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113章 第 113 章
    傅斯恬觉得脑袋里还是有东西在漫灌, 所有声音都像隔了层什么,听不真切,又确实在响动着。

    “什么意思……”她声音轻得风一吹就散。

    傅建涛心里也不好受, 他理解她的不可置信。他戒烟很久了,可这几天, 他经常会习惯性地摸胸口那个惯常放烟的口袋。

    他又下意识抬手摸烟,只摸到空落落的胸袋:“她从前两年开始不是总说胃疼, 这两年没断过。年纪大了不好做胃镜,我带她做过一次钡餐, 医生说没什么毛病, 我就带她回去,以为没事了。这次不是风了,医院多做了检查。也不知道查什么, 查来查去,查到子宫去了, 说是b超照到里面有个拳头大的肿块,没开出来, 他们也不好说。但肝那边,也有几颗了。坏病,应该**不离十了。”

    傅斯恬安静地像不存在了一样。她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这种不真实的感觉, 让她觉得平静、又觉得茫然。

    车子前进了十来米, 她才再次出声:“还能手术吗?”

    傅建涛好像也在走神, 车速都慢了下了,“嗯?”了一声, 车子又前进了好几米, 才回答:“县医院让我们拿到市医院去, 他们没办法。那个托你表姐夫找的熟人,看了片说太晚了,都到肝上了,这个年纪,动了手术到最后怕也是人财两空。你奶现在这个情况,下不下得来手术台还要两说。”

    “那只能这样吗?”傅斯恬脑袋发钝。

    傅建涛没说话。

    十几秒以后,他突然在路边停了车,整个身子一动不动。疾驰而过的汽车声,像幻听一样,傅斯恬听见他很哑很低地说:“是我没本事。”

    他宽厚的肩膀有几不可觉的颤动。

    傅斯恬从来没听过傅建涛用这样的声音说话。压抑得变了声。

    她鼻子一下子酸了,真实的疼痛终于扎进了身体里,袭遍四肢百骸。她很想说点什么安慰他,可是,他又很快地动作了起来,攥着车把手要启动车子。

    老旧的摩托车发出嘶哑的轰鸣,轮子却一动不动。傅建涛只好一脚踩在地上,一脚踩在摩托车的启动杆上,站起身,用力往下踹。起落、起落,一下又一下,他越踹越用力,越踹越无力,踹到气喘吁吁。

    傅斯恬看着他笨拙又吃力的背影,跟着粗了鼻息,红了眼眶。

    “算了,我们走过去吧。”他放弃了。

    傅斯恬应:“好。”

    她说不出其他什么话了。言语都太苍白了。

    她看着前方通明的路灯,恍惚觉得他们像落进了世界的边缘。这个夜晚,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是彩色,只有他们,正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在灯光照不亮的黑白间。

    一路沉默着,他们到了医院。电梯里,傅建涛叮嘱她:“先别和你奶说她的病,她不能再激动了。我和你婶打算过两天带着她的片去市里再看看。”

    傅斯恬答应:“好。”

    她收拾好心情,挂上乖巧的表情,来到老人的病房前。

    病房是两人间,另一床病人不在,老人躺床上在看电视,王梅芬坐在折叠床上玩手机。

    王梅芬先看到的傅斯恬,招呼她:“哟,回来啦,吃饭了没。”

    傅斯恬轻声答:“还没有。”说着,她看向老人,边往里走边关心:“奶奶,你怎么样了?”

    老人看起来瘦了许多,原本就高的颧骨更高了,眼窝陷了进去,面相越发尖刻了。但精神头却还不错,声音洪亮,用眼白睨她:“我以为等我死了你才会回来奔丧呢。”

    傅斯恬脚步微顿,一下被刺得接不上话,心里因她重病而生出的几分温情与怜爱瞬间冷却。情绪,跌回了冷硬的现实。

    “妈!”傅建涛从床底拖了张凳子出来给傅斯恬,不赞同地说,“孩子忙着考试呢,这不是一听说马上回来了。”

    傅斯恬双手攥着裤腿,没有坐下,也没有辩解。

    老人上下打量着她,想到了什么,缓和了些语气说:“坐吧,吃了吗?”

    这个问题刚刚王梅芬已经问过了。傅斯恬又轻轻地摇了一次头。

    老人也不是真的在意她的回答。她顺着自己的想法,把话说下去:“我没啥事,你叔说我过几天就好了,就能下地了,是一时血脉没通。这不?”她眼睛觑向床头挂着的输液袋,“通血管来着呢。”

    傅斯恬看她毫不知情的模样,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她指甲掐着指腹,平常地接她话:“那就好。”

    老人问:“听你叔说了吧,你爸爸快回来了。”

    傅斯恬血液凝固住了。“嗯。”

    “哎,总算,我这把老骨头,也撑到这时候了。”她先是欣慰,随即拉过傅斯恬的手,在她手背上轻拍,语重心长了起来:“你也这么大了,书读得比谁都多,我以前和你说的那些道理,你都记得吧?”

    傅斯恬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硬忍住没从老人手下抽回手。明明是那样热那样干燥的指腹,傅斯恬却觉得,像被一条冰冷湿滑、吐着信子的的蛇压住了。

    她敷衍地应:“嗯。”

    老人便自顾地说下去:“你爸苦了大半辈子,如今出来了,也算是苦尽甘来了。等他出来了,你也毕业了,父女俩好好过日子。你们年轻人忙,要打拼,你本事点,找份好工作,招个好对象,以后生个大胖小子,刚好他给你们夫妻俩带孩子,你们也乐得轻松,他也享点后福,对吧。”

    傅斯恬想反驳什么,看看她手背上的针眼,又忍了下去,心不在焉地点头。

    她隐约听见了阳台上,王梅芬问傅建涛:“你说了吗?”

    傅建涛说:“没有。”

    王梅芬骂他:“一点用没有。”

    傅斯恬走神,他们在说什么呢……

    老人还在喋喋不休,颠来倒去地说傅建泽这些年的苦,要傅斯恬以后好好孝顺她,要她招个靠谱、孝顺,不会嫌弃她老爹的对象。念叨着,念叨着,她催起了婚,说她听人介绍了好几个,要她找个时间去看看。

    傅斯恬反复深呼吸,推脱着,努力让自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就在傅斯恬要坐不下去了的时候,王梅芬进来了:“妈,恬恬这没吃晚饭呢。这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带她回去吃点,明天再带她过来,你看行吗?”

    老人皱了皱眉头,像是没说过,有点不情愿。“那你晚点过来,晚上替你叔的班。你叔那么大个人,窝那床我看着都替他难受。”

    傅斯恬已经麻木了,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和王梅芬一起下楼。

    王梅芬借了辆电动车过来的,载着她往回走,路上东一句西一句随意地问着话,问着她的生活。

    傅斯恬都说还好,说是快毕业了,下学期可以找实习了。

    王梅芬状若随意地问:“之前过年时候找过你的那个男孩子,还有继续走着吗?”

    傅斯恬愣了一下,忽然升起了一种警觉。那个男孩子从来不存在过,但她知道,王梅芬问的是谁。她咬了咬唇,不自然地说:“没有。”

    王梅芬“哦”了一声,不知道信没信,但也没再说什么了。

    回到老人家里,傅斯恬让王梅芬去休息,她自己随便下碗面条就好,王梅芬没答应,罕见地给她做宵夜,还坐下陪着她吃。

    傅斯恬知道了,她一定是有话要和自己说。她小口地咬着面条,什么味道都尝不到。

    终于,王梅芬开口了:“恬恬,婶婶有事要和你商量。”

    傅斯恬停下筷子,看着她:“婶婶你说。”

    王梅芬不看她,眼睛落在她的饭碗上:“你奶的事,你叔路上都和你说了吧。”

    “嗯。”

    “她现在这个情况,很麻烦。先不说她要不要手术。医生说她这风就算恢复得好,以后也只能拄着拐杖拖几步,没法儿自理了,身边必须要有人顾着了。”

    “我和你叔你也知道,我们哪有法子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呀。就这几天,我都是顶着老板的骂忍过来的,再不回去,也不用回去了。你叔更是不可能了。小鱼还在上大学,他放下来不工作了,我们全家喝西北风。”

    “婶婶,我懂,你们也不容易。”傅斯恬低下头,轻声说。

    王梅芬叹口气,拉过她手,轻拍了两下:“你懂就最好了。所以我和你叔商量着,给她请个保姆,一个月五千。这钱,我们两家对半分。”

    傅斯恬的手不自觉地颤了一下。

    王梅芬压住她的手,侧头盯着她说:“叔婶也不占你便宜,这妈,你叔和你爸两人都有份。婶知道,你也不容易,我们要是有本事,我们就全担了,没关系。可是你看我和你叔,我们也没办法啊。”

    筷子在傅斯恬的指节上硌出深深的凹痕。她说:“婶婶,我知道。”

    王梅芬听不出她的情绪,硬了心肠继续说:“你奶自己也有点私房钱,但这次看病就花了不少。我看你叔还是想给她动手术的,后面治疗还不知道要多少。叔和婶也知道你现在还是个学生,没办法,所以我们也不催你。她自己私房钱先出,不够的,我和你叔去借,想办法先垫,你打个借条,等有工资了,再还上,你看成吗?”

    可以不答应吗?不可以。他们确实也没占她便宜。为人子孙,应该的。

    傅斯恬听见自己答应:“好。”

    她还听见心里好像有什么碎掉了。

    王梅芬听她答应了,一下子喜上眉梢,如释重负,连拍了她手好几下,呢喃:“好孩子,好孩子……”

    她恨不得马上就去拿纸笔让傅斯恬立字据,可看傅斯恬怔忡的模样,又觉得太过了,于是强忍了下来,招呼她:“哎呀,你看我这,你快吃吧,面都要放凉了。”

    傅斯恬勉强笑了下,低下头吸面。

    王梅芬没话找话:“你爸这也快出来了,到时候随便做点什么都好。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傅斯恬没搭腔。满嘴苦味。

    还会好吗?她想起童年里那扬起的皮带、狰狞的面目、隐忍的哭声、刺鼻的药水味,还有别人吐在她身上的唾沫……

    吃不下去了。

    她放下了筷子,自己洗掉了碗筷。

    王梅芬让她不用去医院了,她过去换傅建涛就好。傅斯恬没承她的情,说她周日就回学校了,接下来的还要他们多费心,这两天医院就交给她吧,应该的。

    王梅芬听得舒心,觉得她还是懂人情世故的,由她去了。

    她开着王梅芬借的小电动回到医院。

    傅建涛看了她好几眼,欲言又止。傅斯恬对他笑笑,拿了个苹果,想削给他和老人,一个手滑,水果刀割破了指头,血淌了满刀。

    老人骂她:“哎呀,笨手笨脚,一点事都做不了……”

    傅建涛扯着她去护士站。

    她一个劲地说:“不用了,没事的。”傅建涛却没由着她,固执地把她扯到了护士站。

    贴创可贴时,他问:“你婶是不是和你说什么了?”没等傅斯恬回答,他继续说:“不管她说什么,她说了不算。你别想那么多,家里的事有我,你安心读你的书,这些和你都没关系。”

    怎么可能没关系。她知道,他不是真的能做主的人。她也知道,他也很辛苦的。她没说话,只是抬头用很温和的眼神看着他,摇了摇头:“没关系。给我点时间,我可以的。”

    再回到病房不久后,傅建涛就被老人赶回去了。

    伺候着老人上过一次厕所后,同病房的人熄灯睡觉了,病房里陷入了黑暗。

    老人不知道是不是呼吸不畅,呼噜声怪异,嘶鸣着,像黑暗潜伏着一只怪兽。

    傅斯恬注视着黑暗,无法入睡。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进入了一场光怪陆离的梦。又很清醒地知道,这不是梦。

    梦还有醒来的时候。

    她的现实,她的人生,她的噩梦,却好像总也挣扎不出来。

    时懿发来短信问她事情怎么样了。

    短短的几个字,她看了好久好久。

    她一字一字地打:“还好,我现在还在医院。周日回去和你细说。”

    时懿说:“好。注意休息。晚安。”

    傅斯恬说:“好,关好门窗。晚安。面试顺利。”

    时懿少有的,发了个[亲吻]的表情。

    傅斯恬盯着这个表情,盯着时懿上面的字,一点一点下滑聊天记录,一点一点,翻到了她们最初认识的时候。

    视野越来越模糊。

    泪滚了下来。她咬住虎口,不能呜咽出声。

    从答应王梅芬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在反反复复问自己了。

    她的人生,还有希望吗?

    是不是从一开始心存侥幸地追求时懿就太自私了?

    她是不是和时懿分手比较好?

    她是那么不愿意想这件事,那么那么想要和时懿有一个未来的。可是,她终于还是不得不这么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