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二十章偷柿子
    刘香香见闰月没有反对,那对老夫妻也点头答应。

    她让刘文魁在这里等自己,自己启着汽车返回镇上,去取钱找车。

    一亩地的西红柿,她这小面包车拉不下。

    之所以让刘文魁留下,刘香香知道,那个叫闰月的姑娘,不太好说话。

    今天能卖给自己,绝对是看了父亲的面子,她对父亲不太反感。

    要是父亲和自己走了,她怕闰月反悔。

    刘香香一走,剩下个面色慈善的老头,青牛村的百姓感觉这老头挺有亲和力的。

    不像刚刚那个女子,让人不好接近。

    有几个人叫了三叔,大声问道“程三叔,你这柿子也种了两三年了,怎么就没见过还有这么多品种?”

    三叔不知怎么回答,看向闰月。

    闰月知道他们这是探听底细来了,这群人是个什么德行,她也是这次回来才知道。

    大家都是一个池子里的螃蟹,谁长了几条腿,谁长了多大钳子都有数。

    一样的蟹,老老实实在池子里趴着,吐泡泡也好,抢吃食也好,大家都差不多,分不出善恶。

    要是有一只要爬出池子,去更大的池子闯荡,见世面。

    那其他的蟹子怎么甘心?还能不想把你拖回来?

    所谓的酸葡萄心理,你有我没有,那我就得想法也要有。

    或者把你有的,比我多的破坏掉,才甘心。

    村民人人揣着一肚子千滚水,不羡慕就不是正常人。

    闰月打算灭了他们的心思。

    “这柿子啊,还是我花重金从农科所拿回来的种子,以前三叔没种,这都是特殊的种子,特殊的肥料,用特殊方法培育出来的。

    光是一颗种子就二十块钱。”闰月随口胡说道。

    “一颗种子就二十块钱?

    我的天,这要是种不出来,那钱不白花了?”

    “程三真是豁出去了,敢种这种东西。”

    “难怪这柿子卖的这么贵,听说还有特殊效果?”

    “好像是可以治病?”

    众人看向刘文魁,刘文魁仍旧面带笑容,不置可否。

    他不说,众人就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

    “昨天我吃了一个,割地扭伤的手腕也确实不疼了。”

    “胡说,你不是贴了膏药了?柿子就是柿子,没听说还能治病的。”

    “我儿子拉肚子,吃完这柿子也好了。”

    “他就没吃别的药?”

    “倒是吃了个烧鸭蛋。”

    “……”

    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闰月也不理他们,带着三叔三婶,把已经熟透的西红柿摘下来,放到纸箱里。

    搬到刘文魁身边,让他看着。

    一个小时左右,刘香香带了几个菜店的员工,开了一辆箱式小货车赶了过来。

    这车是香香超市专门往下送货的。

    刘香香跳下车,让人把车厢打开,拿出一大堆泡沫箱子,吩咐员工把西红柿装到箱子里。

    看热闹的人连自家的活都顾不上干了,一直陪在大棚旁,想看看程三叔能卖出去多少钱。

    一亩地的西红柿,除去半熟的,刚结的,还有一大批花蕾。

    整整摘了三十泡沫箱。

    更让人眼热的,还有八箱子贼不偷。

    绿莹莹的贼不偷,像是生了磁性,让人恨不得冲上去抢过来几个,尝尝记忆中的味道。

    馋的围观的人直吧嗒嘴。

    一箱箱的上称量了,足有六百二十斤。

    刘香香从随身的拎包里,数出六千三百块钱块钱递给三婶“六千二的货款,剩下的就当做下次的定金。”

    “哗”人群像是滚开的油里面撒了一把葱花,一下炸开。

    “六百多斤西红柿,卖了六千多!

    那么厚一沓大团结,这辈子都没见过!”

    “这才是摘了一茬,你看那柿子秧上,还有半大的和没开花的,这程三不是要发大了?”

    “西红柿亩产最高八千斤,十块一斤,那就是……八万?!!”脑子灵活的人,很快给三叔算了一笔账。

    结果一出来,把所有人都惊呆了。

    八万,八个万元户捆到一起,怕是卧虎镇上也没几个万元户。

    空气中弥漫着酸溜溜的味道。

    人群快速散去,赶紧把自家的庄稼收了,也把大棚扣起来,幸好前段时间没有得罪闰月。

    她兴许也能卖给自己一些种子。

    一时间,整个青牛村人见面说的话都是西红柿。

    人们脑子里萦绕的,都是刘香香递给三婶子的那一沓钱。

    所有人都狠狠的受了一把刺激。

    桂花听说这件事以后,拿笤帚把家里的鸡打的满院子乱飞,边打边骂“一群能吃能拉没用的东西,就知道找老娘要吃的。

    和那个胳膊肘朝外拐,没良心的东西一样!

    放着自家哥嫂不管,那么好的种子送给外人去种,吃人饭不拉人屎的东西!”

    “你就别骂了,不是说了断绝关系了吗?

    主意也是你出的。”来宝无奈嘟囔道。

    当初自己就不该听老婆的话,非要断绝关系,要不现在也可以去找闰月要些种子回来种。

    真是老娘们当家,房倒屋塌。

    他们夫妻俩在家里打嘴架,蹲在院子里看蚂蚁的秋儿,拧着小眉头思索了一阵,“噔噔噔”跑出门,直接奔三叔家的大棚跑过去。

    大黄狗见小主人跑了,伸着舌头跟在他身后,一娃一狗腾起一溜灰尘。

    秋儿跑到大棚时,三叔几人正给柿子秧上架。

    秋儿躲在一边,把一根手指塞到嘴里,看着柿子发呆。

    找个机会,趁没人注意到他。

    秋儿抬手从柿子秧上摘下几个已经变红变黄的柿子。

    然后掀起衣襟,兜住那几个柿子,又拼了命的往回跑。

    闰月看见秋儿的背影,两只手捧着肚子,从三叔的大棚这边跑回去。

    她怎么也想不到,秋儿会偷柿子。

    回到家,秋儿把柿子交给他妈,然后说了一句话“妈,这是三爷爷给我的,把这柿子留种,咱家也种!”

    桂花愣了一下,搂过儿子“叭叭”亲了好几口“哎哟我儿子真有心眼,比他爸强多了。

    那个晓梅咋咋呼呼,怕是也没想到这个主意,不愧是我桂花的儿子,足智多谋。

    儿子你等着,妈一会给你杀鸡吃。”

    “嗯,我要大鸡腿。”秋儿吸着鼻子,挺了挺小胸脯,觉得自己干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来宝看着这对母子,装聋作哑。

    只要媳妇不在自己耳边骂,他才不会故意去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