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92章 第 92 章
    五月初夏,静谧的夜里,树影摇曳,蝉鸣隐约,工商管理学院教学楼里灯火通明。一间敞亮的多媒体会议室内,五个年轻的男女环桌而坐,开校赛前最后一次团队会议敲定各方面细节。

    其实该准备的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要看主讲人的临场应变能力了。因为对校赛突围还是很有信心的,也想给学妹锻炼的会,所以傅斯恬、陈熙竹和另外一个法学院的大二男生都推选由负责技术部分的计算学院大二学姐与法学院的大一学妹做主讲人。

    两个主讲人模拟演讲结束后,五个人进行缺漏的讨论与补充,时针不知不觉地就向九点偏移而去了。

    学院教室的灯一盏一盏暗了下去,“扣扣”的敲门声突然响起,教室内五个人受惊般地扭头看向门口。

    时懿纤秀的身影立在门旁,略有些惊讶:“我是打扰到你们了吗?”

    傅斯恬瞬时间绽放出笑:“没有,是我们以为楼管阿姨又来赶我们了。”她拉开身旁的椅子欢迎时懿。

    陈熙竹附和:“没错,哎,你不知道,我们都快被那个胖胖的楼管阿姨吓出ptsd了,每次她值班都好早就开始赶人,还臭着一张脸,好像我们拖欠了她加班费一样。”

    时懿边往里走边揶揄:“也有你会害怕的人。”

    陈熙竹不满:“你这话说的,可不太像是夸我。”

    其余个队员跟着笑了起来。他们几个人院系不同,其实互相认识都不算久,但得益于最近时常开团队会议、共同为一个项目而努力着,他们很快就打成了一片。时懿作为傅斯恬的好朋友,晚上开会时经常会过来接傅斯恬一起回宿舍,偶尔还会带个夜宵、点心什么的,大家起初还觉得她高冷不好接近,但几次后也就不见外地把她当编外人员了。

    “学姐又给我们带什么好吃的来了!”法学院学妹看见时懿把袋子放会议桌上,眼睛发光。

    时懿还没回答,计院的女生就眼尖地解疑:“哈根达斯!是不是?!”

    傅斯恬抬头看时懿,时懿淡笑着点了点头,把袋子打开,推给她们:“我走过来的,可能会有一点化了。”

    学妹开心地表示:“没关系没关系,有补给包已经很开心了。”她把哈根达斯推给学姐学长们,让她们先选。

    计院的女生选了一杯香草味的,法学院的男生选了巧克力味的,陈熙竹随便拿了一杯,打道:“时懿,你多来几次吧,最好每次我们开会你都能过来。”

    时懿挑眉:“怎么?”

    陈熙竹笑嘻嘻:“这样我们每次就都有补给包了。”

    时懿勾唇,“我来没有用,斯恬请客的。”说着,她把小票递给傅斯恬,调侃:“老板,报销一下。”

    队员们以为时懿是要坑傅斯恬,看热闹不嫌事大,哈哈大笑。

    没想到傅斯恬愣了愣,凝视着时懿,笑意慢慢溢出了眼眸。她接过小票,脸有点红地回时懿:“好,晚点给你转。”

    时懿唇角弧度加深。

    她让学妹先选,而后打开了剩下的两杯,都递到傅斯恬面前,叮嘱她:“吃两口解馋就好,别多吃。”傅斯恬这几天大姨妈,时懿怕她吃太冰了肚子疼。

    傅斯恬很听话地答应:“嗯。”

    两人坐得端正,肢体并不格外亲密,但言语间自然流露的亲呢还是看呆了不知内情的个人。

    十点钟回到宿舍,简鹿和回家了,尹繁露还没有回来。两人不急着洗澡,趁着还没断网,坐在书桌前各自忙碌上要做的任务。

    陈熙竹打来电话,傅斯恬接起,就听见她饶有兴致地问:“你猜刚刚你和时懿去洗的时候,教室里童靖他们问我什么吗?”

    “什么?”

    “他们问我,你和时懿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吗?关系看起来好好啊。明显是想打探点什么又不敢直说的样子。”

    傅斯恬看时懿一眼,蹙了蹙眉问:“那你怎么回的?”

    时懿注意到了,停下敲键盘的动作,用眼神问傅斯恬:怎么了?

    傅斯恬稍一犹豫,打开了扬声器。

    于是时懿便听见扬声器里传来陈熙竹关切的声音:“我就说你们不只是朋友,还是朝夕相处的舍友,关系当然好了。不过,现在才刚刚开始,后面还有省赛,你们俩要是不稍微收敛点,我估计他们早晚能看出来的。”

    时懿是一点就透的人,瞬间明白她们在聊的是什么。

    傅斯恬把扬声器关上,恢复听筒的模式,用眼神等待时懿的回答。

    时懿眼里有淡淡的笑意,平和道:“没关系吧,他们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对我们没有影响。”

    时懿的从容让她也变得从容,傅斯恬心安了下来,如是回答陈熙竹。

    陈熙竹担心:“时懿也这么想?”

    傅斯恬看着时懿,含笑答:“就是时懿这么说的。”

    电话那头安静了两秒,接着才传来陈熙竹“呜呜呜”的撒娇声:“恬恬,我好酸啊。”

    傅斯恬好笑:“你干嘛啦。”

    “时懿这个钢铁直女怎么这么好。你怎么这么厉害,可以让这种钢铁直女都弯成回形针。呜呜呜,甜甜的爱情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

    “恬恬的爱情?”

    陈熙竹被逗笑:“不是你这个恬恬啦。”

    傅斯恬也笑:“那你着急的话,你自己主动一点嘛。”

    陈熙竹不干:“明明是她先喜欢我,先撩我的吧,为什么要我主动。不行,我不能输,我一定要让她主动。”

    “谁先主动的这么重要吗?”

    “重要!”陈熙竹斩钉截铁。“关乎下半辈子的面子大事!可能要被说一辈子的。”

    傅斯恬哑然失笑,嗔她:“幼稚。”

    兴许是嗔怪的语气太过亲昵了,时懿陡然侧目,微微蹙眉。

    傅斯恬察觉到了,反应过来,唇角翘了起来。她收声:“熙竹,我有要紧事,先不和你说了。”

    陈熙竹很爽快地就挂了电话。

    时懿收回视线,低头敲了两下键盘,故作平淡地问:“什么要紧事?”

    傅斯恬拖动椅子,前倾了身子,一把抱住她,在她耳边软糯道:“哄你。”

    时懿没料到会是这个回答,瞬间被顺毛成功,唇角有弧度微扬,但很快就忍了下来。“你影响我打字了。”

    傅斯恬已经比从前放开了很多,也自信了很多,完全不受时懿这装出来的冷面影响。她大胆地继续抱着时懿,哼哼唧唧:“时懿,你身上好香呀。”

    时懿无动于衷:“我身上哪天不香?”

    傅斯恬说:“今天的味道特别不一样。”

    “嗯?”时懿给她点面子。

    傅斯恬笑道:“有点酸的那种,柠檬清香。”说完她像是知道时懿会不满这个答案,用鼻子轻蹭她的肩膀撒娇。

    时懿终于绷不住破功,从鼻腔里发出轻笑声。她威胁:“再给你一次会。什么味道?”

    傅斯恬低笑着不回答。

    时懿不肯,“嗯?”

    傅斯恬没办法,小声回:“心动的味道。”

    时懿点评:“不真诚。”

    傅斯恬委屈:“哪里不真诚嘛。”她咬唇,大着胆子拉时懿的压在心口上,想让她感受自己的心跳。

    然而,时懿的刚刚搭上,门忽然”吱呀”一声被打开了,尹繁露站在门口,望着她们。

    面面相觑,空气安静了两秒,尹繁露下意识地又把门缓缓拉上了。

    时懿和傅斯恬:“???”

    “……”

    她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傅斯恬撒开时懿,弹回身子,脸红了个彻底。时懿抿了抿唇,面色镇定,耳根其实也隐隐发着烫。她站起身说:“我去开门。”

    傅斯恬细如蚊蚋:“好。”

    打开门,夜风袭袭,尹繁露正背对着墙站在走廊栏杆旁吹风。时懿叫她:“繁露。”

    尹繁露转过头,一看见她,忍不住就笑成了一朵花。

    时懿又羞又好笑,但她不表现出来。她语调平淡地问:“你退出去做什么?”

    尹繁露好不容易止住笑:“我不知道,我是下意识动作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时懿解释,但说出口莫名有种此地无银百两的感觉。

    尹繁露又想笑了。但她是有分寸的人,怕时懿和傅斯恬真的不好意思,忍住笑,认真表示:“我知道,我相信你们。”

    顿了顿,她还是又姨母笑了。边笑她边解释:“我忍不住,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你们很好,我看得也替你们开心。”

    时懿难得露出了点不好意思的模样。她转移话题:“最近很忙?看你每天早出晚归。”

    尹繁露敛了些笑,叹了口气说:“最近有点烦心事。”顿了一顿,她忽然问:“时懿……”

    迟疑着,她问出口:“如果是你,一段大概率不会有结果的感情,你会不会选择开始?”

    时懿被她问得一愣。

    还没等她回答,尹繁露又笑了笑说:“我帮朋友愁的。没事,不要在意。”说着,她转身要进宿舍。

    时懿对着她的背影,还是回答了她:“不要问我。”

    “其实自然就会有答案。”

    “如果能够忍住不开始,大概就是也没那么喜欢,不开始也很好,早晚会释怀。如果忍不住,那也不用压抑。走下去才会知道有没有结果。”

    尹繁露回过身看她。

    时懿神色温和,带着些了然却不戳破的体贴。

    尹繁露笑了声,感慨:“时懿,你变感性了,谈恋爱了果然不一样了吗?”

    时懿但笑不语。

    也许吧。如果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了,那便算是傅斯恬为她雕琢出的新模样。

    她喜欢这样的自己。

    尹繁露没再多说什么,转回身进宿舍,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地和傅斯恬打招呼,时懿知道她不愿意多说,便也没有再追问。

    晚上熄灯了,时懿和傅斯恬趴着,在星空仪的光影下,头对着头打字聊天。

    时懿和她商量:“斯恬,下学期,我们搬出去住好不好?”虽然大家关系很好,偶尔像今晚这样被撞到,无伤大雅,但次数多了还是挺不好意思的。

    傅斯恬定定地看着她,梨涡深深,低头答:“好呀。”

    这一次,时懿问得有轻松,傅斯恬答得也轻松。

    仿佛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