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三十二章送礼
    来宝见媳妇顺着自己的话说,话锋一转道“以前只看着闰月挣钱容易,朝她要也不心疼,成百上千的说拿就拿了。

    现在才知道,那也是血汗呢……”

    来宝说完看了看老婆脸色,吧嗒一口旱烟。

    桂花照蛋的手顿了一下,没说话。

    没说话就是不反对,没生气。

    来宝接着说道“那时候闰月回来,哪次都没有空手,她总是说做生意也不容易,和各种人打交道。

    这世上顶数和人打交道最难呢。

    千人千面,你知道他心里想个啥?”

    桂花瞪了来宝一眼,仍旧转回去盯着手里的蛋“那做生意来钱最是容易,低买高卖,转手钱就来了。

    哪像我孵这蛋,每天翻蛋一个都得摸上十几遍。”

    来宝若有所思,又抽了一口烟“自从咱家建鸡场,我才知道来钱不易。

    以前种地也没那么多想法,种子扔进去,秋天收了,收多收少交给老天爷。

    现在心里奔着个好,这好是走上坡路,确实不易。”

    “你这是转性了?心疼你妹子了?”桂花又把一个寡蛋放到笸箩里。

    看看有二十几个了,有些心疼。

    “不是心疼闰月,是实话。”

    “那……”桂花低头看了看笸箩里的鸡蛋“把这些鸡蛋给闰月送过去?”桂花想的是,鸡场要开成了,以后还要闰月那边的柿子秧。

    不如提前修复一下关系,不用太好,能说上话就行。

    来宝吓了一跳,手上的烟灰掉在腿上,把他烫个激灵。

    “前些天刚刚闹矛盾,还闹到村长那里去……”来宝看怪物似的看着媳妇。

    “那就送到三叔那边,反正他们也是在一起吃。”

    这,这……月亮是从地底下钻出来了?

    虽然这么想,来宝还是跳下地,把烟头在鞋底上按灭。

    “我现在就去送。”

    “你急什么?这都大半夜了,明早再送。”桂花说完,数了数笸箩里的鸡蛋,又拿出几个。

    “这里是十五个,够他们吃几天的,明早拿过去好了。”

    虽然数量不多,还是在热炕上捂了十来天的,不知道里面臭没臭。

    可桂花这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能提反对意见,免得打消她的积极性。

    当晚,来宝破天荒头一次梦到了爹。

    是爹临走的时候,嘱咐他要好好照顾闰月。

    起了个大早,来宝就怕去送东西被外人看见,面子上过不去。

    三婶子早起叫闰月吃完饭,几个人要去大棚里干活。

    门一推开,就见来宝手里拿着笸箩,站在大门口进退两难。

    笸箩里还放着鸡蛋。

    三婶子蒙了,不知道来宝要干什么。

    “来宝,你这……”

    “三婶,桂花让我给你们送几个鸡蛋吃。”

    来宝说完把笸箩塞到三婶手里,转身就跑。

    没敢看闰月和三叔。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三叔吐了个烟圈,悠悠说道。

    “他这又是憋着啥坏?”三婶云里雾里,糊涂的厉害。

    那一家人算计到骨头里,只能从别人那拿东西,还能往出送?

    等到铁树开花,也不能够。

    “他有那好心,这鸡蛋个个儿光滑亮眼,一看就是孵鸡不出的寡蛋。”闰月倒是看得清明。

    “这鸡蛋,他们不会下了毒吧?

    咱们是吃还是扔了?”三婶最先想到的,就是桂花没那个好心。

    “别扔了,寡蛋也是蛋,谁家有多少钱,鸡蛋还能扔了的。

    中午我先吃,没事你们再吃。”

    平时家里鸡蛋都卖了,最多炸个鸡蛋酱,就够奢侈的了。

    三叔实在舍不得。

    “对,别扔。

    铁公鸡拔毛,管它这毛是圆是扁,是长是短,给就收着。”闰月猜来宝那么小的胆子,他不敢下毒。

    那日村长几句话,就给他吓唬住了,这人命关天的事,他不敢!

    并且闰月也和脑子里那个东西沟通了一下,结果是“无毒,八个臭的,七个好些的。”

    “这吃人的嘴短,要是……”三婶子想的多,感觉手里的鸡蛋简直成了炸弹,不知怎么处理才好。

    “三婶,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送来咱就吃,这几天防着他们点儿,违背原则的事,咱可千万不能答应。”闰月接过三婶手里的笸箩,送到了屋里。

    几个人再往大棚去,就没有往日的欢声笑语。

    抠门儿来宝的鸡蛋,成了压在他们心上的负担。

    来宝若是知道自己的一番好心被他们误解了,不知道得怎么喊冤。

    他就是给他们送几个鸡蛋而已,怎么就把他们吓着了。

    闰月脑子里的东西,能辨识东西好坏,也能识病治病,让自己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就是不能辨别人心。

    哥嫂的异常行为,那话怎么说来着,事出异常……肯定不对劲儿。

    中午,三婶子果然把那七个好的鸡蛋炒了一盘大葱。

    不吃不行要臭了。

    好大一盘,三叔还喝了半杯白酒,两腮红扑扑的也忘了来宝是否别有用心。

    那八个臭的,一打开就扔了。

    吃过鸡蛋,几个人一连几天都避着来宝一家走。

    生怕遇见了,他提出什么让人不能接受的条件。

    来宝的便宜不能占,他会加倍赚回去。

    向来如此。

    后来三叔想出个办法,送笸箩的时候,特地给秋儿摘了一笸箩西红柿。

    也算是自己家特产。

    桂花眉开眼笑接过那笸箩柿子,说了一句“三叔这怎么话说的,几个鸡蛋换来一笸箩柿子。

    我们这还赚了!”

    三叔回去一说,几个人的心“突”的就放下了。

    这才是来宝桂花本来该有的样子。

    闰月的大棚建好,把三叔老两口和闰月都累的够呛。

    几个人没敢歇息,把提前育好的柿子秧都栽到了大棚里。

    喷药的时候,闰月没敢把浓度兑高了。

    那药效果太恐怖,要是大棚刚刚建起来,里面就长了满棚的柿子秧,结了大大小小的柿子。

    闰月怕把那些经常来看热闹,或者取经的村民吓着。

    这种逆天的行为,要是被他们说成闹妖。

    或者是供了保家仙和其他不干净的东西,对自己和三叔三婶不好。

    对柿子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