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二十五章赔礼道歉
    中毒患者的家属,原本还想要一笔赔偿金。

    现在一听医院的化验结果,一个个傻了眼。

    若是真的因为患者喝完酒又吃了先锋霉素中毒,那非但赔偿金拿不到,就连住院的医药费,都要自己承担。

    “不可能,我儿子喝完酒就吃了一个西红柿,然后回家睡觉了,怎么可能是吃了先锋霉素中毒!”患者的老娘急红了眼,大喊大叫起来。

    “老人家,医院检验的结果你不信,我这还有一个化验报告。”刘文魁从皮包里拿出一份检验报告,让众人看。

    “我怕你们不信,特地让检验人员跟着来了一趟,他们的话,你们总该相信吧?”

    那个姓黄的检验员,上前一步解释道“这西红柿确实没毒,非但没毒,还含有其他西红柿没有的多种氨基酸和人体需要的营养元素。

    甚至对细胞老化有一定的恢复作用。

    我们这次来,也是想再拿些西红柿回去研究,如果可以的话,这种西红柿可以作为新品种推广开来,这可是造福百姓的事情。”

    刘香香绷了几天的心,终于落地,她激动的问黄检验员“黄同志,这么说,那西红柿常吃的话,是不是可以抗衰老,返老还童?”

    黄检验员慨然一笑“也可以这么说!”

    “我的天,这西红柿居然还可以抗衰老,一会儿我一定得买些尝尝。”

    “听说治病的功能也不错,既然医院和食品检验机构都说没毒,那还是没毒,我前几天还吃了一块,可吓死个人了。”

    “那你吃完有没有什么不好的反应?”看热闹的人开始现场采访。

    “不好的反应倒是没有,就是腿疼的毛病没有了,走路也不响了,不知道是不是吃那个西红柿吃的。”

    刘香香听了这话,赶紧接道“大妈,我们这西红柿确实治腿疼,我妈腿疼连楼都上不去,也是吃了一个好了。

    要不我怎么会卖这么贵的东西?

    若是真出现中毒这样的事,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对,我这里还有一个名单,都是从我媳妇手里买过那种西红柿吃后的反馈,是我统计了好几天才统计出来的。

    这上面都是真人真事,还按了手印,你们不信可以去问问,你们看看。”陈刚适时亮出手里的名单,让大家伙看。

    “胡说八道,你们串通一气,这是要赖账啊……”中毒患者的母亲一屁股坐到地上,又要耍赖。

    “大妈”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的闰月站出来说道“这事儿事关重大,不是你我说说就可以,竟然你不信化验结果,那就去问问你儿子,看他是不是真的吃了先锋霉素?

    他那天去买柿子,喝了酒是肯定的,这个香香姐的伙计都可以作证。

    医院的化验结果也证实他胃里有酒精。

    若是他真的吃了头孢,那这事就怪不得别人了。”

    地上的老太婆一听,哭声立止,一骨碌爬起来就往病房跑。

    医院已经告诉他们几次,说病人没事了,可以出院。

    可是事情没解决完,他们还想多讹些钱,反正住院费也是让刘香香他们掏,所以这才赖在医院不走。

    老太太冲进病房,中毒男子手上抱着一瓶桃罐头,正大口大口喝汤。

    见老娘进来,后面还跟着一群人,他放下桃罐头看着众人。

    “儿子,你说,你中毒那天是不是吃了先锋霉素?”

    老太太的话问的他一愣,抬手挠了挠头“我那天喝多了,不记得了。”

    “吃药不记得了,吃柿子怎么记得?”闰月站一边冷笑道。

    “等会儿我想想,先锋霉素……我那天好像是哪里不舒服……”

    “你去买柿子的时候,说痔疮犯了,试试看吃个柿子能不能治好。

    我那菜店里的人可是都听到了,不信你可以去查。”刘香香提醒道。

    病房里站满了人,有人捂着嘴窃笑。

    男人脸一红“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我这没啥症状就忘记了。

    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天我是去买了药,人家告诉我不能吃……后来我就不记得了。”

    “你买的什么药?那药呢?”患者老婆也急急问道。

    “这我都不记得了,你把我外套拿来,我好像把药放到衣兜里了。”

    患者老婆赶紧把床头上搭着的外套拿过来,众目睽睽之下,伸手一掏。

    一板先锋霉素出现在她手上,铝塑包装上,整整缺了两粒。

    众人一片嘘声“这药果然是被他吃了。”

    “太悬了,喝酒吃先锋霉素,这跟喝毒药有什么区别!”

    “这不是找死吗?还差点冤枉了人家卖柿子的。”

    “那个医院的化验员不是说了吗?要是没有这柿子,他这条命保不住。”

    “那这是恩将仇报啊,这是啥人,他们家得给人家赔礼道歉才对。”

    “听说医药费都是人家给垫的,真不要脸。”

    “这一家子是哪里的?

    以后大家伙可离他们远点,别让他们给讹了。”

    “……”

    早上来那一大群患者家属,见情况不妙,从中捞不到什么好处,早就悄悄跑掉了。

    剩下患者的老娘和媳妇,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禁不住众人指点。

    患者老婆硬着头皮给刘香香一躬到地“对不起,这事儿都是我们不对,是我们不明真相,冤枉了好人。

    你们给垫付的医药费,我会尽快筹集了还给你们。”

    患者老娘一把把儿子从床上拉到地下“没用的东西,净给老娘惹事儿,赶紧收拾了回家。这么贵的病房,住一天得多少钱!”

    闰月见事情真相大白,这里也没自己什么事了,转身出了病房。

    不大一会儿,闰月看起来心情不错的又回到病房。

    把这里的事交给刘香香,和三叔两个人回了青牛村。

    一进村子,晓梅正和一群人在大榕树下大声说话。

    见三叔和闰月过来了,就跟三叔打招呼“程三叔,是去解决事情去啦?

    到底赔了多少钱?”话里话外带着幸灾乐祸的腔调。

    闰月跳下三轮车,淡淡一笑“晓梅嫂子,你这刚刚做了人流才两天就出来走,也不怕做病?

    还是回家好好养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