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史上第一诡修 > 第109章 第 109 章
    瓦片上蔓延出一条条碎裂纹路。

    它表面,以肉眼可见速度皲裂开,不断有细碎颗粒从上面落下,就好像一颗明珠去掉了它灰尘,逐渐散发出属于它自己光芒来。

    周长庸下意识想要伸去阻挡它亮光,但好在这瓦片并没有显露出什么“一光冲天”景象,反而朦朦胧胧,有些类似夜明珠一般。

    很快,这片瓦片变得晶莹剔透,而瓦片上面,密密麻麻刻着不少字。

    “大道圣兵炼化之法。”师无咎看着这瓦片上字,默默念了出来,人还有些懵,“小田螺,这是什么意思,这是练功功法么?”

    周长庸也傻眼了。

    他隐约觉得“大道圣兵”应该是个很了不起东西,但现在他实在是想不起来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觉得这瓦片贵重。如果说之前周长庸还有那么一丝丝想法怀疑这瓦片可能不是他们要找宝物话,那么现在他已经彻底打消怀疑。

    所有人都趋之若鹜东西,就是这一片瓦片。

    “你先将它带在身上。”周长庸将瓦片塞到师无咎怀里,“别多说了,我们先走。”

    后面追击修士简直一波接一波,他们两个人紧跑慢跑,也不敢在某个城镇安稳停下,而是继续租了一辆牛车赶路。如果一定要跑,自然要跑远远,远到那些修士都放弃追逐地步才可以。

    可话虽如此,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在逃跑过程里,还是见到了他们村里所有人画像几乎贴满了大街小巷。

    在修仙门派告示上,他们这些人被说成是十恶不赦罪犯,一旦有人举报捉拿立刻赏金万两,生死不论。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凡人在告示之前立足。就算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人早有准备乔装打扮,也还是不免心惊肉跳。

    他们已经是提前逃出来并且做了准备,那么村里人呢?

    师无咎不敢继续想下去。

    这些修士,明摆着是要掐灭他们最后一丝生,压根就没有考虑过他们生死。与其说他们是想要得到宝物,倒不如说他们更想找回自己颜面才是真。

    就为了这么一点根本没有人在乎颜面,就能将他们看成是随意宰杀牲畜么?

    修士怎么了,修士不也是凡人么?

    楚含等几个修仙村民,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地步。

    例如楚含,已经费尽心思,杀掉了几个同门师兄弟,算是给自己保了本,但他身上没有能够补充真元丹药,也没有多么厉害武器,撑到现在,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而这些面目狰狞同门,一个个还在上前。

    “既然你们这么想要我死,我就拉着你们一起死!”楚含心满是恨意,他自觉从来没有在门派里和任何人为敌,可这些人却还是想要杀掉他。

    就因为他天资超群,就因为他是村民出身?

    笑话!

    说到底,还是他太弱了罢了。

    楚含不退反进,正面对上了这些同门师兄弟。

    “不好。”一个同门师兄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当即就想要逃走,“他要自爆!”

    可惜说话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巨大爆炸声在这片土地上响起。久久之后,这里只剩下一地尸骸还有鲜血,一个幸存者也无。

    无独有偶。

    这些修仙了村民,几乎个个都选择了自爆。

    若是一定要选择死亡,这些人又怎么会愿意让自己死在这些宵小之人?就算真要死,也一定要死在自己里!

    因为这几个人自爆,导致不少修仙门派蒙受了重大损失,越发让修士们面上无光。

    “区区几个乡野村民,还能翻了天了?”好些个门派掌门简直怒不可遏,要知道本方地界除去他们这些修士之外,更多还是凡人。这些凡人之所以对他们这些修士毕恭毕敬,不正是因为他们无可匹敌?可如今,一些个小门小户村民都能对他们造成伤害,这要是被那些凡人知道了,如何还能在他们面前维持住应有体面?

    “掌门,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啊。”一个长老忧心忡忡提出了自己看法,“我收到消息,那些修仙村民几乎个个都是自爆,还有几个凡人村民被抓到以后,我们弟子还么有来得及搜魂,他们就自尽而亡了。这一个两个是碰巧,但人人如此,就显得很奇怪了。”

    按照他们对凡人理解,他们应该都贪生怕死才对,怎么会如何悍不畏死呢?再者,他们心似乎完全没有对修士敬畏之心,实在太过奇怪了。

    说话长老虽然不知道这其原因到底为何,但他心里不免还是觉得奇怪。这根本不符合常理啊,这其一定有某种他们不知道原因在。

    “要不,我们先缓一缓。说到底,那些也就是普通凡人,如今死也已经不少了。剩下,我们何必赶尽杀绝?”长老心还是有些不忍,说白了,也不过就是些凡人罢了。弄这么大阵仗,不知道还以为他们在杀什么绝世魔头呢!

    “若是简单,那宝物还能到了他们里?我们这么多人,还能被这些凡人给跑掉?”掌门摆摆,对长老劝告根本不放在心上。

    也不过就是些凡人,让他们吃了这么大亏,难不成还要轻轻放过?

    泰山眼睁睁看着自家儿子当场自爆,将那些过来追击他们修士全部带走,连泰山自己也被这巨大波动震晕,等到醒来时候,已经是夜晚了。

    “小欢!”泰山连忙从地上起来,跌跌撞撞朝着小欢尸首方向跑去。因为小欢是自爆而亡,他身体自然不可能保持下来。泰山能够找到,也不过是些衣服碎片罢了。鲜血和泥土混合在一起,根本分不清哪些是小欢,哪些又是这些修士。

    泰山平时喜欢哭哭啼啼,可等到如今这个时候,她反而什么都哭不出来了。她平时也没有少嫌弃小欢这个儿子,又笨,还冲动,天天被人当枪使,偶尔聪明一下也只是一些小聪明,根本上不了什么大场面。但即使如此,这也是她儿子,是她辛辛苦苦养大。

    如今看见小欢落到这么一个下场,她又于心何忍?

    “啊——”

    泰山大婶脸上满是愤恨,从唯一一个还保持着尸身完整修士身上取下了他剑,两只将剑颤颤巍巍提了起来,一步步朝着来时路上走。

    她一个老太婆,逃也逃不到哪里。既然如此,干脆就拼一把,让那些修士看看,就算是凡人,也不是那么好欺负。

    席朱和玉霜两个人被发现十分戏剧性。

    他们两人伪装很好,两个年轻樵夫组合并没有被人发现什么不对。可问题尴尬很,玉霜毕竟是个女子,又有洁癖,就算短时间内能够为了生存而忍耐,等到安全性稍稍有所保障之后,想要清洗一下自己也是理所当然。

    席朱自然也舍不得自家媳妇这么辛苦,连个澡都洗不了。因此,还特意去镇上店铺里买了女子用一些香皂什么。于是,这就被盯上了。

    要知道,席朱如今打扮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樵夫而已,但是给自家媳妇买东西有些太舍得了。这买香皂什么几乎都是店里最好,远远超过了席朱能够展现出来财力。

    话又说回来,这钱还是之前修士们给,席朱身上带了不少银子,想着再穷不能穷媳妇,加上他们这一路确辛苦,因此就多花了点钱购买。这自然就被那些小偷小摸窃贼们给盯上了。

    看不出来啊,这居然还是个肥羊。

    于是,小偷就悄悄跟在席朱身后,发现这两个人居然就是告示上贴那两个人,惊喜之下就去告发了。

    玉霜和席朱两个人不得不因为这种小乌龙再次逃跑。

    可之前一直隐瞒着踪迹还好,他们还能逃得掉。如今已经被发现,他们又要如何逃掉?

    席朱恨死了自己大意。

    只是一时不小心,不但害得他们现在被追杀,可能玉霜脱衣服时候还被那个小偷给看见了。

    想到这里,席朱就有想要杀人冲动。

    可不管他们两人如何懊恼,修士们还是步步逼近。就算他们走是九曲十八弯山路,对于这些修士而言,这些山路也根本不算什么。

    席朱拉着玉霜一路奔逃,也几乎没有路再走了。

    “对不起,玉儿,是我太大意了。”席朱低头一看,玉霜脚上已经是伤痕累累。山路本来就崎岖坎坷,他们又逃跑匆忙,脚上鞋子也只是最普通,哪里能够禁得起这样折腾?

    玉霜愣是一口怨言没有,一路跑到现在,可也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现在说这些也晚了。”玉霜冷静看了一眼周围,确定已经没有路了,心里反而平静很,她早就猜到了这样结果。逃跑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他们没有足够武力,又没有外来帮助,在这样天罗地网下面被包围也只是迟早事情。

    还不如坐下来想一想什么样死法才更体面一点,说不定还更加有用。

    “玉儿,你心里其实还在怪我吧。”席朱还以为在这种时候,玉霜会脆弱哭泣,没想到对方比他可冷静多了。对比起来,他一个大男人就显得格外没用了些。

    “我知道,你以前选择嫁给我,村里很多人都说你挑来挑去,就挑了一个最没用。所以我想着,我要尽我所能对你好,你什么也不用干,每天只要打扮漂漂亮亮就行。”席朱心里藏了很多话,只是以前一直都没有会说。现在要是不说,也许以后就再也没有会说了。

    “嗯,我知道。”玉霜微微点头,“我当时就知道你是个言出必行人。”

    要不是席朱是这么一个温和性子,她还看不上呢。越是单纯人就越是好掌控,玉霜知道自己漂亮,也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人。她一个弱女子想要在村里活好,就只能挑一个男人嫁了。

    “你其实并不喜欢我,我知道。”席朱声音有些无奈,“不过,你也不喜欢其他人,有时候我觉得你甚至都不喜欢你自己。”

    玉霜微微皱眉。

    席朱到底什么毛病,现在都这个时候了,还要说这些没用?有时候,她觉得感情这种东西也真是无聊可以。就像那些修士说,情六欲不过是障碍罢了。

    “算了,现在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席朱自嘲了一声,“玉儿,这大概是我能够为你做最后一件事了。”

    玉霜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席朱说是什么,她就感觉到后脑一疼,整个人就软软晕了过去。

    席朱冷静将玉霜抱起来,拉起悬崖边一根藤蔓,将玉霜捆严严实实,才小心翼翼将她放了下去。

    这根藤蔓承载玉霜这么一个姑娘家还算凑合,但绝对不可能承担两个人重量。说起来,当初发现这根藤蔓时候,还是他为了凑齐给玉霜聘礼,一口气在翻了好多座山,采了不少药草之后才换来。

    如此一来,应该不会被那些修士们发现了吧。

    玉霜长得漂亮又年轻,完全可以找更好一个人嫁了,何必还要和他一起死在这里呢?再说了,要不是他粗心,现在他们应该还好好待在客栈里。

    席朱转过头,发现修士们已经过来了。

    “原来是席猎户。”追过来修士之一,恰好曾经也是追求过玉霜人,当初禁制还在时候,他还没少被席朱损过,只是当时他不好出罢了。

    还真是冤家路窄,如今倒是又碰上了。

    “怎么,你小寡妇抛下你跑了?也对,那么漂亮媳妇,谁见了不眼馋?可惜了,她只是一个村妇,不然她要是愿意成为老祖侍妾,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呢。”说话修士说着说着,倒是觉得有些可惜。

    玉霜在凡人之已经算得上是很漂亮了,当然了,比起女修们来说还是差了不少。但胜在玉霜天生性子清冷,有一股说不出来韵味,叫人见了就觉得喜欢。这样特质,不是拿来当道侣而是拿来当侍妾还是足够了。

    “呸。”席朱冷笑一声,“少拿你那张破嘴提起玉儿名字。你们这些人,说你们是畜生,都觉得是对畜生侮辱。你们平白无故来到我们村里,又要追杀我们,觊觎人家妻子还如此振振有词,当真是不知廉耻。”

    “呵,你是真想死!”那修士还想要说点什么,却被另一个修士给拦下。

    说话是另一个面相老成修士,他看着席猎户时候,态度就要温和多了,“席猎户,我想我们之肯定有些误会。我们只是要请你们回去和师门解释一下,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保证能够保住您性命,而且之后还会有一钱财相赠。”

    目前他们这些修士追到村民,全部都自杀了,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村民总共就这么多,杀一个就少一个,要是他们一个活口都捉不回去搜魂,还不知道掌门要生多大气呢!

    “误会?我看不是吧。”席猎户嗤笑一声,“不管你们打得什么主意,你们都休想!你们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修仙者就了不起么?在我看来,你们恐怕还不如我们这些凡人。起码我们这些凡人输得起,但你们却是输不起!”

    “你!”

    修士们对视一眼,见这席朱完全不为所动,只能先强行将他抓住搜魂了。

    席朱眼力很好,见他们一有异动,果断就直接朝着悬崖跳了下去。

    要死,也不要死在这些修士。

    他这么一跳,玉儿应该就安全了。

    归九带着风细细、风小楼还有王十五剑人一同来到了一个偏僻修真地界。

    奇怪是,这里灵气虽然不算强大,却也不算薄弱,但此界修士最高修为也不过元婴,简直弱可怜,就像是这里好像被什么给扫荡过一样。

    但卦象又显示,周长庸他们确在此处。

    归九他们四处探查,最后在一个门派古籍里找到了一个几乎像是神话故事一样记载。

    记载上说,这方地界在万年之前曾经有过一个村落,村落里人各个资质超群,是因为村落之有一个宝物滋养了这些凡人缘故。修士们见宝起意,群起而攻之。可这村落里人却一个个自尽而亡,半点也没有给他们留下只言片语。

    随后,天谴随之而至。

    众神震怒,对此方地界修士进行惩处。

    凡人沉睡,修士灭亡。

    当地参与了围剿那个村庄门派几乎全部都被废作凡人,所有道统被清扫一干二净,这也导致此方地界修士道统一直都是断层状态,再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像样修士。

    “众神震怒?”归九喃喃自语,脑海隐隐冒出一个疯狂想法。

    如果他猜测所真,那么这背后能量已经完全超出了他想象。

    起码,连准圣级别人都未必能够掀起这么大风浪!

    九天十界之,还会有圣人出,将他们送到万年之前么?

    ……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是在无意之间撞见玉霜。

    如今修士们贴告示里,从二十几个人画像已经只剩四个人画像了。

    基本上,除去他们个人外加一个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易枝春之外,其余村民已经尽数死光了。

    听闻泰山大婶拿着一把修士灵剑,偷袭了两个修士,造成一死一伤,最后被修士反击而死。

    大海没能逃离多久,就被抓回去搜魂,在搜魂过程之,大海就咬舌自尽了,修士们也半点没有捞到什么像样记忆。

    许老头和叶老头他们,则是去药铺一同买了药混在茶里,修士发现他们时候,他们已经死去多时了。

    还有其他一些个村民,也全部都选择了自我了结。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更是一路躲躲藏藏,活犹如惊弓之鸟。

    看见玉霜时候,师无咎几乎不敢认。

    因为他实在无法想象,眼前这个已经毁了容女人,当真会是村里最漂亮那个小寡妇。

    “我如今这个样子,已经和画像上大不一样了,也难为你们还能认出我来。”玉霜冲着师无咎他们笑了笑。

    “你不想问问我们么?”师无咎不由好奇追问道,他对玉霜其实还算有点好感,只是不怎么亲近罢了。

    “没有什么好问。”玉霜摇摇头,“我听说那些修士,研究出了一种新寻人法术。他们跑到我们以前住村子里,拿着我们以前用过东西,借一种寻觅气味妖虫来寻找我们。我们被发现,也不过是早晚事情而已。”

    既然都是要死人,又何必还来在意那些问题呢?

    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也是无能为力。

    如今周长庸几乎脆弱甚不能维持人形,变得比和师无咎相遇之前状态还要差,随时随地都可能随风飘散。

    那个瓦片,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有用东西。

    “我有准备几包药茶,是我以前遇见许老头他们时候给我。”玉霜拿出两个药包来询问道,“你们需要么?”

    周长庸不需要,他想不开话自己就能自行了断,倒是师无咎,乖乖拿了一把药茶过去。

    “跑了这么些日子,我也已经跑累了。我和小田螺刚刚过来找你时候,没有伪装,一路上应该已经被不少凡人看见了样子。”师无咎微笑着说道,“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我生了病,很严重病,大夫说我也没有什么好活了。”

    有一次他们被追击时候,师无咎被一个修士重伤。虽然周长庸最后拼着自己魂魄不要,勉强从那个修士里救下师无咎,但师无咎也一直都是苟延残喘。加上他们又一路不能休息,各种折腾,师无咎身体也是一天比一天恶化下去。

    既然如此,两人都决定不再逃了。

    不如就此做一个了结。

    外面修士已经用了最快速度赶来。

    如今还活着几个人里,周长庸和师无咎两个人拿到宝物可能性是最大。只是一直都没有他们两人消息,如今他们出现,自然叫这些修士心升起了最后希望。

    “你们去这边,你们把守那一边。”

    “对了,续命药准备好了没有?到时候立刻给他们服下。”

    “束缚灵魂阵法赶紧布置,就算人死了,也要将他们魂魄抽出来好好拷问!”

    修士们也在一次又一次失败当吸取了教训,如今他们准备可以说是万分齐全。

    想死?

    没有这么容易。

    就算死了,他们也要得到最后消息,这样他们也才能结束这么一场无聊游戏。

    “他们来了。”玉霜不用听都知道,外面那些修士应该已经将这些彻底包围了。

    “我总觉得,等到我们都死了,事情或许会变得不一样。”周长庸对着师无咎说道,“我花了这么久时间,都没有找到这个世界虚假,想来想去,也只能从我们自身入了。但偏偏,我们这些人,没有一个会是主动求死性子。”

    周长庸在师无咎喝下药茶之后,突然说了这么一段话。

    师无咎虚弱朝着他笑了笑,“小田螺,你怎么还是在想这些有没?你最后,好歹给我说个笑话啊。”

    “我们这么活着,已经是个笑话了。”周长庸低头看了看自己,消散了自己法力,化为一阵轻烟,慢慢漂浮在师无咎周围。

    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该结束了。”远处易枝春将匕首捅进自己心脏,躺在床上,朝着天空笑了笑。

    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

    “里面没有生命波动了,束魂阵法呢,开了没有?”

    “长老,我们已经开了啊,但是好奇怪,我们居然没能捕捉到他们灵魂?”

    “不可能,凡人死去,怎么可能没有捕捉到一丝灵魂?”

    “长老,是真,您过来看看。”

    “真没有!”

    ……

    修士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凡人死后,怎么会没有灵魂呢?而且,一丝一毫痕迹也没有留下,简直就像……就像这些人根本就不曾存在一般。

    “再去检查一下阵法,你们这些蠢……”长老话还没有骂出口,突然身体一软,整个人就被一股巨大威压给死死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长老。”修士弟子们才喊了一声,突然身体也不受控制一般,直接倒在了地上。

    扑通。

    扑通。

    此方地界所有修士,几乎都在这个瞬间失去了对自己身体控制能力,就连那些藏在门派阵法里掌门长老也丝毫没有例外。

    几十道强大气息,转眼覆盖了此方地界。

    乌云蔽日,凡人尽数沉睡。

    天边之,出现一道又一道巨大闪着金光身影。

    就如,天神降临。,,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