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 122 章
    二十岁相恋时一起做的计划——要到海城生活, 二十八岁时,她们倒真的都做到了,只是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时懿不知道该说是机缘巧合,还是, 命运嘲讽。

    靳明若一无所知地站起身, 应和傅斯恬的招呼:”没事, 傅老板你人气高, 生意红火嘛。”

    她都做好了待客玲珑的傅斯恬会怎么和她客套的准备, 可反常的, 傅斯恬站在门口一言不发,怔怔的,视线定在时懿的身上。

    包厢内出现两秒怪异的沉默。

    靳明若主动介绍:“这位是我朋友, 兼职我老板,时懿时总。傅老板不必紧张,她是顺路送我过来,听说傅老板也是申大毕业的,年轻有为,就想进来交个朋友。”说着,她侧头对挑眉, 一副“怎么样, 我没骗你吧”的表情说:“时懿,这位就是百闻不如见面的傅老板傅斯恬了。”

    时懿一直避也不避地盯着傅斯恬看的。除了一如既往的瘦, 她看起来似乎过得不错,眉目完全长开了, 气韵动人,妆容很淡,却已美得夺人心魄。如果说当年她像是一株风雨倔强的小雏菊, 那现在的她,更像一株空谷盛放的幽兰,淡雅、端秀,又透着些容易让人好感的弱、柔美。

    时懿在心里冷笑了一声,站起身,对着傅斯恬勾了勾唇,伸出手,泰然自若地打招呼:“好久不见,傅,斯,恬。”

    傅斯恬像是终于被叫回了神,眼睫快速地颤动了两下,红唇翕动,却又没发出声。她朝着时懿走近,眼神依旧胶着在时懿的脸上,像是怕挪开一下,一切就会像梦一样消失不见。

    不过两三步,她挪到了时懿的身前。不是梦。时懿的身影、时懿的气息是真的,她眼底的淡漠、玩味也是真的。

    傅斯恬的喉咙滑动了一下,垂下眼睫。

    “好久不见。”她调整出了一抹合宜的淡笑,伸手覆盖在时懿伸出的柔荑上,轻轻握住。

    皓腕起落间,时懿眼神下移,余光注意到傅斯恬另一只手腕上佩着一块白金色的表——在一起第一年,她在水族馆水槽前送给她的第一份情人节礼物。心湖泛起涟漪,还来不及多想,一个金属冷光在她眼前闪了一下。

    定睛细看,傅斯恬左手无名指上一枚铂金戒指就倒映在她的眼底。

    时懿的心湖一瞬间完全平静了下来。

    靳明若再迟钝也反应了过来,惊讶问:“你们认识的呀。”

    时懿松开傅斯恬的手,没说话。

    傅斯恬蜷起指头,放在身侧,默了一秒,轻声说:“嗯,同学。”

    同学?时懿在心里咀嚼一遍这个词,唇角笑意更深。她坐下了身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傅斯恬表演。傅斯恬比她想象要镇定,又或者说,要放得开许多了。除了最初那几秒的错愕,她现在表现得几乎真的像她们就是普通的老同学重逢了。

    靳明若兴奋地惊呼:“这么巧,这也太有缘了吧。同系同届吗?”

    傅斯恬回答:“嗯。”她没看时懿,淡笑说:“是很巧,好多年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时懿似笑非笑:“是哦。”

    傅斯恬很自若的样子,撩了一下耳边的细发,在靳明若要再次开口之前,招呼靳明若:“坐呀,我们别站着说话。外面还下着雨,你们过来还好吗?”

    靳明若被她打岔,跟着她坐下了身子,回了她的关心后,没再追问几句她和时懿的过往,就被她四两拨千斤地彻底转开了话题,带到了合作事项上。

    合作方案前几次基本都已经谈妥了,时懿不了解情况,完全不参与她们的沟通,冷眼看着她们确认一些细节。

    工作的傅斯恬其实并不怎么笑,专注时微抿的红唇比起从前总含着三分笑的模样甚至显得有些冷淡。只是她眉眼生得好,不笑自柔,不说话时只静静地看着你,你都觉得她温柔和善,让人舒服;等她说话时,和声细语,不卑不亢,你就更觉得她会说话、有气质,别有风情。

    时懿在心里下结论:她比以前更擅伪装,更会骗人了。

    商谈并不久,合同便签订下来了。

    傅斯恬客气地留她们吃晚饭,时懿晚上还有饭局,靳明若也不好意思特意等到饭点,两人便婉拒了。左右后面长期合作还有机会的,傅斯恬客套了几句,便也没有强留,亲自送她们下楼。

    伴着靳明若的“那我们先走了”,时懿疏离地朝傅斯恬颔了下首,算是告别了。

    傅斯恬笑意微敛,也回了她一个轻轻的颔首,礼貌自然。

    时懿不再看她,毫不留恋地跟着靳明若转身进入电梯。

    傅斯恬目送着她。

    直到电梯门缓缓合上,时懿的脸渐渐消失于冰冷的钢板后,傅斯恬依旧站着,长久失神。

    她的手心里,已经是密密麻麻的指甲印,新鲜的、渗血的。

    前厅经理莫晓茹感慨:“没想到时总这么年轻,还这么漂亮啊。”

    傅斯恬右手抓握着左手腕上的表,淡淡地“嗯”了一声。空气里,她仿佛依旧能闻到时懿身上残留下来的那一点淡香。

    冷傲的、高贵的、令人心颤神迷的存在。

    就像从不曾遇到过她时那样。她果然过得很好。

    真好。

    前厅经理八卦:“老板,你以前和时总是不是挺熟的呀?”她途出去了,只听到傅斯恬说她们以前时同学。后来她再送羹汤、点心进来,傅斯恬正在看合同。她把菌菇汤放下,正在摆点心,靳明若就随手盛了一碗准备放到傅斯恬旁边。她还没放下,时懿就伸手把那碗汤接过了,放到自己跟前,对靳明若摇了摇头。

    明显是知道傅斯恬香菇过敏,并且记得很清楚。

    傅斯恬有些恍惚。半晌,就在莫晓茹以为她不会回答了的时候,她终于笑了笑说:“大学的时候,挺熟的。”

    熟到,知道她身体的每一颗痣。

    电梯里,时懿也在出神,眼眸冷得像冰。靳明若叽叽喳喳讲了一堆的话,时懿一个字都没听进去,都只单音节敷衍。

    电梯门开了,时懿一动不动,靳明若终于发现了,用五指在时懿眼前晃了晃,没好气问:“时懿,时总,回神了!你在想什么?”

    时懿勾唇冷笑。

    她在想,傅斯恬可真了不起。

    时过境迁,傅斯恬表现得这么大方,倒是显得耿耿于怀、还能轻易被牵动情绪的她像个傻子。

    迫不及待离开了的人果然不一样。

    可是,戴那块手表算什么意思?

    她走出电梯,问靳明若:“你见过她丈夫吗?”

    “谁?噢!傅老板吗?”

    时懿用眼神表示肯定。

    靳明若惊讶:“她结婚了吗?”

    “没有吗?”

    靳明若好笑:“你是她同学,你问我?”笑完她迟疑说:“应该没有吧。我之前看她手上的戒指,也以为她结婚了,和她们前厅经理开玩笑,说她们老板这么漂亮,可惜英年早婚,否则想追她的人怕是要从淮北路排到淮南路了。她们经理说,那倒也不是,现在排队还来得及。这意思不是没结婚,就是已经离婚了吧?我没来得及追问,傅老板进来了,我后面就也没特意再问过了。”

    时懿没说话。

    分手后,她就没有再见过傅斯恬了,简鹿和、陈熙竹好像都为了她和傅斯恬大吵过一架,但是傅斯恬铁了心要走,谁都劝不回她,所以后来就再也没人会在她面前提傅斯恬了。毕业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傅斯恬切断了所有人的联系,连陈熙竹也找不到她了。

    她只当傅斯恬想结婚生子,想彻底抹掉这些过去,过不被打扰的全新生活了。

    可没结婚吗?

    没结婚她哪里来的背景、哪里来的人脉、哪里来的资金在这寸土寸金的海城开这样一个高档的独栋餐厅。

    时懿情绪起伏。

    偏偏靳明若还在火上浇油:“你干嘛问这个?啧,时懿懿,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动心了,见色起意哦。”

    时懿的性取向在她朋友圈里不是秘密。

    时懿觑她一眼:“你自己走回去吧。”

    靳明若:“???”她也不废话了,火速拉开车门上车:“呜呜呜,时懿,外面这么大雨,你忍心吗?送我回去吧。”

    时懿装作无动于衷。

    车子驶到了一处好打车的路口,靳明若自觉让时懿把她放下了。时懿等会儿还有应酬,和她家也不顺路,她也不好意思让时懿真的绕一大圈送她回去。

    时懿心里装着事,也没客气,放下她就走了。

    一路上,她一直在想傅斯恬。

    想过去的她,想刚刚的她,想她的手表,想她的戒指,想到甚至想就地停车,取出手机查一查,傅斯恬到底怎么回事。

    可到底只是想想而已。

    她按捺住自己,一路心神不宁却一刻不停地开回了家。

    没必要。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互相都已经是彼此生命无关紧要的人了。

    她结没结婚、离没离婚,怎么开起的餐厅,关她什么事?

    她把自己扔进床榻里,抬起手遮住眼睛。,,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