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三十四章生财有道
    至于为什么大山会跑回来撒尿,几个人认为真可能是他说的那样。

    地里的庄稼收完了,一马平川的没个遮挡。

    闰月根本没拿这当回事儿,只是觉得大山这人素质太低。

    有钱怎么样?随地大小便就是品德缺失。

    就不嫌丢人?

    几个人把刘香香送走,约好三日后让她再过来。

    原本三叔三婶看柿子卖的好,还想再扣一个棚子,就在自家的棚子旁边还有地方。

    可是闰月建起来了,三叔三婶背地商量了一下,还是先把闰月带起来。

    家里现在钱供得上花,就连诗婷那边,每个月都能多给一百。

    这棚子多亏了闰月给的药水,做人不能只看见利益,忘恩负义。

    大山来到镇上,他媳妇已经把床子摆好,青菜各就各位,还喷了些水,看上去就让人心生喜欢。

    怕冻的绿叶菜,还细心的用棉垫遮了一层,只在上面放着一捆。

    桂萍见大山来了,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她心里疑惑,“这怎么打针还把人打兴奋了?”

    “桂萍,好事,好事儿!”大山喘着气,尽量把声音压低。

    “什么好事把你激动成这样?感冒好了?”

    桂萍还没得到答案,就被大山扯到一边,两眼放光道“我知道那种能治病的柿子是从哪儿来的了。”

    “柿子?!”桂萍激动出声,下一秒就被大山捂住了嘴巴。

    见有人看过来,大山故意提高声音道“柿子就不进吧,反正也不好卖。”

    说完,附在桂萍耳边,小声说道“那柿子果然是程老三种出来的。

    今早我来的时候,亲眼看见刘香香去他那里取货。”

    “不可能!”桂萍撇了撇嘴“他要是有那本事,还能穷这么些年?”

    “谁说不是呢,可是我明明看见刘香香开车去,拉了好几箱子柿子回来的。

    那刘香香还说,现在有好多人打听这种柿子,感谢闰月只卖给他们家。”

    “你没听错?”

    “没有,我躲在他们家大棚外面偷听的。”

    “大山你又听墙根!”桂萍刚想去揪大山耳朵,就想到大山这次是干了件好事儿。

    “我怎么没听我妹他们说过?

    我娘在村子里,也没听说?”

    大山又撇了撇嘴,“你妹因为咱不告诉她卖菜能挣多少钱,心里气大着呢。

    你娘那个偏心的,啥时候对咱家的事上过心?”

    桂萍一想也是,去年桂花就问过自己,卖的菜都是从哪里进的货。

    每个月收入有多少?

    当时自己看出她也要干,怕她和来宝妹夫抢了自己的生意。

    就硬是没说,妹妹当时就生气了,这一年多都没怎么来往。

    老娘也因为自己瞒着,骂了自己几顿,说自己没个亲戚样。

    再加上自己忙,除了阴天下大雨在家,其余时间都在镇上,起早贪黑,和村里人没什么接触。

    “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要真是程老三种出来的,咱们就光卖那个柿子也都发财了,我就不信他能卖给外地人,不卖给咱。”

    “他家那柿子,好像是闰月一手给张罗起来的。”

    听大山这么一说,桂萍脑子里的片段终于串起来了。

    先是听人说集上有个年轻姑娘卖柿子,天价,坑人。

    后来听说有一种治病的柿子。

    再后来听说吃坏了人,结果是误会。

    误会导致的结果是,柿子火了。

    然后三叔家就开始和闰月一起种柿子,地里还新建了一栋大棚。

    不挣钱能建新大棚?

    是了,是了,十有八九是他们。

    “大山,你在这卖,我回去好好打听打听。”桂萍拿起一把韭菜,夹在咯吱窝下就要走。

    这年头,打听消息不送点东西人家也不跟你说实话。

    “骑车回去,打听确切你不用来了,我也早点收摊,回去商量怎么办?

    要是没这么回事,你再过来。”

    桂萍破天荒听话的把韭菜放到自行车筐里,骑上就走。

    看她走了,大山连卖菜都没了心思,满脑子都是西红柿,大的小的,红的绿的……

    等到十点多钟,桂萍没回来。

    十二点,桂萍还是没有回来。

    到了下午两点左右,大山坐不住了,把菜降价处理,摊子收拾收拾,赶上马车就往青牛村跑。

    桂萍回到青牛村后,并没有去找自己的姐姐桂花。

    她怕,怕她姐和她娘把这消息当做交换条件,让她说出来进菜的路子。

    亲戚之间最是攀比,谁好了其他人都羡慕嫉妒。

    要是不相干的人,搬家去座金山,也不会在乎,因为和自己没关系。

    桂萍知道这点,在路上就把村子里的人琢磨了个遍。

    谁能跟她说实话,又爱占小便宜,好哄……

    最后,想到了晓梅。

    晓梅最近和闰月好像是不大对付,要是有仇更好,她不会替闰月瞒着。

    桂萍到了青牛村,直接夹着那捆韭菜去了晓梅家。

    晓梅上次被脑子不太灵活的胖子给打狠了,这才刚刚能下地。

    下地便不老实。

    桂萍来的时候,她正倚在门框上嗑瓜子。

    屋子里烟雾缭绕,稀里哗啦胡噜麻将的声音,在大门口就听见了。

    冬天没事,招一些爷们儿娘们儿打麻将,赢者总能给扔个几毛。

    弄好了每天进个一两元也说不定。

    晓梅又招人,喜欢热闹,还能创收,胖子不管。

    还没见桂萍的人,晓梅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韭菜味儿。

    初冬的韭菜味道不是臭,不讨厌。

    晓梅吸了几下猎狗似的鼻子,“谁家……”

    一回头,看见桂萍腋下夹着一捆韭菜来了“哎哟,什么风把大老板给吹来了,不去卖菜怎么有功夫遛哒了?”

    桂萍一笑,神秘招手,示意晓梅出来“今天去了镇上,这韭菜新进的,回来时给你捎来一把,尝个鲜。”

    晓梅扭扭哒哒,水蛇腰如风摆杨柳。

    一边往过走,一边上下打量桂萍。

    还没听过这人给谁送东西,卖好几年菜了,她娘病了想吃韭菜,她都说进不到货,不给。

    现在做出个孝子贤孙样,给自己送韭菜?

    自己又不是她祖宗,恐怕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心上这么想,韭菜绿各莹莹的实在诱人。

    晓梅笑眯了眼,先接过韭菜,这才收了笑容“桂萍,你也别绕弯子了,找我啥事?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