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十三章结交
    龙哥这群人在卧虎镇街面上没干什么好事,经常进派出所。

    所以对于陈刚的吼声,他们还是很熟悉的。

    就这一嗓子,所有人都住了手。

    三叔趁机把闰月从那群人中拉出来,上上下下打量“丫头,没事吧?伤到哪里没有?

    都是叔没用……”

    闰月没心没肺的笑了“三叔,我没事,都好好的。”

    三叔见闰月云淡风轻的样子,脸上连个眼泪疙瘩都没有,这才放心。

    陈刚走过来,看见龙哥鼻子下面那一片血渍,先是愣了一下。

    这群混混每次都是把别人打掉了牙,打断了胳膊腿,今天居然也挂彩受伤了?

    陈刚心里居然有些窃喜,感觉挺解恨的。

    再看另一个人腮帮上那个纤细的掌印,根本就不像男人手掌的印记。

    再看他那一伙人,揉胳膊的,捶腿的,龇牙咧嘴的,都有不同程度的伤。

    陈刚有点蒙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这伙人自己打群架?

    可是那老夫妻俩和那个姑娘是怎么回事?

    刚才明明看着他们混战在一起,这实力弱的一方,居然占了上风?

    闰月见陈刚盯着龙哥一伙发愣,生怕他们串通一气,走上去说道“陈所长,他们拦路抢劫,朝我们要一百块钱!”

    陈刚想起老丈人的话,再看看龙哥一伙人狼狈的样子,心里也觉得闰月怕是真的有些本事。

    心里便起了要结交的意思。

    “你们几个是闲的难受是吧?

    隔三差五就惹出点事来,这回还敢拦路抢劫了,今天我非去找你爸不可,看他怎么说!”陈刚对着龙哥训斥道。

    龙哥是那一伙小混混对他的称呼。

    龙哥原名叫王龙,他父亲是镇上工商局的局长。

    因为儿子一直没事做,游手好闲总给他惹祸,他就利用职务之便,让儿子进了税务局,帮忙收地税。

    其实就是个临时工,他还兼任卧虎村村长,也是靠着他老爸的关系。

    实际上地税这几年已经取消了,可是来卧虎镇大集上摆摊的都是周围的老百姓。

    每次交个块儿八毛钱,也不敢反抗,就图个息事宁人。

    只要让他们把家里出产的蔬菜水果什么的卖出去就行。

    老百姓怕事儿,不敢挑起事端,这就成全了王龙等人。

    每个集他们都能搜刮个二百多块钱,也不用往上交,全都揣进腰包里挥霍了。

    收了好几年地税,老百姓只有求着他们要少交些的,还没有质问他们凭什么,不肯交的。

    所以王龙今天憋了老大的气,闰月敢开这个头那就是要断了他的财路,不给点下马威,好好吓唬一顿,以后还怎么干下去?

    所以听晓梅说这几个人是青牛村的以后,王龙就带了几个哥们儿在回青牛村的必经之路上堵着他们。

    想要给闰月个教训。

    没想到,便宜没占到,还受了伤,半路又杀出来个陈刚。

    现在陈刚说要找他老爸告状,王龙有点急了。

    老爸倒是挺护犊子,可要是陈刚一告状,他觉得没面子,肯定要收拾自己一顿。

    王龙不怕陈刚,还是有点怕自己的老爹的。

    “陈哥,哪有什么拦路抢劫,我们是和他们几个开玩笑呢。”

    王龙一改刚才嚣张的样子,笑着说道。

    “开玩笑?开玩笑开出血来?”陈刚不相信。

    “真是开玩笑,不信你问他们,我们这伤是不是自己打的?

    还有那钱,我们也没拿是不是?”

    陈刚听了王龙的话,不相信的看向闰月。

    闰月点了点头,“他们确实还没拿到钱,伤也是他们自己打的。”

    “就是,你看还是这个妹子说公道话。”王龙陪着笑,还假模假样的跟闰月握了握手,表示他们之间真的没什么过节。

    三婶子在旁边几次想要让陈刚给他们主持公道,都被闰月给压下。

    陈刚见人家两方面都没有要深究的意思,也巴不得就坡下驴。

    “王龙,你们没事赶紧滚回去,这姑娘是我妹妹,你以后别找她麻烦。”

    陈刚又回头对闰月说道“你们骑车走,正好我们出警路过青牛村,顺便把你们送回去。”

    王龙一伙人听陈刚说闰月是他妹妹,还要把他们送家去,就知道没机会了。

    乖乖的把堵在路上的摩托车推开,让陈刚他们过去。

    三婶子手脚发软,只好坐在三轮车上,让闰月骑着。

    前边一辆警车开路,后面一辆警车护送。

    中间是闰月的三轮车,和三叔骑着自行车,一路朝青牛镇驶过去。

    三婶子坐在三轮车上,心跳的厉害,她后怕。

    万一不是派出所的人路过,闰月今天不知道要吃多大的亏。

    “闰月。”她悄悄叫了一声。

    “嗯。”

    “你刚才怎么不让陈所长给咱出气?

    你救了他老丈人,就不信他不帮着咱们!”

    闰月两眼看着前方的道路,绕过路面上的一个小坑,这才说道“然后呢?

    他们抢劫未遂,顶多是警告处分,一百块钱,就是判罪也不够。

    以后就结下了仇,咱们再想卖大棚里的出产就难了。”

    “……”三婶子沉默了一会儿,觉得闰月说的有道理。

    “到底是读过书的人,眼界开阔看得远。”三婶子感叹一声,没了动静儿。

    她在想,下次赶集的时候,不知道那个打扮怪异的小伙子,能不能再找自己的麻烦。

    二十分钟后,这个奇怪组合的车队开进了青牛村。

    村头的大榕树下,一大群青牛村的百姓围在一起,听着新闻传播者晓梅唾沫星子乱飞,讲述着这次赶集的见闻。

    “在集上卖东西要交税,咱们谁不知道?

    偏那个闰月是个不省心的,她还问人家,我们也不往地上扔东西,不用管理,你们收什么费?

    你听听,你听听,这是不是二百五说的话……”晓梅学着闰月说话的样子,脑袋还左右晃着,左手背在右手心里拍的啪啪响。

    “那收税的人怎么说?就不要了?”有人问。

    “我呸!”晓梅叉着腰得意道“要不是我把王工商的儿子劝走,她闰月能轻易过了这关?

    就这她三叔还给了人家五毛钱!

    那个收税的可说了,要给她好看。

    这几年把闰月嘚瑟的,现在怎么样?怎么样!阴沟里翻船了不是?”晓梅拉着长声,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