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99章 第 99 章
    简鹿和问完以后, 看时懿和傅斯恬搂搂抱抱、忍俊不禁的模样,再一看酒店前牵着手比肩而立的尹繁露和陈熙竹,忽然间福至心灵。

    不会吧?!什么情况?

    尹繁露好像清了一下嗓子, 状若自然地回:“有吗?可能是有点感冒了。你找我?”

    简鹿和惊疑不定,默了一秒, 找了个借口:“你在宿舍吗?我有东西落宿舍了, 想回去拿一下,但是钥匙落时懿家了。”

    果然, 尹繁露说:“我现在出去了, 可能要二十来分钟才能到。你在哪了?着急吗?”

    简鹿和赶紧收话:“我已经到校门口了, 没事, 那我找阿姨借一下钥匙。”

    挂了电话她就炸了,向傅斯恬和时懿求证:“啊!是我想的那样吗?”

    傅斯恬脸都笑红了, 时懿挑眉,明知故问:“什么样?”

    简鹿和了然了。她扶额, 又好笑又尴尬,“啪”得拍了一下时懿的手臂,恼道:“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你们都知道!你们都不告诉我。”

    时懿“嘶”地吸了一口气,傅斯恬立刻心疼地上手去帮她揉。

    简鹿和看她们一对对的, 甜甜腻腻, 忽然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她脸色耷拉了下来, 忧伤道:“你们一个两个三个都弯了,是不是不把我这个直的当好朋友, 不带我玩了。”

    时懿见她好像认真了,敛了神色, 肃了语气解释:“我们也是才知道的, 也很意外。”

    简鹿和垂着眸, 不做声。

    傅斯恬伸手拉她:“是真的。她们应该是昨晚发生了什么。先前,确实只是朋友的。况且,”她哄她:“我们都弯了,你就更重要了。我们就更要当好朋友了。”

    简鹿和瞄她:“?”

    傅斯恬一本正经:“你是弯仔码头,我们有你才能停靠在一起呀。”

    “……”简鹿和愣了一下,嗔道:“不好笑啦。”

    说着不好笑,下一秒,她却撇开头,笑弯了唇。

    傅斯恬和时懿相视一眼,松了口气,跟着扬唇。

    简鹿和一副给你们点面子的高傲模样:“那给你们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下学期煮好吃了的,知道该怎么做了吧?特别是吃火锅的时候。”

    傅斯恬和时懿笑出声,没有反驳,顺着台阶下了。

    “可是,露姐不是都要出国了吗?”说笑过后,简鹿和言归正传,替好友担心。

    傅斯恬也为陈熙竹忧心。

    但当事人陈熙竹的想法似乎比她们都要更洒脱得多。

    下午一点多,简鹿和回家后,傅斯恬和时懿在客厅吧台跟着视频学做下午茶和新品种蛋糕,陈熙竹打来了电话。

    傅斯恬手上都是买面粉,时懿帮她按了免提。

    “终于从甜蜜的外太空回到地球了?”傅斯恬打趣。

    陈熙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哼哼笑了两声,嗔她:“你和时懿呆久了,嘴巴好像变坏了。”

    时懿反唇相讥:“你和繁露呆久了,嘴巴怎么好像也没变好。”

    陈熙竹大惊失色:“啊!你怎么也在!”

    傅斯恬好笑,一边擦手一边解释:“我们在做蛋糕,我手上都是面粉,所以开着免提。你等一下,我洗个手。”

    陈熙竹“噢”了一声,又觉得也没什么,“没事啦,那就开着免提啦。我就是打来和你说一声,昨天手机充电后忘记开机了,所以早上没看到你的信息,让你别担心。”

    傅斯恬装作没看到她们出现在酒店前过,小心地问:“那……你昨晚和露姐……?”

    陈熙竹坦率回:“我和她出去住了。就是你想的那样。”

    傅斯恬微张小嘴,“哇”了一声。

    陈熙竹继续说:“早上醒来,我问她,能不能交往试试。”

    傅斯恬紧张,时懿也跟着莫名放轻了呼吸。“她怎么说?”傅斯恬问。

    陈熙竹说:“她说,只要我想清楚了就好。我知道她的意思,我也知道,可能交往了也不见得就会有以后的。可是,距离她出国至少还有一个月,距离分手,可能还会有几个月,甚至一年、几年?我觉得我不试试,还是会遗憾的。”

    “结果不一定就是最重要的。享受当下,享受过程,不留遗憾,也许也算是一个好结果。你觉得我想得对不对?”

    傅斯恬不知道该怎么评判所谓的对错。如果这是双方达成共识的洒脱,那这也许就是对的,如果这是别无选择的自我安慰,那她就太心疼陈熙竹了。但她不论如何,她听出了陈熙竹想和尹繁露在一起,就算明知道可能会受伤,还是想和她在一起。

    于是她也只能说:“没有对错。你想清楚了、是你最想做的、不会后悔的选择就好。”不试不会有结果。试试,也许走着走着,一不小心也就白头了。

    陈熙竹笑了一声,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她答应了。”她得意道:“我,陈熙竹,以后也是有对象的人了!红包红包,你和时懿快给我发红包。”

    傅斯恬被她逗笑:“恭喜恭喜。但是,那不是应该你给我发红包吗?媒人红包。”

    扬声器安静了两秒,陈熙竹的声音忽然变远变小声了:“啊……你说什么?我听不太清楚,好像信号不太好呀……”

    电话突兀地断了。

    “……”这家伙,太假了!傅斯恬哑然失笑。

    时懿切柠檬,不经意道:“熙竹对待感情倒是挺洒脱的。”

    相对来说,算是吧?傅斯恬“嗯”了一声。

    时懿停下切柠檬动作,侧过头看她:“你也是这么想的吗?”她眼眸静静的,有些严肃。

    傅斯恬愣了愣,说:“我不是。”

    “我比她贪心。”

    时懿神色柔和了些,傅斯恬隐约明白时懿在在意什么了。“当下我想享受,未来,我也想拥有。”她软声问:“可以吗?”

    时懿唇畔终于又有了些许笑意。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垂眸给杯子倒上汽水,没头没尾地问:“你知道天蝎座有一个特性很出名吗?”

    “什么?”

    “记仇。”

    “嗯?”傅斯恬疑惑。

    时懿轻笑了一声,不说话了。

    傅斯恬被勾起了好奇心,从背后抱住了她的腰,柔声撒娇:“什么嘛?说嘛说嘛,哪有人说话说一半的。”

    时懿不说,还提醒她:“手上都是面粉,都沾我衣服上了。”

    “我帮你洗。”傅斯恬下巴抵在时懿肩头乱蹭。

    时懿忍不住笑,偏头看自己肩头的小脸两秒,投降说:“所以说到做到。不要骗我。”

    她五官清冷,说这话时,眼神却柔和得不能再柔和。傅斯恬一瞬间心软得不行,“不骗你。”

    “我们一起努力。”

    时懿答应她:“好。”

    正对着她们的阳台衣架上,她和时懿洗净的衣裤在阳光,随风飘动,像招手迎接着她们的新生活。

    慢慢的,书房书桌上她和时懿的书堆到了一起,衣帽间衣橱里,她和时懿的衣服交错挂到了一起,洗脸台上,她和时懿一模一样的电动牙刷,偶尔会被彼此拿错……同居这件事变得有实在感了起来。

    傅斯恬觉得人生似乎真实地进入了一个新阶段,看得见的未来与数不清的好时光似乎都近在眼前、唾手可得了。

    七月十五号,本科一批次的录取出结果,傅斯愉预录取了她心仪的大学与专业,全家都压在心头许久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因为这次傅斯恬吸取了去年的教训,顶着傅斯愉的坏脾气和坏嘴巴,不管有没有用,傅斯愉想不想听,她都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帮她了解了许多她想报考的学校和专业信息,给她提供了不少可参考的资料和建议。所以这次结果皆大欢喜,不知道是有把傅斯恬的上心看在眼里,还是心情好、人也变得慈爱了,王梅芬少有地亲自给她打电话,让她抽空回去休息几天,一家人好好聚一聚,庆祝一下。

    傅斯恬受宠若惊。

    平心而论,叔叔对她一直很好,婶婶虽然对她不算好,但也不曾打她、虐待过她,傅斯恬心里还是感激他们,把他们当一家人看的。她不好拂王梅芬的面子,也不想让傅建涛失望、难做,和时懿说过之后,便答应了下来。

    没想到这次回去,王梅芬给她补上了缺失两年多的拖鞋、傅斯愉对她也不那么横眉竖眼冷言冷语,气氛宽和了许多,傅斯恬却反而久违地深刻地感受到了寄人篱下之感。

    在四个人一起吃饭的餐桌、看电视的客厅、出门散步的路上,她塞在他们之间,看着他们一家三口亲密随意地说笑拌嘴,不自在感如影随形。

    她无比怀念有时懿的两人餐桌与时懿的安心怀抱。

    忍耐终结在第四天午,她午休醒来准备去厕所,握着门把手准备开门,就听见门外传来王梅芬和傅斯愉小声的交谈声。

    “我现在不想吃,先放冰箱吧。”傅斯愉的声音。

    “你个死孩子,你不一直说想吃一次吗?特意给你买了你说不想吃?这能放冰箱吗?我就买了一盒,万一你爸或者你姐开冰箱看到了。”

    “看到了就看到了呗,我们自己家,干嘛还要偷偷摸摸的。”

    “看到了你爸又要不高兴。”

    后面的话,傅斯恬没有听。她退回了床边,捂上了耳朵。自己家这样偷偷摸摸,她们确实也挺辛苦的。

    其实这是多年里早已经习惯的日常了,但这一刻,她却又有了过分的尴尬与难受。

    她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时懿好像逐渐让她找回了很多被麻木了的感官,但也让她变得再次敏感、不耐受了。

    她不抗拒,但也有些忐忑。对这个未知的、不刻意压抑的自己。

    她给时懿发短信:“我明天提早回家好不好?”

    时懿好像很开心,秒回她:“我去接你。”

    傅斯恬看着这条对话,梨涡慢慢地漾开。

    真好,她也是有家可归,有人盼归的人了。

    只是没料到的是,在家里等着她回去的,不只有时懿,还有时懿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