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94章 第 94 章
    时懿还是坚持要送傅斯恬回学校, 这次傅斯恬没再推辞了。路上时懿给外婆打了个电话,和她说自己先送同学回宿舍,一会儿还会过去医院。

    方若桦似乎听到了是她的来电, 要过了电话,虚弱地叮嘱她路上小心,让她天晚了, 不要再跑来跑去的了。

    时懿声音有些干,说没关系,坚持要过去。

    女儿关心自己,方若桦心底里还是高兴的,便也没有再拂时懿的好意,还说要给她布置任务, 让她这个姐姐帮妹妹取个小名。

    时懿露出了点笑,答应了。

    她送傅斯恬到学校门口,叮嘱她到宿舍了给自己发条短信, 又和她为准备好的旅行不能成行再次道了次歉, 才调头回医院。

    回到医院时, 两家的老人都已经回去了,医院里只剩下向业和请来的月嫂。方若桦若无其事地问了她几句关于和她一起来的同学的事情, 时懿有问有答, 方若桦没问太多, 时懿便也没放在心上。

    出院后, 方若桦就会转去月子心, 月子心离申大有些远, 单次车程就要接近一个小时,所以时懿是打算着方若桦还没转去月子心时,她就尽量在医院多陪陪方若桦,出院后,就只能一周过去一两次了。但向业请了月嫂,自己也特意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在医院陪方若桦,时懿帮不上什么忙,夹在他们夫妻之间长时间共处一室也觉得尴尬,第二天后便改变了计划,不再留在医院过夜,只是每天吃过午饭后过去看看他们。

    假期的时间便又空出来了。时懿和傅斯恬开始转移小部分生活用品,逛家居商场,添置新的家居用品,为即将开启的同居生活做准备。

    其实多数的用品,时懿套房里本都有了。可想着要和傅斯恬成双成对,她就看什么都不满意,小到筷子、勺子,大到抱枕、床单,什么都想买新的、买成套的、买傅斯恬喜欢的。在这件事上,她展现出了少有的不理性。

    傅斯恬又甜蜜又有负罪感——奢侈的快乐。但花钱能换得时懿的快乐,姑且也不算浪费吧。她不扫时懿的兴,很快也被时懿感染的,陪着她一起兴致盎然地装点她们的小家。

    正式搬离宿舍前的周末,时懿以“这学期大家都太忙了,好久没舍聚过”为由,约简鹿和与尹繁露吃自助烧烤。临时搬出宿舍,傅斯恬和她都觉得礼貌上要正式知会大家一声。

    陈熙竹作为宿舍的半个编外人员,这几周忙得都没怎么和尹繁露见过面,听说后,立刻报名参加。

    于是周五傍晚下课后,五个人便一起有说有笑地往学校对面广场的烧烤自助店去了。

    一顿饭,大家谈天说地,胡吃海喝,十分尽兴。菜过五味,大家准备清个盘就散了,时懿和傅斯恬相视一眼,从彼此眼得到肯定意味。

    时懿用湿巾擦了擦手,慢条斯理地说:“对了,我和斯恬有件事要和大家说一下。”

    大家手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视线集到了两人身上。

    尹繁露举起手做了个“等等”的手势,笑道:“等等,让我来猜一下。”

    陈熙竹嗤笑:“你干嘛,还会未卜先知啊。”

    尹繁露瞥她一眼,老神在在:“干嘛,你要和我打赌吗,我要是猜对了,你……帮我写暑期社会实践论?”

    陈熙竹受不得挑衅,立刻迎战:“赌就赌,你要没猜对,就你帮我写。你快猜,只有一次机会。”

    傅斯恬、时懿和简鹿和都看笑了,饶有兴致。

    尹繁露望着时懿和傅斯恬,淡定吐出答案:“我猜你们要说,你们准备搬出去住了。”

    时懿一挑眉,还真是有些惊讶。

    陈熙竹从她和傅斯恬的表情里得到了答案,惊奇:“她真猜对了?!”

    简鹿和也震惊:“你们真要搬出去呀?”

    傅斯恬点头,好奇:“露姐你怎么猜到的呀?”

    尹繁露淡笑道:“这两天,你们俩书架上的书少了好多,我拿鞋子的时候,发现时懿的鞋子也少了好几双,就猜到了。”

    简鹿和不得不给她比个大拇指:“我每天也在宿舍里进进出出的,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啊。”

    时懿嘲笑她:“可能身体在这里,心在千里之外的樊城吧。”邓亦然大学在樊城。

    简鹿和反驳:“才没有啦。明明是露姐心细好吗。”

    她望向尹繁露,指望尹繁露帮她开脱两句,没想到尹繁露若有所思地摩挲着杯子,突然说:“其实,我也有件事想和大家说一下。本来想晚点再说的,但……今天凑巧了,就一起说吧。”

    她笑意淡了些,简鹿和没有察觉,还在开玩笑:“该不会是你也谈恋爱,也要搬出去同居了吧?”

    傅斯恬一惊,下意识地去看陈熙竹,陈熙竹盯着尹繁露,唇角的笑意已经消失无踪了。

    幸好,尹繁露摇头说:“不是啦。”

    傅斯恬刚刚松了口气,就听见尹繁露接着说:“我……八月份要出国了。”

    平地惊雷,饭桌上安静了有好几秒,时懿才第一个出声:“所以你早出晚归,是在忙这件事吗?”

    尹繁露点头,“前段时间在准备托福。”

    简鹿和迟疑地问:“怎么这么突然?而且是在这个时间。交换生吗?还是什么?之前都没听你说过。”

    尹繁露翻动盘子里的烤肉,垂着眸解释:“是很突然啦,对我来说,也很突然。我之前不是和你们说过,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跟着我爸爸生活的。我妈离婚后就再婚去美国了,这十来年,她发展得挺好的,就一直想接我过去。但我爸爸不同意,我自己也不想去掺和她的家庭,所以一直没答应。但前两个月,她检查出生病了,蛮严重的,要动手术,成功的话可能还有几年,很希望我能过去陪陪她。我考虑了很久,不想她有遗憾,也不想自己有遗憾,就答应了。”

    这个理由太沉重了,桌上气氛一下子变得很沉闷。

    意外的,陈熙竹先开口安慰的她:“阿姨会没事的。”

    尹繁露看她一眼,眼眸里情绪难明。

    简鹿和也跟上,说:“现在很多大病及时治疗,好好休养,保持良好心态,都是慢性病,阿姨肯定吉人自有天相。”

    陈熙竹垂下头不再看她,尹繁露只好从她身上收回眼神,若无其事地缓和气氛:“嗯,没事的,你们不要这个这样子。她想得蛮开的,我也想开了。”

    时懿关心她:“是留学手续吗?我们这边的学分可以转过去?”

    尹繁露摇头:“可能不行。要重新开始。我现在是先办探亲手续过去的,过去了再申请学校。”

    “那……还回来吗?”傅斯恬突然问。

    尹繁露怔了怔,随即笑着说:“回来啊。我爸爸还在这里等我呢。不过……”她承认:“不知道去要多久。”学校申请下来了的话,至少要四年了。

    傅斯恬偷偷看陈熙竹,陈熙竹低垂着头在喝饮料,看不清表情。

    简鹿和托着下巴,很沉地叹了口气,闷闷道:“所以,这有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舍聚是吗?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尹繁露往她碟子里夹了好几块焦了的烤肉,“怎么就最后一次了。你是以后都不准备和我见面了吗?我逢年过节还回来的呀。”

    回来了也不一个城市,你会特意飞过来和我们舍聚吗?简鹿和心里嘀咕。但她知道尹繁露是不想把大家搞得太伤感,还是顺着她的意思,把情绪拉回来了,“喂,别以为我这么难过,就看不到你给我夹了什么!”

    大家看到她碗里焦黑的烤肉,不由自主地又有了些许笑意。

    除了陈熙竹。

    后面的时间里,陈熙竹几乎没有再说过话了。离开商场前,陈熙竹说要去趟洗手间,傅斯恬说也要去,跟她一起过去了。

    路上傅斯恬小心翼翼地问她:“你没事吧?”

    陈熙竹神色如常,大大咧咧道:“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今晚大家又没有点酒。”

    傅斯恬抓她的手,“熙竹……”眼神里满是担心。

    陈熙竹与她对视着,笑意慢慢淡了下去。半晌,她自嘲地笑了声,说:“我真的没事。没关系的,不过又是自作多情了一次。失恋而已嘛,我又不是没有过。”

    傅斯恬欲言又止。其实她还是觉得尹繁露对陈熙竹不是完全没有意思的,但现在说这个是不是已经没有意义了。

    陈熙竹揉了一下她的头,反过来安慰她:“真没事,你别瞎想。我现在还没陷太深,抽身不是刚刚好。挺好的其实。”

    她拽着傅斯恬的手,拖着她走:“走啦,快走,别让大家等太久。”

    傅斯恬拿她没有办法,只好跟着她往前走,快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才挤出笨拙的一句:“晚点要不要一起去操场看星星?”

    陈熙竹脚步顿了一下,扭头看傅斯恬,眼眸漾了漾,带出了些许水雾。她摇了摇头,故作轻松:“不去啦,那么丢脸的事,我才不会做第二次。”

    说完,她一阖眸,一滴泪却不听话地顺着脸颊滑落。像是怕被傅斯恬发现,她迅速转过了身子,一声不吭地进洗手间了。

    傅斯恬喉咙哽了哽,不忍心戳破,只好当作什么都没发现,沉默地跟着她进去了。

    十点多回到宿舍,熄灯后,傅斯恬睁着眼睛睡不着,还在想陈熙竹和尹繁露的事。

    时懿如往常一样,翻过身,支起身子看她睡颜时发现了,轻声问她:“怎么了?”

    傅斯恬长睫颤了颤,很轻地回她:“在想一点事情。”

    话音刚落,她就听见床板响起很轻微的吱呀声,随即,时懿光洁的小腿映入她的眼帘,温热的五指压到了她的枕头上。

    她躺了下来,长发与她交缠在一起,侧目凝视着她,用气音问:“睡不着?”

    傅斯恬眼底浮起笑,自然地搂住了她,“嗯”了一声。

    时懿也不追问,只是静静地回抱着她,轻拍她的肩头,像哄孩子睡觉一样。

    夜静悄悄的,空调的冷气吹拂着床帘,送来阵阵凉爽。时懿手心温热,一下一下,驱散去了她周身多余的寒意。

    傅斯恬感受着她的温柔,心里又柔软又伤感。

    两情相悦,真是一件太难能可贵的事。

    她问时懿:“如果朋友失恋了,你会怎么帮她?”

    时懿拍她肩膀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眸闪了闪,摸过了枕边的手机,打字给她看:“熙竹吗?”

    正红心。傅斯恬愣住,眨巴眼睛,不知道该承认还是该否认。

    时懿眼睫微垂,泛过一个很浅的笑,又继续打字道:“她是不是喜欢繁露?”

    傅斯恬垂死挣扎,看时懿一脸我已经看穿了的表情,只好无奈承认:“你怎么知道的?”

    时懿轻笑道:“我猜的。”

    大家时常接触,打破了陈熙竹可能暗恋斯恬这层滤镜后,有些情愫就变得很明显了。

    她想起之前尹繁露问她的话,给傅斯恬打字说:“繁露也许也不是不喜欢她。只不过,她有她的顾虑。”

    傅斯恬关心,“你怎么知道?”

    时懿刮她鼻子,逗她:“你是复读机吗?”

    傅斯恬被逗笑,用额头蹭她的颈窝。

    时懿单手打字:“她之前有问过我关于感情观上面的事,我猜测的。”

    “那……那我要告诉熙竹这件事吗?”傅斯恬踌躇。

    时懿想了想,认真说:“你想说也可以说的。不过,感情的事,局外人最难参与。其实,繁露出国最少要三四年的时间。开始不一定是最好的结果,不开始也不一定就是最差的结果。”

    “那就这样错过吗?”傅斯恬难过。

    时懿安慰:“错过也许是为了更好的遇见。”

    她好理性,理性到傅斯恬有种不安的感觉。

    如果感情都能够这样理性地趋利避害,那这世界上,就不存在所谓的情非得已、非你不可了。

    她问时懿:“如果你是她们,你是不是也会选不开始。”

    时懿坦白:“如果是以前,我是的。”

    那现在呢?傅斯恬用嘴型无声地问。

    时懿没说话,只是眼眸深深地望着她,而后,凑上前,吻住了她微张的樱唇。

    现在。

    你出现了啊。

    透支了我的所有非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