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邪王宠妃路子太野了 > 第199章站起来吧
    第199章站起来吧

    空气在这一瞬间凝固了,场面一度变得非常尴尬。梅长青抽了抽嘴角没有继续说下去,艾尔莎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可爱迷人起来。

    “哎呀,哎呀,看来有人嫌咱老了呢~”女人是十分在意自己年龄的生物,而且还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在意,否则也就不会出现某个明明不知道多少岁了还依旧坚持自己不过十七岁的紫asdfnasajsdkj。

    “那么小哥站起来吧。”艾尔莎笑着说道。

    “听她的。”梅长青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道,现在的艾尔莎绝对不能惹…如果你还想要自己的肠子的话。

    “是,陛下。”黎星刻还没发现自己惹了大.麻烦,站起来面对着艾尔莎。

    “拔剑吧。”艾尔莎脸上的表情消失,从大腿间抽出两把刀挥了几下指向黎星刻。

    “听她的。”梅长青下意识的坐远了一点,向黎星刻露出同情的表情。

    “是,陛下。”刷的一声,长剑出鞘。

    “哼。”见黎星刻拔出长剑,艾尔莎冷笑一声,身体一闪消失在黎星刻的视线。

    “什么!?”看到突然消失的人黎星刻大惊想要向后和艾尔莎拉开距离,可是还没等他的身体有所反应,艾尔莎白花花的刀子已经破开黎星刻腹部的衣服点在他的肚子上。

    “别动,如果你不想死的话。”艾尔莎的声音冷得像是从幽深谷里传出的寒气,瞬间让黎星刻全身僵硬,浑身泛起鸡皮疙瘩,连动都不敢动一下,震惊的看着锋利的刀刃在腹部滑动。

    黎星刻的武功在士官学校里可谓数一数二的存在,可在面对艾尔莎的攻击时却连逃跑都做不到,黎星刻不由得胆寒,想不到华联邦里面居然还有这样的怪物。

    “好了,你们两都坐下吧。”梅长青见半秒不到艾尔莎就拿下了黎星刻连忙说道。

    “哼。”艾尔莎哼了一声坐会座位,赌气似的把脸别在一边翘起二郎腿。

    “…臣遵旨。”黎星刻有些尴尬的坐下,不敢去看艾尔莎。

    “咳咳,你先冷静下,第二件事不是什么大事,我们以后再说。”梅长青看黎星刻的样子,知道接下来不适合和他讲讲关于小丽华的事情,只好先放下等以后再谈。

    “你先喝点水,看下那些资料,这次神虎很有可能会和加拉哈特交手,你先了解一下你的对手。”梅长青拿起身边的一瓶矿泉水递给黎星刻说道。

    “是,臣知道了,那臣先回去看这些了。”黎星刻知道梅长青是在给她解围,连忙告退,他是一秒也不想在艾尔莎身边多呆。

    “嗯…那你先回去吧,记住好好研究一下你的对手。”梅长青对着黎星刻点了点头,叫他先回去。

    等黎星刻走后,梅长青和艾尔莎两人待在的房间里不说话,梅长青低头看着一本关于机甲的杂志,时不时的在上面做些笔记,而艾尔莎则拿起了指甲钳开始修指甲,房间里咔嚓咔嚓的声音格外让人在意。

    “怎么?还在生气?”等艾尔莎剪完指甲梅长青抬起头问道,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艾尔莎的年纪,但梅长青推测应该不小,毕竟就连梅长青自己要是算起来的话也活了四十多个年头,艾尔莎一定比自己活得更久。

    “没有,我怎么会和小孩子计较。”艾尔莎对着梅长青翻了个白眼说道。

    “呵呵,不生气就好,不生气就好。”梅长青笑着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说道,和艾尔莎在一起那么久他还是第一次见艾尔莎生气。

    艾尔莎见梅长青下巴的胡子长出了不少,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把剃须刀趴到梅长青怀里开始细心的帮梅长青刮起了胡子。艾尔莎纤细的小手灵巧的握着剃须刀,随着纱纱的声音梅长青下巴的胡子被剃得干干净净。

    “在外面还是要多注意一下形象。”刮完胡子的艾尔莎双手捧起梅长青的头,看着梅长青看起来年轻了不少的脸满意的笑了笑。

    “注意形象有什么用?反正没人看。”梅长青伸出手搂住艾尔莎的小蛮腰,贴在艾尔莎耳边说道。

    “怎么会没人看~我就很喜欢啊~”艾尔莎笑着把身子贴到梅长青的怀里撒起了娇,“难不成陛下不喜欢我这样上了年纪的老女人吗?”

    “朕可不是那种有深度的人。”梅长青见四下无人,打算做一点见不得人的噫嘻嘻嘻嘻嘿嘿嘿的事,双手穿过艾尔莎的一副打算向里探索。

    “别闹~”艾尔莎啪的一声打掉梅长青作乱的说,嗔怪的看着梅长青,“现在可是在飞机上。”

    “……”女人就喜欢玩这套。

    在几小时的飞行后,梅长青终于来到东岛dj,现在这里已经属于布里塔尼亚的殖民地11区,在机场里十几个布里塔尼亚的高级官员和布里塔尼亚的第一皇子已经站在那等候多时。

    梅长青看着排成一排的布里塔尼亚高级官员,走上前和第一皇子握了握手,这个第一皇子看上去为人宽厚的,但是却没有作为一个皇位继承人应有的才华,总的来讲不足为虑。

    “您好,皇帝陛下,我的父亲已经在dj等候多时了。”

    “朕知道了,叫他好好等着,朕安顿好了明天就去和他见面。”富士山谈判的时间是明天,梅长青当然不急着和夏鲁鲁见面,可是夏鲁鲁不同,布里塔尼亚在非洲的战场可还是在等着富士山的樱石资源去救急,可谓一刻也不能耽误。

    “那陛下请先和在下前去宾馆休息,等养好精神明天再去谈判。”

    “呵呵,不急不急,等那个东西来了再走。”梅长青笑眯眯的说道。

    “那个东西…请问是什么?”第一皇子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们应该也探测到了不是吗,就是那个啊。”梅长青的手指指向天边,一艘巨大的空战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飞机在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吸引着众人的注意。

    那个飞机是华联邦的最新战舰,里面装着上百台钢髅和神虎外交上千个联邦士兵,是梅长青这次带来谈判的护卫军队。

    在这个机甲刚刚出现的时代,决定一个国家实力的不仅仅是机甲的数量和质量,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一个国家是否拥有大型的可移动军事要塞,机甲因为其能源的稀缺性不能像坦克一样作为赶路的工具。

    一台钢髅或是knightmare在满能源的情况下最多可以行动3个小时,要是像神虎那样的精锐

    机甲会更短,因此想要在一场战争能调用更多的机甲必须要有巨大的移动要塞来运送机甲。

    “真是壮观的战舰啊…”第一皇子忍不住感叹道,这么大的战舰据他了解就连布里塔尼亚也是在研制,没想到华联邦居然已经投入使用了。

    等巨大的战舰落到地上打开舱门后,第一个走出舱门的是联邦的最新精锐机甲神虎,这种看上去就很特别很不一般的机甲自然是又引起布里塔尼亚众人的一阵惊叹,他们原以为像加拉哈特那样的顶尖机甲只有布里塔尼亚才有,没想到华联邦居然也研制出了那样的机甲。

    “那是?”第一皇子有些惊奇的问道,他们可从未得到过和那台机甲有关想情报。

    “那是我们研制的最新机甲神虎,你看怎么样?”梅长青略带得意的说道,他带神虎来可不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炫耀华联邦的实力,给布里塔尼亚传递一个错误的信息---你别得意,上次我们都还没用全力和你打,我认真起来根本不怂你们。

    “很…很厉害。”

    “哼哼,走吧。”梅长青一挥手,包括神虎在内的所有机甲开始向被装载进运输车里,向华联邦在东岛的大使馆驶去。

    明天的东岛是华联邦与布里塔尼亚的高层第一次相互交锋的舞台,也是这个世界故事的起始与终结之地。

    第二天早上天还蒙蒙亮的时候熟睡的艾尔莎睁开了双眼,拿起床边的手机看了看发现才点半,本想再睡一会的艾尔莎想到今天是谈判的日子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暴露出被子下只穿了黑色睡衣的性感身体。

    “嗯~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啊。”艾尔莎拉开窗帘,外面下起了毛毛雨,纱纱的打在窗上,因为战争变得冷清的街道上显得一片朦胧,这样的天气是她最喜欢的,深蓝色的天空下艾尔莎露出了一丝优雅而神秘的笑容。

    今天是两国皇帝见面的日子,艾尔莎换下了以往性感的黑色夜礼服穿上了一件华联邦护卫服准备去隔壁房间叫醒梅长青。

    “陛下~早上好~”艾尔莎打开梅长青房门,看到穿戴整齐的梅长青微笑的说道。

    “早上好,艾尔莎。”梅长青对着艾尔莎点了点头,艾尔莎走到床边帮梅长青带上冠冕,有些调皮的拨弄着冠冕上的珠子。

    梅长青啪的一声打开艾尔莎作乱的玉手,看着她有些不满的表情然不住嘿嘿一笑把艾尔莎扑倒在床上。

    “咿呀~不要这样陛下~”艾尔莎故作惊慌的大声喊道。

    “今天怎么穿了这身衣服,你不是一直觉得不好看吗?”

    “嘻嘻,今天毕竟是两国皇上见面嘛,不穿的正式点怎么行?”艾尔莎调皮一笑说道。

    “其实朕也觉得你这样穿不好看,要是不喜欢的话就换回吧,没事的。”梅长青用手拨开艾尔莎额头上的头发亲了一口说道,那套夜礼服是最适合艾尔莎的除此之外梅长青要艾尔莎换回那套夜礼服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则是考虑到剧情惯性的问题。

    在那么多的动漫里,穿着大众制服出场的除了死的早的就是龙套,想要在战斗系的二次元的世界里活的多姿多彩最起码的一点是长得帅然后就是你要有与众不同的打扮,而且是那种不论春夏秋冬都不变的,这样你才能证明你是个剧情人物----虽然实力可能不会太强,但至少能活的比较久,而且结局一般都不会太差。1

    “嘻嘻,既然陛下那么说了,那我就去换回好了~”艾尔莎笑着一翻身子把梅长青压在下面笑着说道。

    “去吧,去吧。”梅长青一直怀疑艾尔莎为了自己的形象准备了不下十件款式颜色相同的夜礼服,不然怎么可能一年四季就穿那一套?

    一个小时后,梅长青坐在皇家的专车上向富士山上的一个会议所赶去,还有一个半个小时就到开会的时间了,梅长青看着车外街道上围着的东岛民众一语不发。

    就在昨天布里塔尼亚正式宣布东岛成为了十一区,现在准确来讲那些人应该叫做十一区人,失去了名字与尊严的他们脸上除了麻木外别无它物,一个个像是等待审判的罪人一样站在那里。事实上在布里塔尼亚攻打dj的时候并未受到多少的抵抗,所以dj市的街道和建筑还完好的保存着,只是这里的人民却失去最为重要的尊严。

    梅长青的专车前后有十几辆护卫车,长长的一条车龙缓缓地向富士山开去,到了富士山上的时候四周的环境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巨大的弹坑随处可见,甚至有不少地方还看得到没来得及处理的机甲遗骸,道路也被炸得坑坑洼洼,早早赶到的记者见华联邦方的皇帝赶到,纷纷拿起手里的相机对着车队一阵乱照。

    “看来我们没有迟到啊。”艾尔莎笑着说道,现在离会议开始还有半个小时,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先喘口气休息一下。

    “他们好像比我们早到一点。”梅长青看着远处站着的一排布里塔尼亚官员笑着说道。

    “这里现在毕竟是他们的主场,当然要早点到。”艾尔莎笑着说。

    等车队停靠好后,艾尔莎先下了车打开梅长青那边的车门,等到梅长青从里面出来后又将车门关上,跟在梅长青身后看着一群走来的布里塔尼亚官员。

    “尊敬的蒋青陛下,夏鲁鲁陛下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布里塔尼亚官员恭敬的说道,梅长青这次带了一支十几人的官员团队,此时正静静的跟在梅长青的身后。

    “那我们现在就进去吧。”梅长青笑了笑说道。

    “请。”

    梅长青带着一大票人走进了会场,打开门看到夏鲁鲁那老头站在门后,同样十几个布里塔尼亚的官员分成两列以他为心站在两边。夏鲁鲁见到梅长青进来后带着布里塔尼亚的官员走过去向梅长青伸出右手。

    “尊敬的蒋青陛下,您好。”

    “尊敬的夏鲁鲁陛下,您好。”两只手握在一起,这个世界上权势最高的两人相视一笑。1

    对于这次的富士山谈判,有一点外界理解错了,那就是华联邦和布里塔尼亚两国在关于东岛的问题上其实并不像他们所想的那么势如水火,相反东岛更像是一条两国之间的缓冲带,防止两国的全面战争。

    不论是梅长青还是夏鲁鲁都心知肚明,他们这次来谈判的目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以东岛为代价为本国获取更多的利益。

    布里塔尼亚想要整

    个东岛和那丰富的樱石资源,华联邦当然也想分一杯羹并从获取更多的利益。梅长青一开始就没想着怎么光复东岛,那根本不现实,至少现在华联邦做不到,而且万一真的留下了东岛这个世界未来的剧情没准也会跟着改变,这对他不利。

    “那么…请坐吧。”两个心怀鬼胎的人相视一笑,自然都知道了各自内心的想法,夏鲁鲁一挥手对梅长青说道。

    “请。”见夏鲁鲁那么上道,梅长青自然也是十分高兴,笑着一挥手说道。

    两国的皇帝分别走向长长的谈判桌的两边,手下的随从官员也纷纷找到自己的位置就做,两国的警卫则开始封锁住会所的各个角落。

    早上点整,东岛的富士山上,华联邦和布里塔尼亚两国皇帝的第一次谈判正式开始。

    “首先我作为布里塔尼亚的皇帝对我方军队本次战争贸然袭击华联邦富士山上的钢髅军队表示抱歉与遗憾,为表歉意我们愿意赔偿华联邦本次战争的经济损失。”谈判开始,夏鲁鲁首先拿起资料讲到,这次的战争确实是他们攻击在先,不论是对东岛还是华联邦总的来讲算是他们不占理。

    “区区一点小钱我华联邦还是出的起的,这点就不用麻烦你们了。”梅长青身边一个官说道,华联邦的钢髅造价便宜,就算是这次带来的全部报销在富士山上也陪不了几个钱,赔了的话反而减少了华联邦一方谈判的筹码。

    “如果贵国真有诚意的话就把dj交由我们华联邦管理。”梅长青笑着提出了一个夏鲁鲁绝对不会答应的条件。

    “哼,想都别想,现在这里可是11区。”夏鲁鲁冷哼一声说道,他们打这场仗就是为了拿下dj富士山上的樱石,把dj给华联邦那还不如不打。

    “那把富士山给我们也行~”梅长青笑着说,他打算慢慢和夏鲁鲁磨下去,自己这边时间多的是,耗得起。要知道华联邦增援东岛的军队可还没回去,谈不拢就再打一仗。

    “那也不行。”夏鲁鲁也看出梅长青纯粹就是不让自己舒服,故意在搞事情。

    “这样不行那也不行,你们真当朕是来闹着玩的吗?”梅长青听到夏鲁鲁的话假装生气的一拍桌子大声喝问起来。

    “小子,你别以为我就怕了你,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夏鲁鲁一瞪梅长青说道。

    两国的皇帝都不肯让步相互怒视着对方,在场的一众大臣见此也不敢说话,场内几十人相互看着对方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陛下啊,您就别难为布里塔尼亚的各位了,依老臣看来就让他们把那南半岛还回来就好。”沉默了半个小时后,谈判桌的一个角落里一直在沉默的大宦官夏望突然说道,他是这次大宦官集团里唯一前来谈判的大宦官。

    “哈哈,没问题,既然华联邦的各位想要的话第十区就还给各位好了。”夏鲁鲁听到夏望的话连忙应许,这么做很公平,华联邦给布里塔尼亚十一区,布里塔尼亚把第十区还给华联邦。

    ……混蛋!

    梅长青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夏望涂满粉底的脸,眼杀意一闪而过,等这次回去一定要着手处理联邦里的大宦官,这么重要的时候居然反水到布里塔尼亚那边,他们这次已经越过梅长青的底线了。

    夏望不顾满桌华联邦官员愤怒的眼神,低下头喝了口茶,开始拟定他提出条款的事项。

    “这么做也不是不行,但是富士山里面的炸弹…贵国可要小心了。”梅长青笑着说道,那些炸弹直接连着富士山心的樱石,没有相对应的技术的话动一下就会爆炸,有那些炸弹在他们就别想开采里面的樱石。

    “关于炸弹的问题还希望联邦的各位把富士山里的炸弹取出来,我们可以为此将每年开采的百分之20的樱石分给联邦。”布里塔尼亚的第一皇子脸上露出宽厚的笑容说道。

    “不行,至少百分之30。”梅长青冷冷的说道。

    “没问题,百分之三十就百分之三十。”第一皇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想也不想就答应了梅长青的要求。

    “……”梅长青知道自己被套路了,百分之三十绝对不是布里塔尼亚的底线。

    看着对面布里塔尼亚官员脸上露出的轻松笑容,梅长青有些郁闷的撇了撇嘴,早知道刚才就一口气要上个百分之**十的,就算要不到也不亏什么。

    谈判,特别是这种平等谈判总的来讲就是比两方谁的套路深,你可以处于劣势地位,但是一定要想尽办法套路你的对手,只有那样才能取得在谈判桌上的胜利。

    “对于刚才的那条条款我们有个附加条件。”就在此时,华联邦里的一个军官突然说道。

    “什么条件?”第一皇子好奇的问道。

    “你们每年向联邦交付樱石的时候同时也要将布里塔尼亚最新的机甲样机卖一台给我们,这是我们的底线。”

    华联邦本部对机甲的研究相对布里塔尼亚一方落后不少,印度支部有总是不把最新锐的机甲拿出来,这次谈判华联邦的军事部门想着从布里塔尼亚那里引进更新的机甲样机来提高本部的科研水平,最起码别几年过去了军队还在用堆钢髅的战术打仗。

    “这…”第一皇子看向夏鲁鲁,这可不在他们的计算之内。

    “可以。”夏鲁鲁想也不想答道,给华联邦的样机当然不会给他们最先进的,每年给华联邦一台相对落后的样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接下来两国之间的官员们有相互提出了几条条约,但都不是十分重要的那种,这次主要要谈的就是东岛的归属和樱石资源的分配问题谈好了其他的都是些不疼不痒的小事。

    但就是这些小事也让那些官员相互扯皮了好几个小时,夏鲁鲁和梅长青在一旁听得昏昏欲睡,梅长青实在是搞不懂那些家伙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为啥谈的那么开心,难道就不想早点弄完早点回去休息吗?来一次东岛也是很累的啊。

    其实那些官员主要是想在各自的皇帝表现一下自己,这样的机会没准自己一生就那么一次,不好好表现一下怎么行?

    有些无聊的梅长青一边用手卷起自己白色的长发一边拿起一份资料看了起来,这次谈判的目的基本都已经达到,总的来讲这次根本算不上是一次谈判,两国之间并没有过多的利益冲突,也没有什么过多的矛盾,即使有也可以果断坑东岛来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