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十九章大事
    闰月回头看三叔慌张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

    难道是药水把柿子都打死了?

    这刚刚来了买主,要是柿子出了问题,可就又断了三叔家的活路。

    闰月猛地站起来就往外走,刘文魁和刘香香一听出事了,也赶紧跟在闰月身后。

    “丫头,你锁门,咱开车过去。”

    刘文魁吩咐一句,刘香香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随即启着了面包车。

    闰月锁门,一头坐进车里,情况紧急,她甚至忘了让三叔也上车一起走。

    三叔见面包车屁股冒出一股白烟,直奔大棚而去,他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嘟囔道“这性子也太急了些,连话都不等说完。”

    原本是秋收刚刚开始的时候,在地里干活的人们见三叔先是风风火火的跑回家去。

    现在又看见一辆面包车朝大棚那边飞驰而去,不用说,肯定是大棚那边出事了。

    三叔家里穷,但是人肯干,他秉承着一亩园十亩田的思想,把家里的地扣成了塑料大棚。

    这几年也是靠这大棚里的出产,供女儿上学读书。

    这大棚里也种过别的蔬菜,可是都不如西红柿长得好。

    三叔干脆只种西红柿。

    村子里的人嫉妒三叔不用出去打工,靠着大棚就能过日子。

    可是又都吃不了那份苦,只能看着眼馋。

    特别是昨天晓梅从集上回来一顿咋呼,说闰月把她三叔家的柿子,卖出去十块钱一斤的天价。

    这让村子里的人更加眼红了。

    嫉妒使人疯狂,他们巴不得这大棚里出点什么事情。

    果然,一夜的功夫他们“梦想成真了。”

    特别是看到跟在轿车后边,又跑回来的三叔,他们更加坚信了自己的猜测。

    “哎,程老三的蔬菜大棚好像出事了。”

    “他跑的那么急,应该不是小事儿。”

    “不是晓梅又给他把柿子秧砍了吧?

    最近晓梅和他们家好像仇挺大的。”

    “还不是因为那个闰月,走,咱们看看热闹去!”

    “走了,一起去。”

    一群人看着面包车停在三叔家大棚附近,然后走下来几个人进了棚子。

    闰月走进大棚,一下子愣住了。

    一个小时之前还是半大的西红柿,这会儿已经长够个儿,很大一部分已经开始上色,眼看着就要成熟了。

    即将成熟的西红柿,呈现出好几种颜色,红的,黄的,绿的,还有花皮球那种花的。

    别说刘文魁和刘香香,就连闰月和三婶子都看呆了。

    “闰,闰月……”三婶子见闰月来了,想要问问为什么,已经摘了一茬的红色西红柿,居然变出来好几种颜色?

    可是看到刘文魁和刘香香,三婶子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闰月忍着心里的激动,挑一个成熟了的黄色西红柿摘下来。

    在身上擦了擦,咬了一口。

    一股略带哈密瓜味道的香甜,直冲脑门,全身说不出的惬意,就连心情都莫名的好了不少。

    闰月又摘了几个,递给刘文魁和刘香香,让他们尝尝。

    刘文魁学着闰月的样子,用衣服擦了擦西红柿,一口咬下去,顿时瞪大了眼睛“这柿子,好像比昨天的味道更浓郁,我怎么感觉心里这么高兴?”

    刘香香也点点头,“确实如此!”她一向严肃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三婶子一家都是热心肠,她见刘文魁来了自家大棚,虽然闰月没跟她说是为什么,她仍旧把各种颜色的西红柿都摘了几个。

    用浇棚子的水洗了,拿给刘文魁和刘香香品尝“自家地里产的东西,你们爱吃就吃个够。”

    刘香香看了眼那盆水灵的西红柿,心里有点心疼,十块钱一斤啊,就这一盆能卖好几十块。

    看热闹的人聚了过来,围在三叔家的棚子外头。

    他们见大棚非但没出什么事儿,那满棚的柿子还散发着诱人的果香,顿时有点失望。

    柿子还出现好几种颜色。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昨天来的时候,柿子还没长够个儿,今天就熟了?”

    “他们家的柿子怎么好几种颜色?

    那红的黄的倒是常见,那花的是怎么回事?串花了?”

    “这程老三到底是用的什么肥料?柿子还能催熟的这么快?”

    人们只看见红的,黄的,花的柿子。

    却忽略了还有一种柿子,熟了也是绿色的。

    俗名贼不偷,就连贼来了,都认不出那柿子熟了。

    三婶子却是知道的。

    几十年前还有这种柿子,最近这些年人们追求产量高,这种好吃但是不高产的柿子几乎绝种了。

    万万没想到,刚刚喷上了闰月配置的药水,自己家的柿子居然就连品种都变了。

    三婶子看了看匆匆赶回来的三叔,老两口对视一眼,脑子里晕晕乎乎。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简直颠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刚才打上那药之后,柿子秧就像人伸懒腰似的往起长。

    一边长一边开花,柿子眼看着膨大,变色。

    三叔还以为自己见了鬼,吓得扔下背上的喷雾器,就跑去找闰月。

    没想到有外人,话没敢说明白,结果让闰月误会了。

    现在柿子在三叔眼前成熟了,他眨巴着眼睛,张着的嘴迟迟闭不上。

    刘文魁和刘香香各吃了两个不同颜色的柿子,早已经神清气爽,精神振奋。

    “丫头,就这么定了吧,柿子卖给香香,就按你开的价,十块钱一斤怎么样?”刘文魁面带红光,他很久没这么高兴了。

    十块钱一斤进货,香香卖到十一一斤,一块钱的利润,已经非常可观了。

    闰月转身看了看三叔三婶,这老两口把头点的像鸡啄米。

    别说是十块钱,就算四块,三块,他们也肯卖。

    现在柿子眼看着成熟,不卖留着烂粪吗?

    没喷闰月给的这种药之前,他们可是几毛钱一斤往出卖的。

    就是大冬天,也不过才七八毛钱一斤。

    “发了,程老三发财了!”

    人群一阵骚动,批发价卖到十块钱一斤,就算人参也没有这么贵吧?

    脑子活络的人,已经开始琢磨,等地里的庄稼收完了,也要扣上大棚。

    来程老三这里买些西红柿种子,也跟着发一笔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