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十章非法行医
    卧虎镇派出所距离香香蔬菜水果店不是太远。

    没两分钟,派出所所长,刘香香的男人陈刚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陈刚长得五大三粗,是那种很能给女人安全感的男人。

    刘香香嫁给他的时候,他还是部队上的一个小兵。

    陈刚感念刘香香的恩情,所以两个人特别恩爱。

    刚才听见刘香香说老丈人出事了,赶紧扔下接待的人一溜烟的就跑了出来。

    刘香香焦急的在超市门口等着,看见陈刚回来了,拉着他就往出事地点跑。

    路上,刘香香就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下,陈刚心里面这个气啊,心说你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嘚瑟什么啊!

    出了事情,你能承担责任吗?

    再说了,他老岳父刘文魁那可是县委书记位置退下来的。

    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是这么多年经营的关系网依旧在,影响力不可小觑。

    真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陈刚就害怕……

    闰月把那个赤脚医生抽飞了以后,开始给老爷子治病。

    手在老爷子身体上不断地点按,看起来有点像是中医的点穴按摩手法,但是有区别。

    最后,闰月把手放在了老爷子的胸口上不动了。

    人们因为看到了闰月打了赤脚医生,所以都没有人敢过去,只是眼睁睁的在旁边看着。

    闰月给老爷子治好了以后,也没有说话,直接起身离开。

    自己的西红柿还没有着落,她也没心思再跟别人啰嗦。

    老爷子其实早就醒过来了,眼睛虽然没有彻底的睁开,但是已经看见了闰月的模样。

    他自己的身子,他自己明白,县里面几个有名的老大夫都说没办法。

    可是,面前的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竟然把他从阎王爷哪里给拉了回来,这简直是个奇迹。

    他要好好地感谢一下这个小丫头,看来高人还真的是在民间啊。

    老爷子正想着的时候,刘香香和陈刚已经赶到了。

    “你们两位可是过来了,你们再不来我都要急死了,你看看那个人,一点道理也不讲,我说不让她动老爷子,可是她就是不听,还把我给打了……”

    赤脚医生刘文兵在旁边使坏。

    “我跟你说,那个人我认识,叫闰月,是我们村的,本来就不是一个什么好人,听说在外面做褥子的(东北对小姐的称呼),你们警察有时间可是要好好地管管。”

    晓梅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添油加醋。

    刘香香一听就急眼了,心说,好啊,我爹要是有事,今天一定不会放过你。

    这时候,120车也来了。

    车里面下来一个医生几个护士。

    看见陈刚以后简单的打了招呼,就准备担架。

    一边干活一边听陈刚介绍事情经过。

    医生叹了口气,说:“坏了,估计是够呛,心脑血管疾病发病的时候,最害怕别人动手,赶紧的……”

    老爷子被抬上了120。

    陈刚眼珠子都红了,对香香说:“你们先走,我去把那个人抓了,要是爹有事,我就追究她的责任。”

    “谁知道那个人在哪里?”陈刚问。

    “我带你去!”晓梅巴不得闰月出事,自告奋勇的在前面带路。

    陈刚在前,赤脚医生跟着,呼啦啦的一大帮人朝着闰月的摊位这边过来。

    闰月正低着头盘算柿子咋办,突然听到人声鼎沸,缓缓的抬头,就看见晓梅那一张欠揍的脸。

    三婶子看见警察以后吓得脸色苍白,一个劲的往后退。

    闰月直接从三轮车的车斗上跳下来,站到了前面。

    闰月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脸的不屑,那种高高在上的眼神让陈刚非常的不舒服。

    “就是她,刚才就是她动老爷子的,另外,你看她还把西红柿卖到了十元一斤,哄抬物价,这件事你们可是要管管呢。”

    晓梅见缝插针。

    赤脚医生刘文兵挨揍了,也怀恨在心,可惜的是,晓梅把该说的都说了,他憋了半天只是憋出来几个字:对,她说的对。

    “你跟我走一趟,”陈刚用一种命令的口气说。

    还没等闰月说话,胆小怕事的三婶子竟然是冲出来,把闰月护在了身后。

    闰月一下子被感动了,喉咙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塞住了。

    “凭什么让我跟你走?”闰月抓住了三婶的手,眯着眼睛,一脸的不屑。

    陈刚第一次被人问的哑口无言,对啊,自己凭什么。

    “就凭你胡乱动病人,现在医生都说病人危险了。”刘文兵说了一句,又赶紧躲到陈刚身后。

    “我是救人,我救人还做错了,那以后这个世界谁还会学雷锋做好事。”闰月有点怀疑刚才的老者和面前穿制服的人,是官方碰瓷的。

    “你救人,凭什么救人,你是医生吗,你有医师资格证吗。”

    晓梅一下子逮住了闰月的把柄。

    闰月耸了耸肩膀,说:“没有啊,但是我知道我可以救他,他倒是又医师资格证,可是他能救吗,庸医……”

    闰月的话把旁边的赤脚医生说的脸色非常难看。

    “你不用说了,反正今天你必须跟我走,否则我没办法交代,我岳父可是原县委书记。”

    陈刚说完了以后竟然直接拿出来手铐就要给闰月带上。

    晓梅有一丝小兴奋,心说,臭娘们,报应了吧。

    “住手,谁给你的权利。”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回头,他们竟然是看见了刚刚还人事不醒的刘文魁好端端的走了过来。

    “爸,你没事了?”陈刚皱着眉头,一脸的惊讶……

    “你盼着我有事?你们赶紧给这个姑娘道歉,如果不是他,你们已经见不到我了。”刘文魁对陈刚和跟在身后的刘香香说。

    老爷子的话让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开玩笑,不可能。”赤脚医生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这不符合科学。“她按了几下就能治病?扯淡!”

    晓梅也不相信。

    刘香香感觉这件事不对劲,可是父亲明明是从救护车上跳下来的。

    “我难道会骗你们?”刘文魁接着说。

    刘香香和陈刚互相看了看,勉为其难的对闰月说了对不起。

    闰月摆了摆手,说:“算了,别耽误我做生意,你们走吧。”

    “既然是你救了我父亲,说说吧,多少钱?我们可是不想欠别人的人情。”刘香香冷冷的问。

    “换做别人我也会救,不用钱,你们走吧。”闰月懒得搭理这种钻进钱眼里头的人。

    “你……好歹不知,算了,我们走!”刘香香就准备走。

    可是刘文魁一眼看见了十块一斤的西红柿,来了兴致,走过去,拿起来一个就要往嘴里放,却被闰月给吼住了。

    “过了称再吃,一个好多钱呢。”闰月的声音特别的冷,但是听在刘文魁的耳朵里却是特别的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