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98章 第 98 章
    天空泛起鱼肚白时, 傅斯恬自然醒来。一枕之外的时懿还在睡梦,侧对着她,秀眉舒展,睡得香甜。空调被堪堪地挂在她的腰边,吊带裙掩不住的大片香肩与锁骨露了出来,星星点点的暧1昧红痕,在乌发若隐若现,昭告着傅斯恬昨晚有多放肆, 而她有多纵容。傅斯恬眼底渐渐浮起羞赧,唇角却忍不住漾出傻笑。

    性是恋爱避不开的字眼,感情到了, 水到渠成, 是自然的事,在这一方面,傅斯恬不是保守的人。但都是女生, 占有与被占有,傅斯恬不确定算不算是同一件事, 也不确定时懿准备好了没有。所以时懿没有表示之前, 她一直不敢太主动,怕时懿不舒服。

    可时懿好温柔, 就算她一开始很笨拙,后来很过分, 她都隐忍地接纳了, 给了她所有她想要的肯定答案。

    傅斯恬轻手轻脚地帮时懿把空调被拉高, 而后枕到她的枕头上,一瞬不瞬地望着她,唇越翘越高,情难自禁,凑近了,像雪花拂面般,极轻地亲了一下她的鼻尖。

    真实的体温送来无与伦比的满足与欢喜。傅斯恬感觉自己就是全世界最富有、最幸福的人。

    她没有再阖上眼睡回笼觉,坐起身子,侧头痴痴地又看了时懿许久,才下了床,拉上遮光窗帘,出卧室给大家准备早餐。

    时懿被闹钟吵醒的时候,屋内还黑乎乎的一片,静悄悄的,让她一时间分不清楚是白天还是夜晚。

    嗓子干得像是要冒烟,她迷蒙地伸手想去摸手机,一动才发现,腰腹酸痛,仿佛刚做过几百个卷腹。

    忍着难受,关掉闹钟,意识逐渐清醒了过来。时懿唇角微扬,侧头去找“罪魁祸首”——意外的,身边空空如也,罪魁祸首溜了?

    时懿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八点多了,傅斯恬应该是起来准备早餐了。

    她支起身子,下床拉开窗帘,踩着酸软的步子出门去找傅斯恬。一直走到书房门口,才能听到厨房里有细微的声响传来。

    时懿心不由一轻,唇角弧度加深。

    厨房里,阳光洒落傅斯恬一身,她系着围裙,微微低着头,在看蒸锅上的饭。阳光把她的身影剪得很美,时懿停下脚步,忽然舍不得出声打扰。

    傅斯恬却似有所觉,扭过了头,直直地撞入她的眼底。

    “你醒了?”她朝着她小跑过来,尾音都是快乐的上扬。

    时懿被她感染,靠在门旁,伸手揽住她的腰,把她抱到了身前,淡笑道:“我以为你畏罪潜逃了。”

    傅斯恬靠在她怀里,心软声音也软:“我才不傻。”

    “嗯?”时懿问得低哑,傅斯恬听得酥麻。

    她抬起头,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答:“我要认罪的,盼着你让我负责,判我无期。”

    时懿逗她:“妻子的妻?”

    傅斯恬在她肩头蹭蹭,不自觉地:“不是啦。”蹭完,她小声地关心:“你……身上会难受吗?喉咙还好吗?”

    她感觉含在喉咙里的闷哼声更伤嗓子。她自己就是这样,时懿比她还不好意思出声,但每一声气音和讨饶,却都是极致的撩人。让人疯狂。

    现在关心她喉咙还好吗?昨天也不知道是谁哄着她,一个劲地引诱她:“宝宝,我想听你的声音。宝宝,没关系的……”

    太犯规了。谁允许她那个时候叫她“宝宝”的!

    时懿发出笑气音,近乎于哼笑。傅斯恬心虚,讨好地要亲她,时懿微微抬头,傅斯恬便只亲到下巴。

    傅斯恬无措地眨巴眨巴眼睛。

    时懿心又软了。她发现傅斯恬越来越懂得撒娇了。“还没刷牙。”

    傅斯恬眼睛亮起:“没关系。”她抬起头,还是轻啄了一下,“我给你炖了雪梨汤,你刷了牙先喝一点再吃早饭?”

    “嗯。”时懿没有拒绝她的好意。“那我先去洗漱。”

    “好。”傅斯恬答应。

    等时懿洗漱完出来,简鹿和也醒了,穿着睡衣,已经拿好了筷子坐在餐桌旁等待开饭了。

    时懿站到傅斯恬身边帮傅斯恬把饭菜端到餐桌上,和简鹿和打招呼:“你怎么这么快。”

    简鹿和可怜巴巴地说:“因为我饿了。我是饿醒的。我都怀疑我昨晚没吃晚饭了。”

    时懿阐述事实:“你吃了。一边说着我在减肥,一边吃得比谁都多。”

    简鹿和:“……”

    傅斯恬把糯米饭在餐桌上放下,忍俊不禁。

    “时懿。”简鹿和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比着自己的脖子和时懿说:“你这里怎么了?红红的,一点一点的,也不像是蚊子咬的。”

    傅斯恬和时懿的神色明显都僵住了。时懿下意识地抬手去捂,“可能是过敏皮疹吧。”她换衣服的时候明明检查过的。

    “我帮你看看。什么皮疹呀,会不会留痕迹。”简鹿和作势要倾身过来查看。

    “不用了,我去擦点药。”时懿连忙起身,傅斯恬也一副跟着要去的样子。

    简鹿和捂脸得逞地笑了起来:“我骗你们的。”

    时懿和傅斯恬猛回头,简鹿和一脸暧昧,揶揄她们:“你们这么紧张做什么?”她意味深长道:“啧,果然离开宿舍就自由了嘛。时懿懿哦,没想到呀没想到,我看错你了。”

    时懿静静地看她两秒,耳根发热,面无表情。她上前端走简鹿和面前的糯米饭和甜豆浆,“看来你也不是很饿,还有力气说这么多没用的话。”

    简鹿和大惊失色,连忙护住碗求饶:“啊,我错了我错了,时懿,时大好人,时大美女,时大总攻!”见时懿不为所动,她又转向傅斯恬求救:“恬恬,你快管管她呀,我好饿呀,呜,这饭放凉了是不是就不好吃了。”

    傅斯恬好笑,上前调停,时懿顺势放过简鹿和,三个人这才坐下来准备吃饭。

    “露姐和熙竹还没起呀?”简鹿和关心。

    傅斯恬想起来说:“我七点多去买油条的时候发现门口没有熙竹和露姐的鞋子了,去客房看了一下,她们果然都不在了。我给熙竹发消息,熙竹没回我,我又给露姐发消息,露姐说她半夜临时收到邮件,要她交一些申请材料,她就先回学校了,熙竹不放心,陪她一起回去了。”

    简鹿和疑惑:“这么急的吗?大半夜的回去。”说话间,她咽下了一勺糯米饭,惊叹:“恬恬,这是什么?!也太好吃了吧,以前都没吃过。”

    对于尹繁露的解释,时懿和傅斯恬相视一眼,有同样的疑惑。

    该不会是半夜谈崩了,没办法共处一室?但碍于简鹿和在场,两个人没有办法交流,只心照不宣,等晚点她们起了再打电话问问。

    “这是鲁城糯米饭,不是我们这边的做法。”傅斯恬给简鹿和解释:“是之前看一档美食纪录片发现的,我看时懿挺感兴趣的,就改动了一些,想试着做一做。”

    简鹿和羡慕了:“时懿,我们要不要换一换对象。”

    时懿觑她一眼,让她自己体会。

    简鹿和哀怨:“我其实还蛮想学做饭的,但是,一做起来就觉得好累好麻烦呀。”

    傅斯恬笑说:“我以前也有这样觉得过。但是后来发现,换一种心情来做的话,其实还挺有趣、挺放松精神的。”特别是想着时懿喜欢、惊喜的模样时。

    “这样吗?那可能还是因为你有兴趣在?”简鹿和脑子转得快:“那你以后可以开一家餐厅,自己做老板,又开心又能赚钱,我还能经常去吃!”

    傅斯恬笑:“听起来挺好的。不过,需要启动资金。而且,完全没有经验,会亏到一塌糊涂吧。”

    时懿冷不丁说:“你想的话,我们可以试试的。我出本金,你技术入股。”

    傅斯恬和简鹿和都愣住。怎么说得跟真的一样了。

    “那等我技术再好点吧。四十岁,等我们退休了就开。”傅斯恬半真半假地开玩笑。

    时懿勾了勾唇,“好,那到时候给我留个跑堂的位置。”

    简鹿和附和:“那我也要!我特别便宜,不要工资,你每天管我饭就好了。”

    时懿和傅斯恬看她桌面上的碗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简鹿和不满:“你们笑什么!别以为我看不懂!你们几个意思呀!”

    傅斯恬和时懿都笑而不语。

    阳光透过玻璃,填满了整个餐厅。

    吃过饭后,傅斯恬到阳台给盆栽和多肉浇水,时懿陪着,给她讲解家里每个植物品种的习性和浇水规律,简鹿和一个人在客厅无聊,也跟了出去。

    正说到玉扇,简鹿和忽然指着对面问:“那是不是露姐和熙竹呀?”

    傅斯恬和时懿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隔着一条大马路的连锁酒店门口,尹繁露和陈熙竹正手牵着手往外走。

    ??!

    简鹿和发出死亡疑问:“她们不是回宿舍吗?怎么去酒店了?是她们吧。”

    傅斯恬和时懿面面相觑。

    “可能不是吧?这么远,也看不清。”傅斯恬试图抢救。

    简鹿和半信半疑:“可是看起来很像诶。时懿你也觉得不像吗?”

    时懿状若自然:“嗯。”

    简鹿和“哦”了一声,盯着两人看了好几秒,还是觉得就是她们。她跑回客厅,拿起手机,边往阳台外走边说:“可我觉得就是她们啊。我打个电话给她们就知道了。”

    说话间,她拨通了尹繁露的电话,回到了阳台上,打开了免提。

    阳台外,马路边上,尹繁露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下,接起了电话。

    “喂,鹿和?”她稍显低哑的声音传来。

    简鹿和愣了愣,问:“你声音怎么怪怪的?”

    手机那端诡异地沉默了好几秒。

    傅斯恬咬住下唇,头埋到时懿肩膀上,忍笑忍到肚子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