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120章 第 120 章
    十二月二十一号晚上, 傅斯恬满身血污地在柠城的县人民院经受暴风雪时,时懿连打了她两通电话,傅斯恬没听到一样, 由着它震动到自动挂断。

    颅内出血了、脾脏破裂了、右腿要截了、左腿也危险了、能不能醒来要看造化了……病危通知书和手术知情同意书一张张地签, 借钱的电话一个一个地拨,王梅芬和傅建涛天都塌了, 傅斯恬的世界也崩塌了。眼前灯光明明白到刺眼, 她却只看到晃动的红与成片的黑。这个黑夜,好像再也不会亮起了。

    她不知道接起电话能和时懿说什么,要和时懿怎么说。

    治疗费怎么办?小鱼再也醒不过来怎么办?叔叔婶婶以后怎么办?她和时懿的以后怎么办?

    她不知道。她无法面对血泊傅斯愉喊她的那一声声“姐……救我……救我……”,无法面对叔叔、婶婶、无法面对时懿,无法面对那一秒钟没有出声、被怪物吞没了良知的自己。

    无法面对、无法原谅。

    婶婶赤红着眼让她滚, 她不敢站在她视线里刺激她,于是只好退到走道外的楼梯间里。她蜷缩起来,衣着单薄, 靠着墙,斜斜注视着紧闭着的手术室大门,一半脸红肿着, 一半脸惨白如纸、咬着下唇、生理性地痉挛着,像一只在冬夜里渐渐失温死去的流浪猫。

    像她这种人, 到底为什么出生、为什么还活着,她也不是很明白了。活着好像就是一种罪过,累人累己。怎么做都是错的、怎么挣扎都是无用的,谁都救不了她,谁都照亮不了她, 时懿也不行。

    那是一条叫命运的线。它束缚着她往前走, 无论她怎么努力, 都改变不了要沉没的轨迹。

    她认输了。

    如果命运注定要她沉没,那至少,她可以放过时懿。

    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十三点,连续十几个小时手术后,傅斯愉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她昏迷不醒,右腿膝盖以下全没了。傅斯恬踉跄地支撑起自己,从楼梯间冒头出去远远地跟上手术推车,来到了重症监护室外。王梅芬余光一扫到她,情绪就再次被点爆,朝着她冲过来,被傅建涛从背后用力地扣住了。又哭又咬又踹,她昏过去了。

    医生说她是体力不支、受刺激过度了。傅斯恬站在病房外,摇摇欲坠,羞愧无措。

    傅建涛心力交瘁。

    说一点都没有迁怒傅斯恬是假的。可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心里明白,这事只是意外,怪不得傅斯恬的。他抓着头发,像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叮嘱傅斯恬:“你先回去吧。这几天……都先不要过来了,你婶婶……”他叹了口气,一下子找不到言语,最后只能再重复一遍:“回去吧,这里你也帮不上忙。”

    “学校有事的话,也可以先回学校。等你婶婶冷静一点。”

    傅斯恬看着他,眼里全是泪,除了不住地点头,什么话都说不出。

    她宁愿他像婶婶那样,骂她打她,她反而能更好受一点。可他都没有。

    她无地自容,被深重的罪恶感与自我厌弃感完全吞没。她游魂一样飘回老人的老房子,进门后,保姆阿姨关心了傅斯愉的情况后就告诉她,上午有一个打扮得很斯、姓方的女人来找过她,听说她家里出事后,等了一会儿,留了张名片就走了。

    傅斯恬脑子钝钝的,反应了好几秒,才想起来这个姓方的女人可能是谁。

    她接过保姆阿姨递来的名片——方若桦。

    果然是她。

    她居然一点都没有慌张,只有一种——这一天终于来了的感觉。

    哪里都很疼,但疼到麻木了,她发现她也不是不能忍受了。只要想象着自己已经死了,这一副躯体如何,其实也不重要,也无关紧要了。

    她拿着名片,上了天台,一动不动看着名片好久,一个数字键一个数字键拨通了这串号码。

    响铃不过两秒,电话就接通了,方若桦温润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来:“喂,你好。”

    傅斯恬指甲无意识地抠着水泥墙,咬了下唇,回:“是我,阿姨,傅斯恬。”

    方若桦一点也不意外:“我知道。”

    “家里人说阿姨你早上来找过我?”

    “是。”

    顿了两秒,谁都没说话,方若桦打破沉默:“我听说你家里出事了,我不确定这时候和你说这些合适吗?”

    她是昨夜接到一直安插在时懿那里暗保护时懿的保镖电话后,辗转反侧了整夜,一大早就赶过来兴师问罪的。可听说她妹妹出车祸了,她又动了恻隐之心,怀疑自己是否太过残忍了。

    但出乎意料,傅斯恬回答她:“没关系,阿姨你说吧。”

    她的声音轻得像下一秒就要散了,方若桦准备了整夜斥责、质问的话语,一下子突然都说不出口了。

    半晌,她问:“你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吧?”

    傅斯恬失焦地看着远方的青空,说:“我知道。”

    “阿姨,你想劝我和时懿分手是吗?

    方若桦承认:“是。”

    傅斯恬指甲已经抠得甲肉分离了,可她却一无所觉。她闭上眼,耳边响起的是呼啸的风声和记忆里时懿一字一字的宣告声:“傅斯恬,你听着,我要我们走到最后。差一分一秒,都算你对不起我,误我终身。”

    她想应她“好”的,可张开嘴,她听见自己说出的却是:“阿姨,你还是很关心她的是不是?”

    “是。”

    “你还是很爱她的是不是?”

    “是。”方若桦说:“她是我的珍宝,我比爱这世上任何都爱她。”

    “包括你的丈夫,你的小女儿吗?”

    方若桦没有犹豫,说:“是。”

    傅斯恬落下泪,却露出了笑,呢喃道:“那就好……那就好……”

    她许诺:“阿姨,我答应你,我会和时懿分手的。”

    天台的风好大,吹得她觉得自己的灵魂都消散了。眼前的白不是白、蓝不是蓝,她扶着墙爬上阳台,望着太阳,在一阵阵发黑的视野静坐着。

    太阳慢慢地下山了,风吹干了她的泪。

    她又默默地爬下了阳台。

    她知道她还不能死。

    她还没有资格去死。

    已经给别人带去太多的麻烦了,她还有她没有尽完的责任。

    *

    十二月二十三号,傅斯愉依旧在昏迷,王梅芬依旧不想看见她。她如约定般地回到申城陪时懿考研。

    考研前的一晚,时懿依旧背对着她躺着。回来后,她和傅斯恬说的话,十根手指数得过来。她没有告诉傅斯恬,那一晚她连拨两通她的电话是为什么。就像傅斯恬也没有告诉她,她回去以后,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时懿的理智、忍耐、矜持与骄傲几乎都已经要到极限了。

    她甚至在心里说服了自己,只要傅斯恬能发现她的不对劲,能像过去那样,从背后抱抱她,哄哄她,她就体谅她,她就放弃一切自尊,真的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用力地回抱住她,告诉她,那一晚,她有多害怕、有多需要她、有多渴望她的肩膀和怀抱、也有……多失望。

    可傅斯恬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

    她只是很规矩地躺着,一动不动,甚至连被子踢动都没有。一臂的距离,像千山万水,把她们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时懿的心彻底冷了。

    尽管考研的那两天,傅斯恬陪着她早睡早起、接送她来回,给她戴特意求来的护身符、为她准备新鲜可口的三餐,电话消息接收得都比平常少了,像极了一个陪女友考研的贴心恋人。

    可时懿却知道,有什么东西在越来越逼近了。傅斯恬偶尔看她的眼神,让她有一种预感,这个预感让她绝望,也让她无能为力。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还要做什么。

    如果一段感情只剩下一个人想坚持了,那单方面的坚持,除了徒做多情、徒惹笑话,还有什么意义?

    她的理智和骄傲让她接受、让她放手。

    她也以为,她做好了准备的。

    可当最后一科考完,她们久违地在外面吃了一顿饭,走过这半年里她们走过成百上千次的那条回家的路后,傅斯恬叫住她,说“时懿,我有话要和你说”时,她的心还是颤抖了。

    恐惧攫走了她的心魂,她低着声问:“不能回家说吗?”

    傅斯恬摇头。她注视着她,目光哀伤,透着一点悲悯,说:“对不起,时懿,我们分手吧。”

    轻轻巧巧,就像在心底里演练过无数遍一样,说得一点都不为难。

    时懿曾经爱极了她把温柔轻软的嗓音,可此刻,她却恨不能捂住自己的耳朵,让自己再也听不到后面残忍的话语。

    可傅斯恬却听不见她的祈求,还在平静地、毫不留情地凌迟着她:“我的衣服和书我都收回宿舍了,剩下的,我都不要,你也不要的话可以扔了。卡里的钱我都没动,放在床头抽屉了,密码你知道的。房子你可以继续租,也可以转租,退的钱……”

    时懿听不下去了,她问她:“为什么……”

    傅斯恬强作冷静挤出的话,骤然卡住了。

    “为什么,要分手?我要一个理由,不过分吧?”时懿单手环胸,注视着她,重复了一遍。

    她找回了自己的气势,站得很直,神色冷峻,眼眸幽幽深深,容色依旧是那一年幕布上只惊鸿一现就夺走了傅斯恬所有心神的卓尔不凡、清冷出尘,可她的眼底,再也找不到那时熠熠生辉的光了。

    疲惫爬满了她的眉梢眼角。

    傅斯恬泪意翻涌,喉咙像被针扎一样疼。她忍住泪,张开口,努力冷淡地说:“我以为我们都有共识了。”

    “时懿,我们不合适,这样下去,我们都很累。”

    “是你累,还是我累?”时懿听见自己讥诮地问。

    她不想这样的。她想潇洒答应,想好聚好散,给自己、给傅斯恬留最后一点体面的,可她的胸口、她的喉咙、她的嘴,被愤怒和不甘充满了,完全不听她的指挥。

    “是哪里不合适?能力、性格、还是……性别?”“性别”两个字,她咬的很重,满满的都是嘲弄。

    傅斯恬怔怔地看着她,像有些不认识她。半晌,她垂眸不耐烦一样敷衍:“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是我对不起你。”

    时懿看着她,也觉得自己不认识她。这个冷漠无情、毫无波澜的女生,真的是她爱过的那个温柔恋人吗?

    她真的了解过她、真的知道自己爱着的是什么吗?她以前觉得陷入爱情里为一个不值得的人掏心掏肺很愚蠢,可没想到到最后,她也没什么不一样。

    她一眨不眨地看着傅斯恬,像要看穿她的灵魂,把她刻进骨子里一样。好几秒后,她勾唇,冷冷地嗤笑了一声:“傅斯恬。”

    顿了一下,她说:“或许,我该换个叫法?”

    “江……存……曦……”她注视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口。

    傅斯恬完美的平静面具终于出现了裂痕,她的眼眸里出现了她熟悉的慌乱和痛苦。时懿满意地继续刺伤她:“开始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不合适?”

    “你去相亲了是吗?”

    “这么迫不及待的吗?”

    她的默认,她的慌乱,让她原来越来越刻薄,“耍我好玩吗?从一开始,我是不是就不应该相信你。”

    ”恶劣的基因果然会遗传的吧。”

    最后两句话落下,一刹那间,傅斯恬忍无可忍,全身颤抖了起来,泪如雨下。

    她终于不冷静了、终于哭了,终于好像也会痛了。时懿觉得自己痛快了、也更痛了。

    她听见傅斯恬哽咽“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原来,你一直这么看我的吗?”,看着她单薄抖瑟的身影,忽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做什么。

    不论如何,爱过一场,何必呢……何必呢……

    浑身的戾气都被傅斯恬的泪水洗刷走了。时懿脑袋炸开了一样疼。她倦极了,几乎是落荒而逃,转过身,背对着她,用淡漠到极致的语气说:“就这样吧。我答应你,分手了。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

    傅斯恬的哭腔还在,却毫不犹豫地回答:“好。”

    时懿僵硬两秒,终是提起脚步,一步一步往前,往那个只剩她自己一人、阴冷逼仄的“家”里走。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浮现,是那一年大一雨幕她在风雨跑道里唱“关于我爱你”的螓首蛾眉、浅唱低吟;是情意未明时她们并肩而坐、她抱着她低柔腼腆地说“如果你需要,我愿意时你的爸爸、你的妈妈、你的家”;还是那一年,她发着高烧,赤着脚,攥着她的手,哭着哀求她“时懿,不要走,不要喜欢她”……

    她不明白,为什么爱一个人会这样善变,为什么傅斯恬的爱,和母亲的爱一样,都是可以收回的。

    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不会变的?

    她没有骨气地幻想着、哀求着:来来,叫住我、抱住我、不要走。

    可直到她跨进铁门,关上大门,傅斯恬也没有再吭过一声。甚至,也许,她早就已经离开了。

    时懿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扶着楼梯,才能支撑着自己踉跄地往上走。

    她不想回头,不想停下,更不想哭。她告诉自己,算了吧,没事的,不过是失恋,就当是丰富人生阅历了。

    年轻的时候,爱错过一个人,更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她不是最想的开的人吗?

    她一个人可以过得更好的。

    可一步一步,她最终还是半道上蹲下了身子,像被全世界抛弃了的乞丐,抱着膝盖,泣不成声。

    她不知道,一门之隔的楼外,小巷口,傅斯恬是怎样站立着,用着怎样眷恋的眼神目送着她,目送着她生命残存的一点点星光,消失于自己的世界,永远消失。

    她听不到她哭泣,听不见她在心底对她说了万千句的“对不起”,最后只汇成了那一句无声的祝福:“时懿,往前走,不要回头。”

    “前程似锦。”

    *

    八点半,傅斯恬行尸走肉般地回到宿舍。

    简鹿和问她怎么回来了,时懿呢?她情绪毫无起伏地回:“我和时懿分手了,回来住几天。”

    简鹿和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她扭头,难以置信地问:“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傅斯恬眼神死水一样静,复述了一次:“我和时懿分手了,回来住几天。”

    下一个瞬间,她被简鹿和揪着衣领,抵到铁梯旁,头重重地撞在了□□上。

    “傅斯恬,你混蛋!是你说的分手,是你说的是不是?”

    她看着简鹿和被气愤烧红的眼,没有否认。

    “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简鹿和怒视着她,气到极致,反而自己先哭了起来。“你知不知道她有多喜欢你啊,你知不知道她为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还怕你内疚不舍得让你知道。可到头来,你根本不值得。”

    她早该知道的,在前两天时懿被醉汉尾随,险些出事后,方阿姨联系不到傅斯恬反而联系她过去陪陪时懿时,她就该知道的。傅斯恬变了!她变了!

    她从没有见过那样脆弱的时懿,她也从来没有那样气过傅斯恬。

    可时懿却还在为她说话,她说:“她应该是家里有事,说话不方便。”

    再不方便能有多不方便?!她那时候不理解,现在突然都懂了。

    有心,怎么都方便。没有心,怎么都不方便的。

    她等不到傅斯恬的回应,傅斯恬也不像要给她回应的样子。简鹿和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又气又无力。她松开了傅斯恬,反手抓过书桌上摆着的装着傅斯恬和她、时懿、尹繁露的照片的相框砸碎,厌恶地说:“傅斯恬,是我看错了你。”

    摔门离开。

    傅斯恬顺着铁梯滑下,跪在地面上,一点点扫开碎玻璃,抚摸着照片上她们灿烂的笑容,指尖血如泉涌。

    一直到深夜,简鹿和也没有回来。傅斯恬知道,简鹿和是恶心她,不想看到她。她庆幸,还好明天天亮了,她就要回柠城了,下学期没有课程,以后除非答辩和考试,她不会回来了,不会太影响简鹿和的正常生活。

    她没有锁门,浑浑噩噩、混混沌沌,一直失眠到半夜。

    不知道几点钟,宿舍门有了声响。她以为是简鹿和或者那个新搬进来的舍友回来了。

    可脚步声是沉重的,一步一步,好像是朝着她的床过来的。

    傅斯恬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也剧烈地痛了起来。

    她不敢睁开眼睛。黑暗,她听见脚步声最终停在了她的床旁,一动不动。

    “骗子。”她听见时懿令人心碎的控诉声,卑微的,沙哑的。“明明答应过我,不会不喜欢我,会一直一直喜欢着我的啊。”

    她伸手触摸她的脸颊、眉眼,温柔的、小心翼翼的,像是在触摸一场易破灭的镜花水月。

    傅斯恬的心脏绞痛起来,仿佛灵魂都在被她指尖烙下的体温灼伤。可她愣是一动不动,像是完全睡死了一样。

    时懿收回手,借着月色打量着傅斯恬,安静地站着。

    傅斯恬始终装睡,没有回应。

    时懿终于彻底死心了。

    她低笑起来,嘴唇干裂出血,声音清清冷冷,说:“江存曦,你别怕。”

    “我来找你许一个圣诞愿望。”

    “以后,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再见。”

    傅斯恬依旧不动。她用尽全力把自己钉在床板上,藏在被子里的手,紧紧攥着床板,忍哭忍到十指指甲缝里全是开裂的鲜血。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她知道,她失去了什么。终此一生,她的黑夜,再也不会亮起了。

    *

    2016年,一声“再见”过后,她们当真再也不见。

    那一学期最后的所有考试,时懿都申请了缓考。

    傅斯恬再也没有见过时懿。

    一直到毕业。

    一直到毕业的很多年后。

    时懿消失在傅斯恬的世界里。

    傅斯恬,消失在所有人的世界里。

    山长水远,那几年的短暂交逢,像大家漫长人生转瞬即逝的一场幻梦。

    梦醒了,所有人都继续往前。连陈熙竹都在出国后渐渐放弃了寻找傅斯恬。

    只有很偶尔的聚会,露天野炊,酒足饭饱,追忆往昔,她们才会想起曾经有几个星辰漫天的盛夏,有一个女孩,也曾和她们一起谈笑风声地度过。

    可她们谁也不说出口。

    谁都像忘记了她一样。

    忘记了时懿曾经很爱过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她笑起来,有很温柔很温柔的梨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