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三十五章财路大开
    外面有些冷,晓梅怕把那捆韭菜冻了,叫上桂萍,把她引到自家的另一间屋子。

    进了屋,桂萍大咧咧坐在炕沿上,迫不及待开口“晓梅你是咱村子里的灵通人物,知不知道程老三和闰月那边卖什么柿子的事情?”

    “灵通人物”几个字,刺激了晓梅的神经。

    她没别的,来往进出的人多,消息灵通倒是真的。

    这话听在耳朵里,她觉得桂萍是夸她。

    天天跑镇里又怎么样?还不是得回来跟自己打听事情。

    晓梅好像一下子找到了自己异于常人,又高人一等的地方。

    “这事儿啊!”

    晓梅趴门口四下看看,见那屋正玩的兴起,没人注意这边。

    “咣当”关了门,坐在桂萍身边。

    越说越往前凑,越说声越低,就像特务接头一样,眼珠子还贼溜溜直转。

    “这事儿,谁也没我知道的详细……”

    晓梅从桂花砍柿子秧开始,说到闰月喷药,那柿子秧活见鬼似的眼见着往起长。

    又说到狗蛋吃了那棵柿子秧结的柿子,自己被闰月讹去一笔钱,边说边“呸!”

    还说到闰月怎么救刘文魁,怎么用这柿子讹刘文魁,怎么中毒又结交刘香香。

    再说到中毒患者的家属,怎么在医院闹了个大乌龙。

    “结果刘文魁和医院院长还拿出证据来了,说那柿子没毒,还能治病!

    你说气人不气人?”

    中间自动省略了自己当时起到的反面作用。

    甚至做人流挨打的事儿,也没说。

    晓梅的吐沫星子,溅到桂萍脸上,桂萍听得入迷也顾不得擦。

    柿子秧疯了似的长,这事确实够妖孽。

    可要是没有这妖孽的情节在里头,那柿子凭什么就能治病?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可卖的好就是王道。

    桂萍自动给柿子秧的怪异找了个合理的理由。

    “你说这事儿,是不是邪性?

    可是我找了人去看,那柿子秧还就不动了,你说气人不气人?”晓梅继续趴桂萍脸旁问,看样子是气的不轻。

    “是有些悬乎,可要是没毒,能被大家伙认可也不错。”桂萍说的是真心话。

    从一个商人的角度说的。

    “这还不错?那样的柿子秧不知道是被什么妖魔鬼怪附体了,吃了怕是要鬼上身。

    幸亏我儿子当时摔了个跟头,把那柿子跌碎了,要不……吓,想想就后怕!”

    晓梅是从神学的角度说的。

    渐渐两个人就觉得话不对题,分岐太大。

    桂萍神思溜号,眼前仿佛看见一座金山,从自己脚下正有一条金光大道,通向那座金山。

    接下来只要自己家拿到那种柿子的经营权,财路大开,这金山就要被自己搬家去了。

    这么一想,脸上就莫名的开始泛红激动。

    晓梅还在继续说“要我说,程老三一家就是被闰月骗了,在外边混的还有好人?

    开店什么人不接触……”突然想到,桂萍也算是在外面混的。

    住了嘴,抬脸看桂萍眼色,突然发现桂萍脸蛋涨红,两个黑黑的瞳仁好像要变成两个铜钱。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晓梅跳下地“桂萍,中午在这吃,我给你包韭菜馅饺子,放点鸡蛋虾皮,三鲜馅的。”

    桂萍的思绪,活拉拉被晓梅从金山上扯回来。

    想知道的都知道了,晓梅也开始变相赶人。

    桂萍跳下地“不了,家里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就往外走。

    晓梅也没往出送,只在背后喊了一句“桂萍,闲着来玩啊!”

    桂萍不说话,两条腿紧倒腾。

    一边走一边盘算,这事儿不能让姐姐知道,得瞒着。

    别看他们打的热闹,怎么说那也是窝里反。

    自己是外人,真涉及到利益,人家照样哥是哥,妹子是妹子。

    要是被妹夫知道这事,给搅黄了,那大金山就没了。

    也不能让娘知道,那老太太和来宝一家一个锅里搅马勺,偏心着呢!

    来宝和桂花抠是抠,懒也挺懒,可就一样好,孝敬!

    要不也不能把事精老娘接家里去养着。

    娘在他们那,自己省了多少心,要不就她那爱管闲事的脾气,大山不知道和自己又打了多少架。

    好日子来之不易,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桂萍一路心事回到家,大山还没回来,中午饭也懒得做,又省了一顿。

    桂萍把两只手垫在脑袋底下,躺在热乎乎的炕上翻来覆去烙咸鱼。

    把各种可能都想到了。

    到最后得出个结论,程老三和闰月绝不会不给自家面子。

    又不是不给她钱,还能挑着人卖?

    跟钱又没仇,自己的钱也是人民币,好花着呢!

    再说,好东西得紧着一个村的人,人不亲水还亲呢。

    要不怎么叫“父老乡亲”。

    桂萍翻身下地,和面烙油饼,快要发财的人了,吃什么都有条件!

    可惜了那一捆韭菜,早知道留半捆,自己家也包饺子。

    烙饼的时候,破天荒多放了一勺油,那饼烙出来金黄煊软,油都直往下滴答。

    就着油锅炒一盘花生米,又熬了一小盆土豆汤,倒是一点没糟践。

    土豆汤上也漂着一层油花,和饼的颜色一样,全都朝金山看齐。

    大山回来的时候,还没进院子,就闻到香味儿。

    骂了句“败家娘们儿!”

    可是上了桌,看见油饼和菜,忍不住还是喝了小半杯白酒。

    冬天黑的快,收拾完四点多钟就已经眼擦黑。

    桂萍插好门,脱鞋上炕,把今天打听到的事情,一字不落跟大山学了一遍。

    “这么说……有戏?”

    “非常有!”桂萍十分坚定点头。

    “要发财了?”

    “要发财了!”

    “哎呀我的好媳妇……”大山太过兴奋,借着酒劲,一下把桂萍推倒。

    还没折腾几下,桂萍就感觉身下一沉“坏了,炕塌了!”

    大山才不管炕塌不塌,他正在兴头上。

    不过到底拧不过媳妇,被桂萍一脚踹开。

    掀开被褥,竹席子果然塌下去一片。

    睡不成了,挪到木床上,木床吱吱呀呀响了半宿。

    累极了不知冷热,翻身便睡,梦里全是金山银山,铜板夹着雪花从天上往下掉。

    说梦话喊的都是“发财啦!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