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三十三章跟踪
    闰月的柿子长的泼辣。

    最高兴的要数镇上的刘香香。

    这几年受了经济开放的影响,原本只有她一家的蔬菜店,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新蔬菜店开起来的速度,比闰月的柿子长的还快。

    听说青牛村就有一家,还和闰月沾亲带故。

    这事没听闰月说过,应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属,要不她怎么就把这种柿子卖给自己呢。

    而且自从卖了这种柿子,香香蔬菜店可把别人的生意抢了不少。

    不光是卖菜的,包括卖药的和医院,生意都少了不少。

    镇医院的院长就和自己父亲念叨过“你闺女卖那个什么柿子,还真是奇葩。

    万万没想到,抢我们医院生意的,居然是卖菜的。”

    自从刘香香把柿子卖到镇上最大的ktv,那柿子的价值是翻着跟头往上涨。

    ktv老板脑子灵活,把柿子切成块,撒点白糖,插几根牙签,一盘居然卖到二十块钱。

    而且这柿子好几种颜色,摆上特别好看。

    吃了这种柿子,喝酒不醉,跳舞不累,唱歌有味儿。

    就连生意都好了不少。

    这不,今早上ktv老板还找到刘香香,让她再给自己送几箱。

    三婶子家大棚小,刘香香又卖的火,柿子就有些供不应求。

    闰月又不敢放开了往柿子秧上喷药,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闰月自己的大棚还没得济,怎么也得长二十来天才能让柿子上市。

    新旧交替的断档期,刘香香提着几样礼品,来青牛村找闰月。

    一进村口,就遇见桂萍的老公大山。

    大山脑子灵活,在镇上弄了个菜床子,也就两年的功夫,家里已经过上了小康日子。

    两个人在街头偶遇,大山十分奇怪。

    刘香香也算是镇上的名人,她不认识大山,大山却是认识她的。

    面包车开出去几百米,大山还站住回头看。

    刘香香来青牛村干什么?

    她今年的生意做得好,据说是卖什么柿子狠赚了一笔。

    她赚钱不要紧,市场就那么大,某一个人吃多了,那就得有饿着的。

    其他菜店老板和大山这种摆摊的,背后都研究刘香香。

    开始的时候以为她是借了父亲和老公的光。

    所以饭店和ktv那边故意捧她。

    时间一久,他们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越来越多的人说刘香香的柿子好吃,效果杠杠的。

    同行们开始打听,刘香香是从哪里进的货。

    有人说起集上来过一个卖柿子的,说是贵的要死,能治病。

    还说那人是青牛村的。

    大山就乐了“青牛村有能治病的柿子?

    我怎么不知道?

    倒是有个扣大棚种柿子的,好几年了,家里穷的底儿掉,连孩子上大学学费都筹不够。

    一个村子住着,他家柿子能治病?谁信呐!

    要是真的,我大山俩字倒着写。”

    大伙听他这么一说,也就信了。

    这柿子据说刘香香卖十一一斤,那批发最少也得七八块钱。

    这么贵的东西,家里还能穷?

    有了大山的话,转移了大伙的注意力。

    方圆几百里种柿子的都打听遍了,众人也没打听出来哪儿有种能治病柿子的人家。

    这进货的打算就泡了汤。

    大山就没想到,他们夫妻俩在镇上卖菜,早出晚归,对村子里的事情根本就了解的不多。

    印象里,程三那八杠子压不出个屁的主儿,还能种出那种神话似的柿子?

    今天早上,桂萍赶着马车,先去了批发市场进菜。

    大山感冒,让村里的赤脚医生给挂了两瓶吊瓶,这才出村,没想到就看到刘香香过来了。

    刘香香开的是平时进货的车。

    直奔青牛村。

    大山多了个心眼,调转车头,循着车屁股背影跟了上去。

    刘香香的面包车开到三叔家大棚附近,把车上的礼品都拿下来。

    三婶赶紧热情的接出来“香香,来就来,还拿什么东西。”

    刘香香冁颜一笑“三婶,棚子里的活累,给你们买点吃的,身体好了多种些西红柿,咱们可就指着这个呢!”

    闰月听见车响,也从自己的大棚里钻出来。

    身上的衣服潮乎乎的,头发上还挂着大棚里蒸汽凝结的水珠。

    看见刘香香,闰月问了一句“香香姐,又来拉货?

    你这卖的越来越快啊。”

    刘香香把两盒麦乳精递给闰月,这才开口道“闰月,你这间棚子还得多久能出货?

    不少外地的同行要买这柿子我都没敢答应。”

    “再有……”闰月估算了一下,本想说二十天,可是看刘香香那急切的眼神,她又提前了五天“半个月左右吧。”

    “半个月,那行你忙着我心里有数了。

    我先去三叔那边把成熟的拉上。

    ktv那边要的挺急的。”

    “我和你一起去,人多摘的快。”

    闰月和刘香香钻进三叔家的大棚里。

    最近刚刚下了一场薄雪,虽然化净了,可是降温降得厉害。

    大棚上盖了一层草苫子,里面什么情况不清楚。

    大山打开车梯子,把自行车支在路边。

    然后蹑手蹑脚走近大棚,把耳朵贴在草苫子上。

    就听三婶大嗓门说道“香香,我们家这柿子都卖给你了,不用拉出去让人挑三拣四的,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然后是刘香香的声音“三婶,咱们是合作挣钱,你怎么说这么客套的话?

    等以后我扩大经营规模了,你们就尽管种,我天天来取就是。

    你也不用谢我,我也是图赚钱。

    没有三分利,谁也不起大早。

    不过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们,镇上不少人问我这柿子从哪儿进来的,我都没说。”

    “香香姐你放心,我们这柿子只要你要,就不会卖给别人,万一那些人恶意竞争,把好东西卖糟践了,我们不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吗?”

    大棚里传来一阵笑声,气氛和谐无比。

    很快,柿子摘完,三叔几人抱着泡沫箱,往刘香香的车上装。

    偷听的大山躲不及,赶紧背过身去假装提裤子。

    “谁,在那干嘛呢?”三叔吆喝一声。

    大山赶紧整整衣服转过来“三叔啊,尿急,这附近又没有遮挡……”

    “赶紧滚犊子,有尿在家不尿,跑人家大棚尿,把柿子拐带变味了怎么办!”

    大山赶紧逃离,手忙脚乱骑上自行车跑了。

    刘香香看着大山的背影,念叨了一句“这人我好像见过。

    刚才他是朝镇上去的,怎么返回来撒泡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