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96章 第 96 章
    大家都沉默了, 逐渐被离愁别绪的伤感吞没。

    傅斯恬打破凝重,扣着时懿的十指说:“来这里一起看呀。”

    简鹿和迟疑:“可以吗?”

    尹繁露轻快了声接话:“可以啊。有什么不可以?”顿了一下, 她故意开玩笑:“当然,这星空仪要是坏了就不可以了。时懿, 你这星空仪质量怎么样呀?”

    时懿淡笑:“只要你们能来,它多久都不会坏。”

    说话间,天边有流星滑过,简鹿和心血来潮, 指着流星表示:“许愿吧,对着流星许愿很灵的, 我以前许过, 都实现了。”

    尹繁露怀疑她是醉意上头了,否则平常她看起来倒也没有这么天真的。

    她逗她:“你许的什么愿呀?”

    简鹿和的脸在黑暗红了红,支支吾吾, 还是说了:“给我一个像须王环, 或者碓冰拓海那样的男朋友。”反正今晚老底都要被时懿揭光了, 也不差这一个了。

    陈熙竹和尹繁露愣了一下, 都忍俊不禁。时懿和傅斯恬虽然不知道她说的是谁,但大概也都猜得到应该是“白马王子”之类的人物, 也跟着笑开了。

    简鹿和羞恼:“你们笑什么嘛,你们就没有过这样的愿望吗?”

    时懿、傅斯恬、尹繁露和陈熙竹异口同声:“没有……”

    简鹿和:“……”

    时懿重点错误:“所以邓亦然符合你愿望你的所有标准?这么满意的吗?我下次遇到他的时候,和他好好聊聊?”

    简鹿和急了, “你乱说。我才没这么说。”她直起身就要去捂时懿的嘴, 时懿躲到了傅斯恬的身后, 傅斯恬护着时懿,帮她挡住了简鹿和的魔爪,柔声转移话题:“好了,我们不闹了。你不是要许愿吗?流星都要掉光了。”

    简鹿和不知道星空仪的规律,信以为真,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她仰望着天边的流星,安静了下来,侧头看时懿她们一眼,双手交握,真的闭上了眼,虔诚许愿。

    都不是天真的孩子了,可这一刻,大家看着简鹿和认真的身影,却不由地都被打动,陪着她一起,望着甚至不是真的流星,在心底里许下最诚挚的愿望:

    十年后,大家还能这样坐在一起说着、笑着、闹着。

    又或者,真的分散天南海北,不能再相逢。

    也盼望,大家都好。

    许完愿,麦序上点的最后一首歌也播放完了,室内陷入了真正的安静。大家谁都没有再点歌,就着这样宁谧的氛围,有一搭没一搭随意聊着天。

    不知道聊了什么,聊了多久,傅斯恬突然发现,简鹿和好像很久没说话了。

    她转过身去看,简鹿和在她身旁,倚靠着沙发,歪着头,闭着眼,已经睡得香甜了。

    “鹿和睡着了。”她回过身用气音提醒大家。

    大家的声音一瞬间都默契地收住了。

    时懿看了看表,“快十二点了。”

    尹繁露坐起身,精神脑袋:“那我们收一下这里,去睡觉吧?”

    时懿点头,傅斯恬接上:“没关系,这里我来收就好了。你和熙竹看一下要不要冲个澡再睡。”

    时懿赞同,想起来问她们:“你们晚上要怎么睡?客房有一张双人床,可以睡两个人,书房有一张折叠床,也可以睡两个人。”

    陈熙竹当然想一个人睡了。但她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尹繁露抢在她前面回答了:“那我和熙竹一张床吧。鹿和已经困得厉害了,我们俩就不吵她了。”

    有理有据,十分得体。陈熙竹说不出反驳的理由。

    时懿和傅斯恬用眼神征询她,尹繁露也用很柔和的目光注视着她,鬼使神差的,陈熙竹答应了:“我都行。”

    时懿和傅斯恬交换了个眼神,都从彼此眼看到了笑意。时懿定音:“好,那就你们俩睡客房吧。我和斯恬把这里收一收,要是鹿和间醒了我就让她去书房睡,要是没醒也没关系,拿个毯子和枕头,我和斯恬陪她在这里睡。”

    尹繁露和陈熙竹都没意见,但也没有马上去客房,留下来陪时懿和傅斯恬收拾茶几和毛毯上的狼藉。期间简鹿和醒了,她们又去书房和时懿一起把折叠床放下来,铺好了床,看着简鹿和躺下了,才抱着时懿支援的换洗衣服,互相道了晚安,各自回房。

    进到客房,一下子只剩下了两个人,陈熙竹假装找插头给手机充电,用余光偷看尹繁露,整个人都不自在了起来。

    尹繁露看起来倒是很随意,坐在床边,用充电宝给手机连上电,问她:“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陈熙竹暗暗咬牙,不能输给她。她把数据线插进手机接口,也一副自然的口吻:“我都行。”

    “那你先洗吧。”尹繁露说。她看陈熙竹今天是化了妆的,怕她带了一天的妆,不舒服,想让她先卸妆。

    陈熙竹没意见,应了“好”,干脆地就抱了衣服出去洗澡了。

    浴室里,她用洗发水搓着泡泡,搓着搓着,就变成了揪头发。

    啊,怎么就这样了!她不是说她有话要当面说的吗?!等了一晚上了,话倒是说了一箩筐,想听的,一个字没有。她还说不说了?陈熙竹又忐忑又烦躁。

    她把水龙头转到了最右边,借着冰凉的水温冷却自己的焦躁。

    洗完澡,回到客房吹头发,看着尹繁露若无其事地出门洗澡,她完全不抱期待了。

    算了,爱说不说。就当今晚是来给她开了个欢送会吧。她开解自己。但想是这么想的,莫名的,鼻子就是有点酸。

    尹繁露洗完澡回客房的时候,房间的大灯已经关了,只剩下两盏昏黄的床头灯还亮着。陈熙竹背对着她躺着,长腿微曲,像是已经睡着了。

    尹繁露眼眸不自觉地发柔,放轻了关门的动作。

    她轻手轻脚地往里走,没有直接走回自己那一侧的床边,而是绕到了陈熙竹那一侧的床边,坐下了。

    陈熙竹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浑身僵硬,不敢乱动,偏偏精神上却像有一万只蚂蚁在爬动、作乱。

    空气忽然传来尹繁露很轻的笑气音,陈熙竹试图以不变应万变,尹繁露戳穿她:“我知道你还没睡。”

    陈熙竹眼珠子在眼皮底下乱转。尹繁露觉得可爱,伸出食指想要摸一摸。

    冷不丁地,陈熙竹睁开了眼,蹙着眉低吼她:“你干嘛。”

    三分凶狠、三分不耐,还有四分尹繁露听得出来的委屈。吼完,她眼圈就有点红。

    尹繁露手在空顿了一秒,随即,眼神更柔,手还是落到了她的脸颊上。

    她少有地不和她呛声,而是温和地说:“我想和你聊聊,可以吗?”

    陈熙竹与她对视两秒,哽了哽喉咙,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翻身坐了起来。她把情绪收敛住,口吻冷静到冷淡地答应:“你说吧。”

    尹繁露望着她,敛了敛眸,落在床单上的五指蜷缩成拳,鼓起勇气,直截了当地说:“陈熙竹,我喜欢你。”

    不重的几个字,落在空气,像针扎破气球一样,扎破了陈熙竹的所有伪装。

    陈熙竹错愕地睁大了眼睛,一下子惊到忘记眨眼睛。

    她想过很多种情况,就是没有想过,尹繁露会这么直接。

    尹繁露说出口了,倒有解脱了的放松感。

    她不躲不闪地直视着陈熙竹,继续道:“我猜你之前应该也有感受到吧。其实我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喜欢女生,但是,想想能遇见一个有感觉的人也挺不容易的,我就很坦然地接受了。我本来打算五月你生日的时候和你表白的,但是,临时生变,发现自己要出国了,就……又变得犹豫了。毕竟,可能说了也没有用。就算你能接受我,异国恋,也很难坚持到最后吧。”

    陈熙竹努力找回神智:“那你现在,为什么又说出来了?”

    “因为觉得还是要告诉你,有一个人,很喜欢你。想让你知道,你是一个很棒、很优秀、很吸引人的女生。我不想遗憾,不想你误会,以为我之前只是在消遣你。”尹繁露回应得真诚又坦荡。

    陈熙竹声音逐渐发涩:“所以,你只是想说出来,想告诉我。不需要我的回应是吗?”

    尹繁露双唇颤了颤,没发出声。

    怎么可能不想得到回应。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情况,她有把握陈熙竹会答应她的。现在,不需要回应,也只是有自知之明,希望陈熙竹如果不想回应,也不必有负担。除了表白,她愿意把剩下所有的主动权都交给陈熙竹。

    暗黄的光线,她望着陈熙竹的眼神,温柔又忧伤,让陈熙竹有种,她其实是在期待着自己的回应的错觉。

    也许是错觉,也许……不是。

    如果真的不回应,不主动,明天天亮,各自离开,这一辈子……有可能真的不会再见了。

    陈熙竹胸腔闷得发疼。她抠着自己的指尖,放下所有的矜持,直视尹繁露,眼底有不再掩饰的柔情与不舍,控诉她:“你说完就没有遗憾了,那我的遗憾呢?”

    尹繁露睫毛颤了颤,张唇想要问“什么”,“什”字刚刚发出一点音,陈熙竹温软的唇就落了下来。

    很软、很烫,像触电一样,全身的毛孔都战栗了。尹繁露怔怔地失去了反应。

    陈熙竹很快就退开了身子,紧张羞涩到眼眸都湿了,却盯着尹繁露的眼睛,一瞬不瞬地宣告道:“想和你在一起,想亲你,想抱你,想……要你。”

    时间仿佛被按下了静止键,室内,针落可闻。

    谁也没挪开眼,谁也没说话。尹繁露眼神热了起来,喉咙动了动,情难自己,搂过陈熙竹的后脑勺,前倾身子,用力地吻了上去。

    陈熙竹闭上眼,搂住了她的腰,不甘示弱地回应着她。

    磕磕碰碰,越吻越深,呼吸渐渐急促,身体渐渐发软,尹繁露单腿跪着,压着陈熙竹自然倒下。

    睡裙卷到小腹,即将擦枪走火之际,陈熙竹忽然按住了尹繁露的手,纠结道:“床单不能脏。”

    尹繁露愣在当场。

    像是怕她误会自己是不愿意,陈熙竹急忙别别扭扭,小声补充:“第一次不是会那什么吗?脏了让斯恬洗吗?也太尴尬了。”那她估计下半辈子都不要见人了。

    尹繁露听懂了她纠结的点,怔了怔,唇一弯,笑趴在她的身上:“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其实她本来没有想做到那一步的。

    陈熙竹哼哼两声,不满道:“你别光笑啊。”

    尹繁露还是止不住笑,亲亲她,坐了起来,心思渐热,问:“你带身份证了吗?”

    陈熙竹下意识地点头:“带了。”

    尹繁露牵她手,摩挲着她的指节,小心地提议:“走吗?去酒店?”

    她含着笑望着她的眼睛太好看了,像是有一泓清泉在荡漾。陈熙竹觉得自己要溺死其了,生不出半点拒绝的念头。

    她听见自己应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