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108章 第 108 章
    “好。”好几秒后, 空气里响起时懿艰涩的应答声。

    不是该计较这些的时候,方若桦却还是悲从来。时懿没有一丝丝的退让,她的干脆甚至让她觉得自己把自己和傅斯恬摆在同一个天秤上太可笑了。方若桦落在相册上的视线晃动里起来, 心碎了又碎,难过到极致,反倒能硬起心肠把无情的话说出口了。

    “给你一周的时间搬家够不够?”

    时懿像被什么定住了身子, 一瞬不瞬地盯着方若桦,一滴泪没有声息地滚了出来。方若桦的意思她听懂了。

    “够了。”她低下头, 很轻地吸了一下鼻子, 试图收起自己难堪的脆弱, 可低沉的鼻音还是出卖了她。”卡里剩下的钱要转给你吗?”她看着地面上她们交汇在一起的影子问。

    方若桦忍着痛苦, 平静回她:“把你支付宝的账号密码也发给我。”

    她这是要她把所有的一切都还给她。

    时懿长睫颤了颤,却没有泪再落下了。她收回手, 放在双膝上, 端坐着, 是比方若桦更平静的姿态:“好。卡没绑定,我回去后转给你。”

    方若桦给她机会:“不用着急,你可以考虑两天。”

    时懿回绝:“不用了。”

    方若桦张了张唇,终是没再发出声。

    空气又安静了下来, 时懿看着方若桦脚踝上的护踝,听不出情绪地说:“以后尽量少穿高跟吧, 脚扭过一次以后, 就容易反复。膝盖还总疼的话, 全身检查做一次。嘉嘉大了, 不要太惯着她。你腰不好, 抱久晚上又要难受。”

    方若桦的心在她的一字一字发颤。“嗯。”单音节的回应, 冷淡又敷衍。

    时懿喉咙动了动, 站起身说:“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方若桦的心随着她的站起,空了一大半,可还是答:“嗯。”

    时懿在原地站了两秒,转过身,提起脚一步一步往外走。肩膀下沉,腰肢笔直,整个人像一株挺秀的雪竹。

    方若桦目送着她,目送着这个不知不觉间已经出落成大人了的女儿,脚步声走过的每一秒都仿佛被无限拉长了。她盼望着时懿下一秒就会回过头来,和她示弱、与她示好,哪怕只是一点松动也好。

    可最后时懿在门边站定,回过头来,与她说的话却是:“妈,我们母女俩的事,我们母女俩解决就好。这三年,私底下,不要找斯恬,可以吗?”

    方若桦被她堵了个措手不及,一时没有说话。

    时懿望着她,目光泄露出几分哀求。

    方若桦说不清是心疼还是心寒,为着时懿这一整场谈话难得的示弱——为着傅斯恬的。

    方若桦终于避开她的眼,答应她:“好。”

    她一贯重诺,时懿松了眉头。她像是想笑,却无法完全带动唇角,只抿出了极浅的一点弧度,很轻、很平和地说:“那……妈你照顾好自己。”

    “我们,三年后见。”

    方若桦绷着脸,没有回答。门被“咔哒”一声轻轻带上了,方若桦静坐着,像雕塑一样,听着她的脚步声走过平台、转下楼梯,踏上大厅,消失在她听不到的地方……

    像是有什么,走出了自己的生命。

    方若桦嚯然站起身,急急地追了两步,又仓皇地停下脚步。泪如雨下。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她不求时懿现在能理解她。她只求,时懿下半生能顺遂无忧,平安喜乐。她能护得了她一时,护不了她一世。傅斯恬那样的家庭背景,她怎么能放心地把自己殚精竭虑护了二十年的掌上明珠交给她。

    这世上的事,时懿还不懂,可她见得太多了。真实的生活远没有她想的那么容易。有情饮水并不会真的饱。

    现在傅斯恬就住时懿家、花时懿的钱,让时懿养着她,没关系,时懿现在经济条件是比她要好,多承担些是应该的。可是以后呢,她吸毒杀人劳改即将出来的父亲呢?也要成为时懿这辈子要背负起来的包袱和污点吗?她父亲真的改好了吗?如果是除不去的牛皮癣、填不满的无底洞呢?

    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时懿冒着这种险,这不是她的孩子人生该面对的。她要给时懿时间,让现实给时懿上一课,让她真的长大,真的明白,生活到底是什么,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并不只是嘴上轻飘飘的一句话。她也要给自己时间,等待一个更合适的时机,打蛇七寸。

    时懿像没事人一样回到了大厅,嘉嘉坐在向业的肩膀上玩耍,看见时懿下来了,就笑眯了眼睛朝她张开手,要她抱抱。

    时懿伸手接过她,低头与她澄亮的眸对视着,少有的,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小人儿被亲了,有点害羞又有点高兴,咧着嘴傻笑。时懿叮嘱她:“以后要听妈妈话,好好长大,知道吗?”

    小朋友哪里听得懂,只顾着要抱她,左蹭蹭,右蹭蹭。

    时懿搂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眼睫低垂。

    向业站在一旁听得心惊,试探地问:“和你妈谈完了?这么快?”

    时懿“嗯”了一声,蹲下|身子,把嘉嘉放下,站起身,又把包里的车钥匙取出,弯腰放在了茶几上。

    她对着向业颔首,十分礼貌地嘱托他:“以后,妈妈就托叔叔多照顾一些了。”

    向业愕然:“这……什……”

    时懿却没有多说的意思,摇了摇头,不等他反应,转身向外走了。

    向业想要伸手抓她,又碍于和时懿没那么亲近,伸到一半收回了,“我送你。”向业大声地喊。

    时懿背对着他,头也不回,摆摆手。

    于是他只能看着女孩倔强单薄的身影,走出他的家门,裙摆飘摇,被风雨卷入苍茫的夜色。

    雨又下得大了,随风肆虐,雨伞根本挡不住。

    时懿撑着伞走了一小会儿,裙摆湿了大半。她摸出手机,习惯性地想要打开软件打车,输入目的地的时候,忽然又想起了什么。

    她收了手机,站到了路边一处靠墙能稍挡风雨的地方,搜索最近的公交站,静静地等待雨停。

    雨小后,她步行至公交车站,凭着生活常识和之前出游时的印象,乘上了一辆公交车,运气很好地坐到了最后一个空位。

    夜晚的车厢,空荡荡的,很安静。没有人说话,只有窗外的雨在不知疲倦地泣诉着。

    时懿看着窗外,出神地听。

    两站过后,上来了一个带小孩的老人。她站起了身让座,找了一处靠着窗的地方,抓着把手,继续静默听雨。

    过去时很长的一段路,回来时,短得却好像只有一瞬间。一回神,便已经是到门口了。

    时懿伸手输密码时,才发现自己手背、手臂上都是湿润的雨水。她收回手,打开包,取出纸巾把自己湿了的手臂、头发、脸颊都擦拭了一遍,才拨了拨刘海,打开了门。

    门刚打开,里面就传来了急促的踢踏声。时懿关上门,转过身,傅斯恬就已经到了玄关边上了。

    “时懿……”她上扬的叫唤声在看清她身影的一瞬间骤然止住,“你怎么湿成这样了?”她慌张地伸手摸她。

    时懿手上冰凉凉的。

    时懿深深地看着她,用另一只手牵住了她,就势在玄关的椅子上坐下,淡声说:“没事,外面雨有点大。一会儿再洗个澡就好。”

    “叔叔家停车的地方距离大门这么远吗?”傅斯恬自然地要屈膝帮她解鞋带。

    “我没开车回来。”时懿扶住她的肩膀,止住她的动作,说:“斯恬,我有事要和你商量。”

    傅斯恬愣住,仰起头望着她,触及她幽静的双眸,心跳声突然乱成一片。

    从时懿去方若桦那后,笼罩她一整晚的惶然感再度来袭。

    “嗯?”她紧绷着声线问。

    时懿表情很淡,声线冷静地叙述:“我妈知道我们在一起的事了。”

    刹那间,傅斯恬脸上血色褪尽,张了张唇,像是想说什么却找不到语言。“那……那你……”她忽然站起身,慌张地去摸时懿的脸颊,肩膀,手臂……

    时懿拉住她的手,轻轻摇头:“我没事。我妈不是会动手的人。”

    傅斯恬低眸看她,脑袋还嗡嗡的,眼圈已是通红。“那……阿姨,怎么说?”她问得滞涩。时懿的手还在她手,她却突然觉得,心里很空、很慌,像这只手马上就要从她的手心凭空幻灭了一样。

    时懿阖眸说:“我妈不同意。她和我做了一个约定,约定我们互相给彼此三年时间,三年后,如果我和你还在一起,她就答应我们在一起。”

    傅斯恬心升腾起些微的希望,大气都不敢喘,握紧她的手,一眨不眨地听着她的下。

    时懿继续说:“但条件是,这三年,”她的声音越说越轻,傅斯恬的心却越拧越紧,“我和她互相不要联系。”

    “我要完全靠自己度过这三年。”

    什么意思?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傅斯恬双唇颤动,巨大的愧疚和惶恐转瞬间吞没了她。她张唇试图找回自己的声音,时懿却先她一步说下去了。

    “斯恬,你……介意我,一无所有地和你在一起吗?”她望着她,仿佛像是想笑,却没成功。唇色白得像纸,乌眸蒙着一层薄雾般,濛濛的,话到最后,隐约带着抖音。

    一刹那间,傅斯恬痛若锥心。第一次,她第一次见到时懿这样不自信、忐忑的样子。她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她的垂怜,拖累她至此,还得到她这样的深爱。她再也忍不住,双臂搂住时懿,把她紧紧地搂进怀里,泪水簌簌下落。

    “时懿,笨蛋,大笨蛋,我不值得你这样,不值得……”她哽咽地回答她:“你不是一无所有。”

    “对我来说,你就是一切的所有。”

    仿佛被她的哭腔触动,怀里时懿的鼻息声也沉重了许多。她在忍哭,忍得贴着傅斯恬小腹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颤动着。

    她以为她可以忍得住的。

    可抱着女孩、抱着她贫瘠土地上的最后一朵玫瑰,这一路强压的委屈、彷徨,故作坚强,突然就都撑不住了。

    十八岁时,时远眠教会了她,爱可以是假的;二十一岁,方若桦告诉了她,原来爱是可以被收回的。

    她站在世界的心,突然发现,其实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没有谁是无条件、永远爱她的。

    这么多年来,她是不是太自大了?

    其实她也不过是一个一无所有、可有可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