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84章 第 84 章
    如愿的,傅斯恬和时懿都竞选成功。简鹿和开玩笑说磕到了,一个班长一个团支书,神仙p,要不要庆祝一下。

    刚好这学期刚开学,还没有舍聚过,四个人夜聊的时候一通气,便定下了周日晚上一起去吃对面商场新开的石锅鱼。

    石锅鱼选料新鲜,选用的鱼都是细刺少的品种,时懿大意,聚餐的时候刚吃没两口,上颚就被扎了一下。吐出来就好了,没什么大事,但傅斯恬却是一副紧张兮兮、心疼不已的样子。

    后面时懿吃的鱼肉,一块块便都是傅斯恬先仔细帮她挑过刺后才送到她碗里的。石锅鱼吃完后服务员上菜添汤,转成鱼火锅。上了虾虎,傅斯恬怕时懿扎到,也是剥好了先递给时懿。

    时懿其实不习惯被人这样照顾的,但傅斯恬这样紧张她,她却觉得十分受用。她由着傅斯恬把虾虎放进碗里,温声叮嘱:“我不要了,你自己吃。”

    傅斯恬弯着笑眼没说话,时懿直接上,捞了一只虾剥了放傅斯恬碗里。一来一往间自然流露的柔情蜜意让简鹿和觉得自己和尹繁露又被塞了大一口的狗粮。

    “繁露,你觉不觉得撑了?”简鹿和盯着傅斯恬和时懿调侃。

    尹繁露在给自己剥虾,看傅斯恬和时懿一眼,笑了一声,“没事,还挺好吃的。”

    时懿挺淡定的,傅斯恬有些不好意思,连忙顺也剥了只虾虎放到了简鹿和的酱料碟上。

    简鹿和笑逐颜开,“哇,谢谢斯恬,你真好!”她准备伸筷子下去,发现时懿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

    她眨眨眼,时懿笑容加深,皮笑肉不笑。简鹿和抿了抿唇,收起筷子,把碟子往时懿那里推,做低眉顺眼姿态:“小人怕是无福消受,还是大人你笑纳了吧。”

    时懿从鼻腔里发出轻笑声,嫌弃道:“吃吧你,别耍宝了。”低头又给傅斯恬剥了只虾。

    简鹿和笑嘻嘻地收回碟子,一边给虾滑均匀地沾酱,一边感慨:“哎,我突然觉得还是女生好,细心温柔又体贴。”

    尹繁露调侃:“你干嘛?这个发言很危险哦。”

    简鹿和笑了起来,亲昵地抱住了尹繁露的胳膊,娇柔道:“露姐,你觉得我怎么样?不然我把我家老邓踹掉,我们俩凑活一下?”

    尹繁露淡定地回:“那不行,我对你没有兴。”

    简鹿和“哼”了一声,坐直身子,吐槽:“说得跟你对谁有兴一样。”她起了八卦心思:“露姐,你真的从没有喜欢过谁?”大一玩游戏被问到真心话时,尹繁露是这么回答的。

    尹繁露夹菜的筷子顿了下,什么都没夹地又收了回去,若无其事地回:“之前是。”

    简鹿和点头,低头要喝汤,突然反应道:“什么叫之前是?!现在不是了吗?啊,什么情况?!露姐你居然有情况了!”

    时懿和傅斯恬也被勾起了好奇心,停下了吃饭的动作,齐刷刷地盯着尹繁露。

    尹繁露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就……有那么个人。没有确定的事,以后有会和你们说。我们跳过这个话题吧。”

    无端地,傅斯恬想起了陈熙竹分她的那几块巧克力。她眼底浮起探究意味,尹繁露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略不自然地与她对视了一眼,飞快地低下了头转移话题,与她一贯从容大方的作风大相径庭。

    傅斯恬在心里打了个问号,又打了个感叹号。到底是不是她姬眼看人姬?她挺想就势提一提陈熙竹看看尹繁露的反应,但看简鹿和撒着娇让尹繁露多透露点,尹繁露都不肯定说,又打消了。

    大家都是有分寸的人,分享秘密不能变成窥探**,玩笑了两句,见尹繁露真的不想说,便也都顺着她的意愿不再追问了。

    话题不知不觉拐到了刚过去的那个漫长寒假。简鹿和与尹繁露也都出去了旅行了,两人去的都是东南亚国家,聊起来格外有话说。傅斯恬沉默了下来,只是含笑听着。

    时懿察觉到了,蹙了蹙眉,偏头和傅斯恬低语:“这学期有好几个小长假。”

    傅斯恬被引开了注意力,“嗯,清明,五一,端午……”

    时懿噙笑问:“要不要挑一个假期,我们一起出去玩?”

    再好不过的邀请了。该风花雪月的时候,傅斯恬第一反应却不是欢喜。她心慌乱了一下,喉咙发紧,但看着时懿柔情的眉眼,她却什么煞风景的话都说不出口,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她扯出笑应:“好呀。那……五一怎么样?天气刚好应该还不会太热。”也预留出了时间,给她准备钱。

    五一,距离方若桦的预产期还有一个月。时懿点头:“可以,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我都可以的。”

    时懿不满意:“都可以就是都不可以。”

    傅斯恬语气软软的,“是真的。去哪里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和你一起去。”

    时懿眼眸蓦地柔了下来,她刚要说话,简鹿和戏谑的声音就插了起来:“走了走了露姐,这次我是真的吃饱了。”她学着傅斯恬的语气,软绵绵地重复:“重要的是和你一起去的。”

    尹繁露憋不住笑了,傅斯恬耳根腾得红了,什么含情脉脉的气氛都没了。

    时懿和善地注视她,声线压得很低,“既然吃得这么开心,那今晚,你请客吧。”

    简鹿和也不怕丢脸,直接投降:“啊,我错了,时懿懿,饶了我吧,我现在钱包有多瘪你又不是不知道。”谈恋爱费钱。她每年大的压岁钱都存定期理财了,余下的零花钱,自从谈了恋爱,时不时和邓亦然互送点礼物,出去约个会,还要攒点见面的路费,捉襟见肘了。

    “谁请客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大家吃得都很开心。”她讨喜地眨眼睛,“对不对呀?”

    傅斯恬梨涡漾了起来,给她台阶下,“嗯,对。”

    简鹿和开心地比了个心,关心道:“你们准备出去玩呀?就天时间,时间有点紧。”

    时懿问:“你有什么推荐吗?”简鹿和有一颗艺青年的心,高时候时懿就被迫听她念叨了无数个此生必去之地。

    简鹿和说:“我估计大部分地方你都去过了。”

    时懿说:“都没去过。”

    简鹿和地铁老爷爷看脸,时懿补充:“都没和斯恬一起去过。”

    简鹿和:“……”行吧,她忍住又被塞狗粮的牙疼,开始认真给推荐,尹繁露也融进话题一起聊。

    大家聊得欢畅,傅斯恬听得入神,渐渐的,囊羞涩的苦涩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甜蜜的期待——人生第一次真正的旅行。

    和时懿一起的旅行。

    再努力都是应该的。

    *

    周末一过,新学期进入第二周,日子逐渐步上了正轨。傅斯恬竞选班长时说过担心自己会安排不好时间,时懿也从之前的接触里知道傅斯恬一直有在做兼职,可能会比较忙。但她没有想到,傅斯恬会忙成这个样子。

    要出门的家教兼职,怕时懿担心,又不愿意时懿接送、也不放心时懿大晚上特意到公交车站等她,所以她都排到了周末白天。一整周,晚上的兼职也只有校内图书馆的勤工俭学和偶尔与陈熙竹一起接的临时兼职。

    她真正的主战场,是在晚上熄灯后的宿舍内——通宵达旦地翻译。

    本来上学期期末她们都是拉开着床帘睡的,但这学期傅斯恬开始兼职工作后,怕影响到时懿的睡眠,也怕光漏出去,影响到尹繁露和简鹿和,所以熄灯后,她们之间的那块床帘就拉上了。

    傅斯恬工作时动作放得很轻,拉长了耳朵都几乎听不见声音。时懿要确认她睡下了没有,便只能拉开床帘的一小条缝,看傅斯恬的床帘缝里有没有光漏出来。

    连续两天时懿都等到了凌晨四点多钟,才看到那条缝里光终于消失了。

    时懿太心疼了,担心她身体受不了,委婉地提了一次,让她注意休息。傅斯恬点头应好,当天晚上十二点半果然准时熄灯了。

    时懿松了口气。结果没过了两天,半夜四点钟她做噩梦偶然醒来,心有余悸,想拉开床帘看看心上人的睡颜安神,刚掀开一小条缝,突然就看见后面床帘与墙之间那条熟悉的光。

    她这才反应过来——斯恬在骗她。

    骗她早睡,骗她安心。她只是把睡的时间调换了个顺序。原来可能四点睡到点,现在改成十二点半睡到四点,先把自己哄睡了,她再起来工作。

    时懿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是这样非做不可的工作吗?她之前和傅斯恬不是一个宿舍的,接触也有限,她不知道傅斯恬之前的生活节奏就是这样的,还是,现在才变成这样的。

    她实在担心她的身体,可又担心再多说、说重话,会伤害傅斯恬的自尊心。况且,傅斯恬已经很把她放在心上了。从来没有忽略过她,每次周末兼职回来,也总是会带点可爱的小玩意儿或者她喜欢的点心回来给她;自己都那样忙了,她周六去看望方若桦,应方若桦的邀请过了个夜,周日回宿舍还会发现,傅斯恬把她作为团支书该整理的材料都帮她整整齐齐地码放好了,就因为一起出辅导员办公室时她随口抱怨了一句,她最头疼的就是这种琐碎的整理工作。

    于是她只能隐忍不发,减少了晚上与傅斯恬在校内散步赏湖、去外面逛小吃街、逛商场、看电影的频率,尽量多地把时间都留给傅斯恬忙碌,陪她泡图书馆,陪她宅宿舍,希望她能早点处理完工作,早点休息。,,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