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三十六章闭门羹
    第二天起得早,两个人也没去出床子。

    吃过早饭收拾完,抄着袖去了程三叔家。

    扑了个空。

    两栋大棚,二亩多地,里面的活多着呢。

    柿子秧长得快,打叉,拔草都得跟上趟。

    桂萍跟在大山后面,一路又去了大棚。

    大棚里烧着炉子,铺面而来的是一股潮乎乎的暖气。

    三叔三婶和闰月,脱了外套,只穿件贴身的衣服,在棚子里正忙的热火朝天。

    桂萍打招呼的声音吓了他们一跳“三叔,三婶,闰月忙着哪?”语调高挑,甜的发腻。

    大山嘴里还啧啧夸赞“到底是三叔种出来的柿子,长得好!

    这一嘟噜一串儿的,都是钱呐!”

    三叔停下手里的活,接道“大山,你们这做买卖的看啥都是钱。

    我们看这柿子,就是孩子的学费,家里的油盐酱醋,米面杂粮。”

    “大山,桂萍,今天怎么没去出床子?

    耽误一天可不少钱呢。”三婶子心眼多,就猜到他们两口子不会干亏本买卖。

    桂萍和她姐一样,能算计。

    这算计要是用到过日子上,是好事。

    要是用到人身上,就缺德了。

    桂花的算计用到过日子上多些,桂萍则用在人身上比较多。

    桂萍听三婶子这么一问,赶紧凑到三婶身边,笑的山花灿烂道“三婶子,再忙也不耽误咱们联络感情。

    这都多长时间没好好说说话了。”

    不挣钱专门来找人说话?糊弄鬼呢!三婶子当然不信。

    桂萍又四下看了看,说道“三婶,你这棚子不小,每天摘下来的柿子不少吧?”

    闰月偏头看了看这边,知道桂萍东扯西拉,这是要说到正题上了。

    “多的时候一天摘个三五百斤,少的时候也有个一两百斤。

    都是辛苦钱,哪像你们不累身子不流汗,那钱就到手了。

    我们这没本事的人,就得靠出力气。”三婶子把手里的一个柿子叉扔到地上,换了一棵秧,继续忙。

    桂萍赶紧跟过去,接着说“三婶,一天下来这么多柿子,不咋好卖吧?

    这天冷了,拉去集上卖又是掉秤又是冻的,损失也不少。”

    “好货不愁客,我们家柿子不用出去卖,有人来取,不够卖!”三婶子的语气开始降温。

    自己辛苦种出来的柿子,怎么让桂萍一说,好像烂大街没人要了似的呢。

    桂萍干笑了几声,回头看看大山和三叔那边。

    大山支棱着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

    见桂萍看过来,他递过去个鼓励的眼神。

    桂萍接着说“三婶,我们今天来是有点事情找你们商量……”

    “桂萍,有话就直接说,不用绕那么大弯子,我这人老脑子慢,要是听不出来,你不是白忙啦?”三婶子用说笑话的方式,揭穿桂萍的小伎俩。

    桂萍尴尬的笑了笑,直接开口“三婶,也没什么大事,我和大山想从你这里进柿子卖。

    您老也知道,我们批货去哪里都是批,这肥水还能流了外人田?

    一样四毛钱一斤进货,何苦便宜了外人?”

    “多少?四毛钱一斤进货?”三婶看着桂萍,好像是看一个大笑话。

    “啊……那个……三婶我想起来了,现在已经到了冬天,冬天柿子价高些,我给你一块钱一斤,不拘多少,好坏我也不挑了,都要了。”

    桂萍说完心里还埋怨大山,昨天偷听怎么就没偷听清楚。

    不知道这柿子往出批是啥价,批发市场那边普通柿子是五毛钱一斤。

    自己这花了一倍的高价。

    不过听说刘香香那边卖十一块钱一斤,这利润可是十倍呢。

    “不卖!”三婶子回答的干脆,她不愿意和这贪便宜没够的人打交道。

    自己卖十块钱一斤的柿子,她给一块钱一斤,还好像自己占了便宜。

    三婶子敢保证,若是卖给她,下次再来,她就敢以“价太高不好卖”为由,再压自己两毛钱。

    一个村子住着,太知道对方是什么德行,一撅屁股,就知道她要拉什么屎!

    “不,不卖?”桂萍没想到,三婶果真不给自己面子“三婶,你种柿子就是卖的,现在买主上门,你不卖?

    你是跟钱有仇还是跟我有仇?”

    三婶一看桂萍变了脸色,寸步不让道“桂萍,我们和谁也没仇。

    就像你卖菜,一直卖十块钱一斤的黄瓜,来了个人给你一块钱,你卖?”

    “我当然不卖!”桂萍脖子一梗“可三婶你这不过是打个比方,破柿子而已……要不你说个价钱我听听。”

    “桂萍你说错了,我这柿子还真不是打比方,就是十块钱一斤往出批的。

    你嫌破,有人不嫌,你赶紧去找好的,我这还没时间留你。”三婶直接下了逐客令。

    桂萍见三婶开始撵人,死皮赖脸贴上去,陪了笑“三婶,咱说正事,别开玩笑……”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我哪有功夫和你开玩笑!”

    “三婶,都一个村住着,人不亲土还亲呢。”

    “桂萍,别说亲不亲的话,去年夏天诗婷开学,差二百块钱,我去跟你借。

    都差点给你跪下了,你非但没借,还把我一顿羞辱,就因为我们没钱。

    那时候你怎么没说土亲的话?”

    三婶的话,把桂萍噎的“哏儿喽”一下,她都把这事儿给忘了。

    但桂萍是什么人?那可是和人打交道的,

    能屈能伸。

    “三婶,当时是侄媳妇嘴贱,侄媳妇不是人,说了过头话,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把柿子卖给我们……”

    “不卖!别人都定好了。”

    桂萍见三婶这边说不通,赶紧挪步朝闰月走过去“闰月,你那边不是也建了个大棚?

    你看在你哥和我姐的面子上……”

    “对不起桂萍姐,他们在我这没面儿!”

    闰月的话说的更干脆。

    眼见着大金山越来越虚无缥缈,桂萍脑门上浸出了汗珠儿。

    好话又说了一箩筐,没撬动三婶和闰月一丝牙缝。

    大山急得问起三叔,三叔更绝,回他个老根八尺的笑脸“我们家的事儿和你家一样,都是娘们儿做主!”

    眼见着老程家的几口人像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实在说不动,桂萍和大山出了柿子棚。

    吃了顿闭门羹,心情不好,一出来还被冷风吹着了,连连打起了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