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二十八章要地
    旁边的三叔三婶刚刚见桂花要打闰月,急得扔下手里的农具,就来扯桂花。

    还没挨边,就见桂花坐在地上捂着屁股哎哟。

    “这,这……”闰月速度太快了,三叔还没看清她怎么做的,桂花就坐地上了“老太婆,快把侄媳妇拉起来。

    别让外人看笑话。”

    总归是程家的人,闹得鸡飞狗跳不好。

    “欺负人啊,大伙快来看看闰月这没良心的欺负人啦!”

    桂花呜嗷喊叫,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挨了打。

    三婶子扯了她两下,见扯不动,干脆不管了。

    反正地上凉,她也不能一直坐下去。

    “闰月,你个破烂货,我摔坏了,你得给我看病!”桂花换了个姿势,觉得尾骨疼的厉害,肯定是摔断了,就想着好好讹闰月一把。

    她现在还有大房子呢,那么多间,青砖红瓦,看着心里都舒坦。

    “你别撒泼了,摔没摔坏我心里清楚。

    你回去告诉我哥……来宝,我那一亩半地,你们也种了有些年了,现在庄稼也收回来了,我要那地扣大棚,赶紧给我还回来。”

    “你做梦!”桂花一听闰月要地,顿时急了,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土。

    “怎么就做梦了?你们和我断绝关系,还要种着我的地?

    这不是要断了人活路吗?”闰月冷眼看了看桂花,刚刚还说摔坏了,现在一听自己要地,身子比谁都灵活。

    “那地不能给你,本来我们家就没什么收入,你再拿走一亩半地,我们这一家人靠什么活着?

    秋儿还要上学,这不是往死里逼我们吗?”

    “那我就管不着了,我就知道没有那地我也活不下去。”闰月说完,叫上三叔三婶就要走。

    “你个狠心的婆娘,连一奶同胞的哥哥都不管……”

    闰月转身,眼神冷冽看着桂花“别跟我提一奶同胞!”桂花没见过闰月这个样子,吓得一个哆嗦。

    等缓过神来,还要说什么,就听村长李强的老娘,一路嘴里“咕咕咕咕”唤着鸡走了过来。

    看见他们几个人张口问道“你们看见一只大母鸡没有?

    我家鸡丢了一只,正下着蛋呢,心疼死了。”

    桂花忽然想到秋儿打死的那只大母鸡,开膛的时候,肚子里还有一串大大小小的蛋黄。

    她赶紧心虚开口道“是不是被鹰叼走了,你去树林里看看。”

    闰月撇了她一眼,不怀好意的笑,然后开口道“婶子,那鸡没准是被人炖吃了,你顺着味道找。”

    刚才桂花一靠近自己,闰月就闻到她身上有一股炖肉的香味。

    桂花平时是舍不得买肉的,自己家的鸡下着蛋,谁能舍得杀?

    那鸡蛋还一毛五一个,卖了钱等着换油盐酱醋火柴呢。

    果然,桂花听闰月这么一说,也忘了给儿子报仇出气的事儿。

    “你们忙,我还有事!”桂花转身快步往家走,一边走还悄悄抬起衣袖,放鼻子下闻了闻。

    果然有一股鸡肉的味道。

    还很大。

    乡亲们都穷,除了来客人和过年过节,平时很少炖肉。

    要是哪家吃顿肉,那味道能传半个屯子。

    偷鸡的事能瞒住,味道藏不住。

    桂花回到家,家里人都已经吃完了饭。

    来宝见她脸色不好,就知道这是战败了,也不敢问。

    桂花着急忙慌,把碗筷收拾了,鸡毛鸡头鸡骨头扔到房后旮旯里。

    刚收拾完,那“咕咕咕咕~”的声音就到了门口。

    村长老娘果然听了闰月的话,循着香味找来了。

    “桂花,是你家炖肉了?

    这不年不节的,你可真舍得!”村长老娘说的阴阳怪气。

    “啊,婶子,这不是过中秋的时候,割了一斤肉,没舍得都吃完,腌了几片咸肉。

    今天孩子馋了,我就拿出几片,炖了一锅土豆……”

    “这味儿还挺香,闻着不像是咸肉……”

    村长老娘刚说完,就见秋儿的那只大黄狗,嘴里含着一个东西跑了进来。

    看见家里来了陌生人,大黄狗想要张嘴叫,嘴里的东西就掉了下来。

    正是一个睁着眼的鸡头,就是自家丢的那只!

    “桂花,你个不要脸的,偷鸡吃,不怕烂肚子!”村长老娘当时就炸了。

    “一样的鸡有的是,你怎么就知道是你家鸡头!”桂花开始耍无赖。

    “怎么不知道,你看看那鸡冠我剪了记号,有个豁口。”

    村子里的鸡都是放养,怕认不清谁家的,各家各户都给自己的鸡做记号。

    有小的时候在翅膀根缝几根布条的,布条还要串换开颜色。

    有把翅膀定期剪短的,还有把鸡腿上缝个布筒,就像脚环样的。

    家家户户这么做,难免就会重复。

    村长的老娘心眼多,直接把鸡冠剪上一剪刀,所以鸡冠上就有个豁口。

    “哪呢豁口,我怎么没看到?”桂花说着,一脚把那个鸡头踢开。

    大黄狗还以为桂花要抢自己的食物,也顾不得管闲事了,跑过去叼起鸡头就跑。

    然后躲在狗窝旁,咔咔几口咬碎,吃了!

    连毛都没吐。

    桂花心里窃喜,这狗养的好,知道替主人分忧。

    村长的老娘一看,完了,证据都没有了。

    愤愤扔下一句“啥人养啥狗!

    谁吃了我的鸡烂肠烂肺,烂肚子!”

    桂花抱着胳膊,目送村长的老娘不甘离开,狠狠的“呸”了一口。

    “吃鸡的满嘴流油,丢鸡的满嘴冒沫!”

    村长老娘气的胸口发疼,骂的口干舌燥。

    村长老娘一路到家,整个青牛村都知道了桂花一家偷鸡吃的事。

    这回村里养鸡的人家,开始防鹰,防贼,防桂花。

    村长老娘丢了一只鸡,这仇也和桂花结下了。

    晚上,来宝问起桂花去找闰月寻仇的事儿。

    桂花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儿。

    “对了,那个小贱人说要把她那一亩半地要回去。”桂花懊悔不已,光顾着和村长老婆打架,居然把闰月的事忘了。

    “你不该和闰月动手,咱们要是养鸡,还得要她们的柿子秧。”来宝都想好了,把柿子秧要来,晒干,粉碎,掺到鸡饲料里,那鸡还不得拼了命下蛋?

    一个一毛五,一个一毛五,一个一毛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