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五章作废的赠与
    “切,还真的把自己当做人物了,难道以为自己还是当初的大老板。”吊眼梢的晓梅一脸的不屑。

    “是啊,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做人啊,就是要有自知之明。”桂花说话的时候看着闰月。

    闰月怒极反笑,点头,看着桂花,说:“好,你们不是要这个房子吗,行,我给你们。”

    桂花和来宝两个人一下子愣住了,心说,闰月这又是在耍什么花样,刚才还要玉石俱焚呢,这怎么就突然就变了呢。

    “哼,知道就好,别给咱们村子丢人显眼,赶紧滚。”桂花的声音又尖又细。

    闰月以前感觉桂花看起来挺好看,虽然胖点,可是农村女人,胖一点有力气,可是今天,他怎么感觉面前的这个女人这么让人讨厌。

    黄焦焦的头发,大嘴巴,足足有一百六十斤的体重,身高不足一米五……

    闰月没说话,进屋,把三婶给的行李卷起来扛在了肩膀上,腾出手来拎起来三婶送过来的几件换洗的衣服,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走了出去。

    看热闹的人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都裂开嘴傻笑。

    傻笑是闰月给他们的定义,因为有一句话叫做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虽然她闰月今天穷了,可是,谁能够知道她明天会不会翻身。

    三婶冲过来,拦住了闰月,说:“干什么就把房子给了他们……”

    闰月笑了笑,依旧往前走。

    “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一个弱弱的声音从角落里传出来。

    闰月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脏兮兮的女孩。

    女孩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条纹上衣。

    这女孩闰月认识,叫蓝月。

    酒鬼爹早就死了,娘在她五岁的时候跟外地的一个货郎跑了。

    从那以后,蓝月就吃百家饭。

    有吃的就吃,没有吃的就饿着,所以,十五岁了,身体还是那么单薄,从外表看起来根本看不出来是一个小姑娘。

    “小贱货,要你多嘴。”桂花冲过来就打蓝月,却是被三婶给拦住了。

    “不要作孽了。”三婶叹气。

    闰月看着蓝月笑了笑,眼神清澈。

    闰月穿过人群,看着行李的样子本来是应该很狼狈,可是,后面看热闹的人不知道为啥竟然是感觉自惭形秽。

    他们即便是春晚礼服,也没有闰月这样的气质。

    慵懒,却又君临天下。

    “喂,你走错了,出村子的路在那边。”桂花这才发现闰月并没有往村外走,而是走向了新房子那边。

    “谁说我要走了。”闰月的嘴角带着笑,只不过这种笑容看起来贼冷。

    新房子,闰月的新房子。

    桂花娘盘腿坐在炕上抽烟,看见闰月过来了,一口烟被呛住了,好半天上不来气,差一点没有挂了。

    “闰月,你来我们家干什么。”桂花感觉事情不对劲,急匆匆的往前走,试图拦住她。

    每走一步,身体上的肉都会剧烈的颤抖一下。

    “你家,哪里写着是你的家?”闰月微微皱眉。

    后面看热闹的人跟了上来,围在了大门口,有的跳上了墙头。

    桂花酿从里面冲了出来,黄色的眼珠子里面射出来一股子凶狠阴冷的光芒。

    “你昨天写的字据,你自己忘了。”来宝这时候也跟了上来。

    “是吗,有这件事,我是傻子吗,我会把我自己的房子给别人,给狼心狗肺的东西……”闰月的嘴角勾起来一个嘲讽的冷笑,走到窗户前面把自己的被子扔了进去。

    “你骂我是狗……”来宝额头青筋凸起。

    “别废话,拿出来字据让他看看。”桂花相当得意的说。

    来宝点头,心说一会看到字据了,你就死心了。

    时间不长,来宝从房间里拿出来字据,走到了闰月的面前,晃了晃字据,说:“你自己看看,是不是你写的,把房子给了你的侄子。”

    闰月皱着眉头,眯着眼睛,说:“太远了,我看不清。”

    来宝也没有多想,直接就把字据递给了闰月。

    谁知道闰月看都没看,直接把字据塞进了嘴巴里,嚼了两下以后,咽了。

    三婶高兴地想蹦起来拍手,可惜年纪大了,跳不起来了。

    桂花气的眼珠子都快出来了,直接就冲上去要跟闰月拼命。

    谁知道闰月竟然是很轻巧的就闪开了。

    桂花一下子撞在了他男人的身上,两个人齐刷刷的摔在了地上,顺便还把桂花娘也压在了下面。

    闰月回头,露出来一个的得逞的笑容,从容不迫的走进了房间,开始往外面扔东西。

    其实,这里也没有来宝他们什么东西,也就是一些个行李,还有锅碗瓢盆,都被闰月扔到了大街上。

    人们被闰月这一顿猛如虎的操作给吓坏了,全都退避三舍,跑得远远地看热闹。

    来宝一家子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过日子的家伙被摔碎了,气的来宝发了疯,拎着一个锄头就往里面冲。

    “闰月,老子今天打死你……”旁边看热闹的人感觉要出人命,年轻力壮的纷纷上来拉架,说来宝你不要冲动,你还有一家人要养着,她自己一个人,不划算……

    闰月笑眯眯的看着哥哥,手里头拎着一把菜刀,说:“来宝,你不是算计我,跟我耍横的吗,那好,今天咱们两个就你死我活,看谁不出来……”

    闰月笑容灿烂,比旁边盛开的大朵格桑花还美。

    来宝看着闰月手里头的菜刀,硬是没有冲上去。

    桂花在后面骂,说,王八蛋,你给我冲,弄死他,你坐牢我给你送饭。

    来宝心里头明白,自己前脚坐牢,桂花后脚就会找男人,划不来。

    “闰月,你给我等着,咱们从今以后谁都不认识谁。”来宝开始收拾大街上的东西。

    “随便,”闰月一脚踢上了大门,咣当一声,把看热闹的人们吓得四散奔逃。

    以前的闰月,现在的闰月他们都惹不起。

    闰月走进了房间,来到了供着父母灵位的屋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人啊,人千万不能落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