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77章 第 77 章
    傅斯恬痴迷地望着时懿。她想,没有人能够拒绝这样的邀请吧?

    也有幸这样的邀请、这样的时懿,都只属于她。

    她倾身向前,微仰起头,用眼神试探时懿。

    时懿垂眸注视着她,是期待和鼓励的意味。

    傅斯恬眼里溢出笑,贴近了时懿,鼻尖蹭着时懿的鼻尖,红唇虔诚地贴到了她觊觎已久的红唇之上。

    时懿闭上了眼,轻柔地回应着她。

    傅斯恬抿着时懿惯来冷淡此刻却柔软热情的双唇,难以抑制的渴望破土而出。

    想再接近一点、想再多感受一点时懿的温度、想把她撩人的呼吸声弄得更乱更急更好听……

    就算会被人看到、会被人拍下、甚至上新闻头条也没关系了。那是下一秒的事,这一秒,她只想吻时懿。

    她生出了无限胆气,伸出了舌尖,浅浅地探入时懿的双唇之间。

    时懿握着栏杆的瞬间收紧。她张开了唇,默许了傅斯恬的进犯。

    湿1软相触的一瞬间,像有电流通过了全身,傅斯恬悸动到晕眩。时懿好软、好甜……她不知道该怎么动,甚至忘记了要动。只要这样放着,她已经幸福到无法言喻了。

    时懿轻抬舌尖,舔了一下她的舌底,逗弄她。

    傅斯恬脑袋轰一声炸开,彻底失去了思考能力。时懿忍不住站直了身子,搂紧她,反守为攻。

    磕磕绊绊、生涩、笨拙却动人,傅斯恬轻哼着,意乱情迷,只能抓着时懿的肩膀,由着她为所欲为了。

    可能只有几秒种,却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时懿离开了她。

    傅斯恬意犹未尽地看着她,眼底水汽迷蒙。清纯又勾人。

    时懿情难自己地又琢吻了一下傅斯恬,贴着她的脸在她耳边呢喃:“斯恬,你也很犯规。”

    让我这么喜欢你。

    蓝色的水光在她眼底波动,绯红的柔情在她颊边蔓延。时懿问她:“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让你当猪吗?”

    傅斯恬摇头。

    时懿说:“因为故事的最后,我不想和你分开。”

    “我想带你回家。”

    傅斯恬听见头顶大鱼破开水流的声音、听见心底小船靠岸抛锚的声音、听见时懿和她一样急促、热烈的心跳声。

    她想,兴许她真的就是那只猪。因为贪心去了柠城变成了猪,又因为时懿,回到了申城,才解开了魔法,逐渐变回了自己。

    时懿不知道,她是她的光、她的钥匙、甚至是她的解药。她不止想跟时懿回家,她是想跟着时懿到世界尽头的。就算时懿的世界很大很大,她也会很努力很努力地跟上她的脚步的。

    她说:“时懿,我会很难缠的。”

    时懿不害怕,似乎是享受的:“是你这只猪的特技吗?”她煞有其事,刮她的鼻梁:“那让我见识一下吧。”

    傅斯恬深深地看着她,抓住她的指头,从鼻腔里发出了轻笑声。

    隧道外响起隐约的脚步声,时懿松开她的腰,与她十指相扣:“要出去吗?还是往回走,去前面的海豚馆和极地馆。”

    傅斯恬说:“都可以。”

    “那去极地馆吧。你刚刚不是还说想看喂食企鹅吗?”

    “好。”傅斯恬从善如流。

    她们顺着海底隧道往回走,去到了海豚馆围观了半场表演,又去到极地馆看企鹅与北极熊。不紧不慢地闲逛着,接近十二点,她们才从海底世界出来。

    驱车去附近的商场吃饭,在商场一楼路过麦当劳甜品站的时候,时懿忽然说:“我想吃甜筒。”

    大冬天的吃甜筒其实有些凉,但是一路上,这是时懿第一次提出想要什么,傅斯恬一点都不想扫她的兴。

    “那我去买,你要吃什么口味的?”

    “最基础的就好了。”

    最基础款的甜筒买一送一。傅斯恬站到窗口前付款,等待,时懿站在她身旁。一只甜筒好了,傅斯恬取过递给时懿,时懿没有接,反而就着她举着的,低头先舔了一口。

    眉目清冷,舌尖嫣红,像一只高冷的小猫突然露出难得亲昵的模样。傅斯恬睁大了眼睛,又惊又喜。

    时懿自己做完了这个动作,脸也有点热。她没表现出来,接过甜筒,若无其事地问:“熙竹和你来过这家商场吗?”

    “没有。”傅斯恬提醒她:“甜筒有点冰,吃不完的话不要全吃,小心胃疼。”

    时懿“嗯”了一声。

    傅斯恬这才放心,回头接另一个甜筒,接着前面的话解释说:“其实高的时候,我和熙竹除了打工的时间,很少私底下见面的。”

    时懿咬一口甜筒尖尖,被冻到了牙齿,唇角却翘了起来。

    傅斯恬没有察觉,举着甜筒,和时懿一边走一边说:“而且,这个区离我家和我高都挺远的。我虽然是柠城人,其实也是第一次来的。是不是很不合格?”

    时懿摇头:“申城也不是每个区我都去过。”她走进电梯,护着门,说:“不合格也挺好的。”

    傅斯恬走进电梯,问:“为什么?”

    时懿按下楼键,看傅斯恬一眼,转回头盯着电梯门板,淡淡道:“我可以多拥有一些你的第一次。”

    她自觉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可和傅斯恬在一起后,她发现在傅斯恬的事情上,自己变得又小气又矫情,格外的幼稚。

    傅斯恬脑回路和她不在同一道上。不知道是不是前两天被陈熙竹打了以后,不该想的事情想得太多了,她听见“第一次”这个字,思维条件反射地就发散到别的地方去了。

    耳根瞬间发烫。

    她偷瞄时懿,时懿容色寻常,完全不像有别的意思,傅斯恬连忙反省自己,试图把乱八糟的思绪都压下去。

    时懿应该不会想这件事情吧,甚至……时懿会不会不知道……

    她忍不住又抬眼看时懿,时懿精准地转头,“怎么了?”

    傅斯恬心一虚,绯色漫过了两颊,“没……没有啊。”

    时懿怀疑地眯了眯眼。没有她害羞什么?

    电梯到了,门一打开,对着的就是海鲜自助的巨幅广告,傅斯恬转移话题:“我们要不要试试它?”

    时懿被转移了注意力,“你刚刚还夸它们可爱,现在就要迫不及待地吃它们了?”

    傅斯恬露出挣扎的神色。

    时懿笑了起来,牵她走出电梯,“逗你的啦。水族馆里能看到的,多数也都不会在餐桌上被你吃到的。”

    傅斯恬嗔怪地看她一眼,心里松了口气。

    正好饭点,又逢节日,餐厅人有点多,前面还排着二十几号人。傅斯恬和时懿没什么要紧的事,只要彼此呆在一起,虚度的每一秒钟便都是有意义的。两人在餐厅外翻看着刚刚在水族馆用和拍立得拍的各张照片,闲聊着空等了大半个小时才排到号,也丝毫没有被影响心情。

    付款时,傅斯恬又急切地亮出了付款码,时懿这次干脆地把她抽走了,把自己的递了上去。

    傅斯恬欲言又止,时懿皱眉看她一眼,傅斯恬无奈地弯唇,把收起来了。

    好在这一路不全都是时懿在花钱,她心稍微能安一点。

    吃过饭后,因为时懿想到傅斯恬的高看看,所以下午她们便驱车前往傅斯恬高所在的小屿区。小屿区不大,却集着柠城为数不多的几个旅游景点。傅斯恬规划了路线,可以一路沿着古街古寺走过,最终从城隍街绕进新榕学。

    傅斯恬对这一带景区的历史很熟悉,引经据典,信拈来,说得透彻又有,时懿听得津津有味。

    灵屿寺是这里香火很旺的大寺,据说求姻缘十分灵验。傅斯恬一向不进寺庙正殿,怕自己心思不纯冲撞神佛。她逗时懿要不要进去求个姻缘签,时懿觑她一眼,只是闭上眼,在殿外双合十,虔诚默了一默。

    姻缘已有,好不好,她不想靠签来预判。

    能靠的,是她和傅斯恬一起努力。比起求签,她更愿意祈愿。

    傅斯恬望着时懿的侧脸,心柔似水。她跟着闭上了眼,和时懿一样,虔诚许愿——愿我能给身边的这个女孩,永远的幸福与快乐。

    走过古刹、逛过长街,傍晚时分,她们来到新榕学。新榕学教学楼外搭着架子,像是在修缮外墙。傅斯恬在传达室问了一下,保安说学校在翻修,近期不允许外来人员入内。两人进不去,傅斯恬便带着时懿去往新榕学后门对着的校外体育场。

    新榕学的体育场也是区体育场,晚上五点到九点之间是对外开放的。

    操场内已经有人在进行饭后散步了,其不乏带着孩子来沙坑玩沙子的年轻父母,整个操场和申大的体育场不同,散发着安逸舒适的生活气息。傅斯恬和时懿顺着塑胶跑道,闲适地漫步着。

    傅斯恬指着体育场旁的教学楼,一一给时懿介绍着,最后面那栋是宿舍楼,往前一栋就是高部的教学楼,她以前上课的地方。教学楼离校门口特别远,用跑进去都要四分钟,读书的时候,班上通学生经常开玩笑,校长当初这么排教学楼是为了多培养几个短跑运动员送进隔壁的体校吧。

    时懿好奇:“你也跑过吗?”

    傅斯恬无奈:“当然也跑过啊。就算我再自律,也总有掉链子的时候呀。”顿了顿,她等时懿露出揶揄的神色,才可怜地补道:“是自行车掉链子了。”

    时懿猝不及防,被她逗笑了。

    她们绕着跑道一圈又一圈地走着,傅斯恬说了一个又一个高时期的事,时懿发现傅斯恬居然很会讲故事,还很会逗人笑。她听得认真,不时还会追问几句。透过傅斯恬的描述,她仿佛能够触碰到那个她错过了时间的小斯恬、触碰到她真实的生活轨迹。她其实很想知道傅斯恬离开申城以后的全部生活,可她不知道是不是不该问。今天也不是什么合适的时,她也不想扫兴,所以她只在这不敏感的区域内尽可能地多了解。

    太阳渐渐落到了楼边,晚霞晕染了半边天空,操场上的人越来越多了。一个年轻男生从她们身旁走过,边走边打电话:“对啊,本来想去看电影的,结果电影院爆满,连最前面的票都没了。私人影院也没订到,她就生气了呗。靠哦,影院又不是我家开的,订不到我能怎么办……”

    傅斯恬心一紧,扭头问时懿:“那我们晚上是不是也订到票了?”

    时懿煞有其事:“好像是。”

    傅斯恬自责了起来,“我应该早点订的。”她没过过情人节,对情人节电影票的畅销程度完全没有概念。

    时懿嗤笑一声,说:“骗你的。我前两天定了。”看了附近全部的电影院,难得抢到了余票。

    傅斯恬露出惊喜的表情,嗔她:“时懿……”她又逗她。

    时懿解释:“不过电影看起来不怎么好看,位置也不是特别好。等会儿可以现场看看有没有更好的选择。”

    “没关系。”傅斯恬弯了眉眼,很好满足的样子:“和你看的电影都好看。”

    时懿侧目看她,有被这个说法取悦到,却故意问:“你确定?”

    傅斯恬点头,时懿莞尔:“那是谁第一次和我一起看电影,看完以后闷闷不乐的?”

    傅斯恬愣了愣,羞赧道:“看完心情不好不代表就是不好看嘛。”

    时懿轻笑,接受了她的强词夺理。如今回忆,那段时间不自知的暧昧相处竟也变得甜蜜了起来。她想起来问:“你那时候本来第二天想和我一起看的电影是什么?”下次补上吧。

    没想到傅斯恬眼波一荡,快走了几步,转过身倒着走,说:“不告诉你。”

    时懿挑眉,装出危险的语气:“你确定不说?”

    傅斯恬往后退,“不说。”

    时懿逼近,傅斯恬后退,时懿大步跨近,傅斯恬忽然转过身,抛下一句笑语,小跑开了。

    “你追上我我就告诉你。”

    时懿失笑,她穿着长裙,跑不起来,只能试图用快走追上去。

    傅斯恬边跑边回头看她。

    晚风吹起她秀丽的长发,她的脸上,是明媚的笑容和纯粹的欢畅。像日漫镜头一样,暗蓝的天空、橘色的晚霞、高耸的电线杆、如潮晃动的人群身影,忽然都定格成了绮丽温暖的背景。而她灵动的笑眼,却是天地间最明亮的一抹色彩。

    旖旎动人,熠熠生辉。

    时懿的脚步无意识地缓了下来。她失神地想,她可能知道那部电影叫什么了——

    怦然心动。,,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