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第一章重生
    九月的卧虎山像闰月穿的花格子连衣裙,色彩斑斓,这是三婶子说的,闰月撇了撇嘴,心说,你们没看看南方的那些个娘们还穿的露肉呢……

    闰月一边走一边回忆这次去青州进货的经历,虽然空手回来了,但是看到了不少好玩的事情,回去给哥哥和嫂子他们讲一下,他们准说自己胡诌八咧。

    前面是落魂坡,据说以前没解放的时候有土匪,现在好像也不太平。

    但是闰月不相信,她在外面跑习惯了,啥样的人没见过,还怕这山沟子里面的?

    闰月的脸上露出来一丝不屑。

    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来两个小梨涡,特别的耐看。

    闰月拎着一个钱兜子,里面是她这些年的所有积蓄,一共是将近八千块钱。

    八十年代,万元户没有几个,她已经是大家心目中的财神爷了。

    不然嫂子能对她那么好。

    嫂子的那点小心思他清楚,就是惦记着那个新盖的房子。

    她是说过,房子给大侄子,但是那是以后的事,还要看看侄子是不是那样的。

    “别动……”闰月的思绪被很粗暴的打断了,他的面前出现了三个人。

    三个人全部都用黑布裹着脸,黄胶鞋,绿色的假军装,手里头拿着弹簧刀。

    闰月在南方见过这东西,很多老板都随身带着一个。

    闰月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哥几个,不就是要钱吗,说个数。”闰月很江湖。

    “八千。”其中一个鹰眼男人说。

    闰月愣住了,看来今天是来者不善啊。

    “有道是做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能不能通融一下。”闰月抱拳,清澈的眸子里浮现出来一抹决然。

    “你要是识相的,钱扔下,走人,我们不动你,否则,别怪咱们不讲究江湖道义。”鹰眼男人说。

    闰月冷笑,说:“好吧,我的命在这,有本事你就来拿。”

    闰月说着就从钱包里抽出来一根甩棍,拉开了架子。

    那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微微点头,从三个方向包围过来。

    拼了命舞弄几下,体力不支。

    闰月手里的甩棍变成了歹徒的凶器。

    然后,小腹被捅了一刀,胸口被捅了一刀,一个没留神,直接滚下了深沟。

    几个人也害怕了,朝着下面看了看,谁也没有勇气下去救人,拎着钱袋子就跑了。

    闰月摔下去的时候还是清醒的。

    求生的欲望让她忍着疼痛向前爬行,至于能够爬到什么地方,闰月不知道。

    五分钟以后,闰月再也爬不动了,闭上了眼睛。

    闰月的额头有一处伤口,在不断地流血。

    鲜血流淌在一个黑不溜秋的石头上面,原本平淡无奇的石头竟然是浮现出来奇异的光芒。

    鲜血不断地被吸进去,好像永远都吸收不完。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一块原本黑不溜秋的石头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从表面看,能够看到石头里面的血液在流转。

    突然,红光闪现,石头消失了,从闰月的眉心,进入了闰月的脑袋。

    闰月的身体一哆嗦,随后耳朵里就传出来一个声音:

    空间与身体融合完毕……

    身体自动检查功能开启……

    检查中……

    大腿骨骨折,上臂骨骨折,轻微脑震荡,小腹胸口两处刀伤……

    身体自动修复功能开启……

    不知道过了多久,闰月终于是睁开了眼睛。

    身体骨折的地方已经恢复如初,那两处刀伤也都恢复了,竟然看不出来一点痕迹。

    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闰月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闰月有点不放心。

    都说死了没有疼痛感,不妨试一下。

    闰月在自己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疼,很疼,她竟然又活了过来。

    看了看山沟上面,足足有几十米高,从这么高的地方下来,竟然是没有死,看来真的是老天爷照顾。

    那几个人听口音不是本地的,那个鹰眼男人怎么像是南方的。

    闰月有点后悔,都说财不露富,看来自己是大意了,没准让人家在后面给盯上了。

    看来以后再有钱的时候还真的要小心一点。

    再有钱,闰月苦笑了一下。

    天下的事情老人总结的好,钱难赚,屎难吃,再想赚,哪里就那么容易了。

    还好,自己还活着,再说吧,只要是活着就有机会。

    闰月看了看四周,天已经快黑了,这黑灯瞎火的出去也不是个办法,还不如找个地方休息一个晚上,明天再说吧。

    闰月找了一个山洞,本来想用一些木头堵住洞口,免得有野兽过来,可是,看了看碗口粗细的小树,闰月表示无奈。

    防御功能是否开启……

    一个声音在闰月的脑袋里传出来。

    闰月愣了一下,她感觉自己好像听过这个声音,对,就在刚才,问自己修复不修复的。

    你是谁,闰月问。

    我是空间,那个声音说。

    闰月一脸的茫然,空间是个什么玩意。

    开启它能干啥,闰月问。

    可以把树打断。

    闰月撇嘴,但还是尝试了一下,果然,树就断了。

    闰月吓了一天,看了看自己的手,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在那个声音的指引下,闰月弄起来篝火,然后又抓了一只兔子烤了。

    抓兔子的时候,闰月又被吓到了,自己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比兔子跑得还快。

    吃饱了,喝足了,闰月把衣服脱下来洗了,不然这一身的血实在是没办法回去。

    做完了这一切,闰月躺在软软的干草上看月亮。

    天上的月亮好大,竟然能够看见里面的桂花树。

    衣服不大一会就干了,闰月把裙子穿上,有了衣服遮体,她这才放松下来,不然总感觉有人在看着他。

    第二天,闰月灭了火,沿着山谷往前走。

    可是,走到了中午,闰月发现竟然又回到了自己出发的地方。

    闰月迷路了。

    闰月反反复复的走了不知道几天,反正是最后附近的兔子都被他吃没了也没有找到出去的路,女人是路痴,闰月被自己打了一个死结。

    今天是第八天,闰月感觉自己很绝望,心说难道自己的人生就在这里了吗。

    这时候,闰月再次听到那个声音。

    “有知道的你不问,活该你走了八天。‘’

    闰月恨不能把他给扒出来胖揍一顿。

    闰月在第九天终于走了出去,来到了山路上。

    不过,闰月看起来有点惨,不知道的跟要饭花子没啥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