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十八章买主来了
    出了那个不知名的地方,闰月看着手里一喷壶的药水,激动的心脏砰砰直跳。

    她仍旧感到不真实,和做梦一样。

    上次才两滴而已,还兑了水,就能救活一棵西红柿,结出十来斤果子。

    这次这些药水,够用一段时间的了。

    那个地方能不去就不去,每次出来头晕的厉害,身体里的力气像是被人抽走了一般。

    闰月刚想到这里,就听见脑子里那个声音说道“救死扶伤能增加你身体的机能,可以抵御头晕无力的感觉。

    还有这个功能!

    闰月昏昏沉沉的爬上床,把那壶药水放到枕头边上,然后便睡了过去。

    梦里不知道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好像是放大版的青牛村。

    四外山谷里开着鲜艳的花朵。

    蝴蝶蜜蜂飞来飞去。

    山间的清泉潺潺流淌,那水清的,可以看见水底的沙粒。

    田野里是大片大片的蔬菜大棚,鲜嫩的西红柿和黄瓜,结的水灵灵。

    甚至有一个棚子里,种的是五十年以上的人参。

    自己就在这仙境般的地方漫步,甚至能闻到空气里的甜香。

    还有人拿着自己在南方看到的那种海鸥相机,咔咔拍照。

    闪光灯晃了闰月的眼。

    闰月猛地惊醒,从床上坐起来。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在闰月脸上。

    闰月脸上挂着笑意,看那壶药水还在枕边放着。

    她嘘了口气,下地穿衣。

    找出上次用的那个注射器针管,闰月抽了满满一针管药水,揣在兜里去了三叔家。

    三婶子已经做好了早饭,就等着闰月过来吃。

    早饭过后,闰月让三叔拿出家里的大喷雾器,灌满水。

    然后把注射器的药水全部兑到那喷雾器里。

    三叔三婶好奇的蹲在旁边,看着闰月兑药。

    “闰月,你那颗西红柿就是打的这个药?

    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还有这种东西?”

    三叔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三叔,世界上先进的东西多啦,只不过咱们这个地方闭塞,大伙都不知道罢了。”

    三叔点点头“嗯,这以后没文化,连种地都种不好了。

    一样的东西,在咱手里就不值钱。”

    闰月看着三叔认真的样子笑。

    药兑好之后,几个人再次来到大棚里。

    被晓梅砍掉的柿子秧已经清理完,柿子的根部还参差不齐的长在地里,没来得及拔掉。

    “三叔,就往这上面喷,水雾细些,争取把这些柿子秧都打一遍。”闰月指挥着三叔。

    顺便看了一下那棵用过药的柿子秧。

    墨绿色的枝条上,又开出一茬黄色的小花,柿子秧已经长到一人多高,看样子还能再结几茬。

    昨天摘过之后,还有些半熟的,今天也变了颜色,只是还没熟透。

    三叔按照闰月的吩咐,调细了水雾,打药去了。

    三婶子一边清理杂草,一边和闰月唠家常。

    “你哥那边是指不上了,你一个人也不是长久之计,婶子已经托人给你介绍个好人家……”

    三婶子看了看闰月没什么表情,又接着说道“其实李强那个人就不错,这么多年了一直惦记着你,现在又当上了村长。

    要是以前你是大老板的时候,就不说了,现在你回来了,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这事不急,以后再说吧!”闰月敷衍一句。

    见她兴趣不大,三婶子也不往下说。

    九点多钟的时候,蓝月挎着个筐子从大棚经过。

    离老远看见闰月她叫了一声“闰月姐,刚才有个开轿车的,跟我打听你住在哪?

    她们朝你家去了,我不知道你在这里,你快回去看看。”

    自己现在都这个样子了,还有人找自己?

    没准是以前做生意认识的人,可惜现在自己身无分文,又变成了穷光蛋。

    闰月想起进货时,偶遇一个抽签的老头,当时自己好奇,抽了一个签,结果说什么“今天攒,明天攒,攒俩钱买把伞,一阵大风撸了杆。”

    突然穷了,不知来找自己的人会不会失望。

    闰月跟三婶子说了一声,匆匆往家里走去。

    还没到家门口,就见自己的大门前停着一辆面包车。

    不远不近的还围着一群人指指点点。

    闰月加快脚步,走到附近就听有人说“咋样,她是不是摊上事儿了?

    我昨天说你们还不信,这不就找到家里来了!”

    是事儿精晓梅的声音。

    这家伙一天正事不干,专门盯着东家长西家短,是典型的长舌妇。

    “你们看见没?那个老头就是昨天在集市上犯病的那个,准是闰月给人家鼓捣坏了,人家找上门跟她要赔偿来了。

    听说以前还是个当官的,这下她可惹了大祸了。”

    “别说了,别说了,回来了!”

    “闰月回来了。”

    “……”

    闰月拔开人群,刚挤进去,刘文魁一眼看到她,赶紧热情的打招呼。

    “丫头,回来了。”

    一脸慈祥的笑容,不像来问罪的样子。

    闰月看看站在他身边的刘香香,面无表情的说了句“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说了吗,报恩就不必了。”

    “丫头,这恩情报不报,它都在那,我们这次来不是报恩,是有个生意要和你谈谈。”

    闰月一听谈生意,估计是和西红柿有关。

    看样子他是知道自己西红柿的好处了。

    闰月掏出钥匙开门,把刘文魁和刘香香让进院子,然后“咣当”一声关上大门。

    把那些探究的眼睛关在门外。

    院子里有棵梧桐树,树下放着一个石桌,几个石凳。

    太阳正好,石凳晒得热乎乎的。

    闰月也没让他们爷俩进屋,直接给他们倒了茶,让他们坐在院子里。

    “闰月,昨天的事是我见识短浅,对不起……”从来没跟人服过软的刘香香,一开口就给闰月道歉。

    “都过去了。”闰月淡淡吐出几个字,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

    “丫头,昨天香香尝了你的西红柿,也拿去菜店试过了,她想从你这里大批进货,不知道你肯不肯卖?”刘文魁试探开口道。

    “我那柿子贵。”

    “没关系的,物有所值。”刘香香赶紧接道。

    “你们能要多少?”

    “我那个菜店挺大的,还给几个大饭店供货,用量不小。”

    闰月没等回答,就听身后“咣当”一声,大门被人推开。

    “闰月,你快去大棚看看吧,柿子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