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105章 第 105 章
    “那……我问一下她吧。”傅斯恬不愿意把张潞潞、把一个可怜的受害者想得那样复杂, 她说服自己可能是自己多心了,但还是下意识地帮时懿先把后路留出来:“但她最近事情也挺多的,我不确定她会不会方便。”

    张潞潞知道这是为难的事情, 把握着分寸,也不急进:“没关系。不管怎么样,你们肯这样帮我,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了。”

    “你知道, 我现在”, 她顿了一下,“正在输入”显示了好久, 最后发过来的却不是下, 而是欲言又止的“总之,真的谢谢你,谢谢你们了。”

    傅斯恬想象着那一句“我现在”后面可能跟着是怎样无助、心酸的话语,又于心不忍,惴惴不安。她放下手机, 挣扎再三,还是回书房把张潞潞的请求如实转述给了时懿。

    时懿正在查阅海城明大的保研夏令营的报名信息, 闻言抬头问她:“她一下子就猜到是我和你说的了?”

    傅斯恬点头。

    时懿几不可觉地蹙了蹙眉,食指无意识地在书桌上轻扣了两下,随即若无其事地答应:“可以吧,约个时间, 我们一起过去和她聊聊。”

    她答应了, 傅斯恬颤了颤眼睫, 脸色反而凝重了。

    时懿手从鼠标上移开, 转动电脑椅, 朝向她, 笑道:“怎么了?这个表情。”

    傅斯恬凝视着她,咬了咬唇,涩声道:“时懿……坦白说,我有私心。”

    时懿望着她,等待着她的下。

    傅斯恬说:“其实,其实我心里面很矛盾。我刚刚心里有偷偷地盼望过,你不答应她。作为我个人,我愿意帮她,我也觉得我应该帮她,我甚至是有义务帮她的。可是把你扯进这件事,我觉得很不安、很害怕……”

    “时懿,我……我……”她显然是为难极了,放在桌面上的手指头不安地抓握着。

    时懿眼里浮起温柔,伸手拉她的手,把她拉进怀里,坐在自己的腿上,面对面坐着。

    她双手护在她的腰上,微微仰头看她,淡笑道:“没发现,原来你还会双标。”她颠了颠腿,逗她:“你可以,我不可以?”

    “你有正义感和同情心,我没有?嗯?”

    傅斯恬双手搭在她的肩上,无措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她话还没说完,时懿收紧她的腰,鼻尖贴着她的鼻尖,啄吻了她一下。

    傅斯恬猝不及防,未尽的解释被时懿吞进了唇齿间。

    时懿只轻轻地啾了一下就放开了她,看着她红着耳朵呆愣的模样轻笑。“放心,没事的,我有分寸的。”她放轻了声音安抚她。

    明明她也没具体说清楚什么,但看着时懿笃定沉着的眼神,傅斯恬莫名地就信服了。她放在时懿肩上的双手收拢成搂着时懿脖子的姿势,用额头抵着时懿的额头,半晌,出声道:“好。”

    “但是,时懿,你是最重要的。”正义感、同情心、做人的原则……都很重要。不帮张潞潞,她一定会良心难安非常非常久。可是,这些全部都抵不过时懿。

    时懿听懂了,温声答应她:“嗯,我们量力而行。”

    *

    第二天下午三四节没课,她们和张潞潞约在了校外的一家奶茶店。

    时懿几乎没有和张潞潞接触过,对她仅有的印象便是——傅斯恬大一时候的舍友,性格不算好,有些墙头草、爱嚼舌根,但还算阳光。两年后在这种情形下第一次深度接触,时懿敏锐地发觉,张潞潞似乎变了。她看起来最近真的过得很不好,精神很差,但眼神却很坚定,整个人稳重深沉了很多。

    她看时懿和傅斯恬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亲密,眼底有一种了然的意味。这种意味,她并不刻意收敛,反而似乎很坦荡地就是要时懿知道。

    时懿有一瞬间觉得很反感。

    她很聪明,但又聪明过头了。

    可看着她从书包里有条不紊地取出打印好的聊天记录、录音笔,听见她说“我不只是为了我自己,你放心,我不是借你为自己谋取好处,我不是借举报他来威胁学校,获得学校的补偿,我是要他得到他应有的惩罚,让以后不要再有像我这样的受害者了。申大是一个好学校,来这里的同学们,都是怀抱着梦想来的,大家的人生不应该被这种垃圾所玷污”时,时懿又为她的勇气折服,原谅了她。

    她和张潞潞商量后,三个人初步商定,先由张潞潞实名提交举报信,给学校内部审查的时间。如果学校能够直接给出公正的审理,便是最好的结果,张潞潞便也不必把自己暴露到公众的面前。如果学校不作为,她们便把证据提交警1方,并寻求外部舆论的监督。因为涉及实质性的肢体骚扰没有证据,警1方那边预估最多只能得到一个治安管理处罚的结果,但这个案件在媒体上如果扩大了,也许就能够找到更多的受害者,让陈宏逃无可逃。

    申大一系列的大v号都是近两年自媒体发展后,申大前两届的学生自己做起来的,包括之前有人给傅斯恬表白的那个申大表白墙,慢慢发展成规模,注册成公司,囊括了申城大半的自媒体话语权。时懿和这个公司的创始人学姐因为家里的原因,自幼相熟,不止可以用到她的平台,还可以通过她的人脉,让这件事得到更大的发声平台。

    整个方案上,正面战斗的只有当事人张潞潞自己,时懿和傅斯恬能够给她提供的,都是私底下的帮助。保护了张潞潞自己随时妥协、随时喊停的权利,也保护了时懿和傅斯恬自己的安全。

    张潞潞表示理解,并说自己其实也是这么打算的。毕竟本来把她们卷进来就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没道理要让她们跟着承担风险。

    她说得倒挺真心实意的样子,但联想到她一开始打着的让傅斯恬上报的主意,还有刚刚隐约透露出来用她们亲密关系威胁的气息,时懿很难相信她这个“不好意思”的诚意。

    “不用不好意思。”时懿托腮看着她,淡淡地勾了下唇:“是我愿意参与这件事。我也不是帮你,只是看不过这种人。”

    “否则,你说多少,说什么,我不想做,都不会做的。”

    她语气平淡,意味深长,似有了然,直逼进张潞潞的眼底。张潞潞自己心虚,瞬间慌乱地垂下了眼睑,避开了她的眼神,胡乱地应了声,尴尬地笑笑。

    时懿点到为止,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偏头问傅斯恬晚餐想吃什么,要不要在外面吃。

    张潞潞急忙接茬说她请她们。

    时懿回答之前,傅斯恬找了个借口直接了当地推掉了。

    一起出了奶茶店,分开走以后,傅斯恬和时懿信步走在行人道上。时懿逗她:“干嘛不和她一起吃饭?”

    傅斯恬晃着和时懿十指交扣的那只手,闷闷地说:“不想。”

    时懿听得出她兴致不高,沉了沉眸,还要问她,就听见她忽然低低地问:“时懿,她真的算计我是不是?”

    刚刚张潞潞的有备而来,和时懿交谈时有条有理的姿态和再也没有提过让她上报甚至帮忙的事,让她看明白了,张潞潞可能根本就是算好了时懿要参与进来的事。

    时懿握着她的手紧了些,没有马上回答。

    傅斯恬明白了,她的猜测应该是对的。她脚步停了下来,自责地道歉:“对不起,时懿,我太笨……”就这样被别人当枪使,把你卷了进来。

    她话还没说完,时懿打断她:“没关系。”

    “确实是我自己想帮她。如果她直接找我,其实我也会帮她的。”

    她说:“我们不能要求每一个受害者都是完美的,也不应该苛责一个受害者迫切想要得到帮助的心情。所以,真的,没关系。”

    她的面庞,清冷秀美,眼眸通透澄澈,仿佛能倒影出世间最美好的一切。傅斯恬望见在她瞳孔里那个小小的自己,望见那一片始终在她眼底的璀璨星空,忽然就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污浊。

    她呢喃:“时懿……你真好。”

    时懿挑眉,故意逗她:“你今天才发现?”

    傅斯恬漾了漾眸,配合地莞尔。她不动声色地握紧了时懿的手,仿佛这样就能握住更多的安全感。

    可安全感并没有如她盼望的那样来眷顾她。至此,她神经再也没有放松过。

    谈过后的第二天,张潞潞就把一纸实名举报信投进了校长信箱。三天后,学校就迅速地有了反应,传唤了张潞潞,向她了解了一番情况,并要走了相关证据,让她不要声张,学校一定会严肃查办的。

    可是那天之后,除了陈宏给她发过短信,抱怨她把事情闹得太难看,威胁她闹大了谁都不好看,利诱她要怎么样才肯私了外,学校的查办没有下了。

    张潞潞等了一周,等不急了,几次三番去办公室找相关老师,他们刚开始还会态度很好地答复,让她们再等等;半个月过去了,他们告诉她,陈宏已经被停职了,这件事算是了结了。张潞潞和时懿都觉得不对劲,如果有处分,为什么处分没有任何的公告。况且,只是停职,是不是等她们毕业了,这件事过去了,他就又能官复原职,继续毒害新生。但张潞潞再去询问,他们就开始打官腔,说不出公告是为了她、还有学校的名声着想。后续的处分也是要一级一级走程序的,需要时间。

    张潞潞表示对这个处理结果不赞同,要求学校给出更公正、客观、有力的处理结果,学校开始推诿扯皮,把她塞到辅导员那里,让辅导员给她做思想工作了。

    辅导员很为难地劝她:“潞潞,算了吧。”他把一封推荐信推到她的面前。

    这个举动,更是间接证明了学校要保陈宏的意图。

    “马上招生在即,传出去了不好听,学校也有学校的难处。”

    张潞潞失望了。

    她拒绝了保研推荐信,告诉辅导员,如果学校不能给出她满意的结果,她就要按自己的方式来了。

    她在宿舍里躺了一整天。身体累,心更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奔赴前程的时候,自己为什么会陷在这样的泥沼。

    不是没有犹豫过是不是真的就这样算了。

    母亲哭泣的电话打来了。

    辅导员通知家长了,让家长来说服她不要意气用事。

    这个举动,彻底引爆了张潞潞的怒点。她不知道学校哪里来的脸把这种事告诉受害者的家长,还拿捏着家长害怕孩子受到更大伤害的心理,意图让家长来对受害的学生施压。

    张潞潞愤怒了。

    陈宏这么多年来敢这么肆无忌惮,是不是就是因为有这样不作为的靠山?!这么多年来是不是也有和她一样的受害者,就这样被迫屈服了,所以才有越来越多的下一个,直到,这个下一个轮到了她?

    张潞潞联系了时懿,让她按最坏的设想来处理。

    时懿动作很快,赶在张潞潞父母要强行带她回家散心之前,把申大陈宏性1骚扰的消息曝光全网,并称已经向学校方面举报了。

    当即引起了轩然大波,全网关注,校园内外传得沸沸扬扬。

    当晚,申大官方平台马上出了公告,表示校方高度重视,立即成立调查组展开调查。随即,各学院各个班级都收到通知,要求各班同学在事情查明之前不要私下传播不实谣言、更不要就在网上参与议论。

    次日,张潞潞说服了父母,在父母的陪同下前往派出所报案了。

    时懿密切关注着网上的舆论动向,让学姐公司多留心。

    傅斯恬面上不显,和时懿一起写稿、审稿,心里却很不安,夜里几次从梦惊醒。

    虽然概率很小,但她还是担心,学校,会不会有可能知道背后推波助澜的人是谁。

    如果可以,她宁愿一切都由她来联系。可是不行,所有关系卖的都是时懿的面子。

    她度日如年,分分秒秒都期盼着尘埃落定,学校出处分陈宏的公告。

    可是第三天,陈宏的处分公告没等来,辅导员传唤时懿的电话却先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