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95章 第 95 章
    由于繁露暑期就要出国了, 再相聚, 不知道要何年何月,傅斯恬和时懿都很珍惜期末这最后一段相处的时间,决定推迟搬离宿舍的时间,等期末考试结束后再搬离。

    陈熙竹知道后, 笑说也挺好的,只是看起来这段时间,她不能来找她们玩了。

    傅斯恬稍一思索, 就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了。她斟酌着措辞,关心陈熙竹:“你和繁露, 真的……就这样了?熙竹,要不然你们找个时间,单独聊一下?也许真的不是我们单方面想太多了。”

    陈熙竹沉默了两秒,苦笑道:“想聊的话, 她应该早就找我聊了吧。这几个月, 我和她其实几乎每个晚上都会聊几句的, 她从来没有和我提过这件事。可能我对她来说, 确实就是和你们一样,不过是朋友而已吧?如果不是,我就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待我的,一边早就想好了要出国, 一边继续和我暧昧着。昨天回去以后, 还特意戳我, 和我道歉, 和我说,不是故意不告诉我的。我说没关系,祝她出国以后事事顺利、桃花朵朵,她又什么都不说,沉默了。她是那么不会说话的人吗?不是。她心里什么都知道,就是故意装傻。”

    “那我也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反正确实不管她怎么想的、到底是不是我自作多情,都不重要了。她要出国,我们也不会有结果了,不是吗?”

    傅斯恬无言以对。

    异国恋,隔着距离和时差,要坚持下去,真的太难了。

    “所以,算了吧,我们都忘了这件事。”她央求傅斯恬:“恬恬,到她出国以前,你都不要和我提她了好不好?”

    傅斯恬没有理由拒绝。

    于是最后复习的这段时间,她们宿舍四个人几乎同进同出,形影不离,陈熙竹却再也没有在她们宿舍人面前露过面了。

    离别的歌谣响过一次又一次,毕业生拖着行李,离开了一波又一波,傅斯恬她们学院大二的期末考试也接近了尾声。

    想着一别后,下学期,就见不到尹繁露了,心里还是有些不舍。傅斯恬和时懿商量后,约简鹿和与尹繁露考完试当天下午,去家里吃饭,大家最后再聚一次。

    简鹿和馋傅斯恬手艺很久了,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尹繁露自然也是愿意的。

    晚上傅斯恬在阳台洗衣服,尹繁露出来洗杯子,忽然问她:“我们吃饭那天,熙竹回家了吗?”

    傅斯恬已经很久没有在她们两人口听到彼此的名字了,闻言愣了一下才回:“还没有。她们学院有社会实践活动,要多留几天。”

    “她拉黑我了。”尹繁露摩挲着杯子,语气有些无奈。

    傅斯恬微微张唇,是显而易见的惊讶。陈熙竹没有和她说过这件事。

    她看着尹繁露,揣摩着她的意思:“你……是希望我邀请她一起吃饭吗?”

    尹繁露流露出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坦荡地点头了:“可以吗?”

    傅斯恬很犹豫。

    两边都是朋友,她当然希望两人都能好。但陈熙竹如果已经这么坚决地拉黑了,那是不是两人不要再见面更好。

    尹繁露像是看出了她的为难,与她对视着,很诚恳地说:“有些事,我想当面和她说。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想留成一个结。”

    傅斯恬被她打动了。她叹了口气,想说些什么,又觉得太冒昧了,最后只是答应道:“我会试着邀请她的。但是她如果不想来的话,我也不会勉强。”

    尹繁露松了松眉头,温声道:“没事。如果她不愿意来,我就自己再想办法吧。”

    傅斯恬看她坚决,忍不住问她:“如果她不愿意来,你知道,她是为什么吗?”

    尹繁露望进她的眸里,了然地伸手压了一下她的头发,莞尔道:“我知道。别担心。”

    傅斯恬还没说话,时懿的声音冷不丁响起:“我好了,露姐,你可以去洗澡了。”

    两人转过身,就看见时懿端着盆,擦着头发,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们。尹繁露扑哧笑出声,收回摸傅斯恬头的手,故意逗她:“怎么办,这只手不想洗了。”

    时懿歪头,友善地挑了挑眉。

    尹繁露装出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双手合十,虔诚道:“我错了。我这就去剁了它。”

    时懿被逗破功了,含着笑,睨了她一眼,没理她了。她走到阳台要晾浴室里顺手洗好的内衣裤,刚把盆放到洗衣台上,傅斯恬就冲干净了手,拿了晾衣架帮她晾。

    时懿有些不好意思,“我自己来。”

    “没关系。”傅斯恬眉眼弯弯,已经帮她晾好了内裤。

    时懿看着她五指抓着自己最贴身的东西,有些脸热,又有些甜蜜。她没有再见外,擦着头发问她:“露姐和你说什么?”

    傅斯恬如实和她说了,问她:“露姐,她想是不是想和熙竹挑明了说?”

    时懿沉吟:“可能是吧。”

    “那我要不要给她们创造机会?会不会好心反而做了坏事?”傅斯恬担心。

    时懿腾出一只手,揉了揉她的额发,“不会的。你只是给熙竹提供了这个选项,做选择的还是她自己。给她打电话吧。”

    傅斯恬看着她肯定的眼神,安心了。她擦干了手打电话,时懿自然地回避,进了宿舍,帮她拉上阳台门。

    陈熙竹很快接了电话,傅斯恬表明来意,邀请她去家里吃饭,陈熙竹先是一口答应,随即回过神,细问道:“还有别人吗?”

    “有,还有鹿和与露姐。”

    她马上反悔:“那我还是不去了。”

    傅斯恬安抚她:“没关系,其实我本来也不打算勉强你的。不过,繁露似乎挺希望你一起来的。她说她有话想当面和你说。”

    “什么话?”陈熙竹还是忍不住关心。

    “我不知道,她没有说。”

    陈熙竹犹豫了,“我想一下吧,晚点给你回复。”

    傅斯恬答应:“好。来不来都没关系的,你开心最重要。”

    陈熙竹闷闷地“嗯”了声,转而和她说其他的了。

    第二天早上,傅斯恬一起床发现,陈熙竹凌晨三点多给她发的消息:“我想吃炒冬粉,可不可以?”

    傅斯恬不知道是该心疼她的失眠,还是好笑她朴素的愿望。

    考完试当天下午,时懿和傅斯恬收拾好宿舍,载着简鹿和与尹繁露,一整个宿舍的人迁移去了套房。

    五点多,陈熙竹结束社会实践课的课程,搭公交来到了套房,尹繁露下去接的她。

    两人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不咸不淡地聊了一路。尹繁露不问为什么拉黑她,陈熙竹也不主动提,仿佛在比谁更能忍,谁的演技更好。

    饭还没好,简鹿和、陈熙竹和尹繁露三个人参观后,十分意她们的影音室,时懿便拉了窗帘,开了氛围灯让她们在影音室里边唱歌边等开饭,自己去厨房给傅斯恬打下手。饭好了,她们却唱high了,时懿主随客意,破例把晚餐移到了影音室里,五个人毫无形象地围着茶几,一边盘着腿吃饭,一边听歌,时不时还跟着灯光晃脑袋,哼哼两句。

    饭吃了个半饱,氛围大好,简鹿和来了兴致,闹着要喝酒玩游戏。

    因为已经放假了,陈熙竹第二天也没课,套房里也有空余的房间可以给她们睡,不怕喝醉,时懿便也没有反对,由着她们尽兴。

    没想到这就是个坑,坑的还是傅斯恬和她自己。

    因为和时懿太熟了,太知道她在感情上就是张白纸,所以从前玩真心话类型的游戏,简鹿和从来不浪费机会在时懿身上,反正问了也问不出什么。

    但现在不一样了!她可有太多好奇的东西想八卦了!

    所以,这次玩游戏,逮着机会她就问傅斯恬和时懿,什么第一次接吻谁先亲的谁、在宿舍熄灯后,有没有背着大家偷偷亲过这种不失分寸又生猛的问题,说来就来,直把傅斯恬问得满面绯红,招架不住。

    偏偏傅斯恬不擅长酒桌游戏,常常要接受惩罚。时懿帮不到她,只能在她不愿意回答的时候,帮她喝一点酒,而后在下一次自己赢的时候,反击简鹿和一个更辛辣的问题。

    三方战况激烈,尹繁露和陈熙竹吃瓜吃得不亦乐乎,听到刺激的问题时常下意识地相视一眼,而后才蓦地想起,两人还在不冷不热的拉锯战!

    也不是没有机会借着游戏试探一下对方的心意,但陈熙竹不愿意再表露出一分一毫的情意,怕是多余;尹繁露不愿意这么不认真,怕弄巧成拙。

    歌唱了不少,酒也喝了不少,再闹下去,简鹿和与傅斯恬都要醉了。时懿收拾着易拉罐叫停,大家都累了,盘着腿坐在毛毯上倚靠着沙发腿休息。

    音响里正播到张柏芝的《星语心愿》:“装作漠不关心你,不愿想起你,怪自己没勇气……”

    歌声哀婉缠绵,彩灯昏暗,没有了说笑声,室内骤然变得有些过分安静和伤感。

    “好快啊,下学期就大三了。我还记得我们刚进大学时的模样,转眼大学就已经过去了一大半啊。”简鹿和忽然感慨。“还以为还有很长时间能相处的,没想到,离别悄悄地就已经来了。”

    歌唱到了:“告诉我星空再哪里,那里是否有尽头。”

    简鹿和想起了件事,埋汰时懿:“10ee,你真的好小气啊。你说说我来你家几次了,你都舍不得给我看看你的星空仪。”

    时懿靠着傅斯恬的肩膀,不以为意:“现在不是我小不小气的问题。”

    “嗯?”

    “我送给斯恬了。”

    简鹿和向傅斯恬求证,傅斯恬酒量似乎增长了不少,没有醉,但还是有些上脸,迷蒙着眼表示:“我去拿给你看。”

    她起身,时懿不放心,跟着她一起出去了。

    歌声还在继续着:“向流星许个心愿,让你知道我爱你。”

    也许是酒后情绪被放大了,陈熙竹在昏暗偷看尹繁露,情绪忽然绷不住了,鼻头发酸,眼眶有湿意要涌出。

    她迅速地扭回头看天花板,还是来不及,一行泪滑过脸颊,滑进头发里。

    傅斯恬抱着星空仪回来了,时懿安放好星空仪的位置,打开开关,调好设置,璀璨的繁星就点亮了她们的天穹。

    大家并肩坐着,一起仰望星空。一张张青涩的脸庞,一双双乌亮的眼瞳,映照着比星空更璀璨的光彩。

    简鹿和呢喃:“你说,十年后,我们都会各自在哪里看这一片星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