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万古第一武神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礼下于人
    有大都督府的牌子,马车轻易穿过内城门,甚至都未检查马车中有什么人,便被放行。

    虽然是内城,但并不比外城小多少,哪怕王公权贵的人数远不及外城。

    只因,内城的宅子实在太大,少说也比外城大十几倍,倒不是王公权贵的人口多,而是府中仆役繁多。

    每一家,没个几十口子仆役,都不好出门自称权贵。

    即便是不常在京城住的韩家大都督府别苑,也有几十人常住打理,那些上京城权贵就更多了。

    而似镇西王府别苑这样,上百亩的院子,朱胜男又已经在京城住了近十年之久,里面的仆役最少也要有百人。

    若是加上护卫,还有京城产业的打理人,外加暗中的钉子,林林总总,上千号人总是有的。

    当然,这些人就未必住在别苑中了

    通常只有照顾朱胜男饮食起居,整理院子的仆役,再加上护卫,才会住在别苑之中。

    上次来别苑,还是临近傍晚,因为要与胡涛等人一同应酬,陆川并未真正看过别苑的全貌。

    此番再次进入这里才发现,相较于半个月前,别苑中已然绿意盎然,春意正浓。

    小桥流水,廊庭小榭,美不胜收。

    也不知朱胜男是知道铁匠坊今天开路,料想他们会来,还是最近很闲,凑巧的就在别苑之中。

    一行三人并未等多久,便在此前宴会待客的小湖中心凉亭中,接见了他们。

    “韩兄、虞凤妹妹、陆兄,你们联袂到此,真是让我有些意外啊”

    朱胜男似笑非笑的看着三人道。

    “郡主莫见怪,此番入府,我与小妹只是顺路同行,送陆兄前来”

    韩擒虎微微侧身道。

    “见过郡主”

    陆川上前见礼道。

    “陆兄可是有事”

    朱胜男直接问道。

    “上次搅闹郡主宴会,承蒙郡主宽宏大量,未有追究,更是予以袒护,在下深表歉疚”

    陆川深知面前这位郡主绝非表面那般粗枝大叶,礼数做足,将木匣奉上道,“这是在下偶得之物,经由铁匠坊大师铸造,还请郡主品鉴”

    “呵”

    朱胜男浓眉微挑,点头示意。

    当即,便有貌美丫鬟上前,接过木匣,打开验看没有危险后,这才将之放在朱胜男面前的案几上。

    “好东西啊”

    朱胜男细长的手指,在暗青色鳞甲上轻轻拂过,似乎在细数上面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云纹,抬头淡然道,“这等堪比玄兵的宝甲,最为珍贵不过,陆兄真舍得割爱”

    “正所谓,宝剑配英雄,郡主乃上京城,乃至大晋都是一等一的女巾帼,一副宝甲,自然算不得什么”

    陆川笑道。

    韩擒虎和韩虞凤两兄妹面面相觑,似乎有些不可置信,手段狠辣,杀伐果决的陆川,竟然还有如此会吹捧人的一面。

    当然了,不论朱胜男的身份地位,单单以二十岁出头的年龄,便已是二品高手,就配得上一声巾帼之称

    “没想到,陆兄如此能言善道”

    朱胜男轻拍鳞甲,意味深长道,“但有句老话说的好,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陆兄若有所需,不妨直言相告”

    陆川剑眉一挑,暗暗有些不爽。

    老子都把宝物送你面前了,你还在这儿装腔作势

    但考虑到以后,却不得不按捺下不爽,继续与朱胜男虚以为蛇。

    毕竟,就形势而言,现在的他,确实更需要朱胜男的帮衬

    “不瞒郡主,在下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此前在郡主宴会上,又露了财。

    不曾想,竟然招致了贼人觊觎,所幸在下还有几分手段,才没有出事”

    陆川略一沉吟,娓娓道来,“只不过,这帮人贼心不死,即便在下于铁匠坊中,也没有躲过贼人的窥视。”

    “这样啊”

    朱胜男浓眉微蹙,眸光一闪,落在韩家兄妹身上道,“难道说,连韩兄都护不住你”

    “陆大哥”

    韩虞凤俏脸一变,正待接茬,却被韩擒虎拉了一把,微不可查的摇头示意。

    “哈,我与韩兄相交莫逆,若有麻烦,他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陆川打个哈哈,沉声道,“但韩兄此番前来上京城,是为求学,并未带有多少侍卫在旁。

    更何况,韩家祖籍凉州,鞭长莫及,即便韩兄有心相助,也是力有不逮。

    在下无法,只能求助郡主,还请郡主施以援手,帮衬一二”

    “按理说,无论是看在杨家妹妹,还是韩兄的份上,我都不会视而不见,但貌似陆兄身上的麻烦,可不止这一星半点啊”

    朱胜男意味深长道。

    “果然,十天半月,足够这位郡主查出些许端倪了”

    陆川眯了眯眼,心中暗暗嘀咕,面上不动声色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谁会没点麻烦呢

    似郡主这般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物,不也被俗事缠身吗”

    “大胆,竟敢臆测郡主”

    朱胜男还未说话,其身后的丫鬟,已是柳眉倒竖,娇斥一声。

    “不得无礼,退下”

    朱胜男浓眉一挑,呵斥一声,却并未让丫鬟对陆川致歉,显然也是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让丫鬟退下,也只是顾忌陆川的面子,多半还是因为韩家兄妹在场。

    否则,以这位的身份地位,还不知会用什么法子,来让陆川低头,哪怕他已经表现出了低姿态。

    陆川淡笑依旧,不以为杵,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韩擒虎剑眉大皱,目中忧色一闪,韩虞凤没多少心眼,已经噘着嘴表示不满了。

    前者,当然是深知陆川的脾性,生怕他一个不爽,闹出乱子来,那可就是天大的麻烦。

    至于后者,那就是纯粹的私心作祟了

    只不过,兄妹俩虽然身份尊贵,却也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就跟朱胜男翻脸。

    无论是陆川有求于朱胜男,还是对方身份地位都摆在那儿

    “陆兄果然是聪明人”

    朱胜男再次拍了拍甲胄,淡淡道,“礼物我收下了,至于你的麻烦,我会让人关照一二”

    “多谢郡主”

    陆川起身抱拳一礼,微微欠身。

    “请”

    朱胜男端起茶杯道。

    陆川当然知道端茶送客端的道理,却没有动。

    “倒是我疏忽了”

    朱胜男略一沉吟,轻笑唤道,“兰儿,给陆公子一块王府的牌子”

    “是”

    刚刚退下的侍女兰儿上前,将一块木牌递给陆川。

    “多谢郡主,在下还事在身,就不多打扰郡主了”

    陆川顺势接过,向韩擒虎兄妹使了个眼色,当即三人一同告辞离开。

    “主子,此人好生无礼,有求于人,竟然这副态度,实在太过猖狂,就该给他点教训”

    兰儿走上前来,兀自愤愤不平道。

    “猖狂也要有猖狂的本事”

    朱胜男不以为意,淡笑的拍着甲胄道,“若非他有着一刀斩三品的实力,我岂会容他”

    “可也不用如此纵容啊”

    兰儿噘着嘴,蹙眉道,“此人手段狠辣,若是仗着王府的牌子,在外面为非作歹,岂不是败坏主子的名声”

    “呵,你呀,小机灵鬼,那只是一块方便初入内外城的牌子而已,又不能从我王府调动什么”

    朱胜男失笑摇头。

    回去的路上,韩擒虎几次张口欲言,最终没有说出什么,只是将陆川送到了内城门口,便与韩虞凤返回了大都督府别苑。

    “到底是世家子弟,还知道轻重,没有被宝物迷了眼”

    陆川摩挲了下袖中的牌子,看着韩家马车消失在人潮中,转身向自己的院子所在而去。

    有了这块牌子,出入内外城就方便多了

    即便行踪可能落在有心人眼中,但以他的实力,想要掩饰行踪,法子不要太多。

    正因为如此,韩擒虎又知道他此来京城的大体目的,所以才没有提出,给他一块大都督府牌子的事情。

    而且,韩虞凤几次想要提起,都被他打断了。

    以大都督府的权势,莫说一块,即便是十块八块也能给出。

    只不过,陆川要做的事情牵扯太大,大到了韩擒虎兜不住,大都督府都未必能抗下的程度。

    一路无话,回到住所。

    打发走了几个腆着脸上来,想要讨赏的青皮混混,陆川便来到后院小亭之中,泡上一壶热茶,自斟自饮的同时,默默体悟着此番在铁匠坊所得。

    “看来,三品不远了”

    默默感受着体内热流涌动,有如无形的龙蛇,在经络中游走,并且不断向丹田汇聚,陆川便知道,这是即将突破三品,气运丹田,开辟经络的征兆。

    正当陆川准备再接再厉,趁此机会,试试能否一口气凝聚内气,开辟经脉之际,却被不速之客打断。

    与半月前一样,皆是一群黑衣人,来到后院,二话不说就杀向陆川。

    让陆川有些意外的是,其中只有一个三品,剩余之人虽然不弱,却远比上一批差了太多。

    对于这些不怕死的刺客,陆川也没什么好说的,一点化尸粉撒下去,便让这些人步了上一批人的后尘。

    咚咚

    但不等尸液沁入土中,陆川便听到,前院大门被人敲的哐哐作响,一点也不客气。

    轰隆

    甚至于,不等守门的青皮混混开门,大门便直接四分五裂,冲入了一群身着劲装的黑衣人,直奔后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