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胡言乱娱 > 274,证据
    象山公安局临街,站在院里,透过那道矮矮的铁栅栏,一眼就能看到外面繁华的街道和川流不息的人群。

    不过,公安局的围墙虽矮,但绝对安全,因为还没有哪个蠢贼敢到这里来偷东西或者是搞事情…

    嗯,别说是蠢贼了,恐怕就是正常的路人,没事,也都会绕着这家单位走。

    万一不你小时候偷看过邻居二大娘她三婶子的四姑娘洗澡…,即便是你满身都是嘴,恐怕都说不清楚那件事!

    可,10月2号这天晚上却是个例外,刚吃过晚饭的大姑娘小媳妇正在街上遛弯、消食,突然就看见象山公安局门口、墙外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

    这些人,有的扛着摄像机、有的脖子上挂着相机、还有人踮起脚尖、举着话筒使劲向里戳……

    “警察同志,你好!

    我是港岛神鸟卫视的记者,坊间惊爆内地著名导演胡言、内地著名小天后安风在剧组涉du,目前正接受咱们象山警方调查,请问是不是真的?”

    “这位警察同志,麻烦你让我进去一下,我是京师日报的记者许莉,刚才我给你们许局长通过电话,她答应让我们报社可以在第一时间采访胡言!”

    “警察同志,麻烦你回答一下我刚才的问题,到底是胡言本人涉du,还是《琅琊榜》剧组的工作人员?”

    “警察同志,网络上有传言说,是因为《琅琊榜》剧组率先一步使用了象山影视城,所以才让《神雕侠侣》剧组怀恨在心,然后再联合咱们象山警方给胡言下套,请问这是不是真的?”

    ……

    与外面热闹不同,公安局一楼大厅内,气氛非常安静,安静到几位值班警察,甚至都能听见坐在休息区里的胡言那哗哗的翻书声。

    安风站起身,朝玻璃窗外看了看,见围墙外面已是人声鼎沸,便想回头问问胡言,为什么娱乐记者的消息会这么灵通,事情发生到现在,还不到两个小时,他们就已经堵在公安局的门口了…

    可安风还未张口,一位气宇轩昂的中年警察就从楼上快步走下来。

    “胡言导演你好,我是象山公安局副局长耿付清,非常欢迎您能带领《琅琊榜》剧组来我们象山拍戏。”

    “耿局您好,我是胡言,不好意思,我们剧组给您添麻烦了!”

    话,虽然说得客气,可胡言面对中年警察伸过来的“友谊”之手,却并没与之相握。

    中年警察一愣,可瞬间他就抬起伸出来的右手,挠了挠头,笑道“胡言导演说笑了,您能来象山拍戏,是搞活我们小地方的经济、促进我们小地方的发展,哪来麻烦之说?!

    当然,若是真说到麻烦,那也是我们给您添了麻烦。”

    说到这里,中年警察一顿,然后就指着刚被张驰、王涛带到一楼大厅的陈铁占和侯泳道

    “胡言导演,经查,《琅琊榜》剧组摄影师侯泳涉嫌朴昌一事,证据不足,故将其无罪释放。

    经查,《琅琊榜》剧组灯光师陈铁占涉du一事,纯属几位瘾君子的诬告,故将其无罪释放!

    如今,作为《琅琊榜》剧组制片人的您来了,现在,您就可以把他们给带回去了。”

    “哦…,谢谢!”

    胡言笑了笑,然后就在中年警察审视的目光中,把手里的书本打开,重新在便民椅上坐了下来。

    见胡言再次旁若无人的看书,耿付清皱眉,耐心询问道

    “胡总,您这是对处理结果不满意?”

    “没有!”胡言很坚决的摇了摇头。

    “人民公仆处理的事情,本人草民一个,那能说是不满意呢?”

    “那…,胡总,您这是?”

    耿付清忍住自己想要打人的冲动。

    “公安局里比较安静,我希望能在这里多看几天书。”

    话说完,胡言就真的在公安局一楼大厅里埋头苦读,霍金老先生的《时间简史》,专业术语太多,不太容易理解,必须要反复的研读才行。

    而安风什么话都不说,就坐在胡言身边,戴上耳机,耐心的听歌。

    陈铁占、侯泳不傻,稍微一想就知道了老板的用意,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便默默的站在胡言身后。

    良久,中年警察终于沉不住气了。

    “胡言导演,您看这样行吗?

    告发摄影师侯泳朴昌的那名女子劳教半年,诬告灯光师陈铁占涉du的那几位瘾君子除勒令戒du外,然后再进去服刑一年?”

    胡言抬头看了看耿付清,紧接着就再次垂下眼帘,与手里的《时间简史》较上了劲。

    这下,耿付清还没说话,和张驰一起去柏纳酒店逮人的王涛就率先跳了起来。

    “姓胡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这不阴不阳的…,还真以为我们怕了你啦?

    要知道在这象山,也不怕跟你讲实话,这就是我们的地盘,说你朴昌你就是朴昌,不朴也朴了!

    说你涉du,你就是涉du,不涉也涉了。

    若是想要证据,我们还可以给你提供全套的……”

    中年警察耿付清大惊,想要去踹王涛这混蛋,却发现已经是来不及了。

    “胡总,对不起,王涛只代表他个人的言论,与我们公安局无关!

    而有关于陈铁占、侯泳先生的事情,咱们还可以再斟酌处理…”

    这时,胡言站起身,从兜里掏出来一样东西。

    “耿局,忘了告诉你们了,我不单是一个演员、一个导演,而且还是一个编剧、一个词曲作者。

    而创作者都有一个良好的习惯,那就是必须随身携带录音笔,而且还是开着的录音笔。

    不信,耿局,您听听……”

    王涛的嘴快,动作更快,胡言的录音笔刚播放半分钟,他就嗖的一下将其抢了过去。

    胡言见状,摇摇头,然后就从左边裤袋里又掏出来一只录音笔。

    “王警官,这只是红色的,比那只还要高档一些,要不然,你再听听这个?”

    “呃…”

    “哦,对了…”胡言故作恍然大悟状,“上衣口袋里的这个,颜色更好,对于音质也能1的还原,你还是先听听这个吧!”

    “呃…”

    “嗯…,还有,我兜里还有手机,电话一直是通着的,想必对方知道我今天的事情重要,已经把刚才的通话录制下来。

    要不这样吧,王警官,既然你喜欢听刚才的录音,那么我再让他们通过网络将音源发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