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三十七章冒烟雪
    青牛村的人在等雪。

    这个地区的大雪一般下在冬至左右,提前错后,一般差不上三四天。

    大北风已经刮了好几天,西伯利亚寒流掠过树梢,窜过山体空隙。

    猛兽般扑进青牛村。

    整个青牛村,最暖和的地方要数三叔和闰月的蔬菜大棚。

    前些天,他们还买了几大包棉花,便宜布料,找几个青牛村妇女,做了几个超大号棉被。

    盖在大棚上面。

    这笔钱是蔬菜大棚上最大的支出,又免不了。

    为此刘香香还提前给闰月支付了一千块钱货款,说好到时候用西红柿还。

    这天傍晚,零星的雪花就开始稀稀拉拉的飘。

    到了八点多钟,雪花变得越发密集,雪片也大了起来。

    风也越刮越大,带着各种怪异的呼号声,刮鼻刮脸吹的人生疼。

    三叔三婶和闰月几个人,贪黑把大棚遮的严严实实。

    又拿着手电检查几遍,这才放心。

    “今晚这里得住人,炉火不能断,万一雪下的太大了,压断了竹竿骨架。可别出什么事情。”三叔看着漆黑的天,一脸担心。

    “一个人怕是顾不过来,我也留在这!”闰月自告奋勇。

    “你回去吧,这种天气你三婶也不敢在家,你就去我那里住。

    大不了今晚我一夜不睡,这种冒烟雪,等明天天亮就差不多停了。”

    “那三叔你一个人行吗?”闰月有些担心。

    “行,你们俩回去,明天白天我再补觉,这么多活儿,明天还得干,不能都熬着。”

    听三叔这么一说,闰月才跟三婶深一脚浅一脚的朝家走。

    大棚里暖和,倒是不担心三叔冻着。

    没下雪的时候,大棚里太潮也没住人。

    都是三叔半夜过去,把炉子捅着,在大棚里点上一根蜡烛。

    蜡烛烧的慢,整个大棚映出光亮,像是有人在的样子。

    这是三叔家和闰月的秘密。

    村里的人看见亮光,自然不敢去使什么坏。

    倒也相安无事。

    可是今日不同,今日三叔要在大棚里呆着,干脆蜡烛也不点了,就图省一毛钱。

    上半夜好熬,温度太低炉火也没压。

    三叔守着炉火,吸了好几袋旱烟提神。

    上半夜还好说,熬熬就过去了。

    可是到了下半夜两点多钟,是最难熬的时候。

    又有热乎乎的炉火烤着,三叔抱着膝盖在炉火旁打起了盹。

    刚迷糊过去没多久,就感觉身上冷,凉风直往骨头里钻。

    三叔下意识裹了裹身上的衣服,突然意识到不对。

    棚子里几乎是密封的,怎么会有风?

    还是这么大的风!

    不光是风,风吹在塑料布边缘,发出那种尖利的鬼哭狼嚎的声音,让人心悸。

    三叔下意识看了看面前的炉火,红堂堂烧的旺。

    一把抓起手电筒,三叔要去风来的方向看个究竟。

    手电筒的光亮照过去,大棚正北方中间的位置,一条二尺多长的大口子,像是风婆婆敞开的风口袋。

    张着大嘴,夹着雪花朝里灌。

    口子四周光滑,应该不是被风撕开的。

    倒像是被什么利器割开的。

    针大的眼儿,斗大的风,二尺多长的大口子那风能把牛犊子吹个跟头。

    三叔直接从那道口子钻出去,脱下身上的军大衣,就往口子上盖。

    要是堵不住,口子会越来越大。

    而且满棚的柿子秧,难逃一死。

    幸好口子离地面近,三叔找了两根木棍把大衣蒙在口子上,又用木棍支好。

    还要再想点什么法子,把这里盖的严实些,哪怕挺到天亮,停风再补漏也不迟。

    可是一转身,手电筒光亮照到一条黑影,把三叔吓得“妈呀!”一声。

    这一嗓子把原本藏在大棚空隙的黑影也吓着了,他转身就往村里跑。

    “你给我站住,你个小兔崽子,让我逮到不扒了你的皮!”三叔跟头把式就追。

    无奈那个背影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三叔体力不支,落了下风。

    又怕大棚那边烧着火,再出事。

    三叔骂骂咧咧转回去,围着闰月的大棚又走了一圈,倒是没什么事。

    走进去捅着了炉子,添了些煤。

    村子那边传来几声狗叫,很快就停了。

    风雪大,连狗都不爱多管闲事。

    觉也不敢睡了,三叔点着一颗烟,把那个背影和村里的人往一起比对。

    村子里大多数人条件不是太好,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不多。

    晓梅的老公胖子算一个,来宝算一个,大山算一个。

    村长个子不低,还是个小伙子,算不上魁梧。

    并且也不会做这事儿。

    其余三个人跟自己还有闰月都有些过节,都是被怀疑对象。

    胖子贪睡,冒烟雪的大半夜让他出来做这事儿,怕是得用木棒打。

    他也可以排除。

    剩下那俩连襟……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天刚放亮,风小了些,三叔就敲开了村长家的门。

    李强睡眼惺忪,穿着秋衣秋裤给三叔开了门。

    “村长,你得给我讨个公道。”三叔第一句话就给李强吓了一跳。

    赶紧窜回屋,穿上了衣服裤子“三叔,这是发生啥事了?

    大清早就让我给你讨公道!”因着有闰月的关系,李强叫三叔也叫的亲切。

    “我的大棚被人割了条口子,还是半夜割的,这是要断了我们家活路,这事你不能不管!”

    “啥?被人割了?柿子秧冻死没?

    闰月那边怎么样?”

    “闰月的没事,我发现的早,把破洞堵上了,否则我那一棚柿子秧就完蛋了。

    不过我看见了一个人的背影,没追上……”

    李强一听闰月那边没事,心里顿时放松。

    还没等他说话,三叔接着说“那人估计是没来得及对闰月的棚子下手就被我发现了。

    这次不好好收拾他一下,就怕还有下回。”

    “岂有此理,什么人这么缺德,三叔你看清没?”

    李强当着村长,每日的工作是催粮要款、组织生产、计划生育、兴修水利,管的是鸡毛蒜皮、家长里短。

    现在自己辖下出了个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坏蛋,这是败类。

    得揪出来,得管!

    因为三叔和闰月那大棚,乡里可给自己的政绩上加了分。

    决不能让人阻断了自己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