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穿成修真界最大纨绔 > 第 107 章
    一冬日寒风瑟瑟的时候, 大家仍皆在忙碌,印可瞅了瞅他们忙着处理公务的大殿下的黑脸,心暗笑, 在歇下喝茶的时候, 印可对祝简书道:“尊上他们这次会多久回来?”

    祝简书轻飘飘看向印可:“多嘴,什么都是你能打听的?”

    印可低头悄悄撇嘴, 心情不好就向他撒火?

    啧, 你再想把澜殿下当儿子养,儿子也是要娶媳妇的,老父亲看着儿子被拐走独守空巢,这就心气不顺了呢。

    他大度,不与心气不顺的老父亲计较。

    不过尊上其实也挺可怜的, 上头居然有两位岳父,那位道修的萧真人也就算了,可是他们大殿下这位‘岳父’却一直都在尊上大本营的,可谓是时时刻刻都有‘岳父\在旁边打扰小两口。

    啧,这赶不走的就住在自己家里面的‘岳父’, 他们尊上被弄的就跟入赘的上门女婿似的, 可不是在外面更逍遥自在的吗?怪不得尊上大人常拐了澜殿下整日在外跑呢。

    印可大逆不道脑子混乱地想些乱七八糟,不过好悬没有说出来,只是虽然没说,但那幸灾乐祸贱贱的小劲儿还是被祝简书给感觉到了,又或者祝简书心情不妙,只是看他不爽而已, 很快印可就被他们大殿下就着工作的事给严苛地批了个狗血淋头,昏天暗地。

    半刻钟之后,印可就跟脱了水的白菜似的蔫巴巴。

    他苦口婆心地对他们老大讲:“主子, 这种事吧得看开些,俗话说的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当老爹的早晚都得走这一遭……”

    印可话还没有说完,祝简书就已经皱着眉头看他:“谁当爹的?萧墨逸又没在这,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嗨。萧墨逸哪能比得上您啊?虽然澜殿下是叫萧墨逸爹了,可主子您才是抱着澜殿下自小长大的,澜殿下当然是跟您更亲近的了,不是亲爹胜似亲爹。”

    说澜澜亲近他胜过萧墨逸,这个实话取悦了祝简书,但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什么爹不爹的,我是澜澜的师兄。”

    印可点着头:“长兄如父,一样一样的,看开点,孩子大了都这样,唉。”

    祝简书:……

    被这属下叹气给叹的还真品出了老父亲的心酸来。

    这一年的春节将至,安烨茗将人给拐走,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的意思,祝简书就是心气挺不顺的。

    嗯之前倒是来了封信,说是因为种种客观原因,过年的时候回不来了,祝简书觉得就是安烨茗故意算计好不回来的。

    其实在这澜澜五岁之前,祝简书他们也不过年的,那是世俗界才过的节日。而他们这些寿命悠长的人,一年又一年,也只是转眼一瞬间,可不重视这个。

    不过是澜澜跟着他去外面玩的时候,见到别人过年热闹,自那以后,他们也就年年都过这个了,他还给了澜澜好多份压岁钱的。

    现在人成亲了,而且都还不在家了,祝简书今年的压岁钱也就给不出去了。

    可就这他宫里的管事还非常没有眼色地问:“殿下,今年您可还要自己写福字?”

    祝简书摆了摆手:“人都不在,今年不用弄那些麻烦的。”

    祝简书这样说完心里面空落落的。他皱眉想着,他这还真是把那孩子给养着养着自己成爹了?

    这种孩子长大扑扇着翅膀飞走的空落感是个什么回事?

    回想当年……回想当年他多潇洒,野心满满来着,他怎么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来?

    对啊,想想二十多年前,谁能想到今日呢?

    当年那个潇洒的人竟然也会有心有牵挂的这么一日?

    不仅是祝简书因为今年的压岁钱给不出去而心有失落,腾亦衍也同样不得劲儿。

    最开始的时候腾亦衍可没有祝简书那个细腻劲儿,还要给小崽子压岁钱,但是他不是什么事都爱跟祝简书攀比的吗?所以就较着劲儿,祝简书给,他也要给,还要给的比祝简书多,而且年年到这个时候,他都是记挂着这事的,可不能忘了然后被比下去。

    今年,这猛不丁的,可不就很不习惯吗?

    他对祝简书道:“他们真不回来了?”

    祝简书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腾亦衍叹气之后嘴上道:“哼,安小澜这次可亏大了,我得写信给他让他心疼一下。”

    顿了一下,又不无怨气地道:“小小年纪成什么亲?成亲就算了,还过年都不回来。”这么多年,他可都是在这个节日的时候尽量不出门的,小没良心的!

    “欸,不对,若是那小子在的话,今年是不是得他给咱们?他现在不是算是咱们师娘了?”

    祝简书额头青筋一跳,一道掌风就冲着腾亦衍而去:“腾亦衍,休要口无遮拦!”

    虽然腾亦衍把师娘那个词一说出来之后,就想呸呸几声,但是这也不是祝简书打他的理由。

    谁怕谁,腾亦衍也毫不客气地回击。

    唔,两个心情皆不怎么美妙的人趁此撒一下气也行。

    不过安烨茗现在可并不像祝简书和腾亦衍所想一样在外得意,谁能想到呢,昨天的安烨茗还在窃喜,今天正假惺惺和安星澜一起给萧墨逸这个正经岳父,顺带还有祝简书腾亦衍这两人淘好东西,让人在过年当天的时候送到,老天却让他兜头就遇到了情敌。

    在拍卖场上这边刚看见鬼王,那边就又看到了宫仕祺。

    鬼王见到安烨茗安星澜是条件反射拔腿就要跑的,但想了想却还是停住了脚,厚着脸皮堵在了他们包间门前。

    “两位别来无恙?没想到在这遇见两位,真是缘分,两位形影不离,神仙眷侣,让人艳羡啊。”

    鬼王楚晏其是厚着脸皮拍马屁来着,可别人说这话没什么,可他这个之前想抢安星澜做王妃的人,现在说让人艳羡则是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安烨茗皮笑肉不笑:“对啊,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你。”

    鬼王听了这话,莫名觉得凉飕飕的,条件反射兜想捂住储物牌,好不容易重新攒的家底,可别被这货再给盯上了。

    不过安烨茗此时也并不想跟他多缠,安烨茗拉着安星澜作势要进入包间,对鬼王道:“拍卖等会儿就开始,以后再叙。”

    但是鬼王却忙道:“哎等一下,现在叙。”

    见到安烨茗目光一下更冷,楚晏其硬着头皮道:“有事,真有事。我就进去坐坐,不打扰你们。”说着还有丝讨好地对安星澜一笑,想让安星澜能说句好话,松松口。

    不等鬼王挤进包间,就又有一眼尖之人,“安星澜!”

    安星澜一扭头去看,可不就是熟人宫仕祺吗?

    安星澜讶声道:“宫仕祺!”

    宫仕祺高兴道:“刚才看着就是你,还真的是!”心正有种人生何处不相逢的惊喜之感的宫仕祺,看着安星澜笑的灿烂。

    可完全被忽视个彻底的安烨茗看着宫仕祺就感觉非常眼烦的了。这人穿的华丽的如同一只花孔雀一般,想让人把他开屏的孔雀毛给拔光。

    安烨茗不爽地咳了一声,宫仕祺这才终于看到了他,顿了下:“您也在啊。”

    安烨茗皮笑肉不笑了一下:“我当然会在。”

    听出安烨茗的醋味,安星澜好笑地捏了捏安烨茗的手,“都别在这里站着了,拍卖就要开始,我们先进去。”

    四人进了包间坐下,宫仕祺很开心地与安星澜叙旧。在安星澜和安烨茗结成道侣之时他也去道贺了的,唉,那时候的他才是头发丝里都透着酸劲儿,安烨茗这才哪到哪。

    在美人被夺的悲愤下,宫仕祺如吞了狗胆,虽然在安烨茗偷瞟过来的不善目光有种坐立难安之感,却还坚持和安星澜叙旧。

    想想之前,就后悔不已,之前他还想着怎么努力讨得安星澜师尊的认可来着,可谁知道!谁知道防火防盗还要防着这个道貌岸然的魔头!

    宫仕祺对安星澜说着分岭城那边的人那边的景,对安星澜道:“那边有不小的变化,星澜要过去看看。说起来,星澜的功劳可不小,咱们那边现在可没有人货黑市的了。星澜在咱们那边人气很大的。”

    “是吗?”安星澜笑的高兴,虽然一直有所关注,但现在听到宫仕祺说那边没有了将人口将作货物的买卖,心下还是高兴。

    安烨茗则道:“那我们下次就过去那边看看,澜澜还可以给我介绍你当初看过的景色。”

    看到安烨茗眼里的期待,安星澜也挺意动地高兴道:“好啊。”

    宫仕祺心哼了一声,不过不怕,很快他又将话头给扯了回去。

    对这个总想找存在感的宫仕祺,安烨茗冷眼看了他一下,但是却没有跟他硬争,然后便含笑听着,似是多大度的样子。

    稍顷从桌上的糕点盘挑了一块符合安星澜口味的,修长如玉的手指捏了一块放在安星澜嘴边,安星澜看都没看,便自然地咬走一口,两人这亲密姿态,让宫仕祺鼻子里又出了一口酸气。

    安烨茗又道:“后面的东西应还能入得眼,我们先听一听他们都怎么说如何?宫公子过来不打算买两样东西的吗?”

    宫仕祺只好点头:“那听一听,遇见想要的就买两样。”

    安星澜也松了口气,被夹在现任和半个前任之间,其实挺有种头大之感。

    于是几人静下来听台上那人拿出一样样拍卖品讲解竞拍,偶尔聊几句也是聊的竞品。

    安烨茗:“说的这个青叶连环甲不如拍下来给父亲他们?图个稀奇。”

    安星澜点头:“好,二师兄会有兴趣。“

    在旁边一直静如鹌鹑的鬼王扯了下嘴角,听听,听听,就图个稀奇,贫穷的鬼王现在也很酸。

    在又一样稀少的药株出现的时候,之前静如鹌鹑的鬼王一下坐直了,道:“我需要这个。”说着看向安星澜几人。

    安星澜:“……我们不用,你随意。”

    这种情况又来了好几次,楚晏其想要的东西,他和宫仕祺当然不能和他竞价。

    安星澜看向楚晏其的目光挺惊奇,所以他硬是挤进来就是为了这?呃,挺厉害的省钱小能手。

    几人在这场拍卖都买到了几样东西,拍卖结束之后,从包间出来,则要各往东西而去了。

    楚晏其走到站在那里怅然若失的宫仕祺旁边,也跟着他往已经看不到安星澜安烨茗的方向看了一眼。

    “小子,有眼光,有胆量。”

    “不过这个墙角你可撬不动,我试过了。”

    宫仕祺收回目光,转而看向鬼王,只是目光很不友好。

    鬼王楚晏其不甚在意地道:“也幸亏撬不动,不然那魔头可饶不了你,得把命给丢了。”

    就像他,即使没撬动,却也丢掉了半条命,还把财给全丢了,这都好几年了,才勉强又攒回了这么点。

    都是他的经验之谈啊,多么痛的领悟。

    鬼王看向宫仕祺的目光就有那么些不平,这小子凭什么就没他这么凄惨?

    宫仕祺没有看懂鬼王的不平,不过安星澜离开了,他也不乐意再跟这个人跟对傻子似的站在人家拍卖馆门口,于是很快告辞离开。

    而安星澜和安烨茗离开之后,则又去别的地方逛逛去了,这次两人不回去了,但是会保证让年礼在新年时送达,而且虽只有两人,他们俩也打算过一下年的。

    他们甚至不止买了年礼,还买了过年的食材来着。

    最近,安烨茗添了一个爱好——洗手做羹汤。安星澜最初的时候很是惊奇,且说不用如此。

    不过安烨茗却兴致勃勃,新找到了兴趣,以前日子无聊的时候多,琴棋书画各项技能他都沾过,现在就挺后悔之前没有钻研厨艺。

    安烨茗相当的自信满满,觉得自己学其他的快,学做饭也能手到擒来。

    他第一次做饭的时候,安星澜在旁边绕来绕去,却不被允许插手,安烨茗在安星澜的目光下笃定又从容,一系列动作若行云流水。

    当时安星澜非常给面子地给他鼓掌捧场来着,第一次能做到这样不错了,毕竟安烨茗看着是一个与厨房挺不搭的人,而且其心意可嘉。

    但是品尝了之后却发现,安烨茗也并非全能之人,品相不错的菜品尝起来可远远比不上他的品相。

    当时对着眼含期待的安烨茗,他忍笑对他进行了赞扬,不过随后就被安烨茗给发现了真相。自信的人一下被打击的有些懵,让安星澜好笑不已。

    第二次,第三次,都不尽人意。后来安烨茗都不让安星澜围观了的,非和做饭一事较上了劲儿,安星澜劝都劝不住,只能从厨房窗户里偷窥到一点点这人严肃着脸在外面请来的大厨的指导下如临大敌一般掂着菜勺,呃,还挺可爱的。

    就是把人家大厨给吓的战战兢兢,比自己做菜辛苦多了。

    而安烨茗这般死磕也终于得到了回报,安星澜终于吃到了他出手的相当美味的食物,他的全能形象没崩,就是不知道偷练了有多久,他还曾半夜里逮到过这人在厨房里偷偷练习。

    在之后一次野外的时候,这人还在一次烤了鱼之后,问他与萧墨逸烤的那次比,谁的好吃,让安星澜哭笑不得,说他怎么还记得这点小事,谁的醋都吃,怕不是个醋缸?

    从之前的回忆出来,安星澜嘴角浮现笑意,当看到安烨茗左手一样食材,右手一样食材的样子时就更加乐不可支了。

    安烨茗却不知道安星澜在笑什么,左手右手都拿着东西,他便倾身额头在安星澜额上轻轻蹭了一下,宠溺道:“在笑什么?”

    安星澜没有说,只笑的灿烂道:“高兴。”

    他高兴安烨茗当然也是高兴的,看了看手的菜,心还想着定是澜澜看到自己要下厨,所以才笑的这么甜蜜。

    看,果然,多一项技能是有用的,而且这一项还特别有用,他可是咨询过别人,这一招特别能抓人心,安烨茗对那位提出这个有效建议的属下又赞了一次,以后可以再多多咨询。

    殊不知那位属下有多怕他们尊上再向他问奇奇怪怪的问题,赏赐虽然拿的舒爽,但若是点子出错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这项任务实在风险太大。

    双双心情很好的安烨茗和安星澜采购完要回家,却再次遇见了鬼王楚晏其,而且他还又说有事,纵然安烨茗现在心情好,也一点都不耐跟他磨蹭,这不是浪费他和澜澜的二人时光的么?

    楚晏其道:“说完我就走。”

    还做出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安星澜道:“真的有事相商,之前不是那位宫公子在,我没方便说的么?不是故意缠你们。”

    安星澜看不得楚晏其这可怜兮兮的样子,辣眼睛的慌,见楚晏其执着,于是还是拐向旁边坐会儿让楚晏其说事。

    布好结界之后,楚晏其叹了口气,对安星澜和安烨茗道:“我也不瞒你们了,我这身上有点不大不小的毛病,所以一直在找命定王妃,娶了王妃,便可痊愈。”

    见安烨茗一下变的危险起来,楚晏其忙道:“当然,安兄你们两位神仙眷侣,我是万万不会来拆散你们的,你们情比金坚,情谊万古,任何人都拆不散。”

    小机灵楚晏其的求生欲相当高,在这一刻舌灿莲花地夸起来安烨茗和安星澜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来,夸的安星澜从面带微笑到不知该摆什么表情。

    安星澜忙打断他:“所以现在你找我们是想要做什么呢?总不能就是为了祝福我们两个的?”

    楚晏其又叹了口气,“这个毛病,我年年都得服药,当初你让凤羽灯亮起来,还当以后有了彻底痊愈的办法,这不才有了之后的……”

    “我再次给你们道歉,对不住。”虽然楚晏其觉得安烨茗还得感谢他来着,他才是典型的为他人做嫁衣,不过这话没敢说。

    在安烨茗依然不善的目光下,楚晏其眼神躲开道:“我现在当然不敢想别的,几年前就没想了,这不是要想别的招吗?”

    “然后我那边的炼药师终于有了新的思路,可练出痊愈丹药来,只是还需要安小兄弟的帮助。”

    楚晏其忙补充道:“当然绝对不会有过分的事情,绝不会伤害安小兄弟的一根毫毛,呃,也不是这样说,大概是需要安小兄弟的一点头发,或者一滴血之类的,顶多也就这样,更多的我也不敢,安兄可以一起去。”

    安烨茗却道:“既然你之前可吃药维持,以前怎样就继续吧。”

    楚晏其苦下脸:“谁不想能一劳永逸?”然后又转看向安星澜道:“安小兄弟,绝对报酬丰厚,我们鬼域里许多资源都是外界所没有的,一切都好商议的好吗?就请你们去做做客,故地重游,若是不行就再回来,保证不会让你们有损失。”

    安星澜嘴角抽了下:“故地重游?”那个故地里的回忆可当真不好说是好还是不好,安星澜看向安烨茗,把安烨茗看的心虚,生怕安星澜翻旧账。

    不过安星澜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翻旧账的了,于是又转向楚晏其:“说的我还真有点动心,那你准备一下都有哪些东西你们鬼域有,而我们没有的,我们考虑考虑。”

    楚晏其面露喜色:“好好好。”

    和楚晏其分开,安星澜对安烨茗道:“就去看看,到时候咱们不愿意,他还能有本事强迫得了我们?”

    关心则乱的安烨茗这才点了点头。

    两个人又重新心情愉悦地往回走,却不想等回到这里的住处时候还有一个‘惊喜’在等着他们,不过对安烨茗来说绝对是惊大于喜的。

    安星澜:“爹爹!”

    对,虽然甩掉了祝简书和腾亦衍那两个逆徒,但是这个追上门来的,他却不能打出门去,还得牵起嘴角笑着招呼:“父亲来了。澜澜刚给你买了东西,还说要赶在年前给你送去,这下正好也不用送了。”

    萧墨逸眼神温和,露出一丝笑意来,对安星澜道:“我来看你。”

    安星澜亲亲热热地带着萧墨逸进屋,安烨茗稍落后一步,牵起的嘴角虽然挂的牢,但是心里面的小人嘴角却已经往回落了,唉。

    虽然心叹气,但是降了一辈,还要叫人家一声父亲的安烨茗还得很热情好客,还去厨房里露了一手来在岳父面前表现。

    以前做对头的时候,虽然实力相当,但是萧墨逸太死板太正,其实在安烨茗手里吃亏的时候多,而现在……,可不就是孽力反馈?

    萧墨逸一过来,就分走了安星澜大半的注意力,而且直到现在这位岳父都还是在以一种考验挑剔的目光看他。本来之前的时候,安烨茗做饭,安星澜还会进厨房帮个忙或者添个乱,道侣间的情|趣不是?

    现在却是不行了,哪还敢让安星澜进厨房啊?也不敢和安星澜多有什么亲密的动作,怕碍了岳父大人的眼。赶紧让安星澜坐着去和岳父聊天去,其他的都他来。

    安星澜也的确有事要和萧墨逸聊,忙问了萧墨逸的修行现在可还好。

    安星澜也不是无缘无故这样问,在两年前萧墨逸的修行出了岔子的,而且其还有安星澜的关系——都说无情道断情绝爱,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之前萧墨逸修无情道修的就是无情道的标杆,无私情无私欲,就像一颗万年不变的磐石,万物在他眼皆一样。

    无论是安烨茗还是祝简书其实都对安星澜表达过担忧,怕安星澜投入了感情,把萧墨逸当成父亲,但是萧墨逸却不能对等,当萧墨逸对安星澜露出无情残酷的一面时,怕安星澜受伤。这也是他们不愿承认萧墨逸是安星澜父亲的一个原因。

    修无情道者,世人皆疏远之,安星澜还记得曾听过的那句话。

    不过后来安星澜这个变数,却并不是让萧墨逸最终还是回归大道无情,而是安星澜终究成了萧墨逸心的一处特殊柔软,这处柔软剔除不掉。

    而出现的这份特殊则又导致了另一个后果,就像安星澜曾听到过的别人的闲言碎语,萧墨逸的无情道出了问题。

    当时安星澜是万分愧疚的,愧疚地想其实他不出现在萧墨逸面前,就让萧墨逸保持以前那样,就一直都能好好的就好了。

    还是萧墨逸站在他面前,面色温和又包容,对他道:“不是你的问题,早该有此一劫,在你之前,就已在瓶颈,已有不好的预感。”

    “反而是你的出现,让一切有了转机,为父已有别的感悟,会峰回路转,相信爹爹。爹爹总会说到做到的。”

    当时萧墨逸摸着他的头,对他道:“而且,你和他在一起,我还没有放心,总还得在旁边看着,要给你撑腰的。”

    后来,安烨茗看着安星澜天天愁苦的小脸,哪里坐得下去,也想办法帮助萧墨逸渡过难关,虽然岳父很碍眼,但是更不想看着道侣难过和愧疚。

    都是顶尖天才级的大能人物,又悟性绝佳,毫不藏私吝啬的相帮,绝对是大有益处的,后来萧墨逸闭关了许久,闭关出来之后,他的无情道已不再是断情绝爱锁住他的枷锁,他走出了自己的另外的道。

    就像他说的,他还要看着安星澜很久,安星澜和安烨茗的这桩婚事他不看着不放心,当父亲的前二十年没有给儿子遮风挡雨过,以后不能再让他少了撑腰的人。

    这个年是安星澜安烨茗萧墨逸三个人过的,虽然安烨茗没能如愿和安星澜两个人一起过,但是那一成的不足,看在澜澜开心的份儿上,这次多了萧墨逸这个拖油瓶就多吧,反正还有明年,后年,大后年……

    而远在魔宗里的祝简书和腾亦衍也在新年之时按时收到了安星澜从远处送来的礼物,而且爱攀比的腾亦衍还跑去了祝简书那里要攀比一下。

    当时祝简书正拿着安星澜写的福字端详要贴在哪里才好,看到腾亦衍,便隐晦地炫耀:“澜澜亲手写的。”

    腾亦衍不屑:“当谁没有。”

    祝简书继续似感叹实则炫耀地道:“澜澜这手字还是我手把手教的,现在越来越有自己的风格了。”

    腾亦衍:……

    不就教那小子写过字,多了不得的事么?祝简书这人的嘴脸真是要不得。

    腾亦衍满脸的鄙视,可从祝简书那里离开的时候,却觉得略输了一筹,心想着等那小子回来,他要怎么捞回这一局呢?

    没想出个所以然出来,又转到了去想安星澜和安烨茗在外过的别乐不思蜀,不知今夕何夕,不知道回来,他得去信问一下人究竟什么时候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感谢所有小可爱们的陪伴,群么么哒!再见啦!,,,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