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邪王宠妃路子太野了 > 第204章不该看的东西
    第204章不该看的东西

    点击鼠标的声音在房间里显得异常刺耳,咔嚓咔嚓的声音出卖了房间里众人着急的心情,梅长青心急为什么那么久还没轮到尤菲,布里塔尼亚的几人则在心急年轻的天子为什么还没找到联姻的对象。

    “咔嚓、咔嚓....”

    “这是......”在连续点了几下后,点击鼠标的声音戛然而止,梅长青难以置信的看着屏幕里英姿飒爽的少女,喉咙里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发不出半点声音,就连梅长青身后的艾尔莎也同样眯起双眼,好像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贞德?

    “是这个孩子吗?”修奈泽尔无所谓的看了眼照片里的女孩,脸上带着一丝微笑,“说来也巧,她是我的妹妹阿尔托利亚.ei.布里塔尼亚。”

    ......唉唉唉?阿尔托利亚?2

    梅长青下意识的看了看图片里少女的胸.部,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这个规模看来真是自己认错了呢。看来这个世界里的穿越者就是吾王没错,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久都没发现还真是.....梅长青回头看了看艾尔莎,敌国的皇女就是穿越者她居然没发现。

    艾尔莎无奈的耸耸肩,她也没想到穿越者居然是敌国的皇女,还是那么出名的角色。这几年她工作的重心都在华联邦内部,这个世界的吾王她也是第一次见。

    “就他吧。”梅长青毫不犹豫的说道,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久,终于见到自己的任务目标了,当然要想办法把她留在身边。3

    听到梅长青的话,布里塔尼亚的三人露出了一丝放松的微笑,似乎在为自己解除了一个心头大患而高兴。阿尔托利亚虽然很优秀,但是和与华联邦停战相比就根本算不了什么,牺牲她换来整个非洲的战局,这笔交易很划算。

    “我们明天会发布消息,到时也请陛下做出相对的回应。”修奈泽尔微笑的说道。

    “那么朕就先回去了,明天你们先发布消息。”看到三人的笑容梅长青转身要走,人人都说布里塔尼亚的皇室没有情亲,一开始梅长青还觉得那是外人诽谤,毕竟动漫里就有个为了妹妹毁灭世界的布里塔尼亚王子,怎么看也不像没有亲情的家族。可现在看来布里塔尼亚的皇室之间相互更多的确实是利用关系,能把自己的女儿和妹妹当成筹码的皇族,真是悲哀。

    “那么请陛下慢走。”修奈泽尔对着梅长青远去的背影鞠躬致敬,在解决了华联邦的威胁后他就可以在非洲那边彻底放开手脚,不出意外的话三年之内就可将整个非洲全部吞下,到时他们就再也不用在意华联邦与eu的威胁了。

    “对了,你们先不要把她送来,等几年后阿尔托利亚十岁的时候朕会亲自去接阿尔托利亚公主来华联邦。”做到门口的梅长青突然转过身说道,他还是要照顾下神皇乐耶的感受,现在把吾王带到朱禁城就算神皇乐耶再怎么成熟识大体也肯定会有些心寒,不管怎么说阿尔托利亚也是布里塔尼亚的公主,东岛刚被灭就把对面的公主带回朱禁城,怎么想都不太好。

    “那可是两年后的事情了…”修奈泽尔看了看夏鲁鲁再次得到对方的肯定后答应了梅长青的要求“没问题,我们明天就回发布这条声明,希望陛下那边也能有所回应。”

    “朕当然会回应,只是朕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们。”

    “陛下但说无妨。”

    “阿尔托利亚…不,整个布里塔尼亚的皇族在你眼里是什么?”梅长青看向夏鲁鲁问道,把自己的女儿作为和别国的筹码,每次想到这里梅长青都会有些生气,特别是看到吾王那张和贞德一模一样的脸的时候气就不打一处来。

    “皇族自然就是皇族,阿尔托利亚也自然是阿尔托利亚。”夏鲁鲁冷漠的说道,语气听起来却更像是在谈论一件商品而不是自己的女儿。

    “这样吗…把自己的女儿这样卖掉,你还真是个混蛋父亲啊。”梅长青的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说道,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忍不住想要骂这个混蛋老头几句,作为一个父亲他实在是不合格。

    “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在敌国陷入战争泥潭的时候对其落井下石,你还真是个混蛋皇帝啊。”夏鲁鲁同样出言嘲讽起梅长青,作为一个帝王居然会沉迷美色而忽略国家大事,这样的皇帝即使再有才能也不过如此。

    听到夏鲁鲁的话梅长青一言不发,转身啪的一声把门关上,两个国家的皇帝第一次私下的交谈就这样在双方达到目的后不欢而散。

    梅长青和艾尔莎两人一路沉默的回到车上,神虎里的黎星刻见到梅长青回来后警惕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加拉哈特后跟着梅长青一起离去。在刚才短短几分钟的接触神虎虽然没和加拉哈特交手但里面的黎星刻也能感觉到加拉哈特给自己的巨大压力。

    现在的俾斯麦正值壮年,操作技巧和经验也十分丰富,又刚刚在富士山上创造了这个世界机甲史上的一个神话,自然不是还处于成长期的黎星刻能比的,现在让黎星刻驾驶神虎和俾斯麦驾驶加拉哈特对打,俾斯麦有信心在50招之内将其击败。

    这些梅长青当然还不知道,现在的他正在忙于分析自己的未婚妻阿尔托利亚的资料,吾王来到华联邦肯定不会让她当皇后。华联邦的皇后必须要有汉人的血统才行,这是为了保证皇室血统的纯正必须要做的事情。

    “阿尔托利亚.ei.布里塔尼亚,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的第四三皇女,为人正直善良,遵从骑士的美德,被称为布里塔尼亚的高岭之花,拥有高超的机甲驾驶技术,在布里塔尼亚的军方和民众间有很高的声望。”

    艾尔莎一口气将刚收集的阿尔托利亚的资料全部读出来,因为是现准备的,所以只是最表面的一层信息,阿尔托利亚因为还未成年,市面上关于她的信息少的可怜,就连照片在网上都找不到一张。就更别说是其它更具体的信息了,虽然能从fate系列里推测出一些,但那毕竟只是推测,是不是真的还要另算。

    “想不到居然是她。”艾尔莎有些惊讶的说道,她一开始还以为那个穿越者会是魂穿,也就没有花多少功夫在寻找穿越者上。

    “我现在很好奇阿尔托利亚的宝具在这个世界里还能不能用。”梅长青笑着说道,找到了穿越者怎么说也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找到了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一半。

    “这点陛下放心吧,就算能用她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毕竟我的实力可是完全没被压制的呢~”艾尔莎笑眯眯的说道,在这个世

    界里单算格斗能力的话她有自信自己绝对是无敌的。

    “不过话说回来,陛下真的要娶那个阿尔托利亚公主吗?”和梅长青在一起那么久的艾尔莎深知不会那么做,阿尔托利亚来到华联邦后会怎样她多少能猜到,如果婚约的对象换成尤菲那样的花瓶公主的话,这么做无异于毁掉了那个女孩的一生。

    不是每个公主和皇子都能过上幸福的生活的,更何况梅长青也根本不是什么皇子,一国之君肩膀上的东西远远比一个皇子要重得多。权力与身份并不能换来自由和幸福,那是华丽的牢笼,在里面的人除非毁掉自己的一切否则永远无法走出来。

    “……”听到艾尔莎的话梅长青一眼不发,扭头看向车外,他自然清楚这样的政治婚姻不可能有好结果,但是每每那张和贞德一样的面容涌上心头,自己都会忍不住想要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的近一点。

    “陛下您…真是个复杂的人啊。”见梅长青不回答艾尔莎微笑的带上眼镜,继续低头摆弄手机。

    两人就这么一路沉默的回到华联邦的大使馆,梅长青走在前面一言不发,刚刚艾尔莎的话让他突然发现自己所处的地位由不得自己乱来,地位越高责任越大所受的限制也就越大。

    梅长青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想着关于吾王的问题,自己离开这个世界后吾王会怎么样,回到fate世界还是成为一个召唤师?亦或者做自己的召唤人物...这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唉~真是麻烦啊。”梅长青叹了口气说道,早知道就不同意这场婚事了,找了个老婆结果不仅不能啪啪啪还要自己操心,亏大了。

    “其实陛下不用为了那些事情担心,”艾尔莎见梅长青愁眉苦脸的样子忍不住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位大人会把阿尔托利亚送回fate世界的,那才是她该去的地方。”

    听到艾尔莎话梅长青全身一震,fate世界才是阿尔托利亚该去的地方这句话一下子点醒了梅长青,每个召唤人物都有属于自己的世界,自己完全没必要为了那些事情担心,之前自己因为吾王的脸不自觉的把她当成了贞德,想要把她留在身边。

    “你先出去吧。”

    “臣遵旨。”艾尔莎耸了耸肩走出房间,该说的自己都说了,接下来就要看梅长青怎么去做了。

    梅长青一个人静坐在房间里,看着天花板感觉有些疲倦,他终究是这个世界的过客,完成了任务就要离开,而走后这个世界的剧情也会重新开始。这让他有些迷茫,自己这些年做的那么多事情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开始梅长青因为对小丽华的亲近让他想要在走前给小丽华创造一个温柔的世界,后来看到全国人民的悲惨生活又想把华联邦治理好,可后来却发现自己做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走后一切都会重新来过,这个世界会在动漫剧情结束的那一刻重新再来过一遍,所有关于自己的痕迹都会被清除……那自己以前做的事情究竟有什么意义?

    小丽华最后还是会忘了自己,大宦官还是会重新把握朝政,不管怎么去阻止这个世界的悲剧最后还是会重复无数遍。

    ……至少完成任务的话离复活贞德又近了一步。

    梅长青忍不住自嘲起来,自己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不就是为了复活贞德吗?只是后来随着跟这个世界的羁绊越来越深,让自己有了更多想要做的事情,被越来越多的人需要,开始承担越来越多的责任,直到现在。

    “王真是个辛苦的职业啊。”想到此梅长青忍不住感叹道。

    “是的,不仅辛苦而且是个孤独的职业。”房间里突然响起了微微沙哑的女声,一个穿着华联邦传统服饰的绿色长发女人出现在梅长青床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梅长青。

    “你是…”看到女人高傲美丽的面容梅长青有些惊讶,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这个世界。

    “我只是一个路人而已,看到华联邦的天子忍不住上来打个招呼。”

    “你知不知道在华联邦私闯天子的住所可是死罪?”梅长青忍不住调笑道,在这个世界那么久终于见到女主角了,不容易啊。

    “那是百年前的事了,而且这里不是华联邦。”

    “呵呵,确实如此。”梅长青闭上眼睛轻声说道,“那么找朕这个孤家寡人有什么事?”

    “你就不怕我是刺客吗?”

    “哪有刺客那么会像你这么多废话?”

    “我以前认识一个华联邦的小孩,他的名字叫毛,和你一样一头白发。”看到梅长青的白想到自己以前在华联邦里遇到的少年,看向梅长青的眼神不由得带了一丝怀念。

    “在华联邦,白发可是皇室的象征,这么说你可能找到了多年前流落在外的皇室人员。”梅长青笑呵呵的说道,毛这个人动漫里也出现过,是个一直追的家伙。

    “陛下,你知道雪为什么是白色的吗?”想起突然问道,她很好奇梅长青的答案会不会和毛一样。

    “因为阳光的反射,人的肉眼看到的所有颜色都是阳光反射得到的。”梅长青想也不想开口答道。

    &nbsp听到梅长青的回答后有些无趣的摇了摇头,转身向门外走去。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这个年轻的天子不是自己要找的人,虽然是个合格的王,但不是一个合适的契约者。

    “前面那是世人的回答,但是在朕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雪之所以是白色…是因为它忘记了自己本来的颜色。”梅长青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走到门口的前一秒说道。

    “咔嚓。在门前停下了脚步,那一瞬的心里产生了一丝悸动,那...是自己要的答案。

    “很有意思的答案。回头看向梅长青,眼闪过一丝别样的神采,‘因为忘记自己原来的颜色’,这也是自己的答案,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天子是和自己有着相同想法的人。

    梅长青看着转身暗自庆幸,刚才自己下意识的回答差点就把天聊死了,好在及时反映过来说了那个高逼格却有些二的答案才挽回了可是剧情的关键人物,通过她可以的得到这个世界里的特殊能力geass,虽然现在还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用。

    “看来你也是拥有获得这个力量的资格的人。走到梅长青身前,双手抱住梅长青的头,身体猛地前倾,柔软的樱色红唇与梅长青相吻。

    “嗡~”被吻的瞬间,梅长青感觉好像置身

    于虚空,四周变得空洞而寂静,脑好像有什么突然炸开,各种记忆如流水般涌入脑。

    一个白发少年在华丽的宫殿里看着兵法,在另一个白发的年男子身后俯视群臣,每天早上顶着大太阳在朱禁城的演武场里练习剑法,晚上回到宫里学习怎样治理国家。少年是孤独的,在冷漠的朱禁城里唯一能和他说上话的只有美丽慈祥的皇后和常常卧病在床的皇帝,每天最开心的就是和自己妹妹相处的短暂时光。

    那些是这个身体上一个主人的记忆,没想到居然以这种形式再次出现,梅长青被大量的记忆冲的脑子有些晕,闭着眼向后退了两步,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梅长青的左眼浮现出一只发光的红色飞鸟状图案。

    “这是…”

    “王的力量,你要为获得这个付出代价,刚才那是一个契约,得到了geass的你要帮我实现愿望。脸色淡然的看着梅长青,契约已经达成,她要走了。

    “你的愿望是什么?只要是朕能办到的都会帮你。”

    “现在的你还做不到,等你够条件的时候我会再来找你。的声音在空气飘荡,房间的窗帘被卷起,留下一缕暗香。

    &nbsp在把geass交给梅长青后便离开了房间,留下梅长青一人坐在床上,发着红光的眼睛显示geass正在发动。geass的能力各有不同,但是其根本都是将持有者内心深处的愿望具现化,比如动漫里鲁路修希望得到绝对的力量,所以获得了绝对命令的geass。梅长青再想自己的geass是什么,他可不敢拿着个镜子对自己来一发,万一是什么奇怪的能力就麻烦了。

    鬼知道会不会得到什么修改性取向的鬼畜玩意,正所谓geass有危险,发动需谨慎,动漫里尤菲的悲剧让梅长青不得不小心行事。梅长青决觉得安全起见自己还是找个墨镜之类的带上以防万一,那玩意实在是太危险了。

    打开抽屉,里面空空如也,去房间里的书桌上看了看,也看不到和墨镜相关的东西,最后梅长青又在化妆桌的抽屉里翻了翻,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艾尔莎~艾尔莎~”梅长青习惯性的叫起艾尔莎的名字,一般这种事情都是她来解决的。

    “臣在~”听到梅长青的呼唤,艾尔莎身子一闪出现在梅长青身后,而作剧似的从后面抱住梅长青,柔软的巨r和梅长青的后背相撞。

    被突袭的梅长青吓了一跳,以为是刺客来袭连忙转过身做出防卫姿态,而此时梅长青开着的geass正好和艾尔莎双眼的目光相交。

    “翁~”相交的瞬间,红色的飞鸟状光线射入艾尔莎眼,梅长青四周的场景开始迅速变换,华丽的房间变成了巨大而单调的走廊,走廊以黑色和紫色为主基调,两边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油画。

    “啊咧?这是…”突然转变的场景让梅长青有些发愣,自己这么突然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难道这是自己的geass?可是没道理啊,geass的能力全是用于精神上的,无法对现实世界产生影响,也就是说自己现在看到的全是幻觉?

    ……让本人陷入幻觉到底是什么鬼啊!

    梅长青忍不住吐槽起来,这已经不是鸡肋的问题了吧,哪有人的能力居然是让自己陷入幻觉的。

    “嗯?不对,这是…”墙上的油画引起了梅长青的注意,那些油画里面的内容全是自己熟悉的场景,比如自己眼前的这张就是自己不久前和夏鲁鲁谈判的情景,而往前则是朱禁城里面小丽华在放风筝的画面。

    ……这里是艾尔莎的记忆回廊?

    梅长青有些不确定的想着,在动漫也进入过这种记忆回廊,她用那个方法把自己的记忆和意识封印,不的那个比艾尔莎的好看多了,她的那个可是欧洲贵族风,艾尔莎这个明显是哥特风格的记忆回廊完全不同。

    “想不到陛下的geass居然是进入别人的记忆回廊,果真陛下内心最深处的愿望是走进别人的内心吗?”艾尔莎突然出现在梅长青身边,打开折扇遮住大半张脸,戏谑的问道。

    “啧。”梅长青什么也不说,没朋友的宅男想要了解对方想什么有错吗?

    “咿呀~内心的最深处要被看光了,好害羞~”艾尔莎装作害羞的样子扭捏的跟上梅长青。

    越往深处走油画的内容越奇怪,比如之前梅长青看到一张画里面居然出现了数不清的太阳,据艾尔莎介绍那是个有三千个太阳的可怕世界。还有一张画的背景是宇宙,可里面居然出现了一颗星球那么巨大的红色肉块,艾尔莎说那是漫威宇宙里一颗比太阳还大的生物星球,被饕餮发现后派人把它运回自己的世界来尝鲜。

    对于那位饕餮大人的想法梅长青不想过多的评价,要艾尔莎把一颗星球带回去什么的…你咋不上天呢?想要对付一颗星球什么的艾尔莎怎么看都做不到,当然鉴于那是一颗生物星球,没准用毒有用?

    胡思乱想的梅长青继续向前走去,十分意外的是艾尔莎居然去过不少梅长青也很熟悉的世界,但是每当艾尔莎结束任务后都会出现一副相同的油画,油画里是一个有些眼熟的灰发可爱少女。

    “艾尔莎啊…那个就是饕餮对吧?”梅长青指了指油画里的少女,有些好奇的问道。

    “是的,那就是饕餮大人,那好像她在开演唱会时的画。”艾尔莎想了想说道。

    ……洛天依就洛天依,起个饕餮的名字是闹哪样?

    梅长青猜测也许是洛天依是吃货的原因所以给自己起名饕餮,虽然是个很酷的名字却无法让人萌起来,饕餮怎么看都觉得像是大boss的名字,和洛天依的身份完全不符。

    梅长青上前认真看了看油画里洛天依灿烂的笑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咔嚓。”油画在被碰到的瞬间掉在地上。

    “唉唉唉?”梅长青惊愕的看着掉落的画,这尼玛还能拿走的啊?拿起油画,梅长青将其重新挂会去,虽然不知道拿走会发生什么,但保险起见还是不要随意尝试比较好,艾尔莎可是自己的得力部下,要拿也是拿别人做实验。

    重新把油画放回后梅长青关闭了geass,四周再次变回了原来的房间,自己和艾尔莎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四目相对。

    “嘻嘻,这就是陛下的geass吗?”艾尔莎笑着问道,刚才她发来到梅长青房间,猜到梅长青一定会拿到geass,可没想到第一个招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