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 83章 第 83 章
    傅斯恬微微张唇,甜蜜慢慢浮上面容。

    时懿伸回抱住傅斯恬,低缓道:“可是不着急,我们有时间,可以慢慢来。”

    她想傅斯恬可以多体会一段正常的大学生活。大学时光难得,简鹿和与尹繁露会是很好的舍友。她希望傅斯恬以后回想起大学的宿舍生活,不会全都是大一、大二上那些不愉快的回忆。

    “你的大学除了我,还要有很多其他的快乐。”要成为可供一生回忆的宝藏。

    时懿为什么这么会说话。傅斯恬分不清楚自己是心动还是心颤。她贴着时懿的耳朵,糯糯地回:“你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时懿从鼻腔里发出淡笑。

    微波炉发出“叮咚”声,停止运转。时懿用脸颊蹭蹭她的发顶,松开她,“应该是熟了。”

    她转过身要打开微波炉。

    傅斯恬拉住她的腕:“我来吧,你别烫到了。”

    时懿挑眉:“我有那么笨吗?”

    傅斯恬唇角翘了起来,把业主卡收进衣袋里,一边弯腰端碟子一边发射糖衣炮弹:“没有。其实是我擅长的东西不多,想借多表现一下。”

    “你给我点会嘛。”她语气里染着不自知的娇软。

    时懿觑她,很轻地笑了一声,退到一旁看着她忙碌了。

    傅斯恬娴熟地加热了一碟又一碟的菜肴,白色的热气在空气升腾,驱散了满屋料峭的春寒。傅斯恬偶尔回头与她闲话,眼神里满是灵动的光亮,白皙的小脸与身前色泽诱人的菜肴相得益彰,赏心悦目。

    冰冷空旷了大半年的厨房变得不一样了。时懿倚靠在岛台上,无端想起了方若桦在厨房为她忙碌时的身影。一种无处安放很久的情绪,重新在这里找到了着落的位置。感觉不完全一样。

    但都让人很放松、很眷恋。

    是被爱着的感觉。

    时懿眼波漾动。

    饭菜都热好了,时懿上前与她一起一一端到餐桌上。吃过饭后,两人洗着碗在厨房里又腻歪了一会儿,才伴着星星月亮回学校。

    把车停在时懿一贯停放的海外教育学院宿舍楼外,两人牵着权当散步,一路步行回宿舍。

    路过体育馆,将要拐弯之时,背后传来了简鹿和欣喜若狂的声音:“时懿!斯恬!”

    两人不约而同地回头,就看见夜色,简鹿和抱着一沓快到她下巴高的书艰难地朝她们挪近着。

    傅斯恬松开时懿的,快步上前帮她抱走了分之一。

    简鹿和垮了腰,得救般地舒气:“差点没累死我。”

    时懿伸要去帮傅斯恬分担。

    简鹿和委屈:“时懿你看看我啊,我这里还好多呢。”

    时懿勾了勾唇,把伸到她面前,在她期待的目光,帮她分担走了……一本书。

    简鹿和:“……”

    傅斯恬不厚道地笑出声。

    简鹿和“哼”了一声,说:“我知道了。”

    她快走两步,把书都放到了时懿推着的行李箱上了。“刚刚好,我是不是超聪明。”

    时懿嗤笑了一声,没和她计较,只是和傅斯恬说:“也放上去吧。”

    傅斯恬推辞:“不用啦,也不重,太高了你也不好推。”

    时懿还没反驳,简鹿和识地把傅斯恬上的书又抱了二分之一到自己身前:“这样好了吧?不心疼了吧?”

    傅斯恬脸登时有点热。

    时懿与她对视一眼,倒是挺淡定的样子。她又抽走了傅斯恬上的两本书放到行李箱上,这才推着行李箱若无其事地往前走。“怎么现在才去领书?”

    简鹿和与她们并肩走着,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刚分班,什么事都乱糟糟的,找不到负责的人吧。我也是临时被徐惠拉壮丁的。”徐惠是她们班以前的学习委员。

    “徐惠和你一个班?”

    “嗯。她去的一路上都在抱怨,还以为当一年半的学委已经够惨了,终于能解脱了,没想到教务处那边找不到人,还是直接给他们下任务。她现在焦头烂额,就盼着赶紧重新选班委。”

    时懿和傅斯恬听着,没说话。

    简鹿和顺口问:“时懿,你这学期还要竞选吗?”

    傅斯恬跟着投去好奇的视线。

    时懿说:“不选了。”

    简鹿和便问傅斯恬:“你呢?还要当心理委员吗?”在她看来,当班委都是苦差事。

    傅斯恬说:“不当了。”

    简鹿和刚要开心大家都无官一身轻,傅斯恬声音轻轻的,又接着说:“我有在考虑竞选班长。”

    简鹿和的话卡在了喉咙里,时懿也惊讶地停下了脚步。

    傅斯恬迎着时懿的视线,解释道:“我想试着挑战一下自己。也想……以后能有会争取优秀毕业生,可能对就业会有帮助。”优秀毕业生的评选,除了成绩,还要求有学生干部的履历。其他学期一选都是一学年,只有这一次,可以是一学期,算是性价比最高的。她向来谦虚,第一次在时懿和简鹿和面前暴露野心,还这么功利,挺难为情的。“我这么想是不是不太好?”

    时懿注视着她,眼神温和:“挺好的,有什么不好?”斯恬变大胆,变积极了。

    简鹿和附和:“对啊,有什么不好?”她想起来补充:“而且,斯恬你不考研对吧?面向就业的话,选调生好像也是,条件里面有要求担任过重要班干部。”

    选调生傅斯恬想都不敢想。不管政1审能不能过,她自己心虚。

    她不好意思地说:“我也就是先这么一想,可能根本选不上。”

    简鹿和不赞同:“怎么还没选你就先开始灭自己士气了。我跟你打赌,斯恬,你要是想选,肯定能选的上。”去年学期初评选大一下学期的奖学金时,傅斯恬居然靠“心理委员”一职加了12分的综测,这说明她们班同学投票评选,她的班干部评分情况是优秀。一个班只有两个优秀名额,通常班级同学都会投给做事最多的班长、团支书或者学委,傅斯恬能拿到这个评定,她们班上的同学是该有多喜欢她才对。她对自己的人气真是一无所知。

    傅斯恬坦白说:“班上大家都很厉害。而且,我也不确定我能不能胜任。”

    时懿不假思索:“没事,我陪你。”

    傅斯恬疑惑。

    时懿说:“我继续选团支书。”班长和团支书的工作大部分都是分着做的。斯恬不想做的事,她来做就好了。

    简鹿和“哇哦”一声,戳破她:“时懿,你这打脸也太快了吧。上一分钟,是谁说她不选了来着?你说这是什么?”

    时懿耳朵有点红,但面上还是波澜不惊:“是你话好多。”

    傅斯恬又甜蜜又羞赧,抿唇轻笑。

    时懿觑傅斯恬,傅斯恬立刻敛了笑,煞有其事地点头:“没错,话多,聒噪。时懿,把箱子留给她吧,我们自己走吧,不和她一起了。”

    时懿愣了愣,还没说话,简鹿和先跳脚,急切地抓住了时懿的腕生怕她溜走:“好哇,斯恬,你变坏了!”

    时懿甩简鹿和的,简鹿和嘤嘤嘤不放。

    时懿破功,唇角扬了起来,傅斯恬也跟着忍俊不禁。

    笑语欢声伴着棕榈树的沙沙声,一起被夜风吹向了遥远的方向。

    *

    开学当周周五,班主任召开班会进行班委竞选。班长作为班级最重要的职务之一,排在第一个进行竞选。

    竞选人共有四个,傅斯恬奉行庸之道,选在第个上台。

    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紧张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傅斯恬轻握成拳搭在讲台上,暗暗深呼吸,抬起头扫向台下。

    一眼便望进了时懿的眼底。

    时懿遥遥地望着她。

    仿佛一年半前第一次自我介绍时的情景再现,可这一次,时懿没有惊讶,没有低头,她含着笑,注目着她,满眼里只有她。

    傅斯恬的心蓦地定了下来,心间盈满了无限勇气。她润润嗓子,张开唇,开始了竞选发言。

    从容随和,亲切诚恳。她的演讲稿说不上有多非同一般,但从她口吐出来,就是有打动人心的魅力。

    温和的气场,柔软的嗓音,清纯出众却没有侵略性的容貌,一切都是那么刚刚好。仿佛是拂尽灰尘的明珠,散发着明亮却温和的光芒。引人注目,惹人喜欢。

    时懿听见后桌从别的班分进来的女生和旁边人感慨:“你们班还有这号人物啊。我好喜欢她气质啊,还有说话声音。看起来好好相处的样子。”

    旁边一直和她们同班的王汝纯小声答:“我之前和你说过啊,你自己没认真听我说话。她人是真的很好。我以前觉得漂亮的女生都会比较傲,可她一点都没有。而且,你记不记得我去年在公众号发过一篇很丧的日志。”

    “记得啊。”

    时懿也记得,她是好奇排,随点击去看了几眼,大概是那段时间王汝纯失恋加上考证失败、舍友矛盾,心情一落到底,怀疑人生。

    王汝纯说:“她居然特意到我空间匿名留言,写了特别长的一段话,鼓励我。其实在这之前,我和她也就是点头之交。”

    “这也太好了吧。可是她都匿名了,你怎么知道是她啊。”

    “看访客记录。我空间好久不用了,几个月都没有人访问,那天只有她来了,而且时间也对的上。”

    时懿心里又软又酸,她怎么随便对别人都这么好。后头忽然插进来一个男声,像是在问她们:“她有没有男朋友呀?”

    王汝纯笑骂道:“你干嘛,有想法啊……”

    时懿收起耳朵不想听了。

    她注视着傅斯恬,像注视着自己的珍宝。原来她所有的好,不止她看在眼里,还有很多很多人都看到了。

    时懿想把她捧在里,又想把她藏在怀里。

    “谢谢大家。”傅斯恬发言完毕,在掌声颔首下台,走回了时懿身边坐下。

    时懿在课桌下牵她的。

    傅斯恬回扣住她的,与她相视而笑,“我说得还好吗?”

    “有点好过头了。”

    傅斯恬疑惑地眨眨眼。

    时懿抽在记本上写,“情敌要变多了。”

    “我有危感。”

    推到傅斯恬面前,傅斯恬愣了一下,笑盈满了梨涡。

    她轻声回:“笨蛋。”

    时懿不满地盯她。

    傅斯恬在纸上落:

    “纵千万人,唯你是我所往。”,,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