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二十六章以恶报恶
    大榕树下的闲人不少,听了闰月的话,一个个都呆住了。

    闰月刚才说什么?

    她说晓梅刚刚做了人流才两天?

    晓梅的老公,那个胖子一直在外地打工,出去大半年了。

    也就这几天才回来收秋,晓梅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晓梅和别人搞破鞋!

    人们首先想到这个,一个个脸上表情怪异,不自觉的和晓梅保持一定的距离。

    晓梅听了闰月的话,也愣住了,自己这事做的这么隐秘,她闰月是怎么知道的。

    继而想起闰月这几天在医院忙着中毒的事情。

    再看周围人纷纷后退,把自己从人群里晾了出来。

    这分明是信了闰月的话,要孤立自己。

    在村子里,要是被人当成臭狗屎,理也不理,那可是没法活下去的。

    “你个贱货,你红口白牙,毁人名声!”

    “你还有什么好名声吗?”闰月嗤笑道。

    “闰月,你个贱人,我和你拼了!”

    晓梅满脸都是被人窥破秘密的愤怒。

    她跳着脚就往闰月面前冲。

    闰月攥着拳头做好了还击的准备。

    可是下一秒,晓梅的头发就被胖子给抓住了。

    胖子面色黧黑,铁青着脸,眼珠子瞪得铜铃大,像是要吃人“你个死娘们,我不在家你居然偷人!”

    胖子早就听说晓梅作风不正,自己半年没在家,回来后她连碰都不让自己碰。

    原来是这个原因!

    胖子钵盂大的拳头,一下下落到晓梅身上“我让你不守妇道!

    我让你丢人现眼!

    让你偷人,让你偷人……”

    “救命啊,打死人了!

    死胖子你听了她的话打我,你们俩是不是有一腿……”

    胖子的拳头又加了几分力道。

    眼看着晓梅的脸青一块紫一块,浮肿起来。

    嘴里还不消停,大骂闰月胡说八道,冤枉好人。

    “你们不信可以去医院问问妇产科大夫。

    我闰月从来不说没影的话!”闰月说完骑着三轮车走了。

    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胖子一听还有证据,直接把晓梅骑在地上,打的她哭爹叫娘。

    看热闹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上去拉架的,甚至连劝的人都没有。

    女人们拉着自家男人,一脸嫌弃的回家了。

    这晓梅确实欠揍,不打老实了,下次不知会不会是自家男人被她勾了去。

    “打的好,早就看她不顺眼!”

    晓梅忍受着身体上的疼痛,挨了一顿“呸”,被胖子拖着,一瘸一拐弄家去了。

    晓梅被胖子揍得不轻,直接成了村里的反面教材。

    她连着半个月下不了地,闰月耳边也清净了半个月。

    来宝家。

    得知闰月的西红柿根本不是有毒的消息。

    桂花懊悔不跌,“柿子种,可惜了我儿子拿回来的柿子种!”

    “谁让你那么心急!一听说有毒就倒了。”来宝惯会火上浇油。

    “还说我,你当时不是也没说啥?

    不过……咱家的鸡吃了那柿子种,好像这几天下的蛋可不少啊。”桂花突然想到,家里有几只原本因为天凉不下蛋的鸡,好像也开张了。

    “娘,那我再去闰月那里偷几个柿子。”秋儿吸着鼻涕说,上次偷柿子没被发现,让他很有成就感。

    娘还奖励了自己一个大鸡腿。

    可惜另一个被老不死的外婆吃了,要不自己就能吃两个。

    没等来宝和桂花说话,秋儿转身就跑。

    “哎,你等会儿!”桂花原本还想告诉秋儿小心点别被发现了。

    可那孩子跑的太快,这话又不能喊着说。

    由他去吧,被发现了能怎么样,一笔写不出两个程来。

    他姑和他三爷爷还能把秋儿整死不成?

    桂花叫不住秋儿,干脆凑到来宝跟前说道“来宝,这柿子要是真的喂鸡爱下蛋,咱们办个养鸡场成不成?”

    “你有钱买柿子喂鸡?”来宝撇了媳妇一眼。

    觉得她就是痴人说梦。

    “我没钱买柿子,你可以去找三叔说,让他把老化干枯的柿子秧卖给咱。

    你想啊,那柿子是秧上结出来的,那成分还不是一样?

    咱们把柿子秧晒干,打碎掺到鸡饲料里,不是和吃柿子一样的效果?”

    来宝看着媳妇,脸上笑意渐浓,然后猛地凑上去,在媳妇脸上亲了一口“还是我媳妇脑子够用。

    不像那个晓梅,就长了张惹祸的破嘴。”

    桂花推开来宝,嗔怪的在他胸前捶了一拳“还不是你没本事,才让我这个女人家想养家的办法。”

    “对,对,是我没本事,我媳妇有本事就行了嘛。”

    秋儿一路小跑,很快就到了三爷爷的柿子大棚。

    天气一天天见凉,昨天早上还下了一层轻霜。

    三叔三婶家已经用塑料把大棚扣上。

    此刻几个人正在棚子里一边拔草,一边商量事情,根本就没注意到一个小身影钻了进来。

    “闰月,你总是帮我们干活不行,给你钱你还不要。

    你的岁数也不小了,该为自己打算打算。

    实在不行把你的地要回来,也扣上棚子。

    种些黄瓜辣椒什么的,都不少出钱。

    你愿意种西红柿也行,三叔教你怎么种。”

    “对,我们帮你把棚子扣起来,以后有了收入,才像个过日子的样子。”

    闰月点了点头,自己总是在三叔家吃饭,一家不一家,两家不两家也不是长久之计。

    不管以前自己有多风光,现在成了落魄的凤凰,就得面对现实。

    手里不存点钱,拿什么东山再起呢?

    到什么时候,手里存一笔钱都没错。

    “三叔,我种菜倒是可以,就是……我那份那地我哥种了这么多年了,怕是不好往回要啊。”

    “怕什么?他不给就去找村上!

    你的户口在青牛村,难道还要把人饿死不成!”

    三叔提起来宝,脑门上的血管都蹦了起来。

    “过几天再说吧,先把这茬柿子卖出去,反正现在也没时间。”闰月说着话一抬头,就见远处有一颗柿子秧,呼啦啦直动。

    “哎,那柿子秧怎么了?好像有人!”闰月招呼一声,然后和三叔三婶几个人一起跑了过去。

    到了近处,就看见秋儿弯着身子,背对着自己这边。

    两只小手抓着柿子秧,撅着小屁股,正拼命往下拔。

    人小力气不够,憋的他小脸通红。

    累的直吭哧。

    “秋儿,你干什么?!”闰月一嗓子,吓了秋儿一跳。

    他撇了嘴就要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