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二十二章老将出马
    眼看着患者家属面带不善的看着自己,一个个想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刘香香只能一只手捂着被打的脸,赔笑道“各位不要着急,现在病人还没脱离危险,要是我的责任,我会负责到底的。”

    “吵什么吵!谁是家属,赶紧去交一下钱,病人得转进进重症监护室。”抢救室里的医生推开门,呵斥了一句,又把头缩了回去。

    “重症监护室?我爸的病是不是严重了?

    妈妈,我爸是不是危险了?”

    “妈妈,我要爸爸。”

    两个半大孩子,扯着打了刘香香的女人,哭的非常凄惨。

    刘香香赶紧说道“我去交钱,大姐你跟我过去吧。”

    刘香香到收款处交了钱,往青牛村挂了个电话,让村长转告闰月“柿子先不要卖了,有人吃中了毒,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

    饭桌上的三婶听到消息,整个人都傻了。

    刚刚出了一笔钱,闺女诗婷的大学能顺利读下来。

    怎么那柿子就有毒了?

    “中毒了,闰月,那个刘老板说有人吃了咱们的柿子中毒了。

    这可怎么办?”三婶含着泪语无伦次。

    “啊?中毒了?”三叔一个哆嗦,手上的筷子“啪嗒,啪嗒”接连两声,掉在桌子底下“那不是完了!”

    三叔三婶一辈子老实巴交,从来不招灾惹祸,跟任何人都没产生过矛盾。

    现在一听自己种出来的柿子给别人吃中毒了,还生死不明。

    老两口感觉天都塌了。

    两个人齐刷刷的看向闰月。

    闰月心里面早已翻江倒海,要是真的吃了自己的柿子中毒了,那不是坑了三叔三婶吗。

    “不可能。”

    又是脑子里那个声音。

    “你害死我了!”闰月心念一动。

    “那药水种出来的植物,有轻微的解毒功效,绝对不会中毒。”

    “你敢保证?”

    “放心,那药水非但无毒,还有轻微的解毒功效。”

    闰月站起来,套上件衣服对三婶说道“我去医院看看。”

    “天眼看都要黑了,老头子赶紧把三轮车推出来,你和闰月一起过去。”三婶子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铝饭盒,把用红布包着的六千块钱卖柿子的钱拿出来。

    三叔接过那钱,揣到贴身的兜里,使劲按了按,这才抬脚出屋。

    闰月本想自己去,或许比和三叔一起还要快,可是看三叔那坚决的表情,她也阻拦不了。

    两个人到了镇医院的时候,已经将近半夜。

    中毒患者的家属只留他老娘和老婆两个人,其他的人都已经回去。

    陈刚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刘香香靠着陈刚,失神的眼睛看着重症监护室的门。

    骂了半天半宿的患者老娘,这会儿直哼哼,估计是累了。

    “香香姐,到底是怎么回事?”闰月一见到刘香香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闰月,你怎么来了?”刘香香把闰月拉到一边,压低了声音嘱咐“你快回去,剩下的柿子别卖了。

    那个老太婆骂了我一天,我自己在这扛着就行了,有什么事我能解决。”

    “香香姐,柿子是我们种出来的,说到底我也有责任。”闰月声音不小,旁边那对婆媳也听到了。

    “啥?柿子是你种的?你个害人精,给我儿子赔命来。”老太婆嘶哑的叫声,在医院走廊里回旋,显得异常恐怖。

    随着喊声,老太婆快速冲到刘香香和闰月身边,挥起两个拳头,使劲朝她们俩身上招呼“你们害人精,给我儿子赔命,今天我非打死你们不可。”

    陈刚赶紧走过去,用身子把老太婆和香香闰月隔开“大妈,你别冲动,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警察,这事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

    “你们是一伙的啊,没有一个好人……”老太婆无助的靠在墙上,顺着墙往下滑。

    听见这里的动静,值班的医生走过来,把几个人训斥了一顿。

    “医生,我可以看看病人吗?”闰月问道。

    只要让自己接触一下病人,自己就能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脑子里那个东西是会瞧病的。

    谁知那医生朝闰月翻了翻白眼道“重症监护室,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吗?

    还有没有点常识!”

    进不去就只能在外边等。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重症监护室里仍旧没有动静。

    刘文魁昨晚一夜没睡,总是感觉心里慌慌的。

    天一放亮,他就给陈刚挂了个电话,问他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陈刚不会撒谎,照实说了。

    刘文魁停了半晌,问道“菜店里的那种西红柿还有没有?”

    “有,昨天还剩几个,现在出了事情,估计也卖不出去了。”陈刚郁郁道。

    “那你们别急,我拿那几个西红柿去市里找人化验一下,要是真有问题,咱们绝不能推卸责任。”

    刘文魁挂了电话,穿衣出门。

    “哎,你吃了饭再走,怎么又风风火火的……”香香娘手里拿着锅铲,追到门口,只听到刘文魁下楼的脚步声,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这柿子要是真有毒,不光害了闰月,害了自己的女儿,还害了那么多的百姓,刘文魁不能不急。

    去超市拿了几个西红柿,刘文魁直接上了通往将城市的大巴车。

    重症监护室是个烧钱的地方,一夜下来,刘香香交的三千块钱就所剩无几。

    患者的老娘和老婆,还直嚷嚷着要和他们打官司。

    让他们倾家荡产,给患者赔偿。

    把三叔吓的,蹲在墙角抱着脑袋,欲哭无泪。

    第二天中午,中毒的患者终于从重症监护室推了出来。

    闰月走上去,想要看看,被患者的老娘一把推开“你要干什么?害的我儿子还不够惨吗?”

    陈刚找了医生问了情况,医生说“暂时是脱离了生命危险,患者肯定是中毒,不过是什么中毒现在还不太清楚。

    胃里的东西已经拿去化验,估计得明天出结果。”

    人死不了就是好事,闰月松了口气,想要出去给三叔买些吃的。

    从昨晚到现在,三叔水米没打牙,嘴唇已经干的要开裂了。

    从走廊一出来,闰月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身进了妇科手术室。

    闰月定定神,觉得可能是自己熬了一夜未睡,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