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119章 第 119 章
    考研前三天, 下午三点多,傅斯恬刚从快递点领了快递往校外走,就接到傅建涛打来的电话, 声音沉重地问她:“这两天有课吗?”

    傅斯恬已经被老人折磨得麻木了。她没有直接回答有或者没有, 而是反问:“怎么了吗?”

    她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去了。

    傅建涛说:“尽量回来吧,恬恬。你奶奶可能快不行了。”

    傅斯恬脑袋“嗡”得炸了一声。她下意识地就要答应, 可话要出口的一瞬间, 她忽然想到什么,猛地止住了声。她强作镇定地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傅建涛愣了两秒,像是惊诧她居然没有马上答应。他压着情绪,言简意赅地描述:“除了水,几乎什么都吃不进去了。这两天总是咳血, 尿裤里拉的也全是血。”

    傅斯恬心慌乱成一团。她知道,于情于理,她都该马上答应的。可她还是艰涩地问出了声:“过两天, 等周一了可以吗?”

    等时懿考完研可以吗?

    “可以,我可以,恬恬, 我可以,你奶奶可以吗?!她可以吗?!”一瞬间, 傅建涛低吼的声音透过扬声器穿进傅斯恬的耳朵。

    这是有记忆以来,傅建涛第一次这么凶这么大声地吼她。傅斯恬一瞬间眼圈就红了。她咬牙,仰起头,含泪回答:“好,我马上买票回去。”

    傅建涛吼了她心里也不好受, 沉沉地叹了口气, 语气稍缓:“再怎么样, 她也是你奶奶,含辛茹苦把你养大的。小鱼也请假回来了的。”

    一滴泪还是不听话地滚落了,傅斯恬迅速抬手擦去,哑声应:“我知道,我知道的……”

    为什么要用这种语气教育她,她不明白。老人不止一次用她觉得自己快不行了骗她回去过,她骗她回去后对她做过什么,他也不是不知道的。她只不过是这两周实在不能走开才没回去,她已经很努力地想要平衡好两边的生活了,为什么好像谁都对她很不满意。

    她挂了电话,查了最近一班的动车时间后便给时懿打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时懿才接起来,傅斯恬猜测她应该是从自习室里走到了外边走廊的角落。

    “怎么了?”时懿的声音冷冷淡淡的。

    傅斯恬已经听了很多天她这样的冷淡了,可这一瞬间,还是觉得胸闷到难以呼吸。她吞咽了两下才勉强觉得喉咙能够正常发声:“时懿,我临时要回柠城一趟,我奶奶情况可能不太好了。”

    时懿说:“好。”

    “晚饭你要自己解决了。明后天看情况,要是还好的话,我会尽量赶回来的。”

    “好。”

    “你晚上一个人注意关好门窗。书桌旁的箱子里有新买的牛奶和肉松饼、小蛋糕,晚上饿了可以吃,牛奶记得用温水热一下。”

    时懿还是单音节的:“好。”

    傅斯恬喉咙发涩,还想说什么,在她这样的冷淡之下,什么都说不出了。

    两厢沉默,空气安静了好几秒。

    傅斯恬醒悟过来,若无其事地道别:“那我去买票了,先挂了。”

    时懿似有若无地“嗯”了一声。

    傅斯恬迅速地、狼狈地按下了挂断键。

    她没由来地想起了刚在一起的那一年寒假,她们分隔两地,在冷风煲电话粥煲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的事情。那时候,谁也舍不得先挂,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分享不尽的快乐……

    无话可说——她们怎么就走到这样的地步了。

    她攥着手机,佝偻着背,像灵魂被抽走了一样,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站着。

    旁边有过路的同学见她神色太难看了,好心问她“同学,需要帮助吗?”,她这才回过神,仓皇地摇了摇头,踉跄走开了。

    她没有回出租屋,背着书包,直接去了公交车站坐公交,搭乘四十分钟后的动车回柠城。

    接近八点钟,她在镇汽车站下了车。因为一整个下午滴水未进,她腹部又开始隐隐作痛。

    她压着右下腹,一边往车站外走,一边寻找站外傅建涛的身影。路上傅建涛问了她抵达时间,说会开摩托车过来接她的。

    她一路向外,始终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忽然,一张陌生又眼熟的脸映入她的眼帘,那张脸的主人,也朝她微微笑开,伸手招呼她:“斯恬,这里!”

    傅斯恬的脚步蓦地定住了。

    像是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傅斯恬冷得血液都要凝固住了,上下唇齿直打颤。

    是王则——那个之前老人骗她回去后,不经她同意,就突然安排他登门与她相亲过的男人。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愤懑一刹那间充斥满她的心间。

    她明确和奶奶说过她现在不想考虑结婚的事,不要再擅自安排相亲了,也明确和王则说过,她对他没感觉,不要再发短信给她、不要再有任何联系了,更几次和叔叔说过,她有多反感这件事的。

    所有人都知道她想法的,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这样安排?

    王则还在热情地朝她招手,傅斯恬心冷到极致,腰板反而挺直了起来。她脸上寻不到一丝往日里柔和的神情,肃着脸,一步一步走到了王则的跟前。

    王则脸上的笑有僵硬了一瞬,但很快又没事人一样笑着说:“叔让我过来接你。我借了朋友四轮来的,车在对面,两轮现在这天太冷了。”

    傅斯恬冷漠地看着他,说:“不用了,辛苦你跑一趟了。你回家吧,我自己搭车回去。”

    男人看得出她不待见他,但还是很好脾气地央求:“别啊,我都来了,我送你回去。我都答应叔了,给我点面子嘛。”

    傅斯恬看着他,像在看一个小丑的表演。她不再说话,转过身就向前走,对着路边停着的一辆等客摩托车招手。

    摩托车司机看到来客信号,瞬间调转车头开了过来。

    王则心急,伸手去攥傅斯恬的手,力气大到傅斯恬发疼:“你什么意思啊?”他声音低了下去,带着藏不住的怒意。

    傅斯恬回头,眼神冷得像刀:“放手!”

    那一瞬间,她眼里映射出的恨意让王则心惊。王则不自觉地松开了手,却还是色厉内荏地吼:“你以为我爱来的吗?操,你奶奶打电话让我来的好吗?”

    她不是快不行了吗?为什么还能有心力做这件事。到底是她太执着,还是自己太愚蠢了。

    傅斯恬很想哭,但事实上,她却冷笑了出来。“那是她的事,关我什么事?”

    王则失语。

    傅斯恬连价格也没有问,报了地址,坐上了拉客摩托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冷风如刀地刮着她的面庞,她闭着眼睛,呼吸声沉闷得风声都盖不住。

    拉客司机没话找话:“和男朋友吵架了?”

    “没有,那不是我男朋友。”傅斯恬哑声回答。

    “那还对你动手动脚、大吼大叫的,什么人呐这是。”

    傅斯恬没说话。

    司机自顾自地讲下去:“我跟你说啊,女孩子找对象一定要擦亮眼睛。像这种脾气不好的,千万不能找,看起来就像会动手的。”

    “我看你年纪也不大,长得又漂亮,更要小心了,千万不要被骗了。”

    “现在这个社会,太乱了。养女儿太难了,哎,又要让她健康快乐长大,又怕把她养得太天真,以后好人坏人都分不出来。我女儿和你差不多大,今年上大学了,我和她说,谈恋爱可以,不过,要带回来给我把把关,她还嫌我烦,问我是我谈恋爱还是她谈恋爱,让人又气又好笑。”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傅斯恬被迫听着,一直没搭话。她其实一开始觉得他很吵,很聒噪,慢慢,她听着他对女儿的抱怨,有点好笑,可是情绪还没转到笑那里,她心又更闷、更难受了。

    她没有这个命。

    她没有会这样护着她的爸爸。

    她没有。

    为什么就她没有,为什么……她发现自己居然又在思考这个问题了。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愤怒、不甘的无用情绪了。她听见她心里那只被封印已久的怪物,好像又在咆哮、又在挣扎、又想挣脱束缚,破笼而出了。

    不可以。

    她紧咬下唇,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说服自己,试图让自己清醒、冷静、善良、豁达,像这么多年来一直做的那样。

    可她所有的努力,还是在回到家时功亏一篑。

    老人挺着胀满腹水的肚子靠坐在床边喝水,形如枯槁,眼神却还是精神的。

    她的目光随着她的进入,很快地就落在了她的身后。她在探寻什么,不言而喻。

    傅斯恬打量着她,觉得也许是自己恶意了,老人分明并不是傅建涛所说的就要不行了的模样。她和上一次,甚至上两次,她骗她回来的时候,也没有太大差别。

    她心彻底硬了。她忽然觉得一次次上当,一次次省吃俭用、抛下时懿回来看她的自己像个傻子,又觉得那个挺着肚子面皮垂皱成一团的生物像个怪物。

    会这么冷血地这么想着的自己,也好像个怪物啊。

    可她控制不住了,肚子好疼,胸口闷得像有什么要炸开了。

    她站在床边,目光直直地看进老人的眼里,一字一字很用力地说:“王则没在后面,我没坐他的车,自己回来的。”

    老人眼睛一瞪,还没说话,傅建涛连忙打圆场说:“怎么回事,他没接到你吗?他说他开四轮过来,你会暖和点。啊,那可能是没碰到。”他给傅斯恬使眼色。

    傅斯恬听得却是更漠然了。他果然是知道的。他没有阻止,他当逼她的帮凶。

    如果,如果她是傅斯愉,如果她是他女儿,他也会这样吗?她从前一直很知道自己的位置的,从不自不量力地做这种比较的,她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怎么了。她觉得自己快疯了。

    所有人都逼她。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一样是人,为什么她就要忍受这一切?就算她做错过事,这么多年来,她悔过还不够诚心、还不足以得到宽恕吗?为什么她还要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连仅有的珍宝都要失去了。

    她听见自己僵着声音,一点温度都没有地撕开了一切伪装,说:“接到了,是我不坐他的车。”

    “奶奶,我不仅不坐他的车,我以后也不会和他再见面,更不会和他结婚。我不会同意相亲,不会结婚,不会按照你的意愿过一生的。”

    “你不要再有这种妄想了。”掷地有声,不留任何余地。

    老人一瞬间往前挺起身子,怒目圆睁,像是想说什么,却捂着胸口,“呃呃”直叫,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傅建涛和保姆大惊失色,连忙上前给她拍背顺气,场面兵荒马乱。

    老人始终瞪着傅斯恬,浑身发颤却不忘发脾气,伸手扫落了桌上的一切物件,想要骂傅斯恬,却口齿含糊,只听得出怒意满满。

    傅斯恬垂着眉眼,静静地与老人对视着。

    傅建涛见她不像是要服软,怕她再说什么话刺激老人,呵斥傅斯恬:“你先出去。”

    傅斯恬扭头看他,抿了抿唇,当真一言不发地转身出门了。

    她也没走远,就走到门外了老人看不见的地方,垂着头,揪着肚子,靠墙站着。

    傅斯愉从楼上下来,看到她的姿势,好笑问:“你干嘛,罚站哦?”

    傅斯恬抬头看她一眼,没说话,再次低眸注视着地面。

    傅斯愉第一次被她这样冷待,自觉热脸贴了冷屁股,皱起眉头想发脾气,却眼尖看到傅建涛从房间里走出来了,又连忙有眼色地缩回楼上了。

    “你跟我出来。”傅建涛命令。

    傅斯恬服从。

    站在院子里,借着路灯投射出来的暗光,傅建涛看着眼前的女孩。

    今晚的她很陌生。

    这十几年来,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乖戾的模样。即便是两年前寒假里的那一次因为要去约会而和老人发生的抗争,也不像今夜这般阴沉冷硬。

    她整个人瘦了一圈,几乎只剩下皮包骨了,所有的精神气都像是被抽走了。

    傅建涛心惊,按捺下心里因为两头为难,又心疼母亲又心疼孩子的躁意,关心她:“最近怎么了?怎么瘦成这样了?”

    傅斯恬不看他,很轻地说:“没有。”

    “失恋了?”

    傅斯恬还是说:“没有。”

    她抗拒的态度让傅建涛无力,傅建涛从没有和这种状态下的傅斯恬沟通过。他焦躁地抓了一下头发,尽量心平气和地与傅斯恬沟通:“恬恬,何必呢?何必和倒计时着过日子,有今天没明天的人置气。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你不舒服,你不想相亲,但是,看在她也没多少时间的份上,不要和她计较了。她也没有恶意,她只是想用她的方法关心你,你体谅一下吧。就算是哄哄她也行,和那些人见一面服个软也没什么的,不是吗。不会再有几次的。”

    傅斯恬终于抬头看他了。她看着他,眼神幽静,像从来没认识过他一样。

    “我也没有恶意。”她哑声说。“你也不要和我计较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傅建涛甚至觉得她的眼神有一点嘲讽。他太阳穴突突地跳,情绪一下子也更不好了。

    可他不是不心疼她的,他舍不得对她再发火了。他强压下火气问:“你到底怎么了?!”

    傅斯恬不说话。

    傅建涛头疼地按额头:“你现在有情绪,我们没办法沟通,你先回房冷静下,我也去冷静下。”

    他烦躁地从衣兜里摸了根烟,最后看傅斯恬一眼,拧着眉头转身出院门。傅斯恬目送着他,泪水渐渐模糊视野。

    她知道她让他伤心了、让他失望了,可是,她做错了吗?她不明白。越来越不明白。

    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她捂着肚子上楼,走出了一身的冷汗。绞痛,她倒出了书包里的全部东西,找到了那一板藏着的止痛药。她干咽了两颗,在地板上不知道躺了多久,疼痛终于稍稍缓过来了。

    最里层的内衣裤都被汗打湿了,一阵一阵发冷。她蜷缩着抱起自己,还是冷。她挣扎着起身,拿了留在这里的换洗衣服去卫生间冲洗。

    水流淌过脸颊、淌过全身,她仰头在稀薄的空气喘息。

    她还在想那个问题。

    到底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小时候,她问过母亲:“为什么那些人那样对我们,你还要我还不要恨她们、不要和她们生气。”

    母亲说:“因为她们也很可怜的。我们生她们的气,她们就会更可怜的。我们要做宽容、善良的人。宽容是对自己最大的善待。这样的人,也会得到命运最公正的善待的。嗯,你听不懂是不是。没关系,其实就是这样的人,会是运气最好的人、会变成最幸福的人。”

    她那时候年纪小,听不懂,也不想懂。她骨子里好像注定刻满了傅建泽卑劣的基因,没有办法完全消化母亲循循善诱的教导。她只觉得命运已经不公正了。她不明白,做错事的人从来不是她和母亲,为什么她们也要跟着受惩罚,要受到别人那样的唾骂和欺凌。她受不了,她没有母亲那样的善良和大度,她会憎恨那些伤害他们的人、讨厌他们、害怕他们……也羡慕他们。

    她羡慕那些欺负她的小朋友,羡慕他们上课做游戏的时候总会被争着要,羡慕她们午休过家家的时候可以当公主当王子、而不是像她从来只会被强迫当牛做马给人骑、当大坏蛋、当小偷,被人拿着木剑扫帚追着打,羡慕他们可以拿到小红花,可以不被老师用看脏东西、大麻烦的眼神看待,羡慕他们有干净的住所、安稳的生活,不用害怕半夜三更有债主讨债撞门、一觉醒来,房门又被泼红漆了,所有街坊都对她们指指点点、骂骂咧咧。

    她受够了。

    她不想。她不想一直当着过街老鼠,在阴沟里长大了。

    所以,当她再一次被打得遍体鳞伤地从幼儿园回到家里,母亲给她擦着药,哽咽地问她:“来来,妈妈过两天带你去坐车车,顺便去看望奶奶好不好?奶奶家有好多好玩的新玩具、还会有很多小朋友和你一起玩”时她没有拒绝;所以,妈妈骗她“来来,你在奶奶这里等妈妈一会儿,妈妈去给你买个小蛋糕”时,她没有挽留。

    她很多次在梦里哭天抢地地抱着妈妈的大腿让她不要走过的。

    可现实是,那一年,她忍着泪,点了头,眼睁睁地看着妈妈离开,一句挽留的话都没有说。

    妈妈以为她还小,她什么都不知道的。

    可其实,过分恶劣的环境早已经让她比同龄所有的孩子都要早熟。她都知道的。她知道妈妈想让她过得更好,想要送走她了,所以离别的那个晚上,妈妈抱着她一直在哭;她也知道,妈妈去买蛋糕后不会回来了,所以,离开的时候,妈妈一步三回头,脸上全是不舍的泪。

    她也舍不得妈妈的。可是,她实在过怕了从前的那种日子了。她太向往妈妈口的那个新城市、向往可能拥有的新生活、好日子……

    所以,她就那样无情无义、自私自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抛弃了她的母亲。

    奶奶打骂她的时候,从来都说,她没有妈妈,她妈妈抛弃了她,她妈妈不要她了。可她自己知道,不是的,不是她妈妈抛弃了她,是她抛弃了她妈妈,抛弃了那个把她当作人生所有希望、全世界最爱她、最无私为她的人。

    所以,活该她受到了命运最公正的审判,让她为她的自私和无情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她落到了性情暴虐的老人手下。

    她落到了寄人篱下、看人脸色过活的日子。

    这是她咎由自取。

    她认罪。

    她开始忏悔、开始日日煎熬、夜夜后悔,她不敢睡、常常做噩梦、梦见母亲过得不好、梦见母亲骂她、讨厌她、不认她了,她总是从梦哭醒,然后被打,被打后更后悔、更害怕、更思念母亲。

    她开始盼着母亲回来找她、开始害怕这一辈子,她真的都再也见不到母亲了。可怎么办,她太弱小了,她什么都做不到。

    她看到奶奶、看到那些大人们总是很虔诚地烧香拜佛,祭拜神灵。于是,走投无路,她在又一个梦见母亲的夜里,赤脚跪在地板上,虔诚叩首。

    她祈求神明、祈求命运宽恕她的罪过。她说她知道她错了。她后悔了。她再也不敢了。

    她许诺,从今天开始,她会做一个最善良、最乖巧的好孩子。她会做一个好人的。

    她求他们,有一天,把母亲还给她。

    把好运还给她。

    从那一天起,她收起了自己所有的棱角、所有早慧的心思,低眉顺眼、任打任骂、事事以人为先,与人为善。宽容、忍耐、善良,几乎成为了她的执念。

    她践行着与神交换的诺言,一忍,就是十几年。

    她自问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已经尽力了。

    可是,命运好像没有真的宽恕过她,好运好像并没有真的眷顾上她。如果永远忍耐、永远宽容、永远善良是对的,那为什么她的这些容忍与善良,都换不来好的结果?

    她的善良,换来的是张潞潞的算计、时懿的保研被剥夺,她的容忍,换来奶奶的得寸进尺,连叔叔都理所当然地要求,“你体谅一下”。

    这么多年,她还不够体谅吗?

    太可笑了。

    她到底为什么把自己活成了这样。这么多年的坚持,真的是有意义的吗?

    所有的过往在她脑海里走马灯一样地浮现,最后定格下来的是,黑暗,时懿背对着她的身影,瘦削冷漠,触不可及。

    傅斯恬找不到答案了。

    她关掉了水龙头,擦干身体,穿上衣服,摇摇欲坠地走出卫生间,走回房间。

    远远的她就看到,她的房门大敞着,傅斯愉背对着她,蹲在她的榻榻米上,手上好像拿着东西,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傅斯恬没有心力和她计较、更没有力气和她客套了。她静默地走进了房间。

    傅斯愉听到声响,做贼心虚,自己吓了一跳,侧着转过了身子看她。

    随着她的侧转,傅斯恬看清了她手上抓着的东西——那是一件深海蓝的崭新内衣。

    傅斯愉把它的包装拆开了,她甚至把它的标签都弄掉了。

    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刹那间,傅斯恬身子晃了一下,血液直往脑袋里逆流。

    没有意义!没有意义!什么宽容、忍让、善良、都是没有意义的鬼东西。

    她劈手从傅斯愉手夺过那件内衣,用从来没发出过的严厉声音质问她:“你做什么?!你为什么要碰它!为什么!”

    傅斯愉被吼得也变了脸色。她从来没有见过傅斯恬这样的疾言厉色,脸还是那张脸,沉下来,压着眉眼,居然凶得像是要吃人。

    她其实有点害怕了,可是,她不想承认。她甚至有点委屈,有点不解,傅斯恬什么时候这样凶过她了,她怎么能这样吼她,就为了这一件破内衣?

    她不想服输,于是硬着头皮,理不直气也壮地对吼回去:“你凶什么凶啊?吃枪|药了啊?你自己放地上,我看一下怎么了?会死啊?”

    “会啊!”傅斯恬很大声地回她。

    傅斯愉被吼得语塞。她看着傅斯恬分毫不让她的模样,也不知道为什么,鼻子酸得要命。于是,她为了不丢面子,更大声地吼回去了:“那你去啊,你怎么去死啊!一件破内衣而已,你至于吗?至于吗!”

    “至于……至于啊……”她抱着那件内衣,还是不争气地哽咽了。

    傅斯愉什么都不知道。她不知道,时懿有多么需要这件内衣;她不知道,当她洗到时懿内衣,发现她带出来的内衣罩杯已经变形、系带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了笨拙缝补过的痕迹时,她有多心碎、多自责;她不知道,她为了攒钱,背着时懿偷偷接回了辞掉的家教有多煎熬,不知道,当她用所有课时费买下这件她这辈子买过的最昂贵的内衣,准备等时懿考研结束后庆祝时送给她时,她对此寄予了多大的期待与希望。

    她总是什么都不知道,总是这样肆无忌惮。

    一次又一次。

    “我不会原谅你的,永远。”她看着她,一字一字,咬牙切齿地说。

    傅斯愉被震慑住了,难以置信,却还是嘴硬地应着:“不原谅就不原谅,谁稀罕啊。”

    “我的祖宗诶,大晚上的,你们吵什么啊。”王梅芬听到楼上的争吵声,从楼下快跑着赶上来,人未至身先到。

    傅斯愉一下子得到靠山般地冲向门口,搂住王梅芬的胳膊开始告状:“妈,她吃□□了,我就好奇看一眼她的新内衣,她就不依不饶,大发脾气。”

    王梅芬被女儿的哭腔弄得心都揪起来了,说到底,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啊,至于吗,这两小孩。“没事没事,多大点事啊。”她沉着脸看向傅斯恬,想像往常那样压傅斯恬两句,让她别和傅斯愉计较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当她目光触及傅斯恬,触及傅斯恬那闪也不闪、脆弱又倔强的瞳眸时,她不敢轻易说话了。

    她想起了刚刚在老人房间里她不同往常的强硬了。

    “这是我要送人的礼物。她把标签弄坏了。”傅斯恬声音听不出起伏地解释。

    “它自己掉的,不是我弄的。一拿起来它就掉了。”傅斯愉受不得一点冤枉。

    王梅芬一个头两个大,拿不准傅斯恬现在的情绪和态度,只好装作公正地打圆场:“这事是小鱼不太对,能粘上吗?或者缝一下,不然我看看,我……”

    她话还没说完,傅斯愉囔囔开了:“什么我不对,我再说一次,是它自己掉的,不是我弄掉的!”

    王梅芬要被她气死了,骂她:“你先闭嘴吧你。”一个没控制住,语气重了点。

    傅斯愉一下子委屈到极致,撒开搂着王梅芬胳膊的手,哭着问:“连你也护着她!妈,连你也护着她,这个家里到底还有没有我的位置了?!”

    她转过身,噔噔噔地就往楼梯口,王梅芬心一颤,伸手要抓她,没抓到,眼见着她就往楼下跑了,急忙跟着转身要跑去拉她。

    到底是上了年纪,手脚笨重,走快了,一个脚滑,扶着楼梯扶手,差点瘫倒下去。

    傅斯恬本能地冲下来扶她:“婶婶……”

    与此同时响起的是院子里被摔得震天响的铁门声。

    王梅芬气急败坏地瞪她:“你愣着做什么,去追她啊!半夜三更,她一个女孩子!”

    傅斯恬被呵斥地条件反射往下追去。

    她顺从太多年了,对于他们的命令、他们的指挥,早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地服从。她穿着睡衣、拖鞋,跟着傅斯愉跑出了院门,跑到了村路上,看着前面奔跑的傅斯愉呼叫:“小鱼,别跑,回来……”

    傅斯愉分明听到了,可脚步不停,却是跑得更快了。

    傅斯恬机械地跟着她跑,跌跌撞撞,昏暗的村路忽然变成了重影层层叠叠地往她的眼前压来。

    像没有尽头的、没有生息、不知道要通往哪里的道路。

    傅斯恬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为什么要追,甚至,为什么要活?

    这个世界好像一个巨大的牢笼,无论她怎么挣扎,怎么奔跑,她都跑不出这个桎梏。

    她好累啊。

    她还能到哪里去。

    她可以就这样倒下去,再也不起来吗?

    前方十字路口有两束明显的黄光亮起,明显直行来向有车要来。傅斯愉不管不顾的背影,还在不停地向前,即将横穿。

    那一秒钟,她张开了口,想要叫她:“小心,车!”

    可是那一秒钟,仿佛恶魔附体。

    她不知道自己想了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想。

    她张开口,没有发出声。

    下一秒,刺耳的刹车声、撞击声、尖叫声在冬夜的冷风响起。

    傅斯恬双腿发软,跪了下去。

    她知道,她完了。

    她的人生完了。

    善良不一定没错。

    恶毒,却一定是错的。

    像是诅咒,一语成谶。

    杀人犯的孩子,长大后,也成了杀人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