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救世一个魔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不是寻常人
    蒙面人话锋一转,又道

    “不过,你能想到这一点,也不算太笨。起码证明你还是有些心机,只是很多事一时糊涂而已。或是不明真想蒙在鼓里,而让你对某些人某些事有了偏见。其实很多人也跟你一样,觉得别人都那么说,那件事便就是真的。其实不然啊,眼见都不一定为实,更何况是传闻。”

    王天雄的心情平缓了一些,师父的话说的听似随和,但语气异常坚定不容争辩。

    可王天雄也有些奇怪,因为先前他曾说了很多风情扬的不是,师父便大加训斥心中不可有恨。而刚才也说了一些风情扬的恶行,师父竟然不动声色。

    “师父是忍而不发?还是也认为风情扬是个混蛋呢不对,师父好像在帮他说好话可是,凤阳城一带的人都知道风情不是一个好东西啊。难道,师父也是一时糊涂看不清真相”

    王天雄猜不出师父的心思,自己也没了什么好。

    他索性抓起酒壶,刚举起来放到嘴边,壶里的酒都碰到了嘴唇,却无意中看到师父的酒壶还放在地上。师父目光不露喜怒,又望着远处某一个地方愣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似乎没有喝酒的意思。

    王天雄莫名有些害怕,便把酒壶小心翼翼放下,生怕惊动了师父。

    沉默了一会儿,王天雄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他偶动心机小心道

    “师父,弟子承认师父所说的话大有道理。可是,风情扬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所作所为,凤阳城的人几乎都知道,只是害怕风家势大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而已。就像他曾经欺负过柳采音,那还不算,有一次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柳姑娘动手动脚他还曾经阻止弟子双亲下葬。这些事就足以证明,风情扬是个无恶不作的恶徒啊。”

    蒙面人缓缓转过头来,说道

    “师父问你,风情扬欺负柳采音这件事,你有几成的把握认为是真的。”

    “这让弟子好好想想。”王天雄道。

    “你仔细想想吧,有些事需要静下心来想,不然很难想明白的。”蒙面人似笑非笑道。

    他说罢竟后仰躺在了草地上,还翘起了二郎腿,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

    王天雄脑海里开始浮现见到柳采音时的一幕幕

    第一次是因为刚刚退婚,自己厚着脸皮去柳家欲挽回那段似有若无的感情。柳采音开始还矜持自责,说她已是残花败柳已没脸再进王家的门。可转脸又丝毫不念及两家旧情,嘲笑自己是个百无一用的书生,有本事就去杀了风情扬,最后还是让自己滚出来的

    现在想想,柳采音当时的神情真是又奇怪又可恨。

    第二次见面是在城里的大街上,她竟然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嘲笑自己,还说什么她就是喜欢像孤木建雄那样的英雄豪侠,而对自己这样的没用书生不屑一顾。

    那时候自己真傻,竟然还在乎她那样的绝情人

    第三次,已经气的想不起来了。

    后来还听说,柳采音一个姑娘家竟厚着脸皮去了风家,说自己已经怀上了风家的骨肉,这辈子非风情扬不嫁,还不让风情扬娶别人。

    所以,这也直接引起了那场惊动整个凤阳城,大年夜风柳两家大战,也让风情扬的恶名远扬江湖

    还有一次,风情扬和柳采音在大街上冤家路窄。柳采音竟不躲避,还怒斥风情扬。那个风家恶少岂是好惹的,又在光天化日之下将柳采音羞辱一番。

    可是,这些事都是人命关天,关乎自家脸面的大事,最后竟都不了了之。

    如此种种,种种可疑,本来已认定风情扬仗势欺女,王天雄竟一时拿不定主意了。

    那个恶少,究竟有没有对柳采音做出什么非礼之事,还是

    恍惚间,忽得听见师父道

    “傻小子,想到了什么没有?”

    王天雄还没从疑惑中走出来,过了会儿才摇头道

    “暂时还没有,有些事弟子一时想不通。”

    “嘿嘿,你不是有些,是很多事都想不通。不单是你,很多人也都一样,因为你们都不知真相。”蒙面人终于起身拿起酒壶喝了几口,然后一抹嘴又道

    “都是人云亦云,认为别人都这样说,那么这件事就是真的,没有自己的主见。王天雄,你今后若想在江湖上闯出一片天地,这样下去可是不行的”

    王天雄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心里却还琢磨着柳采音的事,到底有没有被风情扬那个混蛋给糟蹋了。

    蒙面人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笑道

    “风家和柳家的事,师父也知道一些。王天雄,你曾经是读书人,知道女子最重贞洁。如果那柳家姑娘真被姓风的小子给糟蹋了,她还有脸出门见人吗。也就是她胆子大脸皮厚,若换做寻常女子,怕是已寻了短见,哪还能像吃了豹子胆去人家家里去闹”

    蒙面人略微一顿,似乎想到什么,又低声喃喃道

    “不过,那柳家姑娘,好像也不是寻常人。”

    王天雄凝眉思忖一阵子,点头道

    “师父说的有理,可是,柳采音为何要私自退婚呢?”

    “怎么,你心里还惦记着她?紫寒姑娘可要伤心了,你可不能脚踏两只船啊。”蒙面人好笑道。

    王天雄使劲摇了摇头,语气坚定道

    “不是,弟子心里只有紫寒一个人。只是,柳采音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退婚,弟子实在想不通。”

    蒙面人嘿嘿一笑,随口道

    “傻小子,这还不简单吗?就像你当初一样,还不是拒绝了好几门亲事。”

    “是吗?好像是,可她为什么会退婚呢。”王天雄不停挠着头,一副匪夷所思的样子。

    “师父问你,你为什么拒绝了那几门亲事?”蒙面人问道。

    “因为我不喜欢她们啊。”王天雄不假思索道。

    “这不就得了吗?别想那么多了,难受,喝酒吧。”蒙面人举壶咕咚咕咚几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