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81章 第 81 章
    不知道是不是冷脸低气压了两天,发现傅斯恬真的不像从前,完全无动于衷,老人在年十当天,突然一改姿态,不喊难受,像往常一样出房门吃饭了。

    除夕夜当晚,全家人吃过饭后,傅建涛去洗澡,王梅芬和傅斯愉一起在前厅整理明天招待客人的果盘,傅斯恬留在厨房做卫生。

    有脚步声在接近。

    傅斯恬扭头看去,竟然是老人。

    傅斯恬心提了起来,嗫嚅道:“奶奶。”

    老人皱着眉头,走近了她,有要朝她伸出的趋势。傅斯恬浑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她又想做什么?

    然而意外的,她没打人。

    布满老茧的抓过了傅斯恬的,另一只一抬,一个膨着的红包塞到了傅斯恬的心里。“别和小鱼说。”

    傅斯恬有些反应不过来,但还是下意识地推辞:“不用了,奶奶。我这么大了,不用给压岁钱了。”她试图把红包塞回老人。

    老人抓住她的,把她的指头捏住,包着红包。她看着傅斯恬,浑浊的双眸里居然有傅斯恬鲜少见到的慈爱:“收着,别让前面的听见了。”她朝着前厅努了努嘴。

    傅斯恬分不清她现在又是来的哪一出,只愣愣地听她叹了口气,说:“这么多年,怕你婶不高兴,我给你的压岁钱从来都比小鱼少,你记恨着了吗?”

    傅斯恬摇了摇头。

    老人欣慰地笑了笑,掌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低喃:“没记恨就好,没记恨就好……”

    说着,她转身离开厨房。昏暖的光线下,她身形佝偻,步履蹒跚,是显而易见的老态。

    傅斯恬有一瞬间心软心酸了,可下一个瞬间,她咬着牙又清醒了过来。

    骗人!都是骗人的!不要上当。

    肋骨处被砸出来的伤动作时还在隐隐作疼,从小到大被罚跪罚伤的关节也总会在阴雨天时不时来犯。如果说她不敢给她一样多的压岁钱、不敢多疼爱她是怕婶婶不高兴,那么,那些只有她们共处的日日夜夜里,她的打骂折辱又是演给谁看的?

    真心疼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她不是没有体会过的。

    傅斯恬攥着上的红包,鼻头发堵,满心苦涩。奶奶这是看她不受控制了,想要换感情牌来稳住她了吧?

    她不想用这么刻薄的想法来揣度人,可现实,大概就是这样的吧。不管老人究竟是出于什么心思,都太晚了,她已经不敢有任何松懈了。

    接下来的几天,老人对她明显得和善了不少。傅斯恬没什么反应,傅建涛却是大大松了口气。看来他妈多少是听进去了。这样多好,一家人和和乐乐的。

    正月初六他们离开老家回城,老人送他们出门,破天荒的,对傅斯恬多说了一句:“有时间多来点电话。”

    傅斯恬僵硬地点头。

    傅建涛和王梅芬走在前头,傅斯愉和她隔着两个人并排走在后头。

    傅斯愉走着走着忽然嗤笑出声,傅斯恬疑惑地注目,傅斯愉表情嘲讽地说:“看来你还是有点用的。”

    她说得没头没尾,傅斯恬却听懂了。

    是啊。她对奶奶的价值,也就是有用了。辛苦她费心演一出祖孙温情戏了。傅斯恬垂眸,没有应话。

    傅斯愉扫她一眼,想再说什么,又觉得没,干脆甩开她,快步追上王梅芬,挎住她的和她一起说笑去了。

    正月初八,专业分流的分班结果出来了,简鹿和最早发现的,在舍群里@大家,并附上了她的分流结果,会计一班。

    尹繁露很快回复说:“会计四班。”

    简鹿和“啊”了一声,再次@时懿和傅斯恬。

    傅斯恬心提了起来,一边祈祷着和时懿同班一边点开链接。她卡,网也卡,好不容易才进到系统里,看到了:“会计班。”

    时懿几乎是跟在她后面秒发的:“同上。”

    傅斯恬睁大了眼睛,唇角瞬间要咧到耳后了。

    尹繁露发了个:“哇,送入洞房jpg。”

    简鹿和在群里刷屏[土拨鼠尖叫]:“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都在一起,就我要一个人去上课了!”

    时懿说风凉话:“人总要学会自己长大。”

    简鹿和狂哭不止:“10e,你没有心。”

    “你有异性没人性。”

    “啊,不是,有同性没人性。呜呜呜呜。你就是不想要电灯泡了是不是!”

    傅斯恬止不住笑,不放心地上滑聊天记录,又看了好几遍时懿发的那一句“同上”。不是眼花,确确实实是时懿发的,也确确实实是紧跟在自己那一句后面发的。时懿真的即将和她再做两年半的同班同学。

    傅斯恬趴到小兔子玩偶身上,开心地蹭了好几下,再抬头就看见弹窗里有时懿的消息。

    时懿向她确认:“后天下午回来对吗?”

    傅斯恬立刻回:“对。”

    时懿说:“我去接你。”

    傅斯恬觉得耽误时懿时间:“不用啦,我和熙竹一起坐公交一起过去就好了。”

    时懿直接忽略那句推辞,“具体车次发给我。”

    傅斯恬心暖,眼波漾了一下,顺从心意,不和她客气了。她把车次信息截图发给时懿。

    时懿说:“好,我在出站口等你。”

    傅斯恬应了句“好”,看到窗口顶端提示简鹿和在舍群里发的消息,忍着羞和时懿腻歪:“我不要学着自己长大吗?”

    时懿回得很快:“你不用。”

    傅斯恬追问:“为什么?”

    时懿说:“你是难缠的品种。要缠着我才可以长大。”

    意料之外的答案,傅斯恬笑了起来,无言以对。她想着找一个合适的表情包回时懿,发现时懿的“正在输入”还在动。

    她把表情窗口收起来,等了好几秒,时懿的“正在输入”终于停了下来。

    她的消息发了过来,很短的个字:

    “我也是。”

    傅斯恬盯着屏幕,甜意在心底彻底泛开。

    *

    两天后,申城动车站的进站口前,傅斯恬和陈熙竹会合。一个寒假没见,陈熙竹一见着傅斯恬就绕着她转了两圈,打她:“感觉不一样了。”

    傅斯恬大概知道她又要说什么羞人的话逗她了,故意问:“是不是胖了?过年就容易发胖。”

    陈熙竹秀眉一挑,捂着自己的脸,语气不善道:“我怀疑你在含沙射影。”

    傅斯恬轻笑,一脸无辜:“没有,我没有。”

    陈熙竹怀疑地睨她,绷不住也笑了起来。

    傅斯恬拉着她行李箱的把,转移话题:“走啦,我们快进去吧,一会儿检票了。”

    陈熙竹跟上她的脚步,还是没放过她,调侃了好几句。

    路上,陈熙竹和她分享寒假生活,除了开学不久后就要和隔壁学校打的辩论赛,她提到的最多的就是尹繁露。

    尹繁露家乡会下雪,雪景还挺美,她让尹繁露在雪地里帮她写“陈熙竹,桃花朵朵”,结果尹繁露在雪地里写“陈熙竹,痴心妄想”,气死她了;尹繁露挑新年衣服,给她发照片问她意见,她认认真真地给她挑选,结果尹繁露根本不听她的,最后选的完全都跟她选的不一样,也不知道她什么眼光;尹繁露情人节为了活动挂件,要她陪她做游戏里的情人节任务,说是事后必有重酬。她以为是开玩笑的,没想到情人节还真收到了她寄过来的一大箱零食,说是报酬。

    说着,她还从书包里抓了几块巧克力分给傅斯恬:“好像是外国的,还挺好吃的。”

    傅斯恬拆着巧克力外包装,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可她看陈熙竹说得一脸坦荡,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时间在闲聊飞速地滑过,傍晚时分,她们抵达申城。

    随着人流往出站口走,远远的,她们就在检票口外看见了时懿。

    人群,时懿穿着一身轻薄修身的白色大衣,面容清冷却不失妍丽,宛如一朵雪盛放的玫瑰。只随意站着,便让周围往来的人群都成为了暗色的背景板。

    傅斯恬的笑悄然地爬上脸颊。

    陈熙竹半是打傅斯恬,半是感叹,由衷道:“说真的,你女朋友真的很漂亮。”

    傅斯恬与有荣焉,难得不谦虚地收下了,脚下步子加快。

    陈熙竹说:“我自己坐公交回去吧,不当你们的电灯泡。”

    傅斯恬脚步放缓,回头抓住她的臂,好笑道:“说的什么话,快走啦。”

    陈熙竹只好装作无奈地跟上她的脚步,由着她抓着自己往外走。

    闸口检票,距离已经很近了,傅斯恬朝着时懿笑,时懿勾了勾唇,也绽放出一抹淡笑。随即,她的视线下移。

    傅斯恬没有发现,但要检票,她自然地松开了抓着陈熙竹臂的。

    时懿移开视线。

    一过闸口,傅斯恬就连蹦带跳跑到了时懿面前,“时懿……”声音软糯得她自己都不好意思。

    时懿眼神发柔,抬把的热奶茶递给她:“冷不冷?”

    傅斯恬接过热奶茶暖,笑道:“下车后有一点。你等很久了吗?”

    时懿说:“没有,刚刚到。”

    陈熙竹也出来了,时懿落落大方地说,“新年好,拜个晚年。”顺便把奶茶递给她,“热热身子。”

    陈熙竹接过奶茶,惊疑地看了她好几眼,“新年好,谢谢。”

    时懿不记仇了?

    时懿一拖过傅斯恬的行李箱,一牵起傅斯恬的,问陈熙竹:“你宿舍是不是距离体院那个大门比较近?”

    陈熙竹点头:“嗯。”顿了顿,她反应道:“没事,不用了,你直接开到东大门就好了。”

    东大门距离工商管理学院的宿舍楼近,距离法学院宿舍楼有挺长的一段距离。

    时懿坚持:“没关系。”

    她果然把陈熙竹送回了体育学院的那个大门。陈熙竹下车后,时懿启动车子,继续向前开。傅斯恬本以为她是要到前面的路口调个头回东大门的,没想到,车子一路向前,一点都没有要掉头的样子。好像是去时懿家的路。

    傅斯恬试探性地问:“是要顺路回家拿东西吗?”

    时懿看她一眼,淡笑答:”嗯,要先做件事。”

    傅斯恬信以为真。

    不过几分钟,车子平稳地驶入了小区地下车。车子停好,时懿解安全带,傅斯恬跟着解开安全带,自然地要推门下车。

    结果一拉一推……门没推开。

    车门还锁着?

    傅斯恬困惑地扭头。

    时懿正看着她,眼底分狡黠分柔情。

    “时懿?”

    时懿单支在座椅上,侧倾了身子,鼻尖抵着她的耳朵,吐气如兰:“你瘦了。”这是一个肯定句。

    “宿舍不方便。”

    “我要先惩罚一下你。”

    触电般的感觉从耳廓传至全身,时懿柔软的唇擦过她的脸颊,落到了她同样的柔软之上。

    傅斯恬被撬1开唇齿,被动承受着,全身都酥1软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