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四章世间本凉薄
    闰月就这么把房子给了哥哥一家,自己搬到了他哥哥原来的老房子那里。

    三间土房,紧挨着桂花姐姐桂萍。

    桂萍的男人有钱,在镇子上鼓捣个菜床子,听说一天能赚十来块,一个月的收入差不多有三四百。

    三四百对于一个农民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数字,其实,不仅仅是对农民,就是城里人,也是一个不错的收入了。

    桂萍对于闰月的态度不冷不热,因为有他妹妹这边,虽然她心里头清楚这事情怪她妹妹,但是嘴上不那么说。

    村子里的人除了三婶子给了闰月一床被子,一袋子白面,五十块钱以外,没有人过来帮忙。

    倒是有两个老光棍闲着没事总是跑到闰月家门口看热闹,因为人们都传说,闰月在大城市应该是摊上事了,他们就想着看看闰月是不是那些个娘们口中的破烂货。

    只是看了好多天,也没有发现闰月是一个眉散奶高的破鞋,不仅有点失望。

    对于这些人一样的目光,闰月也懒得搭理。

    闰月这几天感觉特别的放松,这院子里的花草,路上跑的牛羊,柴草堆上面喔喔叫的大公鸡,看的她神清气爽。

    对于未来,闰月没有想法。

    她忽然明白一个道理,人不能逆天,老天爷给你安排了什么你就要接受,逆天改命,靠……

    闰月早上起来,穿着三婶子给的秋衣,松松垮垮,靠在土墙上吸收着太阳光的的热量,一条腿弯曲,脚丫子踩在泥土墙上,秋衣裤子被拉上去,露出来半截洁白的脚腕。

    脚腕上有一个红色的丝线,红的耀眼,把皮肤显得更加的白净。

    闰月不记得这红色丝线的来历,但是他没有打算拆掉,就那么带着好了,就当做是一段尘封的往事。

    “姑姑……”村路上,秋儿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叫,后面跟着一条黑色的四眼狗,摇头晃脑,大爪子踩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虽然哥哥嫂子挺讨厌,但是闰月特别喜欢面前的这个小孩子。

    闰月瞥了一眼大宝后面跟着的哥哥嫂子,原本挺好的心情瞬间变得有些不好。

    “秋儿乖……”闰月蹲下身子,张开胳膊,一把搂住了秋儿。

    桂萍的脑袋从墙头的另外一边看过来,眨巴着白眼仁多,黑眼仁少的眼睛仿佛嗅到了什么味道。

    “闰月,你还是走吧……”来宝憋了半天终于是说话了。

    闰月皱了皱眉头,仰起脸,眼睛因为太阳光线的问题眯了起来,特别的好看,这让桂花恨不能直接冲过去吐一口唾沫。

    “我去哪儿,这是我家。”闰月放开了秋儿,秋儿跑回到她母亲身边眼神里面竟然是浮现出一抹狡黠。

    几岁的孩子,这让闰月有些惊讶。

    “你非要我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吗,你自己怎么回事你自己不清楚吗。

    ”来宝的脸色铁青,因为生气,厚实的胸脯剧烈的起伏。

    “哦……”闰月的脸上浮现出来一抹戏谑,把声音拖得好长。

    “你在城里头成了破烂货,最后得了一身病,还有脸回来。

    要是我就一脑袋撞死在外面,……”桂花的嘴巴在闰月的眼睛里无限的扩大,最后变成了天那么大,长出来森然的牙齿,好像分分中就可以把他给吃掉了。

    桂萍狠狠地呸了一口,然后转身回去,差一点撞上的他家的男人大山。

    大山正抻着脖子看闰月,气的桂萍一只手掐住了大山的要害,疼的大山鬼一样叫,跟着桂萍进了房间。

    “以后不许你看他,狐狸精。”桂萍恶狠狠的说。

    大山还没有说话,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声惨叫。

    大山没忍住又冲出去看,见桂花已经躺在了地上,嘴角淌血,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杀人了,杀人了。”桂花凄厉的叫声传遍了整个村子。

    “再满嘴喷粪信不信我扭断你的脖子。”闰月的眼睛里浮现出来一抹清冷的杀意。

    “你敢……”在老婆和妹妹两个人中间,来宝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的老婆。

    “你老婆这么埋汰你妹妹你还跳出来给他撑腰。”闰月眼睛里的杀意消散,但是,眼底浮现出来一抹看透世事沧桑的悲凉。

    “你不用说别的,你就说你走不走吧,反正我们家的房子不能让你住了。

    我们也跟你丢不起这个人。”来宝攥着拳头。

    “我不走,再说了,这房子是你跟我换的,这是我的房子,在我没有翻脸之前你赶紧消失。”闰月极力克制着自己,努力让身体里的那个跃跃欲试的声音安静下来。

    “闰月,你把咱们家的脸都丢尽了,你赶紧给我滚吧,现在就滚!

    还你的房子,你咋那么不要脸,你的房子给了大侄,这个房子是我们可怜你,给你住的。”来宝上来拉扯闰月。

    闰月终于忍不住了,一脚踹在了来宝的肚子上,把来宝踹出去多远。

    周围不知道啥时候围了好多看热闹的人,三婶子也在其中,看见闰月没有受委屈,也就没有出来。

    “闰月,你也太过分了吧,那可是你哥哥……”

    “是啊,这都在什么地方学的,一点也没有规矩。”

    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

    大宝看见父母都躺在了地上,眨巴了两下眼睛,像一个受伤的小牛犊子一样就朝着闰月冲了过去。

    “坏人,丢人,你赶紧离开我们家,我们家不要你……”上一秒还笑容纯真的孩子,瞬间就变了脸色,一口咬在了闰月的手上。

    咬的特别用力,鲜血顺着闰月白皙的手指滴滴答答的落下来。

    红白交错,触目惊心。

    闰月的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眼睛里浮现出来一抹惊愕之色,但是随后就变成了悲凉。

    闰月抓起来秋儿,按在了腿上,在秋儿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两巴掌。秋儿顿时杀猪一样的哀嚎起来。

    “闰月,我爸爸会杀了你,绝对会……”

    “挺大的人怎么还跟孩子一般见识……”

    “什么玩意,城市里的破烂货真是不能搭理。”

    人群又是一阵躁动。

    闰月把秋儿放在一边,全身上下突然升腾起一股可怕的气息,让周围的人都能够感觉到一股子冰冷,忍不住下意识的后退。

    “你们,给我记住了,我不会离开这个村子!

    但是,以后也不要让我听见关于我的议论。

    否则,我对你们不客气!”一人之力挑战整个村子,桂萍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