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十二章坏人
    三叔见这些人不怀好意,早已经把自行车靠边停好,慌忙拦在闰月前边。

    满脸讨好的对那些人说道“几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咱们好像没啥过节吧?”一边说着,还从兜里掏出烟,要给找麻烦的人点上。

    三婶也赶紧从三轮车上下来,把闰月拉到自己身后,陪着笑道“小伙子,有什么事你和我说,我侄女年纪小不懂事,早上的事得罪了。”

    谁知男人并不领情,把三叔递过去的烟一把打落到地上,用脚碾碎,恶狠狠的说道“老子在青牛镇收税也有些年头了,还没遇到过敢不给面子的,你们算什么东西!

    敢让老子下不来台?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小伙子,杀人不过头点地,我都已经给你道歉了……”三婶子话没说完,被面前的男青年一把推倒在地上。

    三婶子坐在地上,挣扎几下没起来,看样子摔得不轻。

    闰月赶紧连拉带拽,把三婶子从地上扯起来。

    把三婶子安置在三轮车上,闰月试图和脑子里的东西沟通,可是好一会儿也没有反应。

    闰月只好嘱咐三婶子“坐着别动,他们是找我的。”

    三叔仍旧在给那些人说着好话,闰月趁机观察了一下地形。

    路中间被那几个人的摩托车堵着,三叔的自行车和三婶的三轮车过不去。

    路两旁是深沟,也过不去。

    他们要想跑,只能重新回到镇上。

    那样的话,离家越来越远。

    另外自行车三轮车和又怎么跑得过摩托?

    自己倒是可以凭借逃跑的本事,跑回青牛村,可是这些人绝不会放过三叔三婶。

    闰月想了想,朝那个胳膊上纹着一条青龙,头发染成黄色的男子走过去。

    眼神冷冽的看着那个社会青年“让他们走,我留下!”

    男青年没来由的感觉身上一冷,退后一步上下打量了闰月几眼,又看看三叔三婶。

    转身对身后的同伙说道“把路挪开,让那两个老家伙过去!”

    “龙哥,凭什么她说让那俩人走,就放他们走?”一个混混提醒道。

    被称作龙哥的青年,这才猛然想起来,自己怎么就听这个姑娘的话了?

    “对了,早上你们的市场管理费没交够,集上人多我给你们留个面子,现在你们把缺的补上!”

    龙哥这话是对闰月说的,眼睛却看着闰月身旁的三叔。

    三叔赶紧从兜里掏出卖西红柿的钱“还需要交多少?”

    三叔手里捏着刘文魁给的柿子钱,瑟瑟发抖。

    这钱他舍不得给,可是又怕这些人对闰月下手。

    他们那么多人,闰月肯定要吃亏,一个姑娘家,要是落到这些人手里,那还有好?

    龙哥一看三叔手上的一沓大团结,心里有了主意“给一百吧,看你态度还不错,就当是罚款了,下不为例!”

    “一百?你们,你们抢劫啊?

    这还有没有天理!”三叔越发生气,话都有些说不好。

    “天理?老子就是天理!”龙哥说完,伸手就要去三叔手上抢钱。

    他身后的那些同伙,吹着口哨哈哈大笑。

    闰月一伸手,“啪”的一声,打开龙哥朝三叔伸过去的手。

    又对三叔说道“三叔,这青天白日的,有人拦路抢劫,赶紧去报警!”

    三叔退后一步,慌乱中推了自行车就要往镇上跑,可是又担心三婶和闰月。

    龙哥一看他们要报警,推了闰月一把,就要去拦住三叔。

    闰月脑子瞬间响起那个声音“开启防御系统,还是进攻系统?”

    “进攻!”闰月心里一喜,有救了!

    “进攻系统可以分为一击必杀和普通攻击……”

    “普通!妈的杀人要偿命你不知道?”

    闰月脑子里念头一起,龙哥的手刚刚缩回去,闰月的身影居然诡异的在他身前消失了。

    龙哥想要招呼同伴,就感觉屁股上挨了重重一脚,整个人朝前扑过去,摔了个嘴啃泥。

    闰月这一脚把三叔吓了一跳,自行车也扔在一边。

    龙哥的同伴们一看老大被一个姑娘踹倒在地上,一窝蜂跑了过来。

    其中三个人把龙哥从地上扶起来,龙哥的鼻孔里流出两条血道。

    他用手抹了一把,大叫“打她,给这小娘们点教训,敢打老子……”

    马上有人把闰月围在中间。

    “不能打啊,你们不能打!”三婶急得从三轮车上跌落下来,脸都吓白了。

    三婶肠子都悔青了,这点儿破柿子卖的,给闰月惹来这么大的祸。

    早知道就是把这柿子倒进沟里,也不来集市上卖。

    “老头子,还发什么愣,快把钱都给他们,可别伤了闰月啊!”三婶子的喊声都带着哭腔。

    三叔也忘了报警的事,哆哆嗦嗦的双手合十哀求那些人“都是我的错,我把钱给你们,求你们放过我侄女吧……”

    可是,那些人气急了,哪里还有人理这老两口。

    闰月站在人群中间,微低着头,耳朵听着身前身后的动静,一缕短发搭在眉骨上方,眼睛微眯,像一只伺机出手的猎豹。

    “哥几个给我上……”

    一个声音从闰月身前响起,话音未落就听“啪”的一声响亮。

    那人脸上挨了一巴掌,五个指印瞬间清晰的印在那人脸上。

    随即,那人嘴角鲜红的血液流了下来。

    “打我!她居然打我,都给我上!”

    被围在中间的闰月,把另一只手从裤兜里抽出来,捏了捏刚才打人的手腕。

    做好了对付这群人的准备。

    三叔见自己的哀求不顶事,从路边找到一根手腕粗的死树“嘎嘣”折断,红了眼睛打算要和这些人拼命。

    三婶哆嗦着爬上三轮车,腿上蓄了力,作势欲出。

    豁出去了,这些人要是真敢动闰月,自己就骑着三轮车撞上去。

    大不了鱼死网破,死也抓个垫背的。

    围着闰月的人开始动手,你一拳他一脚,可是闰月的身子就像是滑溜溜的泥鳅,他们打出去的拳脚,非但落不到闰月身上,都意外的打了自己人。

    现场一片混乱,三叔想帮闰月,可他眼花,见闰月的身影在人群里乱窜,又生怕打错了。

    急得他举着木棍,满脑门的汗。

    正混乱的功夫,就见两辆警车,风驰电掣的停在他们身边。

    陈刚从警车上跳下来大吼一声“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