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废后·古早虐狗血爽 > 第46章 第 46 章
    从梦惊醒的那一刻,我犹自恍惚了一下,忽觉门外有丝丝凉风飘入,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却在瞥到那玄衣的瞬间,陡然睁大双眼。

    只见原本拴好的木门豁然大开,直通屋外无边夜色,孤寂长空闪烁着点点星光,冷月残灯,愈发衬得那墨影清寒。

    他便如此这般勾唇而笑,缓缓踱步而来:

    “很好,上官梨。”

    我口哆哆嗦嗦不知所云,几乎下意识拉上被子,盖住自己与李恪半/裸的身体。

    他一步一步已行至跟前,大掌一挥,棉被猛地飞开,下一刻细白腕便被他擒住,整个人连拉带拽落入他怀。

    我双眼一眨不眨紧紧盯着他,忽而反揪住他袖口:“陛下,李统领了刺客暗毒,还望陛下出相救!”

    李恪的情形很不容乐观,醒来时我便察觉到了,即便我通体寒凉,也丝毫没能减轻他的烫热。

    然而季桓只是抵在床边,修指轻轻抚上我的脸,磁缓清幽的嗓音萦绕耳旁:“上官梨,你是不是觉得,朕当真不会动你们?”

    我呼吸骤然急促起来:“陛下明察,一切都是奴婢擅作主张,奴婢见李大人伤重,一时心急,才失了分寸礼法,但李法人对此毫不知情,他的忠心日月可鉴,奴婢甘愿受罚!”

    “呵……果真是情深义重啊,”他似是而非地嗤一声,骤然掐住我下颚:“上官梨,你看上官满门,够不够你罚的,嗯?”

    我扯着他窄袖的一寸寸僵滞,又一点点松开,随即“噗通”一声跪在了床上,渐渐垂下头,消去所有的生气,只哑着嗓子低低道:

    “奴婢该死。”

    他久久没有动作,空气一时陷入静默,徒留此起彼伏的呼吸声相互交缠。

    忽然,薄薄的棉被倾覆而落,将我全身上下严严实实包裹住,而后身子被人拦腰抱起,转身向外而去。

    我绷着身子靠在怀里,抬眼便见一张面无表情的侧颜。我犹豫片刻,仍是颤声道:“陛下,李大人……”

    “闭嘴。”

    他动了动唇,长腿一迈,跨过门槛来到院,一行身着特制锦服,好似侍卫般的人分开站成两列,立得直。

    “主子。”

    季桓从间穿过,头也没回,只冷冷淡淡道:“把他送去李府。”

    “是。”

    ……

    一路御马颠簸,不知过了多久,马蹄终是踏入皇宫。

    我被季桓横置于马前,早已晃得头晕眼花,就连何时回的秦霄殿都弄不清楚,直至整个身体落入温热的水,方才遽然清醒过来,还未来得及看清究竟是何处,便由一人重重压在池壁之上,狠狠堵住了双唇。

    长舌如利剑般撬开我唇齿,雾气丝丝缕缕弥漫浸透,为眼前景象覆上一层朦胧色彩。

    一时间纠缠撕咬,旖旎一室。

    我瞳眸骤缩,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反应过来后不断拍打他臂膀。

    这人莫不是疯了,全然不管不顾,仿佛要将人的呼吸全部夺去般凶狠碾磨。

    我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可他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不过一会儿,我便颓然垂。

    转念一想,若是能溺死在他给予的深吻,倒也算不错,如此,他便没理由迁怒别人了吧?

    然而就在这时,他又翛忽抽离,喘着粗气看向同样气喘吁吁的我。

    “他可有这样吻过你?”他黑眸似压抑着狂风骤雨,喉发出近乎偏执地质问。

    我眉头蹙了蹙,并未作答。

    他却一攥握住我几乎下半张脸,瞳光点折射成一条直线:

    “说。”

    “没有。”如他所愿,我给出了令人满意的答案。

    果然,他面色稍稍柔缓一些,又重新覆了上来,轻轻慢慢地吮着,另一探至水下,开始沿着曲线游走。

    “他可有碰过这里?”

    我遽然皱紧眉头,原本有些微热的脸色瞬时惨白下来,呆滞地望着他说不出一句话。

    他自然将我的变化尽收眼底,墨眸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上官梨,最好收起你这幅见了鬼的表情,朕想要什么,从来没人能拒绝。”他说着又微挑起嘴角:

    “既然你不肯回答,朕便只能亲自查验了。”

    我心跳陡滞,颤颤巍巍捉住他正欲深入的,抖着唇瓣道:“陛,陛下,奴婢与李大人清清白白,绝无半分私情,请陛下……”

    我话至一半,便“哗”地一声被他从水捞起,扯过薄衾覆裹后直直往内寝走去。

    我心顿时生出一种不妙的预感,不及细思,下一刻便被扔至柔软的锦被之上。

    他修指覆上腰间玉带,慢条斯理地将已经湿透的衣物一件件褪去,深黑玄衣飘然落地,他目光亦愈发嚣肆,掺杂着某种志在必得的**,将我一步步逼至角落深处。

    我仿佛已经感受到了那无数个深夜里的鞭挞与痛苦,竟是一头钻进薄被喘声大喊:

    “你别过来!”

    他似乎顿了顿,顷刻后却笑得更加放肆:

    “上官梨,我还以为你能装多久,原也不过如此。”

    *

    我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然而不幸的是,这一回的梦里,又有了季桓。

    我梦见了新婚之夜那冰冷的眉眼,如利刃般划破我的身体,然后略带嘲讽地对我说:“这不正是你想要的么,如你所愿。”

    我梦见了将将册封为后的女孩儿,是如何一次次被拒于承乾宫外,从一开始的满心欢喜到后来的沉默寡语。

    我梦见了朝凤宫内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虚耗光阴的自己,我已然渐渐明白当初的选择是何等可笑愚蠢,却再也走不出去了。

    我和他之间,从来没有琴瑟和鸣,连被戏称为人间极乐的巫山**也只能感受到勉强和痛苦。

    没有人知道,后来那几年里,每当他踏入朝凤宫时,我是怎样的惊慌惶恐,就连姑母也不知晓,姑母一直以为我盼着与他亲近,盼着他的临幸。

    大抵所有人都是这样以为的吧。

    我指动了动,意识渐渐恢复,睁开眼看了看左右,正欲直起身,顿时一阵酸痛感袭来,复又软了下去。

    昨晚的画面一点点变得清明,我隐约记起来了,那一贯冰冷的眸竟刻满难以抑制的疯狂,几乎彻夜不休,紧拥着我一刻也不肯松。

    “姑娘醒了。”外头帘账被人轻轻撩开,隔着薄薄一层纱幔,我看清了来的人正是青栀。

    她亲自端着一盆水立于阶下:“奴婢伺候姑娘洗漱。”

    我紧抓着被褥,费力起身下床,青栀见状,连忙放下盥盆,伸扶过来。

    “姑娘身子弱,奴婢特意为姑娘备好了滋补的汤药,皆是太医院精心为姑娘调制的,姑娘洗漱完后便可服用了。”

    闻言我转头望向桌案,果然有一盅汤药,我想了想,到底放不下心,便直白问道:“那是避子汤么?”

    昨夜的记忆做不得假……宫婢侍寝,也着实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只不过事后万万不可忘记服用避子汤。

    无论别人怎么想,我绝不能怀上季桓的孩子,我与他的血脉融合一处,简直便是……罪孽。

    “避子汤?”青栀面色颇有些尴尬:“这……姑娘,陛下并未有此吩咐。”

    我抿了抿唇,季桓大概是认为我之前的避子汤服用太多,已然伤及根本,故而便不担心孩子的问题了。

    话虽如此,我却害怕万一,毕竟避子汤并不是绝子汤。

    “青栀,劳烦你准备一份避子汤给我。”

    “这……”青栀欲言又止,委婉道:“此事奴婢还需禀告陛下。”

    “你放心,陛下定然也是这个意思。”

    “姑娘……”

    青栀还要说什么,外头的帘账复又被人掀起,正是刚刚下朝的季桓,他看上去心情很是不错,大步朝这边走来。

    “陛下万安。”

    青栀微微福了个身,我忍着酸痛方才屈下半膝,便被他拦腰抱回了床里,待再往外看时,青栀已悄悄退下。

    他掌心轻轻揉着我腰身,凝着我微敞的领口看了半晌,喉结动了动,低头沉声道:“昨晚是朕鲁莽了,还疼么?”

    我垂眸摇了摇头:“陛下言重了。”

    他俯身埋进我颈侧,闭眼喃喃低语:“上官梨,朕以后会温柔些……”

    我木着身子任他靠近,没有反应,大约半刻钟后,他方才继续开口:“李恪的毒已经解了。”

    这着实是我目前为止听到的唯一一个好消息,脸上总算有了些波动,正要道谢,却冷不丁被人截断:

    “别人的事,用不着你来谢恩。”

    我识相地闭嘴,想了想后,复又哑声开口:“陛下,为以防万一,还请赐奴婢一碗避子汤。”

    几乎是一瞬间,他猛然抬头,眯眼直勾勾望向我:“你说什么。”

    我亦平静地看着他,又清清楚楚将方才的话重复了一次:

    “请陛下赐奴婢一碗避子汤。”,,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