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第三十一章皆大欢喜
    来宝一说在地里建养鸡场,村长李强顿时有了主意。

    不管什么事,只要上纲上线就好办,实在不行不是还有法律么!

    他一放松,冲来宝笑了“来宝哥,你在地里建养鸡场可是犯法的。

    国家三令五申要保护耕地,要是随便在可耕种土地上建什么,那咱们国家这么多人吃什么?

    那样的话,你可就不是断闰月的活路,是断全国人民的活路,这是和国家作对啊。”李强说完,往椅背上一靠,还挠了挠头,一副忒难办的样子。

    “高,实在是高!”闰月在心里给李强竖了大拇指。

    他这么说,又洗清了他自己,免去了偏帮自己的嫌疑。

    而且看来宝的样子,分明是怕了。

    怎么能不怕?

    他一个小老百姓,只敢和妹妹作对,和村里的老实人作对。

    就连李强他也不敢惹。

    现在李强给他扣上个和国家作对的帽子。

    这帽子能压死人啊。

    李强略眯了眼,看着来宝把脖子缩了缩,就知道这个下马威用对了。

    可是,来宝要建养鸡场也是好事,这鸡场要是建起来,就能带动青牛村经济。

    到时候可以算在自己的政绩上。

    下一届村长换届的时候,这可都是光环啊。

    闰月的大棚也一样。

    两处自己都要扶持。

    官司也要断的公平合理,才能显示出自己村长的能力。

    最重要的,是能让闰月看看自己的本事。

    “不如这样……”就在来宝觉得自己没戏了,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李强开口了“闰月的大棚是要建的,她一个人总要活下去,来宝你不给她地,那不是把闰月赶尽杀绝了?

    就算分家,别人也会说你苛待妹妹,名声不好以后怕是对秋儿也有影响。”

    名声影响下一代,甚至好几代,搞不好秋儿长大娶老婆都难。

    来宝一想到这,感觉脊梁骨冒上一股凉风。

    农村闺女找婆家要看三代,往上三代没有恶行,没有劣迹才能娶着好媳妇。

    自家从秋儿到自己这里才两代,要是名声斩断在自己手里……

    来宝怕了。

    “地给她可以,可我的养鸡场……”来宝想好了,给闰月地,就把那片最贫瘠的给她。

    她一个姑娘家,将来嫁出去也是带走。

    自己的好地可是要给秋儿传下去的。

    瘠地给闰月,那养鸡场就要落空,这么多年他总算要干点什么,要发家致富。

    难道就让养鸡场计划,死在襁褓之中?

    媳妇可是买了三百多个鸡蛋了,连丈母娘的棺材本儿都用上了。

    “不如这样……”李强开口道“你们兄妹的大棚和养鸡场都要建,这是咱们村的大事。

    村上为了表示对来宝鸡场的支持,就从村头给你批一块地皮,以宅基地的名义申请,然后用来建养鸡场。

    这个我亲自去给你办。”

    “中,中,中!村长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把挨着三叔的那一亩半地给她,我把土坯拉回来。”来宝兴奋的从椅子上站起来。

    宅基地可比那片破地值钱多了,将来有钱还可以在那里给秋儿盖大砖房。

    村长亲自去给办啊,这得多大的面子!

    人家给脸了,自己得接着。

    “挨着你三叔那片地?”李强老娘又忍不住了“那破地谁不知道?旱年起碱,涝年养鱼,你可真想得出来!

    种了这么多年,你们家怕是一直往里扔钱,没赚过吧?”

    来宝心事被老太太扒开,赤裸裸的晾了出来,脸上挂不住,顿时红了。

    “婶子你说的这是啥话,闰月扣大棚,旱了能浇,涝了能排,不像我靠天吃饭……”

    “娘……”李强见闰月陷入沉思,没表态。

    生怕因为他娘一句话,闰月不同意。

    要是不同意,自己还要难办。

    李强娘顿时醒悟“知道了,知道了,家务事,算我没说,你们商量。”

    老太太走了,闰月这才下了决心似的“那片地也行,离三叔家地近,我们也有个照应。”

    来宝狂喜。

    李强松了口气。

    闰月什么地无所谓,反正有改良药水,涝洼塘也能种出植物来。

    她把家里的地想了一圈,只有这片地离家近,还挨着三叔家。

    本着“丑妻,近地,家中宝”的原则,闰月点头了。

    要地风波最后皆大欢喜。

    来宝及时把地给清理了出来。

    闰月在三叔三婶的帮衬下,开始建属于自己的大棚。

    李强也确实有办事能力。

    他怕宅基地迟迟批不下来,来宝要去找闰月的麻烦。

    他守在乡里,三天就把批文拿了下来。

    送到来宝手上的时候,桂花拉着李强的手,夸人的话说了一箩筐。

    直到来宝脸色变了,李强恶心的差点吐出来,她才放手。

    那会儿,她好像忘了村长家的鸡肉,还在她肚子里没消化完。

    来宝的鸡场,和闰月的蔬菜大棚,几乎是同时在村里人羡慕的啧啧声中,拔地而起。

    夜深人静的时候,闰月悄悄用自己配制出来的药水喷到了大棚所在的地里。

    事实证明很有效果。

    塑料蒙上才两天,棚子里就开始有杂草生长出来。

    看长势,好像比三叔家的还要泼辣。

    鸡场眼看着要建成,大炕上孵着的小鸡在蛋壳里已经成形。

    这晚,桂花把手电筒上围了一圈纸壳,把鸡蛋一个个放到纸壳围成的圈上。

    借着手电筒灯光,看蛋壳里那些小鸡的黑影发育情况。

    这法子叫照蛋,能把一些没受精的蛋,俗称寡蛋。

    或者发育半路死了的挑出来。

    还是村里有经验的老人家教给桂花的,为此桂花还浪费了二斤白糖送礼。

    照蛋的时候,屋里的灯必须是关着的,只能有手电筒那个光亮,才能照的清楚。

    来宝卷了一颗老旱烟,烟头火在暗夜里一红一灭。

    来宝看着老婆顶着两只黑眼圈,把鸡蛋拿起来放下去,仔细盯着看。

    女人原本圆润的脸,因为日夜熬着翻鸡蛋,保持受热均匀,已经塌了下去。

    双下巴也不见了。

    人都说孵小鸡熬的是人的心血,那蛋壳里的小生命,只有感受到人的心血消耗才能活下去。

    看来是真的。

    来宝叹口气“这些天可把我累坏了,挣钱真是不容易。”

    “钱难挣,屎难吃,挣钱还有容易的?”桂花把一个实蛋放到一边的笸箩里,又拿起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