们两口子都听见了。

    “还看什么看,快把鸡崽接过去。”三叔把箱子递给来宝。

    三婶直接把箱子放到了地上。

    “三叔三婶,这是怎么回事儿?

    你们在哪儿弄来的鸡崽?”

    三叔自己找了个凳子坐在火炉旁,掏出烟袋点了一颗烟,这才慢悠悠开口“不认识了?这不是你们家早上扔大沟里的?”

    “我们家?”来宝和桂花互看一眼“扔大沟里那些,都要死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三婶撇了撇嘴,阴阳怪气开口“怎么回事?

    你们俩还有脸问?这是闰月救活的,她说这鸡崽是因为受凉得了白痢,这病来的快,传染性强,死亡率高。

    今早我们把鸡崽捡回去,放到火炕上,就活过来了。

    闰月还说,这病好治,只要在水里掺上一种叫肠康的药就好了。”

    来宝和桂花一听小鸡有救,顿时觉得抓住了救命稻草,满脸兴奋。

    “还有救?我们以为都不行了。”桂花感动的差点落泪“中午我还过去看过,可是那里就剩三只死鸡,我还以为是被狗吃了……”

    三婶子听桂花这么说,撇了撇嘴翻小肠道“也就你们,哪像个当哥嫂的样儿?

    闰月行的时候,你们拼了命巴结,一看闰月落魄了,生怕连累你们,赶紧的说什么断绝兄妹关系……

    人这一辈子谁还没有个三灾六难的?

    俗话还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你们就知道闰月过不去河西?

    现在你们这里出了事情,还不是闰月出手帮了你们?

    人呐,做事得摸摸自己的良心,对不对得起人字那一撇!”

    来宝和桂花两个人,脸上臊的一阵红一阵白。

    要不是闰月救了他们的鸡崽,三婶敢保证,桂花肯定会拿扫帚把自己拍出去。

    “那闰月……”来宝想问问闰月也么没跟来。

    “别问闰月,别说是她,要是我也不来!

    你们先跟人家提的断绝关系,还把人家扫地出门,要是我连你这鸡崽也不救!”

    “唉!”三叔在旁边也叹了口气“都是我们两个老的没用,你爹娘去的时候,都嘱咐我们,说要照看好你们哥儿俩。

    可是儿大不由爷,别说我们这叔婶的……”

    “三叔,你别说了,是我这个当哥的不对……”来宝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三叔,今天下午村长来过,问我昨晚干什么去了,他说你们家大棚被人用刀割了?”

    提起这事,三叔脸一下就沉了下去“不知是哪个丧良心的干的,要是被我知道了,饶不了他!”

    “昨天小鸡发病,我在鸡场这边住的,下半夜的时候,狗咬的厉害,我还出去看了一眼,是有个人……”桂花站在来宝身后,使劲朝他腰上掐了一把。

    来宝疼的脸上肌肉直哆嗦,没往下说。

    三婶子把桂花的动作看在眼里,气的直咬牙“真是没良心的东西,刚刚救了他们的鸡崽,连句实话都不让说。”

    三婶冷着脸叫上三叔“咱回吧,明天大棚里还有活。”

    老两口走在回家的路上,三婶子心有不甘“我说老头子,那来宝肯定看见昨晚那人是谁了。”

    “看见了又能怎么样?你没见桂花不让他说?”

    “来宝说他在鸡场住的,听见狗叫就出去了,那这么说那人不是来宝,肯定就是大山。

    这小子是因为咱们不卖给他柿子记了仇。”

    “那又有什么用?怀疑也只能是怀疑。

    咱们没有证据,他也不能承认。”

    “那咱家大棚的事就算了?”

    “再等等,看村长查出什么结果来没有。”

    来宝鸡场。

    来宝两口子把治好的鸡崽抓出来,放到鸡笼里。

    小鸡崽从狭窄的纸箱子,一下进去宽阔的鸡笼,奓着两只小翅膀撒欢跑。

    半点也看不出早上奄奄一息的样子。

    “桂花,你看这鸡崽,比咱们那些健康的还精神,多亏了闰月。”

    “嗯,闰月这次是挺够意思。”桂花眉开眼笑的符合。

    “那你刚才怎么不让我说昨晚的事,那事明明是大山做的。

    我看见他的时候他胳肢窝里还夹着一把镰刀。”

    “怎么说那也是我姐夫,咱说出去不好……”

    “你就知道护着你妹夫,他害的可是我妹妹,我叔!

    你们家亲戚是亲戚,我们家的就活该?”来宝从来没这么不客气的和桂花说话。

    桂花一时有点不适应“你喊啥,喊啥?

    这事儿有别人说的,没咱说的,你要是给捅出去,以后我还怎么见我妹妹?”

    “那我怎么见我妹妹?”

    “你妹不是已经断绝关系了吗?”

    “还不是信了你的鬼话!”来宝脖子一梗“你妹生意做的那么好,怎么没想着带带咱?

    你去打听消息她说了吗?

    我妹再不好,还不是帮我出主意救鸡崽了?

    你妹呢?哪怕过来问问也行。

    她明知道咱们去信用社贷款,也没说借给咱点儿……亏你总是护着他们!”

    桂花被来宝说的理亏,低头不语。

    “要是再有人问起,我就说是大山砍的,明人不做暗事!”

    “……”桂花仍旧不说话,她觉得来宝不敢,他就是痛快痛快嘴。

    “别墨迹了,明天赶紧去镇上给鸡买药,自己家事儿还没弄明白呢。”

    桂花说不过来宝,只能转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