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100章 第 100 章
    方若桦像是临时心血来潮, 连时懿都很惊讶。

    彼时时懿刚接到傅斯恬,还在回去的路上,商量着晚饭要吃什么, 家里吃还是出去吃, 方若桦的电话就进来了。

    “壹壹, 你不在家呀?”方若桦的声音从车载音响里传出。

    时懿微愣,回:“嗯, 我出去了。”她心头浮起一种预感。

    果然, 方若桦答:“我在你这里。我带嘉嘉出来打预防针,顺道把那两盒燕窝和一箱黄桃带过来给你。”

    时懿心“咯噔”了一声,下意识地看向傅斯恬。傅斯恬也在看她,眼睛一眨不眨,仿佛大气都不敢出, 紧张之情溢于言表——她妈妈不会发现什么吧?!她妈妈是知道时懿现在和同学一起住的,但是,她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家里成双成对的东西会不会太多太明显了?

    时懿大概猜得到傅斯恬在想什么, 但通话还在继续着, 她没有时间和傅斯恬商量,只能蹙了蹙眉,若无其事地说:“好热啊, 你还带着嘉嘉特意跑一趟。那我现在马上回去。”

    “没关系, 你要有事就先忙。黄桃和燕窝我帮你放冰箱。”

    时懿摩挲着方向盘,答:“没事,我也正好在回去的路上。你和嘉嘉先玩会儿, 我马上就到了。”她没有选择, 要么回去, 要么不回去。

    她挂了电话,无奈地和傅斯恬解释:“她前两天有说叔叔的朋友送了很多燕窝和黄桃给他们,让我过去拿一些。我嫌天气太热,不爱出门,就一直拖着没过去。没想到她会不打招呼直接过来。”

    傅斯恬如临大敌,但还是善解人意:“阿姨应该是想你了,也急着让你吃上好东西。”

    时懿眼底浮现好笑与心软,这家伙,还有心思替她妈说话。她说:“虽然我妈平时没有翻我东西的习惯,但难保她会因为想帮我收拾而进我房间。我不放心,所以我要回去一趟。”

    比起完全的被动,她更宁愿积极应对。

    “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她问得很寻常,“或者,你觉得还没有准备好,也可以在前面新汇把你放下来,去看场电影吃个饭。”

    傅斯恬迟疑地看着时懿,试图分辨出时懿话里是否有别的意味或情绪。

    刚好红灯,时懿停了下来。她偏过头,傅斯恬能清楚地看见,她眼底是纯粹的温柔与关心:“都没关系的,你不用勉强自己。”

    傅斯恬心一热,忽然从她的眼获得了无限的勇气。她勉强露出了点笑,摇头说:“这是两个人的战斗,怎么能让你一个去。”

    时懿凝视着她,平和问:“不怕吗?”

    傅斯恬眼睫颤了颤,坦诚说:“怕,但,也不是那么怕。”

    时懿真的很喜欢也很着迷于她身上这种矛盾的感觉——明明很胆怯,却往往很勇敢。她忍不住抬手摸她的脸颊,安她心:“别怕,我妈不是难相处的人。你只要做你自己,其他的交给我就好。”

    傅斯恬定定地看着她,眼眸漾了漾,低头亲她的手心,“嗯。”

    不管是不是真的好相处,她都想和时懿一起努力。她相信时懿会护着她的,但她也知道方若桦对时懿来说有多么重要,如果可以,她一丁点都不希望时懿为难的。

    所幸方若桦似乎确实不是难接触的人。她看起来和时懿还是有几分像的,优雅知性,不笑的时候会有几分疏离感,但并不显压迫,反而更显气韵,是很多年轻女孩会向往的成熟模样。

    傅斯恬跟在时懿旁边,听时懿边走边和方若桦打招呼,一听见时懿介绍完她,就露出甜笑,拘谨地弯腰打招呼:“阿姨好。”

    “别拘谨,坐,之前就听壹壹说过你了。”方若桦注视她两秒,微微笑道:“我好像见过你。”

    傅斯恬笑凝固在嘴边,背都僵住了。没有吧?她印象,小时候她们应该是没有见过的。

    时懿弯腰戳躺在沙发上的妹妹脸一下,也奇怪:“什么时候?”

    方若桦说:“大一注册的时候,超市里那个捡球的女孩子,是不是?”

    傅斯恬松了口气,脸却腾得红了起来。所以第一印象已经没了吗?她不好意思地点头:“是我。阿姨你记性好好呀。”

    方若桦淡笑:“是你长得漂亮,让人印象深刻。”

    傅斯恬脸更红了,下意识奉承道:“没有没有,时懿更漂亮。”时懿抬头看她一眼,傅斯恬一紧张,以为这个回答不好,连忙又补充道:“阿姨也很漂亮。”

    时懿轻轻笑出声,帮她解围:“嘉嘉最漂亮,是不是?”她一摸小团子的脸,小团子就笑。

    方若桦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过去了。“她很喜欢你。”方若桦神色里有淡淡的温柔,“平常不这么爱笑的。”

    “真的吗?”时懿像是生出玩心。

    傅斯恬默契地走到了她身边,蹲下探头看着粉雕玉琢的小团子,柔声叫她名字:“嘉嘉?”

    小团子再次露出灿烂的笑,还兴奋地挥动手手和脚脚。

    “看来嘉嘉更喜欢斯恬姐姐?”时懿望向方若桦。

    方若桦笑着点头,“看起来是。”

    傅斯恬退开些身子,准备站起身,没想到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她退开的一瞬间,小团子扑腾着手脚,突然“哇哇”哭了起来。

    时懿和傅斯恬都被吓到了,手足无措,不约而同地望向方若桦。

    方若桦伸手轻拍小团子,小团子不领情,依旧哭唧唧。方若桦便看着傅斯恬说:“她可能想要你抱抱她。”

    傅斯恬受宠若惊、将信将疑。对上方若桦的眼神,她只好乖巧问:“我可以抱抱她吗?”

    方若桦点头,“可以呀。”

    傅斯恬便伸手,在时懿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哭闹的小团子。小团子在被抱起的瞬间,确实停止了几秒哭闹。随即,窝在傅斯恬的怀里,又开始哭了。

    傅斯恬慌到发懵,只不住地轻拍她。

    方若桦倒是挺镇定的,拿出奶瓶给时懿,“帮我接120毫升的40度温水。”

    时懿不放心傅斯恬和方若桦独处,但又不能太明显,无法避免,只好接过奶瓶快步往厨房去。

    时懿走开后,方若桦摸了摸小团子的后背,从傅斯恬手接过了小团子。妈妈身上的味道似乎令人安心,小团子这才真正停止了哭泣。

    傅斯恬刚要偷松一口气,方若桦便和她搭话:“你抱宝宝的姿势比壹壹像样多了。是家里也有年龄小的弟弟妹妹吗?”

    傅斯恬连忙正襟危坐,回答说:“有一个妹妹,但岁数相差不多,今年也高毕业了。”

    “也考申大吗?”

    傅斯恬说:“没有,报的柠大。”柠大虽不是985,但也是211。

    方若桦夸赞:“那你爸爸妈妈很厉害,两个孩子都教育得这么优秀。”

    傅斯恬顿时不自在了起来。她双手揪着裤腿,开始害怕方若桦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

    可怕什么来什么,方若桦很自然地就顺口道:“我猜猜,他们是老师吗?好像普遍印象,会觉得老师都特别会教育孩子。”

    傅斯恬如坐针毡。她和时懿是要一直走下去的人,她不可能一直瞒着时懿她家里的真实情况的。她只是一直说不出口,时懿也一直没有追问,所以她侥幸还不用面对这件事。

    可方若桦问了,她不可能不回答。

    虚假的答案说出口了,就是故意为之的欺骗;真实的答案,她想,即便她是男生,任哪一个女孩的父母,都一样很难接受吧。

    她有这样的自知之明的。

    方若桦还在用眼神等她的回答。

    傅斯恬不敢直视她的目光,艰难启唇:“不是,我父母都只是普通的工人。”

    话音刚落,时懿不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妈,你在查户口吗?”

    傅斯恬整颗心抖瑟了一下,脑袋一瞬间一片空白,耳朵里都是嗡嗡声,方若桦回答了什么她也听不清。时懿也听到了她的谎话了吗?时懿会当真了吧?怎么办?等会儿方若桦走了,她马上要和她解释清楚才行吧。

    她强迫自己像没事发生过一样镇定下来,继续应对方若桦,但接下来的所有时间整个人却依旧有被人架在烤盆上的焦灼感。

    没办法自欺欺人地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可却也没办法想象,究竟要怎么开口和时懿说这件事。她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这件事越拖越久,就变得越来越难以启齿了。

    也或许,她潜意识里是明白的。她其实不完全确定时懿会不在意这件事。越幸福,她就越害怕这件事一经出口,就会像解开封印的咒语一样,释放过去所有导致困厄的凶兽,撕裂如今所有美好的假象。噩梦会重来,她会再次变得一无所有。

    太想……太想晚点面对这样无力的现实,太珍惜、太珍惜现在两人纯粹无忧的日子,害怕任何可能打破这种平静美好的存在。

    可这对时懿不公平。

    方若桦在吃晚饭之前离开了,离开之前三个人都相谈甚欢,离开时也很平静友好,像极了一场普通的会面。时懿猜测她应该没有发现什么,因为嘉嘉抱在手上也不方便,她看起来像是没有特意进过卧室和洗手间。

    虽然时懿其实也不排斥她发现什么,她已经做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准备,但她什么都没发现,她也还是松了口气的。现在确实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傅斯恬却提不起兴致和她一起放松。

    她愧疚不安,觉得自己卑鄙又无耻。可立在洗碗盆前,听着簌簌的流水声,不时偷看身旁时懿隐约带着笑意的侧脸,一句“时懿我有话要和你说”在喉咙口绕了又绕,却怎么都发不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