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 127 章
    温软的触感落在肌肤之上,一瞬间,像有电流窜过全身,时懿动作僵住,还握着傅斯恬腕的指节几不可觉地抖了一下。

    傅斯恬说什么?她答应了?时懿连讥诮的笑都淡了下去,退开了身子,有些怔愣地审视傅斯恬。

    傅斯恬依旧站在原地,不躲不闪,平静地回望着她。她的脸上没有笑,但神情很淡然,甚至透着一点等待的意味。

    不为所动、任君采撷。

    时懿忽然有心火抑制不住地窜了上来,烧得她太阳穴突突直跳。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明明比起被推开,这该是她更期待的答案了,可傅斯恬真的答应了下来的这一刻,她发现自己竟比重逢以来的任何一刻都更生气、都更心凉。

    傅斯恬为什么可以这么平静、甚至这么游刃有余?还是她猜了,傅斯恬根本就是在欲拒还迎、在这里等着她吗?

    对傅斯恬来说,她到底算什么?事业有成、千帆过境后的春风一度、旧梦重温吗?

    时懿薄唇抿成一条冷厉的直线。一阵夜风吹来,她单薄的棉裙在风微微地荡动。

    傅斯恬问她:“走吗?”

    时懿气到极致,反而扯出了一抹笑。“走啊。”她抬了抬下巴,眼底情绪淡了下来,松开傅斯恬的腕,转过身走在她的前头。

    傅斯恬腕,一圈的红。她没有在意,垂下,深深地望着时懿的背影。她抬起脚步,踩着时懿的影子,安静地跟了上去。

    谁都没有叙旧的意思,沉默在两人之间流淌。

    时懿想,无所谓傅斯恬想做什么、把她当成什么,没有关系了。她本来陪她玩玩,不也就是为了满足夜夜纠缠自己的迷梦吗?

    因为得不到,才会耿耿于怀、心心念念。满足了,就会发现不过如此、索然无味,一切就能得到了结了。

    成年人,各自所需罢了。

    她如是说服着自己,可神经却还是不停地被身后傅斯恬若有若无的香气、从容平稳的脚步声挑动着。

    她真的就这样跟她上来了。

    是不是对她来说,这已经不过是成年人驾轻就熟的游戏了?

    所以不会生气、不会害羞、不会在意。

    一股说不清辨不明的不悦情绪又在时懿的胸腔翻涌。

    在心照不宣的沉默,她们来到了二十楼,时懿房子所在的楼层。

    用指纹刷开智能锁,时懿推门而入,玄关感应灯应声而亮。

    傅斯恬在门口迟疑了一瞬,跟着时懿踏了进去。

    偏过头,宽敞的客厅就在半明半暗的光线若隐若现。比起时懿当年在申大旁边的房子,这套房子装修非常简单、家具很少,摆着沙发,却连电视都没有,整个客厅甚至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傅斯恬心口蓦地发揪。

    她正要转回头看时懿,时懿开口:“拖鞋随便穿、客房有一次性内裤,睡衣别人穿过,但是干净的,介意吗?”

    目的直接明确。

    傅斯恬眼睫颤了一下,扶着墙换鞋,说:“没关系。”

    她动作优雅,低下头,微微偏着,细发顺滑地垂落一侧,露出了她半边柔美的侧脸。几缕微卷的碎发掩映下,她修长的脖颈与精巧的锁骨在灯光下白嫩细腻得像是会发光。

    那么美丽、又那么从容、那么熟练。

    时懿脑一直绷着的那根弦,彻底被烧断了。

    她伸用五指握住傅斯恬那一片脖颈,大拇指轻轻摩|挲、触碰傅斯恬的耳骨,指尖微微的凉。

    傅斯恬猝不及防,双|腿微软,直起腰想去捕捉时懿的眼睛,时懿的唇就恰如其时地压了下来。

    柔软的、炙1热的、粗鲁的。

    傅斯恬浑身发麻,闭上眼,觉得灵魂好像都要在时懿的唇下融化了。因为渴望、因为满足、因为这些她久违地感受到的鲜活的、真实的情绪。

    她好想伸抱抱时懿。可是她不敢。她不知道时懿还愿不愿意抱她。

    拥抱是比接吻、上1床,更亲密、更纯粹的事。

    她撑在墙上,仰起头,张开了唇,回应了时懿。

    时懿仿佛有一瞬的停顿,随即,近乎是恶意,她反反复复碾压她的唇珠,横冲直撞、肆意掠夺,蛮横用力到傅斯恬发疼。

    傅斯恬忍下闷哼,撑着墙的小臂在轻轻地颤抖。

    她睁开眼,望向近在咫尺的爱人。

    时懿是睁着眼的,她低垂着羽睫,面上一片冰寒,所有的动作,都像是在发泄。

    傅斯恬看不到一丝的温情。

    她的声音终于有了一点控制不住的颤抖:“时懿……”她微微撇开头说:“我不想开着灯。”

    时懿安静了一秒,像没有听见一样,噙住她的唇,再次吻了上去。

    她以为她听到傅斯恬情绪的波动、听到她的脆弱会变得开心的,可是为什么没有。时懿后脑钝钝地疼。

    傅斯恬没有躲她,只是胸腔的抖动变得更明显了。

    仿佛整个人都抖了起来。

    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又像一朵倔强却娇弱的花。

    时懿告诫自己不要在意。可唇下的柔软、甘甜,却仿佛都变成了沸水,在炙烤、灼烫着她。

    时懿情绪维系不下去,焦躁地放过了她可怜的唇,站直了身子。她攥着傅斯恬的腕,离开了玄关,沉默地往客厅走。傅斯恬跟着她,除了呼吸声和脚步声,没有任何声响。路过开关板时,时懿按了一下开关,关上了玄关的灯。

    室内顷刻间陷入深沉的昏暗。

    时懿看不到,身后傅斯恬望着她的眼神,有多温柔、有多眷恋。

    她带傅斯恬转移到沙发上,傅斯恬顺从躺靠下去,衬衫裙的扣子已经敞开了一半。借着阳台投进的幽微光亮,时懿坐着俯视着她。

    时懿看见,傅斯恬蒙着水雾的眸仿佛有什么一闪而过,但她还没看清,傅斯恬就一支着沙发,撑起身子,勾住她的脖颈,主动吻了上来。

    她的吻,不同于自己的放肆,轻轻地抿、柔柔地舔,吻得小心又温柔。

    仿佛还是多年前那个深爱着时的模样。

    时懿呼吸发沉,身体里好像有什么地方剧烈地疼了起来。明明不爱她了,明明不要她了,为什么还能做出这样深情款款的模样欺骗她?

    不要心软。她该知道的,她骗人的段,一直一直都这样高明的。

    她避开了傅斯恬的吻,向下滑去,吻傅斯恬的下巴,扯傅斯恬的扣子,探入其。

    傅斯恬眼神黯了下去,身子无力地落了下去。

    她一揉在时懿脑后的发里,一盖在眼睛上,紧绷着身体,由着时懿、咬唇隐忍。

    月光冷冷清清地映照在她们身上,时懿边扯开她的衣服,边往下吻。吻过她的脖颈、吻过她的胎记,不经意地,唇就触到一处微1凸的肌肤。

    她条件反射地微微抬头查看。

    淡淡的月光下,一个一厘米多的圆孔小疤静静躺在傅斯恬右侧肋骨的里侧。下面一点的肋骨边上、肚挤眼上,还有两个相似的小疤。颜色并不深、也并不丑陋,但傅斯恬太白了,这个小疤,像白玉上碎裂过的痕迹一样——刺眼、醒目。

    时懿怔在当场。过往像幻灯片一般在脑海浮现,她看着傅斯恬掩面躺着、瘦弱无措的模样,锥心一般的痛突然间袭遍她的四肢百骸。

    来来的胆没有了吗?

    她的宝贝,胆没有了吗?

    她几乎要无法呼吸了,泪水漫过眼眶,无法克制地往下流淌。

    她紧咬着下唇,不漏出一点哭声地退下了沙发。

    傅斯恬察觉到时懿的久久没有动作,挪开了,呢喃了一句:“时懿?”

    时懿没有回答她,赤着脚,背对着她,走进了卫生间。

    傅斯恬错愕地看着她消失的背影,坐起身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洗间里,时懿背靠着门板,脱力蹲下了身子,仰起头,无声无息,泪流满面。

    她到底在做什么?傅斯恬到底想要她怎么样?

    “时懿,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傅斯恬在门外低柔地问她,每一个音调,都是她心动的节奏。

    时懿再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了。

    就算自尊不允许、就算在心底里丑化诋毁了傅斯恬千千万万次、就算告诫了自己无数次“不值得”、催眠过自己无数次“再也不喜欢她”了。

    她还是喜欢傅斯恬、还是会为她心动。

    还是心疼她。

    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她根本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知道这么问,很不体面、很不理智、一点骄傲和骨气都没有。

    可她听见自己还是问出口了。

    她问她:“江存曦,你有没有……有没有后悔过和我分?”

    哪怕只是一丁点。

    如果她肯多坚持一点时间,哪怕只是半年,熬过了那段艰难,坚持到现在,她们明明也能过得很好的。

    傅斯恬脸上一瞬间血色褪尽。“江存曦”,时懿那一年嘲弄的话语仿佛还犹在耳边,“恶劣的基因果然会遗传的吧。”

    那些年的风霜雨雪、困厄悲凉,仿佛都随着“江存曦”这个名字再次吞没了她、啃噬着她的血肉。

    她是怎样走过来的,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不是她的时懿、她的宝贝该遭受的人生。

    “没有。”她抬抚摸着门板,低哑开口。

    时懿无法克制的泪,再次大颗滚落。

    她那一点可笑的不甘啊。

    她说:“江存曦,你不知道,有些人只适合留在回忆里吗?”

    也许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放任傅斯恬接近自己,不应该靠近傅斯恬,不应该以为,傅斯恬的爱,会像她映在自己眼底、刻在自己心上的那枚胎记一样,经年累月,永远不变。

    傅斯恬全身疼到痉挛,那已经不存在胆囊的位置,仿佛都再一次绞痛了起来。

    她扶着门框,动了动喉咙,张了好几次口才能平稳地发出声,”对不起……“

    时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止住泪,心灰意懒:“你怎么来的?”

    “开车来的。”

    “可以自己回去吗?”

    傅斯恬说:“可以。”

    时懿不再说话了。

    她靠门坐着,望着漆黑一团的虚空,静静地听着,听着脚步声响起,消失,再次响起,再次消失,而后,门被打开了,门被关上了。

    一切重新归于寂静。

    就像她和傅斯恬的重逢。

    时懿想,算了吧。放过傅斯恬吧。

    那几年,她为她笑、为她哭、为她风里来雨里去、为她洗做羹、为她强忍病痛、为她付出过她能付出的一切。

    她其实有认真地爱过她的。

    现在,也不过是很认真地不爱她了。

    就当是黄粱一梦,重温的,是自己这不肯放下的旧梦。

    现在,梦醒了,一切可以回到平静了。

    反正,这么多年,没有傅斯恬,她不是也过来了。

    平平淡淡、无悲无喜,不是最是人生真谛吗。

    作者有话要说:来迟了,摸摸哒。,,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